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32章 第132章为师只是……怕你担心……

我的书架

第132章 第132章为师只是……怕你担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暗的地下洞『穴』里, 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封南青闭着眼坐在墙边,犹豫了半晌, 还是悄悄睁开了眼, 向对面的角落看去。

当他离开的时候, 封奚行才刚刚几个月, 小小软软的一团, 不哭不闹, 乖的让人心软。可惜时候他必须离开, 没想到这么多过去, 个软乎乎的小团子已经变成一个……

一个……

封南青正在思考要用一个怎么样的词才比较准确, 边被他盯了许久的封奚行, 是突然抬起眼看了过来。

冰冷、淡漠, 还带着几不耐与警告。

封南青被他看的后背不由的一凉,下意识的收回了视线:“……”

大逆不道!

见封南青收回视线,封奚行便也重垂下眸,看向怀里的林初云。

若是按照平常,他早将人赶出去了, 只是……家师尊似乎很在意他与封南青的关系,封奚行虽不在意其他,还是不愿让林初云为难。

人还算相安无事的在洞『穴』里, 等到了林初云醒了过来。

林初云还没睁开眼, 身体先下意识的放松下来,下一刻他才慢慢的感觉到周身熟悉的气息。从魔界开始入侵修真界,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心的睡过一觉了。

闭着眼,林初云甚至想要再装睡一会,只是……他前因为疼痛, 哪怕睡着的时候也会低哼声,现在苏醒了反倒没了声音,很快被另外个人发现了。

封南青看了一眼封奚行,又看了一眼在他怀里的林初云,忍不住翻个白眼。但在封奚行警告的目光下,封南青『摸』了『摸』鼻尖,还是体贴的没有戳穿。

林初云在封奚行的怀里又躺了一会,才慢慢睁开眼,装作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小徒弟?”

封奚行一直冷冰冰的表情,突然缓了下来,眉眼都带了笑意,他伸手『摸』了『摸』林初云的头,乖巧的应了一声,“恩,师尊,弟子在。”

林初云从家小徒弟怀里刚坐起身,被身的伤疼的一顿,不过林初云经历过么多,这么一点疼痛倒也不是不能忍耐。

他顿了顿,等稍微适应了疼痛,才若无其事的开口,“你怎么找到为师的?”

封奚行垂眸,目光在林初云疼的发白的唇瓣扫过,又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封南青。

封南青莫的领会了这个古怪的眼神,他翻个白眼,顾的起身道,“也不知东方渊去哪了。”

一边说着,一边出了洞『穴』。

因为前封南青坐的地方太过隐蔽,林初云根本没注意到旁边还有别的人,听到声音还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封南青了出去,半晌才回过神,“小徒弟,封南青他……”

封奚行完全没听他说完话,低头开始解林初云的衣襟。林初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呆了么一下,的外衣已经被小徒弟脱掉了。

“等等等一下!”林初云死命抓住的外衣,脸涨的通红,磕磕巴巴的开口,“封奚行!”

封奚行手的动作倒是停了下来,默默的抬眼看向林初云,一手还是紧紧抓着林初云的衣袖。林初云莫从双眼睛里,看出了几委屈。

“……”

被扒衣服的人是他,这小混蛋委屈个什么呢!

林初云磨了磨牙,飞快移开视线,红着耳尖,“你、你这么着急吗!”

封奚行沉默的拽着林初云的衣袖,半晌都没有开口。

林初云原本有些恼怒的心情,在这片沉默里越来越淡,反倒是心疼又慢慢攀了来。刚刚在树洞里,小徒弟跟散了后肯定很着急,现在好不容易找到,难免情绪有些激动……

“好、好了。”林初云心里的火一点都不剩,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他刚想安慰的『摸』『摸』封奚行的头,被封奚行抓住了手腕。

林初云不由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头,封奚行离他很近,近的他甚至能看到在封奚行浅『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一个有些茫然的,“小徒……”

凶狠的、带着几暴躁冲动的吻,狠狠的落在林初云的唇瓣,属于封奚行的冰冷气息,不过眨眼间便笼罩在林初云的四周。

只不过林初云已经没心思再去关注这些了,他被家小徒弟狠狠的压在了石壁。

林初云从未见过这么凶狠的封奚行,在他面前的时候,封奚行总会好好的藏好的爪牙,装出一副温无害的模样。

但算隐藏的再好,凶兽依旧是凶兽。

林初云的手腕被死死困住,下巴也被封奚行强行抬起,除了被动的接受这个吻,他根本无再做出别的反应。

在一起这么久,林初云早不会一被亲脸红,甚至有的时候他还会故意调戏一下家小徒弟。然而这个吻以往完全不同。

林初云从没想过,还会因为一个吻便脸红心跳,甚至腿软的快要站不住。他完全不敢看家小徒弟,红着耳根紧闭着眼,反而让唇的触感更加敏锐。

也许是林初云顺从的态度安抚住了封奚行,原本急躁的吻慢慢的柔下来,像是意识到可能做错了事,封奚行的动作越来越轻,带着满满的讨好的意味。

“行、行了……”林初云眼睛还是没睁开,小声的开口道。封奚行像是把他的唇角当成了糖块,不停的轻咬『舔』舐,“别咬了,要、要被人看出来了。”

封奚行顿了顿,想说些什么,还是乖乖的站起身。

被困了半天的手腕终于恢复了由,林初云低垂着眉眼,轻轻摩挲了下手腕,也顾不还脸红着,转头要往外,“好、好了,我、吧。”

封奚行是轻轻叹了口气,一把将人拉回到怀里,指尖轻轻落在林初云的心口。

冰凉的触感先是让林初云一怔,他瞬间低下头,才发现这家伙趁着他被吻的晕头转向的时候,把他的衣服扒开了一小截。

而在『露』出的一小片皮肤,一道深紫『色』的伤痕看着异常显眼。

封奚行指尖轻轻划过道伤痕,小心的没有弄疼林初云,语气带着几无奈,“师尊受伤了,为何不告诉弟子?”

林初云心虚的看向四周,他本以为伤口没出血,只要他不说不会被小徒弟发现,哪知道家小徒弟居然能敏锐到这种地步。

——是完全没想到,其是他昏『迷』的时候暴『露』了而已。

“没么严重,是看着吓人而已。”林初云还想嘴硬,见封奚行的指尖一偏,轻轻的在道伤痕一点,疼的林初云瞬间倒吸一口气,“嘶——”

他可是被魔化后的树枝直接拍中的,要不是他如今是化神期,不是一道伤痕这么简单了,但问题是当时种情况,他肯定不能放着封南青不救,否则……哎。

只是这话是没办跟封奚行说,要是真的告诉封奚行,他是为了救封南青受的伤,林初云都怀疑封奚行会立刻出去把封南青揍一顿。

林初云一边轻缓下呼吸,一边小心的拽着封奚行的指尖。

还好,没有甩开他。

“好了好了,为师只是……”林初云顿了顿,声音越来越小,“怕你担心。”

语气又乖又听话,像是做错了事的幼兽,小心翼翼的用收好爪尖的肉垫扒拉你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