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8章 第128章小小的、傻傻的、却又……

我的书架

第128章 第128章小小的、傻傻的、却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后的天, 两人在城中到处转了转,有了晏玉宸的“带路”,很快两人就已经知道, 城中哪家铺子的酒最香, 哪家的烤鱼最美味。

晏玉宸也不愧是点星宗最善于“交流”的弟子, 城中大半的人都认得这热情爽朗的少年, 每次遇到了都会送些吃食。

而封南青和东方渊也不知是在忙什, 这日都没有叫们过去。

城中的居民虽然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 却也知道最近修真界发生的各怪事, 于自身边多了许多修真者, 不仅没有排斥的意思, 反倒很是欢迎这些修真者住下。

第四日一早, 有玲珑谷的弟子敲响了两人的房门。

林初云下意识担忧的看向封奚行, 虽然这几日小徒弟看着都很平静,但是不免有些担心,毕竟……那是小徒弟的亲生父亲。

封奚行缓了缓眉,伸手轻轻『摸』了『摸』林初云的发梢,心里也不柔软下来。

说来也奇怪, 明明在刚刚重生的时候,满心怨愤,于身边的一切都充满恨意, 究竟是什时候一切都变了?

好像……是因为一只小小的、傻傻的、却又软乎乎的小黑猫, 就那在心底挠来挠去,明明攻击力几乎为零, 却偏偏成功的跑到心里,在那里舒舒服服的盘成团絮了窝,甚至惬意的摇起自的小尾巴。

如果没有师尊在身边……封奚行的表情淡了淡, 微微眯了眯双瞳。

如果没有林初云的,绝会憎恨封南青,甚至可能出手杀死。但如今已经有了师尊,于当年之事早已不再在意,封南青于来说……

也不过是有特殊身份的陌生人罢了。

想到这,封奚行回过神,在外等待的弟子回道,“多谢告知,我与师尊稍后去。”

弟子得到回应退下了,留下两人在房间里。

林初云抬手轻轻握住封奚行的手腕,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好像自稍微一用力,自家小徒弟就会碰碎了一般。

封奚行轻笑着握住林初云,一点点将那葱白润玉的指尖圈进手心,声音放缓的安抚道,“师尊放心,弟子没事。”

林初云想说什,最后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两人收拾了一番,去找了东方渊,封南青果然也在一旁,不过这一次,封奚行却完全没有什反应。

封南青目光复杂的看了封奚行一,又垂下了目光。也不知东方渊这几日封南青吃了些什,封南青看起来倒是没有日前那苍老颓废了。

听到两人的脚步声,东方渊抬“看”了过来,也不知究竟看了什,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

“走吧。”东方渊俯身拿起地上的一竹筐,上面盖着一块布,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装了什。

林初云略微有些好奇的看了那竹筐一,却看到白布突兀的起伏了一下,就好像……是竹筐内的东西顶起来了一般。

惊愕的站住身,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里面是什?”

东方渊闻言,却是很干脆的将竹筐上的布掀起了一条缝隙。只见那竹筐之中,竟是密密麻麻的毒物,一望去,毒蛇毒虫到处『乱』爬,几乎看不见底,甚至林初云看见了一只毒蜘蛛在吞噬着一只毒蝎子。

“这……”林初云默默的往后连退步,握着封奚行的手不自主的用力,努力克制着自掉头就跑的冲动,“东方谷主,你这是准备去毒死那些魔物吗?”

东方渊将布重新盖了回去,说也奇怪,这竹筐看着就是最普通的竹筐,然而那些毒物却好像彻底困在了里面一般。

“是『迷』阵。”封奚行凑到林初云耳边,指了指那竹筐上的几处。只见那些地方的花纹明显与其地方不同,盯着看久了竟是有些头晕。

那些毒物本就灵智偏低,在『迷』阵的作用下,完全没有感受到危险,甚至在不断的彼此吞食着。

东方渊微微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些毒物是我命弟子寻来,以作这次布阵之用的。”

林初云阵法并不熟悉,完全不知道活物也能布阵,不过见其两人并没有反应,也乖乖的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了。

几人出发的时间很早,城中的人都在睡着,只有玲珑谷的弟子在到处巡逻。封南青早就将身上的兜帽戴了起来,整人彻底隐藏在了阴影之中,完全不会人发自的身份。

“六师兄?”

就在几人要走出城门的时候,城墙上突然传来一熟悉的声音。

林初云下意识的抬起头,果然看见晏玉宸从城墙上探出头,只见晏玉宸目光惊讶的看着林初云,声音都不高了几度,“真的是你?你这是……”

晏玉宸目光一转,瞬间看见静静的站在一旁的东方渊,口中的一下子就憋了回去,那模样就跟见了天敌的小兽一般。

林初云轻咳一声,忍不住偏过头偷笑。要知道当初在点星宗,方天元都晏玉宸的痨属没辙,只能找借口把这家伙赶出去做任务,才能让耳根稍微清净一会。

突然很好奇,东方渊是怎做到让晏玉宸如此乖巧的。

“你们是要去玲珑谷吗?”晏玉宸在东方渊面前的确很乖,甚至连从城墙上跳下来的动作,都比以往要轻上几分。

林初云略微有些惊讶,不转头看向东方渊。因为修补结界一事事关重大,东方渊怕走漏风声,所以并未告知谷内弟子,只跟谷中的位老说了,晏玉宸又是从何知道的?

