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凌晗站在人群中,眉头微微蹙起,偶尔轻轻咳嗽两声,显得十分柔弱。

旁边的师兄都知道他身子弱,不会大声跟他说话,只有一个高大的男子,不仅吵的不行,还说几句话就要大力的拍他两下。

高大男子是灵风峰的须泉风,他这一次能跟着来,也是靠着这位须师兄替他找来的名额。

只是这位须师兄的长相只能算是端正,性格又特别粗犷。白凌晗最厌烦的就是这种人,却为了名额不得不忍下来。

想到这,白凌晗心里闪过一丝不满。

若不是那个林初云莫名其妙的没了消息,他哪需要委屈自己跟这种人站在一起。想到灵云峰那唯一的一个名额,就这么给了那个封奚行,白凌晗心里越发不甘。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白凌晗目光落向人群外,正好看见了一个刚刚赶来的弟子。

因为离得远,再加上中间的人太多,白凌晗没能看清那人的面目,只是注意到那人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有些眼熟,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那人转过身,不带任何情绪的目光径直落在了白凌晗的身上。

封奚行?!

白凌晗瞳孔微缩,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他不喜欢封奚行。

因为自小身体便弱,再加上长相也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周围的人都会让着白凌晗。只有封奚行,不仅无视他的要求,还冻伤了他的手!

自己为了名额,不得不呆在厌恶的人身边,而封奚行却可以直接拥有名额,还换了新衣服!白凌晗越想越委屈,转身低头咳嗽了两声。

王坚白是灵火峰的弟子,也是白凌晗追求者之一。为了跟白凌晗多说两句话,他一直注意着白凌晗,心上人的脸色刚变,他就注意到了,顺着白凌晗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了封奚行。

王坚白脸色一黑,怒气冲冲道:“姓封的居然还好意思来?!”

白凌晗捂着心口,轻声劝道,“王师兄别气,封师兄当时也不是故意的,是凌晗太过娇纵了……”

“根本就是那小子没教养,”王坚白还是很不忿,“本来就是个叫花子,拜了师也没人好好管教管教。”

白凌晗幽幽叹了口气,“林仙君事务繁忙,没办法事事兼顾,我相信封师兄本性并不坏的。”说完,他像是在自语般低声道,“要是有人能替林仙君分担几分就好了。”

说者并非无心,听者却也有意。

王坚白看着封奚行眯了眯眼,却是推开几人,径直走到封奚行面前,挑了挑眉:“封师弟,好久不见了。”

林初云在封奚行的怀里睡得正香,突然被声音吵醒,有些不高兴的用爪子按住耳尖,小脑袋又往里藏了藏。

好吵!

封奚行见小黑猫被吵醒,神情不虞,他抬头看了一眼,淡淡的问道,“有事?”

王坚白还没被人这么轻慢的对待过,心里怒火越烧越旺,冷冷道,“没人教过师弟,见到师兄要行礼吗?”

这却是欲加之罪了。

封奚行眯了眯眼,目光淡淡的一瞥,果然看见白凌晗就站在王坚白来的方向。

白凌晗对上他的目光,胆怯的低下头,像是被封奚行吓到了一般。

王坚白没有得到回应,表情阴沉,“既然师弟如此不懂事,那师兄便替林仙君好好教导你一下。”

说完,属于金丹期修士的灵压毫不犹豫的压向封奚行。别说封奚行现在还差一步才能结丹,就算他已经是金丹期,也可能会猝不及防之下吃点亏。

可惜,现在的封奚行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了,王坚白灵力刚刚浮动的瞬间,他就已经警惕起来。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冰空衣上光芒微微闪烁了下,王坚白的灵压落在上面,完全被吞噬干净,封奚行半点都没感觉到。

王坚白不信邪,又加大了灵压,反而其他弟子开始扛不住,纷纷往后退。瞬间,两人周围空出了一圈。

“给我住手!”一声怒斥从身后传来。

王坚白下意识的收了灵压,回头就看见灵火峰的峰主满面怒容的往这边大步走过来。这位灵火封峰主是几个峰主里脾气最暴躁的一个,王坚白看见他立刻就怂了。

烛炎目光严厉的看着几人,“说,怎么回事?!”

封奚行没有开口的意思,往后退了两步,不留痕迹的将佩剑挡在身前。

王坚白见烛炎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声音都抖了三抖,“没、没什么,弟子只是想跟封师弟说几句话。”

这次去雷鸣洞府是由烛炎带负责,他本就讨厌麻烦的事,见两人识趣的没有再捣乱,烛炎脸上的严厉才稍缓,他目光扫过两人,却是突然停在封奚行身上。

烛炎又仔细看了两眼,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惊咦了一声,“冰空衣?”

