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44章 第144章天道与魔主

我的书架

第144章 第144章天道与魔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的路上, 众很沉默。

林初云变回了小黑猫,安静的趴在自家小徒弟的怀里,整只猫有些昏沉沉的。封奚行沉着脸在最前面, 偶尔『摸』着怀里小黑猫的时候, 才会『露』出几分柔软。

虽然江白树已经放弃了抵抗, 但东方渊还是动手将其魔气封住, 江白树对并有什么异议, 他反而有些好奇那两个——准确的说, 是那猫与魔主之间的关系。

晏玉宸也很安静, 跟在众身后声不吭, 看起来很是成熟稳重, 但实际上——他心里满满是大写的懵『逼』。

若是他有看错的话, 那通道后出现的……是白师侄?

对于这位白师侄, 晏玉宸知道的其实并不多,当他被林初云——现在他已经知道那其实是冒牌的林师兄——陷害之后,便下山游历了,之后也很少回点星宗,甚至连白凌晗入魔事他是听大师兄说的。

但是晏玉宸的记『性』很好, 他分明记得白凌晗入魔也才不到三,怎么就突然变成魔主了?

晏玉宸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就算下秒有告诉他不会入魔了, 晏玉宸可能不会惊讶了。

相对于晏玉宸, 林初云封奚行却并有那么惊讶,早在知道魔界出现魔主的时候, 两就已经对这个的身份有所猜测,如今也不过是坐实了他们的猜想。

只是……白凌晗如今的境界,有些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封奚行微微垂下眼眸, 指尖无意识的在小黑猫的尾巴尖上绕来绕。小黑猫虽然被他绕的有些不耐烦,但还是有把尾巴收回,甚至还在封奚行的指尖蹭了蹭,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

众所周知,魔气的修炼只需要不断的吞噬魔物,前世的封奚行因为厌恶身上的魔气,直压制着身体的本能,直到两百后,他体内的魔气才达到了无法压制的程度。然而白凌晗与封奚行并不样,他疯狂的渴望着力量,就算开始会厌恶魔气,但只要感受到飞速增长的力量,他就再也无法从这种贪婪中挣脱。

更别提,白凌晗是气运之子。

当白凌晗还是修者的时候,气运意味着他可以获得更多的机遇、灵器、甚至包括各种天材地宝,但当他已经入了魔之后,便意味着……他会比其他魔物更快的吸收魔气。

如今的白凌晗,几乎相当于渡劫期巅峰的修者。

——甚至还要稍强点,毕竟魔物的身体强度并不是类所能相比的。

若是他们现在的遇上白凌晗,恐怕连三招不过。

封奚行无意识的拨弄着怀里的小尾巴,认考着,自己要不要先渡个劫。

“小徒弟?”小黑猫感觉到尾巴还在被扒拉个不停,躲了几下也躲过之后,只能无奈的抬起头,爪子压在封奚行的手背,叫住不知在想着什么的封奚行。

封奚行回过神,下意识的用指尖蹭了蹭小黑猫的爪垫,才回过神,“弟子在。”

“你说,白凌晗刚刚为何有直接冲过来?”林初云有些疑『惑』。

就算当时阵法已成,通道被强行关闭,但以白凌晗身上的魔气,他也绝对可以自己打开另条通道。

“因为他不敢。”封奚行轻了声,『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的绒『毛』,“师尊可不要忘了,这世上还有个“”,可是很厌恶魔气的。”

小黑猫『迷』『惑』的看向封奚行,就见封奚行指了指他们的头顶,他眨了眨眼,蓦地反应过来。

天道!

之前白凌晗在入魔之时,只是稍微泄『露』了些许魔气就被天道追着劈,如今的白凌晗魔气滔天,若是他敢踏入修界,天道顷刻间就会把他劈成块木炭。

“但是……”林初云心里的疑虑反而更深,眉头紧锁,“那为什么天道不劈其他魔物?”

如今的修界几乎被魔气侵染了大半,无数魔物降临在这片大地,数不尽的凡修士因失『性』命,既然天道对魔气如厌恶,又为何对大地上的魔物视而不见?

封奚行沉默半晌,才深深叹了口气,“因为天道在等。”

“等?”小黑猫不解的抬起头,看向封奚行,“等什么?”

