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36章 第136章你不准说小师兄的坏话……

我的书架

第136章 第136章你不准说小师兄的坏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深呼吸一气, 一把将晏玉宸左手的衣袖撕开,下一秒,他的动作彻底停顿了。

晏玉宸的整左手都被魔纹覆盖, 魔纹已经一路蔓延到了小臂, 等到魔气侵袭到心, 那晏玉宸便会彻底入了魔, 除非……他在那前将魔气祛除。

但有人知道怎么将侵入体内的魔气祛除, 若是能有办法, 前世的小徒弟也不会被魔气折磨数百年。

“师尊?”封奚行半跪在林初云身边, 也看到了晏玉宸身上的魔纹。他眉头微微皱起, 指尖在那魔纹上轻点下, 然而魔纹却只是微微黯淡了些许, 不过转眼恢复了深黑的颜『色』。

林初云狠狠的握紧双拳, 连手心被抓破了都有任何感觉。

明明是他同让小师弟跟着来,却能保护好小师弟,若是晏玉宸真的入了魔,那他……林初云只觉得大脑越发的混『乱』,体内的灵甚至都快要不听他的控制。

“师尊!”封奚行察觉到林初云的异常, 低声开唤道。

林初云倏地回过神,知道自己再这么『乱』想下去,很有可能直接火入魔, 到时候晏玉宸还入魔, 他倒是要先去探路了。

他咬牙闭上眼,手心的血轻轻的落在地上。封奚行心里满是心疼, 却因为害怕打扰到林初云,只能沉默的站在一旁。

过了片刻,林初云睁开眼, 目光彻底冷静下来。

他低头在自己的储袋里寻到了清心丹,虽然无法祛除魔气,却也能暂时压制住魔气的侵蚀。将晏玉宸右手的伤抹好灵『药』,给他为了灵,林初云才将小徒弟交给封奚行,自己起身看向另一边的东方渊。

晏玉宸昏『迷』前布下的护盾只剩下一点点灵,在林初云蹲下的瞬间,便彻底破碎了。

相比于晏玉宸,东方渊伤的似乎更重,身上几乎都被血覆盖,脸『色』惨白的像是一死人,呼吸也极度的微弱。但因为有灵护着,所东方渊完全有被魔气侵蚀的迹象。

林初云沉着脸,将灵『药』喂给了东方渊。他的目光从东方渊的眉眼划过,在看见那些奇怪的阵纹后停顿了下来。

“师尊。”封奚行将晏玉宸安放在一旁,见林初云似乎冷静下来,小心翼翼的开,“弟子给你……”

“这阵纹,”林初云指尖虚空的在东方渊眉眼划过,声音冷清,“你认识吗?”

封奚行顿了顿,目光落在那些阵纹上,他仔细辨认了许久,却还是摇了摇头,“弟子并未见过这样的阵纹,看起来跟封印所用的阵纹相似,但却有些许不同……”

林初云点了点头,并未再多说些什么。

封南青安静的站在不远处,抱着双臂看着那人,目光偶尔划过躺在一旁的东方渊,目光带着些许复杂『色』。

在他还未叛逃的时候,他曾偷听到过一次师尊与另一人的谈话。

当时的封南青也并不大,偶然听到了几声争论,一时好奇便凑了过去,只可惜他当时过去的时候,人的谈话已经到了结尾,所他也只听到了后的几句话。

“若是后他破开了封印,你可知会发生什么?!”

“但他只是孩子。”这是封南青熟悉的师尊的声音。

“他不是什么孩子,他可是……”

“他只是孩子。”

后屋里便是长久的沉默,封南青等了半晌,也只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关声。封南青偷偷凑过去,只看见一黑衣人怒气冲冲的离开,后的他自然是被师尊发现,然后因此被罚去面壁思过。

他也曾问过师尊,他们讨论的人是谁,但师尊一直都只是笑着他摇摇头。少年心『性』不定,不过几天,封南青便将此事忘在了脑后。

如今看着东方渊眉眼的阵纹,他却是突然回想起当年的事。

所师尊与那人争论的,便是东方渊这小子?

