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走出门后,先在门上设下结界,确定林初云跑不掉,其他人也进不来,才转身去了后山。

外面的天还没亮,整个灵云山笼罩在夜色下,显得有些幽深。

灵云山位于点星宗最外围,因为林初云的古怪脾气,除了他和封奚行,没有其他弟子住在这里。

同样,因为林初云也不喜欢封奚行这个徒弟,所以封奚行被安置在灵云山最偏僻的角落。

而从封奚行的竹屋往后多走两步,就是点星宗的后山。

点星宗的后山里面生活着各种的灵兽,还有被灵气滋养的灵植。

宗内并不禁止门下弟子进入后山,只要你能活着出来,后山的灵药灵兽都可以带走。不过这里同样危机四伏,若是实力不够,出不来也是有可能的。

之前有金丹期的弟子,自以为自己实力足够,想要进入后山深处,最后魂灯熄灭,没人知道死在了哪。

再之后,进入后山的弟子就少了许多。

封奚行顺着小路走到后山,并没有从入口进入,而是转了一圈,找到了另一处悬崖,直接跳了下去。

崖底是一汪冰潭,封奚行落入水中,没有激起任何水花,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片刻后,水潭中浮现出一圈圈涟漪,封奚行从湖中浮起,被一块冰面送到了岸边。

封奚行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衫,挑了下眉。冰空衣不愧是天阶法宝,完全把冰潭的寒气隔绝在外,没有沾染丝毫水迹。

不再多想,封奚行捉了两条冰潭中的灵鱼,就顺着原路回到了竹屋。

房门上的结界没有任何被触碰的痕迹,封奚行神情微微缓和下来,他推开门,目光往床榻上扫过去。

没有。

封奚行皱了皱眉,目光飞快在屋内扫过,只是林初云本就是一只黑猫,现在天色也暗,他一时竟是没找到。

“师尊?”封奚行背着手将身后的门关上,唤了一声。

“喵……”有气无力的喵呜声从床边传来。

封奚行快步走了过去,这才看到了小黑猫。小小的一团,缩在床榻的角落,被阴影覆盖着,他第一眼根本没注意到。

“师尊。”封奚行弯腰,将小黑团抱到怀里。

林初云已经饿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下意识的往封奚行的怀里缩了缩,他意识到这种饥饿感并不正常,却也不知道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

封奚行小心的将小黑团抱到怀里,把灵鱼放到小黑猫的嘴边。然而小黑猫怎么都不肯张口,封奚行皱了皱眉,轻轻晃了晃小黑团。

“师尊?”

小黑团没有半点反应,整只猫软趴趴的窝着。封奚行皱了皱眉,将手中的猫崽翻了过来,才意识到林初云已经晕了过去。

林初云怎么说也是个元婴期修士,虽然是靠着丹药硬堆上去的,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虚弱?

封奚行心下不解,迟疑片刻,分出一丝灵力顺着林初云的经脉转了一圈。再睁开眼,封奚行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和凝重。

林初云气海里的灵力竟是全都不见了!

连他的灵气在接近林初云气海的瞬间,也被直接吸了进去。若不是封奚行断的及时,他体内的灵力都会被吸走。

封奚行又用灵力试了两次,终于发现了异常。

在林初云气海的深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点,所有靠近光点的灵力都会被吸走。

现在林初云的身体里的灵力耗尽,光点开始吸收他的生命力,所以林初云才会晕。

可这种情况,不是只会出现在未化形的灵兽身上么,林初云明明是人修,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封奚行看着掌心的小黑团,眉头微锁。林初云现在已经昏了过去,若是没有其他灵力补充,林初云会慢慢被吸干生命力,就这么死去。

他随手拨弄了两下小毛团,因为失去意识,小毛团难得的乖顺,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一向暴躁的尾巴尖也聋拉着。

明明也是柔软的触感,封奚行却觉得摸起来没有黑团子醒着时候舒服。

“林初云,”封奚行开口,语气很平静,“我可以救你,但从此以后你的命就属于我了。”

“你若是反对,现在就可以说。”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封奚行唇边扬起弧度,“那么,你便是同意了。”

……

林初云又一次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窗外天已经亮了,他无语的看着天花板,尾巴尖动了动。

为什么别的人穿越,日天日地单手打怪兽。他穿越,三天不到晕了两回!还有,为什么小徒弟要把他仰着放,这个姿势尾巴被压着好难受的!

林初云熟练的翻了个身,尾巴刚欢快的甩了一下,就猛的僵住了。

封奚行就躺在他身边,近的他耳尖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吸的温度。

碧绿的猫瞳小心的眨巴了两下,尾巴也缓缓的落在床榻上,小猫崽用鼻尖小心探了探,见封奚行没有被吵醒,才松了口气。

小徒弟也不知是做了什么,眉目间满是疲惫之色,一向带着笑意的唇紧紧抿着,眉心微微皱起,看起来有些严肃。

林初云放缓呼吸,柔软的肉垫落在床榻上,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封奚行,胡须微微抖动着。

说起来,封奚行也才十六岁而已。

书里对封奚行离开宗门后的事并未提及,但一个十六岁的人修少年,在魔界要吃多少苦,才能在十几年后成为了人们闻之色变的魔主。

林初云忍不住心疼,小黑猫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少年,柔软的肉垫轻轻按在封奚行的眉心,低低的喵了一声。

崽,以后为师罩着你!

