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34章 第134章小师兄……再不来,就……

我的书架

第134章 第134章小师兄……再不来,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玲珑谷内。

原本生机勃勃的山谷如今已经被魔气笼罩, 有的植物都已经枯萎,只剩下少数具有灵『性』的植物,在魔气的侵袭下变成模样怪异的魔物。

东方渊独自在山谷中走着, 虽然双目被白布覆盖, 脚下却毫不迟疑的躲开落在上石块。很快, 眼的黑『色』魔气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看起来有些奇形怪状的树木。

那树木的枝条已经彻底被魔气侵染成黑『色』, 原本枝叶茂密的树冠已经枯萎, 只剩下怪异的树干向四周伸展。

东方渊就这么沉默的走到古树, 抬头看向古树。在他还年幼的时候, 曾听师尊提起过, 这棵古树是第一玲珑谷谷主亲手下, 原本只是普通的树, 却在那位仙尊的灵力灌溉下隐约生出几分灵智。

如今第一谷主已不知仙逝多久, 而这棵古树却依旧存活着。

“你想去寻他?”东方渊开口,声音清冷还带着些轻叹,“大道无情,老祖早已飞升数万载,如今怕是早已转世, 就算你化为人形,不可寻得到他。”

像是被东方渊的话激怒一般,那黑『色』巨树的树枝张牙舞爪的冲过来, 狠狠的拍在东方渊身。粗大的树枝将面拍出一道裂缝, 一路蔓延到东方渊的脚下。

没有妖兽的血脉的它,哪怕每日被玲珑谷的灵力滋养, 最多只生长出灵智,却永远无法化为人形。

无法化形,意味着它只被困在这个山谷中, 永远无法离开,无法去寻找那个将它丢下的人类。

许是因为太过执念,许是因为……它本就没什么灵根,古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入魔。

夜里巡逻落单的弟子,偶尔误入玲珑谷的外人,亦或者是那些闭关的长老。

整个玲珑谷下都是它的根系,只要被它盯上的人,没有一个人够逃脱。哪怕有人发现谷中弟子失踪,不会怀疑一棵已经存在上万年的古树。

在血魔气的灌溉下,它的力量越发的可怕,但还不够,想要化形,它必须先摆脱掉自己这平庸的本体。

——没有什么比魔化快的途径。

“以你利用自己,吸引魔界的气息,在玲珑谷外打开通往魔界的通道。”东方渊缓缓的飘在半空中,眉眼的白布微微飘动,语气清冷的让人听不出情绪,“完不顾玲珑谷的存亡。”

古树的树枝一点点的伸展开,像是一条条深渊巨蛇,在东方渊的身旁伺机而动。对于东方渊的指责,它根本不在意,只要它寻到那个人,多少个玲珑谷都可以再重建。

“……罢。”东方渊知,跟一个入魔的魔物多说无用。

这一声轻叹刚落下,魔化后的树枝瞬向空中的东方渊刺过去,泛着冷光的尖端甚至刺穿最坚固的岩石,然而那些枝条完没碰到东方渊的衣角,便被他周身出现的护盾挡住。

反倒是枝条上的魔气,在接触到灵力的瞬,像是被火焰灼伤一般冒出阵阵白烟,甚至还有残余的灵力顺着枝条向上蔓延。

魔树一时大意下被伤,不得不自己斩断那几根枝条,落在上的枝条抖动两下,便化为一抹灰烬。

东方渊没有再多话,掌心的阵纹浮现,在几息便飞入空中,逐渐变大将整个古树笼罩,古树闪过几分不安,枝条不由飞快的『乱』舞着,它虽然力量足够强大,但却无法离开这里。

阵法变换到最大后,就缓慢的在古树东方渊的头上转动,古树试图辨别这个阵法,但最后还是失败。东方渊的确是玲珑谷近千年来最有天赋的谷主,他的阵法永远不拘泥于固有的模板,哪怕是最简单的阵法会有着差别。

