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33章 第133章玲珑谷内已经彻底沦陷……

我的书架

第133章 第133章玲珑谷内已经彻底沦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无奈的看己身前的师尊, 可能是为不习惯撒谎,林初云的视线一直在到处『乱』转。他沉默了半晌,也只能叹气, 重新靠石壁坐了下来, 顺手把林初云拉到己怀里。

林初云哪敢反抗, 乖乖的坐在封奚行的怀里, 后看封奚行拿出了一瓶灵『药』。

“也、也没那严重……”林初云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

封奚行没有会家师尊小声的念叨, 用指尖沾了些许灵『药』, 仔仔细细的将林初云身上那道伤痕涂好, 才松开怀里的人。

他装作没注意到家师尊经红透的耳根, 将东西收好, 才开口道, “走吧。”

能让家师尊不得不瞒他的, 肯定与他有关,而他当时并不在,所以——问题应该是出在封南青身上。

不过既师尊并未对封南青产生敌意,身上的伤应当并不是封南青所为,只是……无论怎说, 这伤绝对和封南青脱不开关系。

这想,封奚行的眉眼微微垂下,目光里带几分冷意。

另一边的林初云完全没注意到家小徒弟的心, 听到封奚行的话, 他飞快的从封奚行怀里站身,两下把外衣穿好, 就闷头往外跑。

后就看见了一个洞『穴』的白骨,刚刚还红润几分的脸『色』瞬间又白了回去。

他之前是被昏『迷』的封南青直接带进来的,竟是完全不知道外面居是这副样。

虽如今的林初云心『性』坚定, 在毫无准备之下,突看到这多的白骨,还是瞬间煞白了脸。

跟在他后面的封奚行本想提醒他,却还是慢了一步,见状快步走了上去,无奈又心疼的站在家师尊的身后,抬手挡住了林初云的眉眼,“好了,师尊不要看了。”

另一边,听到动静的封南青站在入口,沉默的看那两个人。

就这一会,林仙君身上整齐的衣服莫名散『乱』了,衣带松垮垮的系在一。眉眼虽被己儿给挡住看不到了,林仙君唇边突多的咬痕,总不可能是林初云己咬的吧!

这不管怎看,都是家儿试图欺负林仙君,林仙君想要逃走却被白骨吓到。

——那林仙君身上可还有伤呢!

“……”封南青内心震动,看向封奚行的目光也不由流『露』出几分谴责。

他之前觉得,封奚行年纪轻轻便有此境界,以后若是飞升没准能遇到更好的人,林仙君虽境界天赋不错,毕竟还是弱了几分,而现在看来——

也就是林仙君脾气好,才能忍得了他这个儿!

封奚行根本没注意到封南青的异样,将林初云护回了洞『穴』之后,他才勉强分出一个眼神给了封南青,结果就看见封南青一脸嫌弃的看他,像是他做了什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封奚行不解的看了封南青一眼,也懒得多管他,径低下头在林初云耳边轻声道,“师尊不需睁眼,弟带你过去。”

这一会,林初云的心情经稍微缓了过来,不过能不看见那些白骨倒也更好。这想,林初云眨了眨眼,默默的点了点头,顺封奚行的力道往后靠在他怀里。

封奚行低头,看怀里乖巧的师尊,暴躁一路的心情终于乖顺了许多。

他目光在林初云过分红润的唇边扫过,看见了那被他不小心咬出的几处痕印,想到刚刚在己怀里又乖又软的师尊,封奚行身上的气息终于渐渐平复下来。

另一边的封南青默默往后。给两人让出了位置。

出了白骨洞,林初云才缓缓睁开眼,眼前虽还有些白骨,相比刚才的洞『穴』里密密麻麻的骨堆,这里还算在林初云能接受的范围内。

“这里是哪?”林初云终于有机会问出这句话。

封奚行低下头,认认真真的给他解释,己是怎跟他走散,又是怎跟魔化的树枝找到了洞口,最后在洞『穴』里找到的他。

“所以这上面其实是一棵树?”林初云抬头,为洞『穴』里太过黑暗,所以他也只能勉强看清,在头顶的石壁上有小不一的洞口。

封奚行点了点头,目光带几分若有所。刚刚为一心只想找林初云,很多细节他都没有注意,现在回想来,他总感觉那棵树——

“东方渊呢?”封南青突开口问道,“你没有跟他一?”

封奚行的路被断,不由皱了皱眉,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不知。”

封南青对差别待遇无语了两秒,翻了个白眼。

“师尊,要离开吗?”封奚行低头问林初云。

“这……”林初云一时有些迟疑,想要进入玲珑谷布下阵法,没有东方渊肯定不行。现在他们又找不到东方渊的踪迹,这头顶的洞口那多,若是一一找过去,需要的时间也未免太久了。

奇怪,若是他们都被抓了过来,东方渊应该也不会例外——不对,林初云突意识到了什,突转头看向封奚行,“小徒弟,你之前遇到了幻象?”

封奚行点了点头。

林初云抿了抿唇,犹豫道,“我怀疑东方谷可能经到玲珑谷了。”

一旁的封南青微微挑了下眉,很快便反应过来林初云的意,“你是说,我们都误入了幻象,才会在树洞停留之后被抓了过来,而东方渊那小,为看不见所以反而逃过一劫?”

林初云微微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

东方渊虽目盲,其他感官都异常灵敏,想要用幻象将其困住的确不太可能。

林初云有些犹豫,担心己想错了,反而让东方渊陷入困境。

“这棵树……”沉默半晌的封奚行却是突开口,反倒说来了另一个话题。他微微抬头,似乎想要透过头顶看到之前的那棵巨树,“似乎有些眼熟。”

林初云是最茫的,他其实根本没看见什巨树,直接就被一根树枝给拍晕了。而且在他看来,所有树都是一个样,根本分不清有什区别。

而封南青听到封奚行的话,表情却是变都未变,像是完全不惊讶一般。

“你知道。”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冷冷的盯封南青,就差直接把怀疑两个字写在脸上。

封南青对封奚行充满戒备的目光,相当干脆的点了点头,“你想的没错,这的确是玲珑谷的古树。”

“玲珑谷的……古树?”林初云愣了愣,想到了当初东方渊在树上的树屋,才反应过来,“可是这里不是在地下吗?”

“唔……”封南青迟疑了一下,“准确的来说,在数万年前,这里曾经在地面之上。”

只是沧海桑田,地变动,曾经的高山最后落入了山谷,又被层层土石掩埋,才变成了如今的地下洞『穴』。

“那我们从这里上去,不就可以直接进入玲珑谷了吗?”林初云问道。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却是沉默了下来。林初云意识到有哪里不对,迟疑的看封奚行,小声的问道,“怎了?”

封奚行叹了口气,抬眼看向四周,“不说这里莫名出现的白骨,之前古树在攻击我们的时候,身上经出现了魔气。”

“这说明魔气经渗透到了玲珑谷内,连古树如此灵力充裕的灵树都经无法抵挡。”封奚行顿了顿,继续道,“玲珑谷内……经彻底沦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