他的音量一向比较大,再加上周围过于安静,整个广场的人都听到了。

人群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知道林仙君有一件天阶法宝,名叫冰空衣,但真的见过冰空衣的人寥寥无几。烛炎这么一说,众人羡慕的目光全都落在封奚行身上,想要看一看天阶法宝长什么样。

一旁的王坚白脸色难看,他握紧拳,看着封奚行的目光带着一丝嫉恨。

封奚行目光落在地上,对周围人的目光视而不见。

“姓林那小子给你的?”烛炎问道。

林初云那混蛋不是亲口说过,自己最厌恶这个徒弟了,怎么突然把这么宝贝的法宝给封奚行了?

该不会是有诈吧。

烛炎对林初云最大的印象,就是阴险狡猾。

之前他好不容易寻到一颗火灵珠,还没焐热,就被林初云三两句给骗了去,等回了宗门,他跟大师兄告状,反倒被林初云说的哑口无言,最后又赔了不少灵石。

从那之后,烛炎再也不信林初云说的一个字。

闻言,王坚白一下子抬起头,目光死死盯着封奚行,“不对,林仙君怎么可能会把这么贵重的法宝给你,就算是送也会送给白师弟,肯定是你擅自偷走了林仙君的法宝,还不速速招来。”

烛炎皱了皱眉,侧过头警告的看了王坚白一眼。

王坚白缩了缩,不敢再乱说话了。然而他刚才的话已经被周围的人听见了,整个点星宗都知道,相对于这个徒弟,林仙君更喜欢灵水峰的白凌晗,的确没有理由把这么厉害的法宝送给封奚行。

落在封奚行身上的目光慢慢从羡慕变成了猜疑。

白凌晗站在人群中,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压低声音,“之前林仙君有提到过,想将冰空衣送给我,只是凌晗觉得此物过于贵重,便拒绝了,没想到……”

没想到后面,他没继续往下说。

这下,周围的目光越发不屑,像是已经断定封奚行偷了东西。

林初云在封奚行怀里都要气死了,他被王坚白吵醒之后,就没能继续睡得着,但又怕自己被发现,只能安静的躲在封奚行怀里。

然后就听着这一堆人开始污蔑自家小徒弟。

不行,他不能让这群人这么欺负封奚行。林初云开始翻着原主的记忆,他记得原主记忆里,有一门法术,只需要一点灵力就可以传音……

很快,猫瞳一亮。

千里传音术,可以隔着千里传音过来的法术。不过他不需要隔着那么远,他只需要能开口说句话就行。

林初云闭着眼,按照原主记忆里的口诀,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一种玄而又妙的感觉,慢慢浮现,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看见了广场,也看到了其他弟子对封奚行的猜忌。

也看到了那位主角受。

看起来也没多好看啊……林初云多扫了两眼,就收回目光。

烛炎见事情发展有些不对,刚想开口把众人斥退,就感觉到一抹灵识落在广场上。他微微一怔,旋即眉头紧锁,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是林初云的灵识,难道是发现自己法宝丢了,所以特意跑来找了?

封奚行也感觉到了那抹灵识,甚至感觉到了林初云多看白凌晗的那两眼,他微微眯了眯眼,藏在广袖中的指尖缩紧。

“咳。”一声清冷的声音,蓦地出现在广场上空。弟子们先是一惊,旋即反应过来,这是有仙君在传音。

林初云先是试探了一下,确定传过去的的确是语言而不是喵喵喵,才继续往下说。

“封奚行是本君唯一徒弟,本君给徒弟点东西,还要跟你们打个招呼吗。”林初云语气冷冷道,说的话相当不留情面,“还有白师侄,本仙君可从未说过,要把冰空衣送给你这种话,你可要想清楚再说。”

原主的确很喜欢白凌晗,但那也是循序渐进的。现在的原主还停留在送灵石的阶段,还没到送天阶法宝的时候呢!

白凌晗脸色一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目光泛起一丝水色,猛的抬头看向空中,唇微微动了动,最后神情黯淡的低下头,失落的开口,“是,弟子……知错了。”

真是见者心碎,闻者落泪。

林初云看着这人表演,无语半晌。不得不说白凌晗真的是丝毫没愧对作者给他起的这个名字,好一朵清清白白的白莲花。

懒得搭理这人,林初云继续开口,“还有,封奚行是本君的亲传弟子,若是有人欺侮他,便是与本君作对。”

“本君……可是很护短的。”

最后一声很轻的散在空中,便没有了声响。

广场上一片寂静,只有封奚行低下头,趁着众人不注意,轻轻戳了戳怀里的小黑猫。小黑猫用尾巴勾了勾他的指尖,柔柔软软的。

别怕,为师护着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