林初云隐约还有些饥饿感,却没有之前那么难忍了,也不知道封奚行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吃了什么。

见封奚行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林初云开始了他早就想做的一件事。

划地盘!

作为一个猫科动物,他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地盘上没有他的气味!

林初云从床榻开始,晃晃悠悠的转了一圈,努力的把身上的气息留在角落。等床榻都转了一圈,林初云开始琢磨着怎么下床。

封奚行的床并不算高,但也有半米,林初云看了看自己的身长,若是两只前爪苟着床边的话,好像也差不多能跳下去了?

说干就干,林初云没有多想,顺着自己的想法,两只前爪抓在床边,后爪努力的往下探着。

然而他努力了半天,也没有踩到任何东西,反而前爪开始抓不住床榻,慢慢往下滑着。

眼看就要摔下去,林初云也只能飞快的放开前爪,小尾巴一甩,在最后一瞬惊险的落在了地上。

林初云松了口气,舔了两下有些疼的肉垫,就晃着小尾巴继续自己伟大的事业去了。

身后,封奚行缓缓松开握紧的手,他的灵识依旧紧紧的落在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黑猫上,确定小黑猫走路没有任何问题,心里才松了口气。

在林初云翻身的时候,封奚行就已经醒了。

就算现在的林初云看起来相当无害,封奚行也不会忘了这人阴险狠毒的本性,他根本不会放任自己在仇人的身边毫无防备的睡熟。

在林初云靠近的时候,封奚行已经暗地运起灵力,只要林初云敢动手,他就会直接解决掉林初云。

然而……想到眉间那几秒柔软的触感,封奚行的心情异常复杂。他到现在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邪,才会消耗自己的灵力去救林初云。

小黑猫欢快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昨天还会被尾巴绊倒,今天就已经彻底熟悉了新的走路方式。

竹屋不大,但对于一只小奶猫来说却也足够它忙活了。林初云仔仔细细的到处跑了一圈,最后累的往地上一趴,连尾巴尖都没力气摇了。

现在只剩下桌子和椅子了,林初云恢复了一□□力,就跑到椅子边。他绕着椅子转了一圈,找好角度。

助跑——起跳——啪叽撞在椅子腿上。

小黑团被撞的七荤八素,晕头转向了半天才回过神。伸着小爪子想摸一摸被撞疼的地方,却发现爪子的长度不太够。

林初云心里的失落刚刚浮现,一双手就已经伸过来,轻轻揉了揉小黑猫的头顶。林初云还没来得及警惕,就嗅到熟悉的气息,下意识的开始打呼噜。

疼痛的地方被好好安抚了,林初云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少年,“喵。”

抱歉,为师吵醒你了。

封奚行听不懂他的话,以为林初云是催着自己把他放到桌上,便伸手把小黑猫放到掌心,站起身将指尖搭在桌面上。

林初云对于突然升高还是有些不适应,尾巴微微紧绷,猫瞳紧紧的盯着封奚行的手指,不敢往下看。

封奚行的手指很好看,骨节分明,指尖修长,只是林初云感觉肉垫踩的地方,有点不太舒服。

他抬起一只后爪,低头一看,封奚行的掌心赫然有着一条很长的伤疤。那伤疤几乎横贯了整个手掌,看起来就像……封奚行曾徒手抓住了剑刃一般。

“喵喵喵?”林初云疑问的看向封奚行。

哪来的伤?

封奚行以为他是嫌弃自己,便伸手把小奶猫放到桌上。结果小黑猫刚在桌上站稳,就甩着尾巴跑了回来,小爪子按在刀疤的一边,碧绿的猫瞳认真的看着他,“喵喵喵??”

封奚行沉默片刻,开口:“两年前,和人打斗时伤到的。”

两年前??十四岁??林初云怒了,小黑猫炸着尾巴尖,在封奚行的手心气的团团转,“喵喵喵喵?”

打你的是谁???不知道要爱护小朋友吗!!

封奚行轻笑着拨弄两下小黑猫的耳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师尊之前想做什么?”

林初云被提醒了,转头仔细的在桌上跑了一圈。

封奚行看着那个忙碌的小身影,表情明暗不定。

这个伤疤自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点星宗的弟子,每三年都会进行一次大比,决出前三名获得法宝。两年前,正是封奚行第一次参加大比。

当时他已经筑基成功,虽然其他弟子都有师尊赐予的法宝灵药,只有他什么都没有,封奚行还是硬闯到了第三轮。

然后,就在第四轮比试的前一天晚上,封奚行被人暗算。

那人本是想直接废了他灵根,却没能成功,掌心这一道疤便是那时候留下的。虽然因为天黑,封奚行没能看清那人的模样,却看清了那把剑的样子。

那是他师尊的灵剑,而他第二天的对手,便是白凌晗。

小黑猫在桌子上跑了一圈,心满意足的回到封奚行面前,相当自觉的站到封奚行的手心,“喵喵喵~”

徒弟徒弟,我好了!

封奚行看着小奶猫片刻,眉眼缓和下来,“是,师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