东方渊微微皱了皱眉,声音带着几分严肃,“谁跟你说的?”

晏玉宸『摸』了『摸』后脑勺,面东方渊总带着几分乖巧,“我只是猜测。”

这几日城中气氛越发紧张,听说玲珑谷的入口也彻底封死了。如今整玲珑谷内都魔气占据,谷内阵法根本撑不了多久,晏玉宸确定东方渊会想办法进入玲珑谷,就一直在城门边等着。

只是没想到,居然等来了自家六师兄。

东方渊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晏玉宸的猜测,“此事知道的人甚少,请晏道友切勿告知人。”

晏玉宸闻言,抬手『摸』了『摸』后脑勺,迟疑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我可以跟着一起去吗?”

没等东方渊拒绝,晏玉宸就飞快的开口保证,“我保证绝不『乱』跑,也不多说,让做什就做什,一切听从东方谷主的安排!”

东方渊顿了顿,目光缓缓转向林初云。

虽然晏玉宸是住在这边,但毕竟是点星宗的弟子,也是林初云的师弟,算起来也不该来做主。

林初云着晏玉宸沉默了一下,问道,“你去玲珑谷做什?”

晏玉宸犹豫了一下,脸上闪过几分愧疚。抿了抿唇,小痨难得不知怎开口,“我……想进去看看凌菀菀的花怎样了。”

就在玲珑谷出事的前一晚,凌菀菀因为跟纪飞鸿揪花而生气,清楚的记得当时小姑娘气的角都带着泪光,委委屈屈的蹲在花圃前把那朵落花埋在土中。

当时在想,等明日出谷去寻花,带回来凌菀菀道歉。

然而第二日一早,魔界裂缝出,魔气疯狂涌入了玲珑谷,们只来得及带上周身的事物,就不得不退出玲珑谷。

晏玉宸不是知错不改的人,这事一直记在心里,只是在到处都魔气占据,也不可能为了去寻花,将整城中的人都丢下不管,就只能一直躲着凌菀菀走。

这次见几人要回玲珑谷,晏玉宸想跟着一起去,若是那花圃中有存活的花,带回来,没准凌菀菀因此就会原谅了呢。

林初云迟疑着看了看东方渊,东方渊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明显是不打算干涉林初云的决定。林初云犹豫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但是你要保证,绝不可以『乱』跑。”

晏玉宸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飞快的点了点头,“六师兄,我知道的,我绝乖乖的。”

见林初云已经决定,东方渊转回头,其城墙上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天没亮的时候,有几人已经从城门飞快的离开。

林初云记得城外的这座森林,里面有着各奇奇怪怪的小型妖兽,有一小小的兔子妖兽。然而在走进树林的瞬间,林初云的表情却是微微一顿,眉头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

这里的感觉很不舒服。

和之前的那已经彻底魔气侵蚀的森林不同,这座森林到处都是绿意盎然,甚至能看到翠绿的枝条落在地面,随着风轻轻摆动着。

然而就是这一普通的森林,却令身上的灵力下意识的运转起来,浑身的寒『毛』直竖,就好像无数灵剑指着要害一般,若不是林初云自压制着,身上的灵力可能已经将四周尽数摧毁了。

只是奇怪的是,除了,其几人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不。只有东方渊微微停了停脚步,迟疑的看了四周一。

“师尊?”封奚行能感觉到手心,属于林初云的指尖的温度在飞快褪去。

林初云脸『色』已经变得越发苍白,在的感知里,整森林里就好像有着无数双赤红的睛,死死的盯着,那些睛里满是凶狠和嗜血,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将撕咬成碎片。

而在的丹田里,原本安安静静睡觉的小黑猫·元婴,也像是骤然惊醒了一般,惊慌失措的在丹田了打着转,却是控制不住的炸了尾巴。

封奚行眉头紧皱,也顾不得旁边有人,紧紧的将林初云抱在怀中。

属于大乘期的灵识飞快护在林初云四周,在东方渊几人的感知里,封奚行的灵识充满了警告,就好像是触碰了禁忌的凶兽,正暴躁的试图寻找到凶手。

然而林初云却慢慢放松下来,那些紧迫的凝视感小徒弟尽数挡在外侧,鼻息间也是熟悉的属于封奚行的冰雪的气息,林初云低下头抵在封奚行的身前,缓缓的放松着自的神经。

“师尊?怎样?”封奚行虽然心里已经暴躁的不行,但面林初云,是忍不住放柔了语气,唯恐自又吓到了怀里的小师尊。

林初云微微舒了口气,努力冲着封奚行笑了笑,“我没事,刚刚只是……”

“嗖——”

一道微不可听的破空声,在两人身后传来。随之同时响起的,是属于晏玉宸的惊呼声。

“什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