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9章 第129章小徒弟,会不会生气………

我的书架

第129章 第129章小徒弟,会不会生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林初云回过头时, 身后已经没了晏玉宸的身影,东方渊封南青护在一旁,身前不知什打出了一道长长的深坑。

“晏师弟呢?!”林初云心底一惊。

东方渊缓缓摇头, 他的神识不知为何压制了, 刚刚完全没有感应到有东西靠近, 就封南青推开了。

“没看不清。”封南青摇了摇头, “那东西速度很快, 悄无声息, 若非我曾……”

说到这, 封南青顿了顿, 像是想起来什, 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 将话题转移了过去, “你那师弟应当无事,只是不知抓去了哪。”

林初云微微皱了皱眉,话虽如此,但他心底还是有些担心。晏玉宸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年纪不大, 修炼到如今也才是元婴期修士,这森林魔气侵蚀,不知有多少古怪的魔在暗处窥视。

“吧。”东方渊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灰尘, 背着身后的竹筐, 却是顺着痕迹的方向向前去。

林初云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才开口, “没问题吗?”

他心自然也是想先去救晏玉宸,但又怕此耽误时机,导致玲珑谷内的结界破。

东方渊“目光”顺着那痕迹, 一直向森林的深处看了过去,“这东西……很有可能是藏在玲珑谷内。”

东方渊的表情凝重,像是已经知道了那偷袭的生究竟是什。

林初云迟疑了一下,本想开口询问,却封奚行轻轻拍了拍头顶。他抬头看向封奚行,就见小徒弟对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林初云顿了顿,将问题咽了回去。

封奚行抬手轻轻『揉』了『揉』林初云的发梢,周身的神识依旧将林初云护的严严实实,目光落在东方渊身上,似乎有些叹息。

“你如何了?”东方渊没有陷入情绪太久,很快便转回身,问道。

林初云轻轻摇了摇头,“没事了。”

封奚行的神识一直在他周身围绕,那些窥视的目光虽然还在,却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说起来这些东西的盯视,给他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的同时,还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是那些原本的妖兽?”林初云低声问道。

封奚行的目光平静的在四周扫过,原本略微清冷的瞳孔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红光。周围的事开始不断变换着,整个森林的模样也尽数发生了变化。

原本那些翠绿的树枝绿地全都不见,只剩下魔气侵蚀的黑暗涌动,而在四周他看不见的地方,无数双赤红的双眼在静静的盯着他,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将他撕碎。

也许是为这距离玲珑谷太近,导致这的魔相比于外界要更严重,大部分的魔都已经发生了变异,畸形怪状,但却莫名的多了些许智。

也许就是为这一点智,让意识到眼前的人不好惹,却又为骨子的杀戮本『性』,而不愿就此退去。

就在他停留在这的这些时间,四周已经聚集起了无数魔,密密麻麻的几乎看不见尽头。

“奚行?”林初云轻唤一声,唤回了封奚行的注意力。

封奚行回过神,低头对着林初云安抚的笑了笑,“师尊放心,只是一些小麻烦而已。”

冰冷的灵气从他的脚下逐渐蔓延,眨眼间便钻进了四周的草丛中,密密麻麻的草丛遮挡着,林初云看不清面发生了什,只能听到一阵阵冰碎的声音响起。

而那些暗地窥视的目光,仿佛退『潮』的『潮』水一般,飞快的消失了。

封南青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心轻轻叹息了一声,却也只是静静的收回了视线。

解决了那些暗处的麻烦,四人便顺着痕迹一路向森林深处前进。那深坑在往森林深处蔓延了一段之后,便彻底的消失了,不过很快林初云就看到了地面上,那一块块异常明显的灵石。

自家小师弟……还挺有钱的。

顺着灵石指路,几人很快便进入了森林的深处,只是这个方向似乎上一次进入玲珑谷的路线并不相同,林初云心下有些狐疑,却也只能加快速度。

只是那魔的速度的确很快,几人尽力追赶之下,依旧没能看打那魔的身影。而灵石的痕迹一直延续到了一棵树前,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是这棵树?”林初云第一反应便是这棵树便是魔,然而很快他便意识到不对。这棵树虽然看似古怪,但身上的确半点魔气都无,甚至隐隐有几分要枯死的迹象。

东方渊到那棵树前,半晌才抬起手。指尖的灵力微微闪动,他飞快的在树干上画下了几笔,灵力顺着痕迹一点点浮在树干之上,最后汇聚成一个有些古怪的图形。

“这是……什阵法?”林初云小声嘀咕着,他对于阵法实在是一窍不通,只能看出这图形似乎跟他当初背下的传送阵有些相似。

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指尖无意识的跟着东方渊画了几笔,眼闪过几分恍然。他低声给林初云解释道,“这应当是东方谷主自己想出的阵法,按照这个阵型……应该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传送,不过这个范围应该不会太远。”

林初云恍然的点了点头,却是抬头看向封奚行,语气带着几分惊奇,“小徒弟,你好像对阵法很了解?”

