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其实没受太多伤,只有尾巴有点疼,他乖巧的任由徒弟把自己抱着,然后就看见徒弟一声不吭的要继续往前走。

气的他连忙甩——拍爪。

败家子!!!

那巨蛇虽然还没修炼出妖丹,但身上也都是宝贝,可以换灵石的!小徒弟居然想就这么直接走掉,差点没把林初云心疼死。

原主的储物袋里是一颗灵石都没有,想要把小徒弟养起来可是要好多灵石的。在林初云的催促下,封奚行才将地上巨蛇的尸体收了起来。

往前又走了没多久,两人就看见了洞口。原来他们出现的洞窟,其实才是洞窟的最里面,也是巨蟒休息的地方。

这么一想,巨蟒估计也很委屈。自己出去吃了个饭,回家想休息一下,结果发现自己家有人闯进去,还顺手把它给杀掉了。

外面正是中午,天光正亮,封奚行也终于能看清怀里黑猫的情况。

小黑猫看起来精神还好,还在到处乱瞟,原本碧绿的猫瞳因为阳光的原因,眯成了一条线,身上的毛被微风吹着微微动着。

只是那条一向好动的尾巴,现在却安安静静的垂着。

封奚行找了个石头坐下,将小黑猫慢慢放到腿上,一只手轻轻碰了碰小黑猫的尾巴。原本放松的墨团突然紧绷了一下,连爪子都忍不住伸了出来,不过很快就又收了回去。

“很疼?”封奚行眉头紧锁。

林初云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点了点头,声音带着一丝委屈,“喵!”

疼!

封奚行松了口气,还能感觉到疼就好。从储物袋里取出治疗用的药剂,小心的给猫尾巴上好药,又将尾巴包扎起来,在最后还扎了个蝴蝶结。

林初云无语的看着自己裹成团的尾巴,以及尾巴最后那个晃晃荡荡的蝴蝶结,很想把绷带撕咬下来。他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男子汉绑什么蝴蝶结!

然而再一想到小徒弟拿出来的那个装着药剂的瓶子里,只有可怜巴巴的小半瓶灵药,他就不忍心破坏小徒弟的心意。

哎,小徒弟过的这么惨,他还是别浪费了。

林初云默默的扭回头,当做看不见自己尾巴。

小猫崽的爪垫倒是没受太大的伤,上面的血都是巨蟒的,封奚行用一旁的溪水,把小猫爪认认真真洗了一遍,就又恢复了白净的样子。

收拾好这些,封奚行才将小黑猫重新放到怀里。

看着还有些好奇,想探出头的黑团子,封奚行温柔却坚定的把他按了回去,“师尊,不行,等您伤好了的。”

林初云猝不及防的被推个跟头,仰躺在封奚行的怀里,震惊的看着自己突然造反的小徒弟。

“喵喵喵!喵喵……”居然敢推为师!徒弟你胆子肥了……

恼怒的猫叫声渐渐停住了,林初云看着封奚行眉眼间还未散去的担忧,怎么也没办法继续炸毛下去,只能一咕噜翻个身,趴在了衣服里。

“喵……”知道了知道了,为师不乱跑就是了。

封奚行见小黑猫听话,表情才缓和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倒是没有再遇到任何太过危险的妖兽。因为每次妖兽一出现,就被封奚行用灵力直接冻住了。

