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31章 第131章找到了。

我的书架

第131章 第131章找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树洞比封奚想的还要深一些, 树枝一边向深处逃窜,一边在树洞里横冲直撞,却始终能将封奚从身上甩下来, 反而己被万仞雪的冰霜侵蚀了一大片。

最后它似乎也意识到己对身上个可恶的人修有办法, 便也只能加快向深处回缩的速度。

一刻钟后, 封奚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

原本狭窄的树洞突兀的消失了, 眼前是一个空旷的、看不见边际的地下洞『穴』, 放眼望去只能看见一片黑暗, 除此外, 只有在整个洞『穴』正中, 那巨大的、看不见顶的、交错蔓延的树干。

那树干看起来至少有上万年, 彼此交杂着, 分不清究竟哪里才是主干, 抬头向上看,也看不到树干的顶部。树干上还在发着幽绿的光,是片黑暗的洞『穴』里唯一的光源,只是那光看起来异常诡异,半点有属于植物的生机。

反倒……像是暗地里的毒蛇, 在静静的打量着己的猎物。

脚下的树枝飞快的向树根的方向缩了回去,一眨眼便隐入了那密密麻麻的树干中。封奚并有阻止它,而是轻轻的跳落在了一旁的平台。

他有发出丝毫的响, 周身的灵力被他尽数收回, 呼吸也被压制回了体内,再加上他的体温本低于常人, 前巨大的树干竟是一时能找到入侵者的存在。

树干静止了几息后,脚底下密密麻麻的树根便开始向四周探寻,不过眨眼触碰到了四周的石壁, 那些树根像是活着的一条条黑蛇,顺着石壁不断的向上攀岩,路过的每一块石头快被它们狠狠的碾碎。

然而它却并未发现,有一道身影在树根向四周蔓延的时候,悄无息的落在了它的底部。

封奚微微眯了眯眼,也许是因为有的树根被控制去寻找他,树干的底部显得有些空『荡』,透过残留的几条树根,能看到里有着几个深不见底的洞口。

“轰——”身后的石壁传来了巨大的轰鸣,那些树根已快要将整个石壁铺满。封奚知道己不能再等,趁着树根还反应过来,一步踏入了其中一个洞口中。

因为怕惊头顶的树干,封奚只能一路顺着洞口向下落,洞口并非垂直向下,中还有无数的弯道,不过封奚却并有强改变己的方向,么一直坠落到了整个洞口最底层。

四周已有了一丝一毫的响,更是看不到一丝光亮,封奚在石壁的一侧轻踩两下,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只是一下,封奚却是突然停住了。

他好像……踩到了么。

封奚低下头,微微运起一丝灵力,将脚下四周照亮。

一具白骨出现在他前,而他踩到的,正是那白骨的一根腿骨。

封奚是不会被区区白骨惊吓到,只是白骨的头骨狰狞,像是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楚,只剩下骨头的手掌死死的刺在胸骨中,不难想象,当时人应是一掌刺穿了己的心脏。

究竟是……发生了么?

封奚微微皱了皱眉,抬眼看向四周,除了白骨外,四周也散落着许多其他骨头,只是那些白骨的主人似乎已死了很久,白骨已彻底散落纠缠在了一起。

而在些白骨的中,莫名的出现了一道轻微的痕迹。那痕迹很新,明显是不久前才有人走过,只是那人走的应该很匆忙,以才留下了痕迹。

封奚心底一,也顾不上管些白骨,一手握紧万仞雪,脚下飞快的顺着痕迹向洞内跑了进去。

进入了洞『穴』,封奚的脚步也不由的一顿。

个洞『穴』里已被白骨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白骨堆在脚下,一时根本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算前一世的封奚堕落入魔,也从未大开杀戒,更别提……里根本数不清死过了多少人。

深吸一口气,封奚将脚下的白骨彻底忽略,毫不迟疑的顺着洞『穴』往深处走。里的白骨多,前的痕迹很快便消失了,幸洞『穴』里只有一个出口,封奚很快便穿过了洞『穴』。

然而在他穿过洞『穴』的下一刻,一道锋利的剑刃便抵在了他的脖颈前。封奚眉眼一冷,却有,他根本有感觉到身后那人的气息,要不人比他的境界还要高,或者……人极其擅长隐匿。

封奚并有,身后那人也始终有张口,若不是身前的利刃始终贴紧封奚的脖颈,他会怀疑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打破两人对峙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呼吸,那人似乎很难受,低低的□□了一。

轻轻的一,却像是在封奚耳边炸开了一般,他完全顾不上脖颈边贴紧的利刃,毫不犹豫的转过头看向己的身旁。

身后那人也想到他会么做,手上的剑刃下意识的往后退,却还是在封奚的脖颈上划破了一道伤口。

血眨眼便顺着伤口落下,在领口上落下了一丝红晕。

封奚却根本有管己,他目光紧紧的盯着靠在不远处的林初云,心里一直的躁不安刚刚安定下来,看到林初云的袖口残留的几分血『色』。

他的心口瞬缩紧,快步走到林初云身边半蹲下。林初云的脸『色』并不好,但身上似乎并有么伤,封奚想要伸手触碰林初云,却又怕己弄疼了师尊。

“啧。”封南青看着封奚的样子,扯了扯嘴角在一旁坐了下来,不过他倒也并不在意封奚无视己,毕竟从一开始封奚对他的态度不友善。

只是……他的目光还是不由的在封奚的脖颈上的伤口扫过,心里有些烦躁的“啧”了一,他的伤势未愈,再加上里过昏暗,刚刚封奚进来的时候,他竟是完全有认出来。

“师尊怎么了?”封奚勉强压下己的焦急,却还是隐隐将林初云护在己身侧。

“放心吧,他么大事。”封南青语气很淡,“只是灵力耗尽再加上受了点伤,以还醒而已。 ”

听到林初云受伤,封奚的眉头松开过,他的指尖轻轻搭在林初云的手腕,灵力缓慢的、谨慎的在林初云体内巡视了一圈,确定真的有别的问题才收了回去。

封奚小心的在林初云身边坐下,一手轻轻放在林初云的肩边,顺着力道让林初云一点点躺在己怀里,一直到真真切切的将师尊抱在怀中,封奚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找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