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黑猫在房间到处乱钻,原本安分的毛都翘了起来,四只洁白的爪垫也变成了灰色。

封奚行弄了些水,沾着布条轻轻给小黑猫擦了爪。过程中,小黑猫除了尾巴表示了一下不满,全程还是很乖的,只是在封奚行擦完之后,林初云就默默的躲到了床角。

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虽然知道小徒弟这么做,是因为他现在是只猫。但对于林初云来说,这就好像是有人翻来覆去的擦拭着他的手指,羞耻的不行。

再加上猫的肉垫本就敏感,林初云忍了又忍才没有把爪子伸出来。

所以等到封奚行收拾好回来,就看见小黑猫又去角落面壁了。他伸手戳了戳毛尾巴,得到不耐烦的一甩后,心满意足的收回了手。

“师尊,徒儿有事禀告您。”

林初云动了动,犹豫半晌,只把一只猫耳朵竖了起来。

封奚行无奈,“之前师尊晕倒的时候,徒儿发现师尊体内灵力……似乎有些问题。”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林初云身上,发现林初云的神情异常淡定。

连尾巴都没多甩两下。

林初云知道,且并不在意这件事。

封奚行飞快下了定论,却又感觉到奇怪。

林初云会发觉自己体内灵力出了问题并不奇怪,但他明明记得,林初云一向对自己的修为很看重,之前甚至为了化婴的事,跟师叔大吵了一架,现在却对自己灵力消失如此冷淡。

虽然心里疑团重重,但封奚行脸上笑意依旧淡定,还很乖顺的表现出一丝担忧,“师尊现在这个情况,恐怕没有办法修炼,只能用另一种方法获得灵力了。”

哪怕拥有原主的记忆,林初云对修炼依旧一知半解,听到封奚行这么说,便转过头看向他,碧绿的猫瞳里写满了疑问。

“师尊您看。”封奚行的手在林初云面前伸开,掌心上漂浮着一块近乎透明的冰晶。

在这块冰晶出现的瞬间,林初云闻到了一股香味,就像是他最爱吃的红烧肉,他下意识的舔了舔鼻尖,凑上去又闻了闻。

“这是徒儿修炼出的灵气结晶,师尊只需吃下一枚,三日内便不会饿。”封奚行声音柔和,带着一丝蛊惑,“这样的话,师尊便不会因为灵力不足而晕倒了。”

林初云眨眨眼,看着面前的冰晶。他总感觉哪里不太对,但……又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迟疑片刻,他冲着封奚行喵了几声。

封奚行像是预料到林初云会问什么,淡笑着解释,“师尊放心,凝结一枚冰晶只需要一日而已,不会耽误徒儿的修炼。”

这还不耽误!

林初云皱了皱鼻尖,有些焦躁的抓了抓床榻,又在意识到自己闯祸后,默默收起了爪子。他看了看冰晶,又看了看封奚行,才勉勉强强的点了点头。

“喵……”

那好吧,等为师变回去,就送你好多好多灵石!

封奚行听不懂这句,见林初云点头,笑眯眯的将冰晶放到他面前。小黑猫还有些迟疑,绕着冰晶转了转,还伸爪子扒拉了两下,最后还是没忍住香气的诱惑,一口把冰晶吞了下去。

一阵清凉的感觉涌上脑海,一直隐隐约约的饥饿感不见了,甚至疲惫感都消散了许多。小黑猫舔了舔爪,忍下还想再多吃一个的念头,冲着封奚行轻轻的喵了一声。

封奚行笑着揉了揉小黑猫的耳尖,“师尊无须在意,这些是徒儿应该做的。”

林初云看着一脸温和的少年,第一百零一次感慨,这么好的徒弟,原主居然还嫌弃,简直是太眼瞎了!

之后的几天,林初云一直安分的呆在封奚行的房里。而原主消失了好几天,居然真的一直都没有人发现,不得不说原主的人缘是真的差。

至于封奚行……因为原主的不管不问,封奚行在宗门里也没什么朋友,若是有人来找他,基本上就没什么好事。

林初云本就是一个比较宅的人,能发呆一天不动地方的那种。封奚行好不容易重来一世,更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两个人这么相处着,居然还很和谐。

一直到第七天,两人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天还没亮,林初云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下意识的躲到床角,尾巴也缩了起来,碧绿的猫瞳里有着一丝不安。

除了封奚行之外,他还没以这个姿态见过别的人,林初云心里难免有些惊慌。

封奚行安抚的摸了摸小黑猫,才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是一名外门弟子,似乎是对封奚行这么半天才开门很不满,语气相当不耐烦,“快点,只等你一个了。”

封奚行目光轻轻从他脸上扫过,明明他什么都没说,那名弟子却突然感觉后背有些凉,态度也不由收敛了一点。

“什么事?”封奚行问。

弟子小声嘟囔了两句,才不情不愿的开口,“今天是去雷鸣洞府的日子,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有你还没来。”

封奚行一怔,才反应过来。上一世他这个时候已经叛出师门,自然不会记得所谓雷鸣洞府开启的时间。

“知道了。”封奚行淡淡的道,“我收拾一下便过去。”

说完,他也不管那弟子什么反应,径自关了门。

门外,那名弟子脸色有些难看,但封奚行两年前便已经筑基,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结丹,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想了想,弟子还是黑着脸转身走了。

哼,不过是个没人管的臭小子,等到洞府内,白师兄自然会教训他!