林初云一开始还有些震惊,后来再一想,这里才是洞府的外围,妖兽弱一点也正常,等到再靠近核心地区一些,估计遇到的妖兽才会越来越厉害。

至于那条巨蛇,可能是跑错地方迷路了的吧。

看着封奚行又一次解决掉遇到的妖兽,林初云安静的趴在一边。

其实不能乱跑对他来说还没什么,重点是不能摇尾巴,第一天的时候因为不习惯,林初云睡着了下意识的想把尾巴盘起来,然后就差点疼哭了。

后来几天,林初云睡着的时候,都会把尾巴放到封奚行的手心,这样当他想乱动的时候,小徒弟就会制止他。

虽然感觉有些奇怪——猫尾巴其实很敏感的,但为了能睡个安稳觉,林初云也只能默默同意了。

眼看着小徒弟走回来,林初云缓缓站起身,等着封奚行把自己抱起来。然而封奚行走到他面前,却是先弯腰往他口中塞了个什么。

那东西圆溜溜的,入口瞬间就化了,吃起来有点像果冻。

“喵?”林初云乖巧的吃完,舔了舔鼻尖,疑惑的看着封奚行。

封奚行却没多解释,只是说了一句好吃的,就把林初云抱入怀里。林初云见状也就没有多问,反正这段时间,小徒弟总会给他喂些奇奇怪怪的果子。

那些果子灵气很高,吃起来也很甜,林初云都很喜欢吃。

就这样,林初云安分的趴了五天,感觉尾巴差不多好了,才开始在树林里乱窜。封奚行倒是没有继续拦着他,只是提了一个很奇怪的要求。

出去的时候,林初云必须在尾巴上绑着一个蝴蝶结。

虽然蝴蝶结不大,又是漂亮的白色,不特意去看根本察觉不到,但那也是蝴蝶结!

你以为你是在玩萌宠打扮游戏吗!

林初云都要气死了,封奚行一给他系上,就直接给咬坏丢到地上。

一直到不知咬坏了多少个,林初云都咬累了,封奚行才摸了摸他的头,低声说了一句,“师尊,奚行找不到你会担心。”

林初云也知道自己这一身毛色,特别容易隐藏在黑暗中。小黑猫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徒弟,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心软了。

“喵。”

蝴蝶结不可能,但是我保证会一直在你视线范围内。

林初云蹲坐在石块上,身后的小尾巴摇摇晃晃着,碧绿的猫瞳在阳光照射下,漂亮的像一块绿宝石。

封奚行跟他对视几秒,还是把绷带收了起来,他不知道林初云保证了什么,但也只能选择相信他。

不然呢,他又不能强行把林初云关起来。

封奚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完全可以用冰晶威胁林初云,但他却又知道自己若是这么做了,林初云肯定会很生气。

而他居然不愿让林初云生气。

封奚行安静的注视着又一次跑出去撒欢的小黑猫,目光深沉复杂。

现在的林初云和他记忆中的林初云一点都不一样,有的时候封奚行都会怀疑,是不是他的记忆出了错。那么阴险狡诈,自私吝啬的人,在变成猫之后,就会被本能影响成这个样子吗?

封奚行也怀疑过会不会是夺舍,他试探过几次,但林初云完全记得之前的事,就算有的事一时没想起来,也会在他的提醒下记起。就算那个夺舍者一直跟在林初云身边,也不可能会知道这么多。

更何况,为什么要夺舍林初云?

林初云本人的天赋极差,可以说能修炼到元婴,纯粹是靠着丹药堆上去的,想要渡劫化神根本不可能。而能够夺舍的至少是大乘期的大能,这样的人会看上林初云这种天赋?

所以,到底是……

“喵喵喵?”林初云都出去跑一圈了,回来就发现徒弟又在放空发呆。

最近几天徒弟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难不成是青春期到了?

林初云心里有些发愁,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方便和徒弟对话,也没办法问清楚。若是用传音的话,又要麻烦小徒弟多给他吃几枚冰晶。

封奚行眼看就要结丹,若是因为这些小事耽误了,林初云心里更过意不去。

“喵?”林初云试图用眼神跟徒弟交流。

封奚行回过神,就看见黑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到他的肩上,正歪个小身子,努力把猫瞳凑到他面前。

“师尊饿了吗?”封奚行疑惑的问道,另一只手已经凝聚出一枚冰晶,想要喂到小黑猫的嘴边。

林初云翻个——算了,翻白眼这种事,太为难猫了。他努力站直身体,猫爪搭在封奚行的唇角,猫瞳正对着封奚行的双眼,认真严肃的盯着封奚行,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喵……”

徒弟你在想什么?

封奚行歪了歪头,又猜测道,“师尊是想睡觉了吗?”

林初云:“……”

“喵!”

半点默契都没有,什么笨徒弟,不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