“等魔主出现。”封奚行的声音很冷,冷的小黑猫不由抖了抖,往他怀里缩了缩,“对于天道来说,凡修士的死活并不会让它在意,它在意的只有六界的存亡。早在我们之前,天道应该就已经察觉到魔主的出现。”

“普通魔物并不会令六界灭亡,但魔主可以。”封奚行垂下眼眸,把躲在怀里的小黑猫顺着『毛』『揉』了『揉』,“就算是天道,想要彻底消灭魔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天道放任了其他魔物在修界肆虐,心只想着等到魔主踏入修界。”

小黑猫仰起头,看着自家小徒弟的下巴尖,刚想开口问他为何如了解天道,却又猛然想起,前世的魔主便是封奚行,也就是说……如今的白凌晗经历的事,自家小徒弟也曾经历过。这么想着,小黑猫心里满满是心疼,小徒弟并不想入魔,对于魔气也很厌恶,却怎么无法摆脱魔气的影响。

“弟子事。”封奚行第时间便察觉到怀里小黑猫的失落,他眉眼柔下来,带着丝意,“弟子前世只在……开始进入过修界次,那次天道来得及动手,之后便直等着,然而直到弟子死亡,天道也能再找到机会。”

前面,外城的城墙已经缓缓出现在众视线里,小黑猫从封奚行怀里跳出来,落在地上化为了形。

旁的江白树见状,微微挑了下眉眼,赤红的双眸在林初云身上扫过,不知在想些什么。

“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封南青已经又次把自己身裹在黑『色』的兜帽之中,声音也做了细微的变化,听起来更加沙哑些,“林仙君不是你能算计的。”

江白树冷冷的收回目光,他有搭理封南青,脑海里却直在回『荡』着刚刚看到的那幕。温文儒雅的类,乖巧听话的妖兽,莫名的与记忆里万前的幕有些重合,那时候的它……还是棵普普通通的凡树。

·

外城的修士对于东方渊他们的回归很惊喜,细问之下众才知道,因为太过靠近魔界的通道,玲珑谷内的时间流动竟是与外界并不相同。他们只感觉在谷中停留了不到三日的时间,外界竟是已经过了半个月,若不是有玲珑谷的长老们压着,恐怕小辈的弟子要跑寻他们了。

回来的路上,东方渊就已经重新把眼睛蒙上了,众对于突然出现的江白树很是警惕,但在东方渊的面前开口,而是路护送着他们回到了院落,留下几之后便散了。

林初云看他们这个架势,估计是要说关于江白树封南青的事,这是玲珑谷内部的事,自己个点星宗的峰主在这恐怕不太好,便开口先离开了。

东方渊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目光轻轻扫过了晏玉宸。

见那堆进了院落,林初云才放下了作为仙君的架子,歪在自家小徒弟的怀里,叹了口气,“消失了半个月,也不知道点星宗怎么样了。”

大师兄肯定要着急了,等回之后肯定要挨训,更别提……他还照顾好小师弟,想到晏玉宸身上的魔纹,林初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他任由自己又贪恋了会小徒弟的气息,才站起身带着旁的晏玉宸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虽然几离开了半个月,但玲珑谷的弟子还是直在打扫着房间,所以房间内并未落下什么灰尘。

“把手给我。”林初云扫了眼屋内,确定有在,就转过头对晏玉宸道。

晏玉宸轻咳声,捂着自己的左手,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不、不了吧……挺丑的……”

林初云翻个白眼,不跟他多废话,直接把抓住晏玉宸的左手手腕,另只手微微用力,就将晏玉宸左手的袖子拽了上。在看见晏玉宸左手手臂的瞬间,林初云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魔纹已经蔓延到了晏玉宸的小臂之上,肆无忌惮的疯狂长着,被白布衬托着越发显得古怪陆离。

“小师兄……”晏玉宸迟疑着开口,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被魔气侵蚀之后他并不是完有受到影响,有好几次他能感觉到心底的暴躁嗜血,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心底住进了只可怕的野兽,时刻准备着撕毁着他的理智。晏玉宸明明已经做好了要在入魔之前自我了结的准备,却也无法压制住脑海里的那些念头。

为什么定要死呢?不就是入了魔吗,大不了……他以后控制住自己,不杀修士类不就好了?

然而当他清醒过来后,却能感觉后背满满的冷汗,入魔之后的他根本不会再是他,就算他自己想要压制杀念,也会在魔气的侵蚀下失理智。

房间里陷入了死寂,封奚行看着自家小师尊,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被魔气侵蚀了的的确很难将魔气驱除,但若是要将魔气封印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种方法有定的危险『性』,而且也只是饮鸠止渴,等到封印的力量无法压制住魔气,那个就会在顷刻间入了魔。

但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封奚行倏地回过神,看向门口皱了皱眉。林初云晏玉宸也抬眼看了过,封奚行打开了门,表『露』出几分惊讶。

门外是东方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