但如果就凭一个阵法便想压制它,未免想太多。

魔树不再在意那个阵法的作用,原本散『乱』的魔气逐渐凝聚,还勉强视物的玲珑谷,彻底被魔气笼罩,从外面看就像是变成一个黑洞一般。

而在正中的魔树,开始不断的向上释放着魔气,最后凝聚成一把黑『色』的巨刃,狠狠的砍在那阵法上。

阵法剧烈的抖动着,缓慢的转动被迫停止,一旁的东方渊被猛的闷哼一声,唇角流下一丝血迹。

魔气化成的巨刃不断的跟魔气拉扯,彼此都不肯认输。阵法上的灵力闪动着,想要继续向转动,却被利刃阻挡,巨刃上的魔气被不断消耗着,却看到阵法的光在一点点变弱。

平静的山谷在两者的剧烈撞击下,突兀的起一阵飓风。东方渊的灵力都用在维持阵法上,只任由飓风将自己的衣衫『乱』吹,最后甚至将他眉眼上的白布骤然吹开。

那一瞬,魔树的魔气甚至都停顿一瞬。

只见东方渊的双目上被密密麻麻的画满阵纹,这些阵纹血红的仿佛是用鲜血画,其中的光芒流动着,像是有着生命一般,让人不敢与直视。

原本清冷的东方渊,在这一刻仿若鬼魅一般。

东方渊的眼睛自他出生后,便一直被白布蒙盖着,甚至连古树都没有见过白布下的样子。

无论怎么看,这都并不是单纯的目盲。

魔气的停顿令巨刃的力量瞬被压制,哪怕魔树很快反应过来,却还是无法将被打破的平衡再恢复,只眼睁睁的看着阵法继续转动。

阵法每转动一点,就会往下降低一点,若是让阵法完整的转上一圈,便会彻底的压在魔树上——魔树虽不知会发生什么,却知道到那时自己就会彻底失败。

魔树的枝条『乱』舞着,不再与头顶的阵法纠缠,而是狠狠的扫向一旁的东方渊。这阵法是由东方渊维持,只要他解决这个子,阵法自然被破。

然而,枝条刚刚冲到东方渊的面,就听到一道清亮的剑鸣声。

一道剑光从远处闪过,像是将魔气都劈开一般,万千剑刃随即出现在半空,剑刃彼此呼应着,落在东方渊的四周,将他牢牢的护在剑阵中。

无数枝条眨眼便被切成一段段的残枝,落在上化成灰烬。

东方渊有些惊讶,他本做好硬抗的准备,却是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出手相助。像是想到什么,他微微侧过头,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半空中的少年。

晏玉宸不知经历什么,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红,右手像是被巨兽狠狠抓过,留下狰狞的伤口,只是被随意的包扎两下,他身体起伏的厉害,掐着剑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然而哪怕伤的如此重,少年的双目依旧坚定明亮,像是一柄永不断裂的剑刃,仅仅是站立在那,就让人感觉到无畏的勇气。

可惜,下一刻,少年的表情就从坚定变成……茫然。

“这这这这……”晏玉宸手里的剑诀还没收去,一眼就看见东方渊眉眼上的阵纹,整个人都惊的磕巴,他咽咽口水,声的唤道,“东方、东方谷主?”

东方渊微微点点头,见是认识的人便转头。

晏玉宸对这位东方谷主一向有些敬畏,见他没有搭自己的意思,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不敢吭声,只乖乖的收自己的灵剑,安静的落在东方渊身边。

——虽然心里已经被疑问塞满。

就这么一会的时,阵法已经快要落在魔树上,最上方的的枝条触碰到阵法,发出可怕的嘶鸣声,瞬就被灼烧成灰烬。

魔树挣扎半晌都无法脱身,越发的狂躁,它谋划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化形,怎么在这里失败。

“不好。”

晏玉宸正警惕着四周的枝条,就听到东方渊突然开口说一句。他还没来得及多问,就被东方渊抓着后衣领,直接丢到远处。

“呸呸呸。”晏玉宸把一不心吃进口中的沙土吐出,急忙抬头。

只见他原本处的方已经被魔气彻底淹没,而不远处的魔树身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红光。那红光比四周的魔气看着还要诡异,原本应该已经被压制的魔树,不知用什么办法,竟是开始缓慢的将阵法重新抬起来。

“东方谷主?!”晏玉宸从上爬起来,在魔气中探寻一圈,终于在阵法上看见凌空而立的东方渊。

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东方渊半跪下来,左手落在阵法上,右手——拿着一把不知道哪来的刀,然后狠狠的刺向左手的手背。

“东方谷主!!!”晏玉宸整个人都惊。

东方渊似乎听到他的声音,抬头向他这个方向“看”一眼,没有白布遮挡的双眼,看着令人心底都不由一惊。

血很快便顺着伤口落在阵法上,原本闪着『乳』白『色』光芒的阵法,在吸收东方渊的血后,变得赤红诡异。

东方渊感觉到,左手手心的血一开始还是缓缓的流着。但很快,阵法就像是苏醒一般,开始主动的吸收着他的鲜血,甚至像是不满意血流的速度太慢,而有些焦躁的低『吟』着。

但就算如此,阵法还是没压制住魔树。

魔树周身的魔气不断旋转着,逐渐变成一个深黑『色』的魔球,阵法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原本完整的阵法开始出现细微的裂痕,很快裂缝就逐渐扩大,到最后哪怕是血阵无法再维持。

一声轻响过后,阵法彻底破碎。

东方渊被阵法的反噬重伤,整个人的脸『色』瞬惨白,大口的吐着鲜血,不过片刻就将身的衣襟染红。

他的身体微微晃动两下,从半空中直接往下坠,幸好晏玉宸提赶过来,将人接在怀里。

晏玉宸不知那黑『色』的魔球是什么,却感觉到其中可怕的气息,他看着怀里还在不断咳嗽吐血的东方渊,转头御剑带着人往后逃。

只是他刚刚逃不到几息,那魔球便轰然炸开,无尽的魔气转瞬便将二人淹没。灵剑只撑不到几息,便发出惨烈的悲鸣,剑光顷刻黯淡下来,晏玉宸剧痛无比,一口血吐出来,带着东方渊从半空落下去。

两人重重落在上,东方渊已经彻底的晕过去。

晏玉宸努力维持着清醒,却感觉到自己已经到极限,他试图从上爬起来,却最后还是重重摔下去。他为逃出来就已经受不轻的伤,如今灵剑受到重创,没办法再硬撑下去。

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没有将东方渊丢下。看着不远处晕过去的东方渊,晏玉宸咬牙用尽最后的灵力,将东方渊整个护在灵力的盾中。

——师兄说过,只有东方谷主才布下结界,镇压通道,以东方渊必须活下去。

身体被魔气不断灼烧的感觉很痛苦,但晏玉宸却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再动,他看着被自己护好的东方渊,只不放心的闭上眼。

他的灵力还维持半个时辰,师兄……再不来,就要来不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