封奚行弯了弯眉眼,“弟子只是恰好认识罢了。”

一旁的封南青听到两人的对话,目光却是不由落在封奚行身上。

他的父亲当年不知多少次夸过东方渊是天生的阵法奇才,任何阵法在东方渊的手,都是可以有着无穷改变的,甚至很多时候连他父亲都无法读懂师弟的阵法。

封南青当年对此最为厌恶,在他看来,东方渊只是用了天赋两个字,便让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甚至到最后连谷主之位,都东方渊给夺。

也正如此,他才会选择叛谷离开。

只是他却从没想到,多年之后他的儿子,一个甚至从未真正学习过阵法的人,却能一眼读懂师弟的阵法。

封南青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却是收回了目光。

只是他却是没有看到,在他收回目光之后,封奚行在林初云没有看见的地方,平静的、不带丝毫感情的看了他一眼。

那边的东方渊已经画好了阵法,在他指尖离开树干的瞬间,一道轻响微微响起。只见那原本毫无特征的古树的树干,突然从中打开了一道树洞。

“。”东方渊低声道,自己则是率先进了树洞之中。

封南青没有丝毫迟疑,也跟着一步踏了进去,身后跟着封奚行林初云二人。四人都进入树洞之后,那树洞又维持了几息之后,便缓缓的合并起来,不过眨眼间,那棵树就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这树洞林初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四周似乎并不狭窄,甚至他都无法触碰到两边的边界。林初云不敢『乱』跑,寸步不离的跟在封南青的身后,而封奚行则在最后。

也不知了多久,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只是不知是不是林初云的错觉,总感觉周围有些太过安静了,安静的除了脚步声什都听不到。

甚至……连小徒弟的呼吸声也不见了。

林初云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勉强能看清的黑『色』衣袍,声音带着几分冷意,“阁下这是何意?”

“哎……”封南青幽幽叹了口气,他一手静静取出自己的灵剑,那是一柄已经断了一半的剑刃,断口整齐,似乎是什利刃硬生生斩断的。

林初云下意识的对他防备起来,青木剑也已经握在手。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就在两人停下脚步的瞬间,四周竟是突然传出了些许奇怪的声响。

就像是……有着无数条蛇,在四周的墙壁上缓缓爬动着,留下了沙沙的声响。

林初云心底微微一沉,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飞快上前两步站在封南青身边,目光警惕的盯着四周,声音也不由轻了许多,“需要帮忙?”

封南青微微挑了挑眉,他还以为林初云会直接丢下他,毕竟相对于他那个儿子,反倒是这个“儿媳『妇』”似乎对他更为不满。

“放心,不用管本君。”封南青随意的回道。

也许是两人对话的声音惊扰到了四周的魔,那阵沙沙声瞬间变得焦躁起来,林初云手的青木剑微微握紧,不等那些声音攻过来,便直接狠狠的劈向身前。

“铮——”青木剑就像是劈在一块坚硬的玄铁上一般,林初云险些反震掉手的灵剑,虎口处微微刺痛,但他也顾不上太多,依旧死死的握着剑柄,硬生生将身前的力道推开。

“快!”

这些魔的实力很强,以他的修为也只能勉强自保,但偏偏他身边还有一个封南青。

虽说封南青之前是玲珑谷原本的长,境界不会太弱,但那家伙在一副白发苍苍的模样,体内绝对还受着伤,万一强行动用灵力导致伤势反噬……

“啧。”林初云有些烦躁的尽力向前跑,他自然是并不喜欢封南青,毕竟这家伙明明知道小徒弟的存在,却从没有出过,但无如何他都是小徒弟的父亲,也是封奚行唯一的亲人。

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他就这挂在这。

封南青林初云强行拽着手腕,只能加快脚步跟着往前跑,身后的魔似乎感觉到猎要逃,传出的声响越来越大。

“沙——”一道风声从林初云的右耳边响起,他飞快的低下头,只感觉到头顶飞快刮过一道风刃,随后另一边的墙壁似乎震动了几下。

封南青趁着这个时机,飞快的喘了几口气,对于一个年人来说,这个速度的确有点太快了,他半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一边努力平复呼吸,一边摆了摆手道,“你、你、你自己跑吧,别管我了。”

林初云听他的话,忍不住磨了磨牙,但身后的魔已经追了上来,他根本来不及多说,只能一把将封南青往前推了过去。

封南青似乎“哎”了一声,随后便安静了下来。

不过林初云这次也没精力去管封南青了,那魔几次没能抓住自己的猎,似乎已经开始暴动了起来,他一连挡住了那魔的几次攻击,却还是在最后狠狠一下打在了身上。

“咳!”剧痛在身前蔓延,林初云痛的眼前一黑,脚下也没能站稳,力道反震的往后连退了三步才站稳。

然后,林初云就感觉自己脚下蓦地一空,整个人瞬间往后倒了过去。

林初云猛的睁大眼睛,这才意识到身后竟是一个悬崖。

他试图运起青木剑,然而身前的伤口实在是太痛,他刚运起一丝灵力便痛到失神,最后只能眼睁睁的感觉到自己不断的往下下坠。

要是让小徒弟知道他就离开一会,自己就弄得这凄惨,小徒弟肯定要生气了……

到时候,要好好哄一哄才行。

林初云脑海闪过最后一个念头,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