林初云带来的灵『药』是高品阶的,过一会,东方渊的脸『色』便已经恢复了些许。然而晏玉宸却一直昏『迷』着,手臂上的魔纹也一直不安稳的试图继续侵袭。

“师尊,”封奚行伸手,阻止了林初云再一次用灵替晏玉宸压制魔气,“你不能再用灵了。”

林初云如今的脸『色』比晏玉宸还要白,他已经用灵替晏玉宸压制了几次魔气,但每一次压制后,下一次的魔气会更加的凶狠,再这么压制下去,林初云体内的灵根本不够用。

四周的魔气一直未除,魔树在破开魔茧后便不见了踪影。他们这一堆人伤的伤,昏的昏,也只能暂时先在这里修整。

“别捣『乱』。”林初云低低的道,指尖刚落在晏玉宸的手腕,被封奚行握住。

林初云眉头紧皱,第一次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封奚行。

封奚行轻叹一声,抬手将人抱进了怀里,“师尊,你需要冷静下来。”

自从识到晏玉宸会入魔后,自家师尊一直处于一紧绷的状态,封奚行甚至怀疑,若是现在晏玉宸直接入了魔,自家师尊很有可能也会瞬间火入魔。

封奚行目光微微扫过晏玉宸,他于这所谓的小师叔并有什么感情,但他知道,若是晏玉宸真的彻底入了魔,恐怕会成为林初云的一心魔。

也许平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等到下一次林初云渡劫,这心魔便是一隐患。

晏玉宸……必定不能入魔。

封奚行心底清楚这一点,却也有些发愁。魔气若是未侵染这家伙的话,那他可有无数种办法,将这人从入魔的边缘拉回来,但魔气一旦侵染到了体内,便几乎有任何解决办法。

连这一世的他,也是在魔气侵染身体前,便将其直接封印在了泪痣中。算如此,他也是利用了几次雷劫,才将那些魔气彻底解决。

晏玉宸如今是元婴期,想要到化形期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他恐怕有那么多时间了。

林初云趴在封奚行的怀里,目光闪动了几下,还是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

他的额头轻轻抵在封奚行的肩上,像是将自己彻底靠在封奚行怀里,落下的长发轻轻扫过封奚行的锁骨,带起一阵酥痒的触感。

“小徒弟……”

林初云的声音很轻,但封奚行还是很快给了回应。

“恩。”

“……都是我的错。”林初云静静的说道,“是我害了小师弟。”

“不……”

“如我有让他跟过来,或者在小师弟被抓的时候救下他,或者在树洞中有被幻境『迷』『惑』,早一步赶到的话,小师弟不会被魔气侵染。”林初云的声音很轻,也很冷静。然而这种冷静,却让封奚行心底满是不安。

“师尊,这不是……”

“这才不是小师兄的错!”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带着满满的不高兴。

林初云瞬间睁开眼,转过头看向身旁。

晏玉宸不知何时已经i醒了,正皱着眉看着他,目光依旧那么明亮,像是什么阴霾都无法遮盖住他。

“你……”林初云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一种想要逃的感觉,“你的左手……”

“我看到了。”晏玉宸低下头,看着自己布满魔纹的左手,忍不住撇了撇嘴,“真丑。”

林初云一时竟是有些无语,这是丑不丑的问题吗!

晏玉宸像是感觉到了林初云复杂的心情,吐了吐舌尖,眉眼带着几分乖巧的笑。

他其刚刚醒了。

在刚醒过来的时候,晏玉宸其还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迷』茫的抬头看着头顶的护盾,感觉到右手的伤已经被包扎好,偏了偏头,看到身边林初云的背影,心里放松下来。

——不过为什么,一睁眼看见小师兄跟他徒弟抱在一起。

然而很快,他感觉到了一丝不。

他明明记得自己伤到的是右手,然而左手却沉重的像是失去知觉,甚至连灵都感觉不到左手的存在。

晏玉宸记得很清楚,在他昏『迷』前自己已经落入了魔气中。所……当他看到左手遍布的魔纹的时候,其并有太过惊讶,反而是一种“然如此”的叹息。

他当时的灵只能护住一人,相比于他,东方渊显然要更重要。

于自己的选择,晏玉宸什么好后悔的,只是想到自己还跟纪飞鸿一起出去历练,稍稍觉得有些遗憾罢了。

只是他想到,自家小师兄居然会把事情都认作是他的错。

小师兄有什么错!

晏玉宸越想越气,都顾不上自己灵空虚,一股脑从地上坐起身,语速飞快,“小师兄怎么错了,这跟小师兄有什么关系?!”

“我……”林初云被他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一呆。

“要跟着来的是我自己,被抓也是我自己不够敏锐,这关小师兄什么事!”晏玉宸怒气冲冲的问道,“难道你要小师兄跟着我一起被抓吗!”

“不是……”林初云总感觉有哪里不太。

“而且是我自己选择要救东方谷的,不是小师兄硬要我去救的!”晏玉宸语气非常不高兴,“小师兄当时都不在现场,这锅凭什么要丢给小师兄!”

“等等……”林初云一向还算敏锐的大脑都不够用了,他明明是晏玉宸的小师兄,为什么他要在这里,因为自己厌恶自己而被凶???

“小师兄人那么好,温柔有耐心,也从来不凶我,还愿听我唠叨。”晏玉宸气哼哼的看着林初云,“你不准说小师兄的坏话!”

林初云沉默了,“……”

过了半晌,他冷漠的吐出了一字,“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