猫科动物的听力很好,林初云一字不落的听完了两人的对话。

他眨眨眼,心里对于封奚行能够去雷鸣洞府感到高兴。雷鸣洞府是主角受去的第一个秘境,里面可是有着无数机遇,以封奚行的能力,怎么也能抢两三个回来。

见封奚行回来,林初云还很高兴的冲他轻轻喵了一声,然后封奚行下一句就把他问懵了。

“师尊要跟徒儿一起去吗?”封奚行半蹲下身,看着床榻上小小的黑猫。

小黑团歪了歪头,明显是对封奚行的问话表示不解。雷鸣洞府里的机遇对筑基期的修士才有效果,他一个前·元婴期,现·宠物期的修士去凑什么热闹。

见林初云似乎没反应过来,封奚行淡笑着问道,“徒儿若是走了,师尊可就没有冰晶了。”

小黑猫惊呆了。

对啊,徒弟走了,那他吃什么!现在封奚行可不只是他的徒弟,还是他的移动粮库,他得跟着封奚行一起去才行。

小黑猫委屈的甩了两下尾巴,也只能屈服于现实,不情不愿的“喵——”了一声。

好吧——。

封奚行并不意外,一手搭在床边,看着小黑猫慢慢悠悠的走上来。然而小黑猫到了手心却并没有停下,而是顺着他的衣袖直接跑到了他的右肩上,探头探脑的往下看。

“师尊?”封奚行有些疑惑。

林初云左看右看,很快就找好了位置,两只前爪勾着外衣——反正冰空衣不可能被他弄坏,两只后爪探着探着,踩在了封奚行的衣襟上。

然后前爪一松,小黑团就落到了封奚行的衣服里。

封奚行的外衣本就是黑色的,林初云的颜色也是黑色的,这么一藏,倒是的确不容易被发现。就算有人靠近,林初云也完全可以直接往封奚行的衣服里一埋。

对自己找的地方相当满意,林初云抬头,催促道,“喵喵喵。”

快走快走,别迟到了。

封奚行整个人都僵住了,温暖的毛团子就在他心口,那条从不安分的尾巴还在摇着,偶尔扫过他的锁骨留下一阵痒意。

心口和脖颈都是人修最脆弱的地方,封奚行很少让人近身,更别提靠近这两个部位,然而看着怀里悠闲的小奶猫,封奚行却做不出把他换个地方的举动。

只能多警惕一些了。

封奚行心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把小黑猫的尾巴塞到衣服里。难不成他其实是个隐藏的毛绒控,所以才会对变成猫的林初云如此放任,幸好前世没有人试图用小奶猫来刺杀魔主,否则……

叹了口气,封奚行站起身,怀里的小黑猫因为被塞了尾巴,而有些不高兴,小脑袋往衣服里一塞,就不搭理人了。

封奚行:“……”

他是不是有点太宠林初云了,这可是他的仇人。

然而再一看小黑猫委屈巴巴的猫瞳,封奚行只得无奈的安抚,“师尊别气,等进入洞府,徒弟便与其他人分开,到时师尊就可以……”他轻咳一声,声音越来越小,“就可以把尾巴放出来了。”

林初云:“……”

他默默的,不好意思的,把尾巴收——收——,小黑猫看着还在乱晃的尾巴尖,恼羞成怒,一爪子把尾巴抱住,叼在嘴里,自己整个缩成了个团。

“喵唔!”收好了!

封奚行完全不敢笑出声,唯恐小奶猫炸毛给自己一爪子。虽然并不痛,但他担心小黑猫的爪子会疼。

两人到了广场的时候,时间刚刚好。封奚行安静的站在边缘,并没有试图去中间的位置凑热闹。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中间的地方站着四个人,穿着明显和其他弟子服不一样。

封奚行的目光缓缓扫过几人,最后落在其中穿白衣的少年身上。

少年皮肤白的近乎透明,眉目微微蹙起,身形单薄的,只是站在那都能让人感到他的柔弱。

没想到没了林初云,白凌晗居然还是弄到了雷鸣洞府的名额。林初云若是知道,估计会很伤心吧。

封奚行带着一丝恶意的想,却也没有把林初云叫出来让他看一眼的意思。反而转过身,将白凌晗挡在身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