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洞中——

封奚行安静的在洞中打坐,周围的灵力一点点被吸入体内。

原本白皙的脸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道道魔印,几乎布满了整张脸。这些魔气像是有着意识一般,在他的脸上蔓延着,试图彻底将封奚行吞噬,却被灵力压制着不断后退。

魔气退败的速度很慢,却一直没找到反击的机会,眼看要被压制到封奚行眼角,魔气突然涌动了起来,而一直压制魔气的灵力也莫名失去了控制。

幸好,在魔气要冲出来的瞬间,封奚行身上的冰空衣突然闪了闪,感觉到主人出现危险,冰空衣自主的压制住了魔气。

……

封奚行站在灰色的空间中,看着周围,脸上没有半分表情。

他知道,这是魔气幻化出的幻境。

封奚行也没想到,自己前世的魔气竟是随着他的灵魂,一起到了现在的身体里。只是和前世不同的是,这些魔气还没能侵染到他的灵魂。

但若是他没能压制住魔气,就会再一次堕落成魔。

林初云……

封奚行在心里轻声念着,却没了那种一定要他血债血偿的执念。反倒是指尖微微蜷缩了一下,有点怀念那身毛绒绒的触感,和偶尔拍在手背上的尾巴。

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久没出去,师尊会不会担心。

隐身在周围的魔气,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个人修,在被他包围的情况下温柔的笑了。周围的雾气瞬间涌动,感觉自己被小看的魔气,嘶吼着冲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修。

封奚行收敛心神,反手用灵力化成的冰剑挡在身前,劈散了魔气。

魔气飞快的重新凝聚起来,却不敢再轻举妄动,它绕着封奚行转了几圈,周围的景象突然开始变换。

封奚行皱着眉,谨慎的打量着周围,很快雾气散去,四周的场景慢慢浮现。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发现自己正身处在灵云峰上,自己的竹屋里。

门外,有人敲了门。

封奚行看着自己的身体主动站起身,打开门后,门外站着的果然是林初云。林初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里端着的正是那杯毒茶。

“师尊。”封奚行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

果然,这是第一世时候他的记忆。

封奚行没想到魔气居然会把这段记忆翻出来,不过想想也的确,哪怕后面在魔界过的再艰难,他心里最痛恨的永远是这一幕。

不过很快,封奚行的心神就被另一件事吸引了注意力。

眼前的林初云……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明明是一样的样子,封奚行看着眼前的人,心里除了厌恶,就只剩下无边的杀意。

“听说你马上要结丹了?”林初云进门后,随意的开口道,“这杯灵茶乃是千年冰引花泡成,对你的修为大有益处,为师便赏给你了。”

当时的林初云是这么说的吗?封奚行有些记不清了,他谨慎的盯着林初云,试图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却除了杀意越来越抑制不住外,什么都没能发现。

“多谢师尊。”封奚行听到自己回答,一低头,就看见那杯茶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然后就在要喝下茶的那一刻,时间停止了。

一个嘶哑的声音出现在封奚行身边,低声蛊惑着他,“想想吧,喝下毒茶后的痛苦,被信任的师尊背叛的愤怒……”

封奚行明明没有喝下茶,却也感受到了剧烈的灼痛从体内慢慢蔓延。就像是被鬼火焚烧着灵魂一般——也因此,他在抓到林初云后把他丢到了幽冥鬼火里,让他感受自己当时的痛楚。

在剧痛中,那个声音却没有任何阻碍的落在他耳边。

“就是面前这个人,害得你仙缘断绝,堕落成魔,终日感受被魔气缠身的剧痛。”

“若是没有他,你定会成为修仙界百年来最厉害的修士……”

“他毁了你,毁了你的人生,毁了你的一切……”

封奚行缓缓抬起头,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赤红。面前站着的林初云像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般,目光惊恐的看着他,却怎么都动不了。

“你看,他也不过是个废物而已,只要你想,你就可以杀了他,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个声音越发激动,随之而来的,是封奚行的手开始缓缓抬起。

一把灵剑出现在他手心,只要他想,轻轻往前,就能杀掉这个仇人。

“对、对对,杀了他,杀了他!!!”那个声音突然激动起来。

封奚行手中的剑猛的一挥,刺入了身边的灰色的雾气中。一阵不似人类的凄厉叫声传来,整个幻境猛的震动,不过片刻就彻底粉碎,重新回到了那个灰色空间。

“怎么可能!!!”

封奚行冷漠的看着魔气,眼里的血红早已褪去,目光里满是轻蔑,“本座可是整整承受了五百年魔气的侵染,哪怕到最后一刻也是本座主动放弃,是什么让你觉得你可以操控本座?”

空间里的雾气疯狂的涌动着,像是垂死挣扎的困兽,却也只能被封奚行一剑刺中,嘶吼着消散了。

封奚行再睁眼,又回到了山洞之中。

脸上的魔印已经消失不见,被压制在了眼角的泪痣之中。他现在的灵力还是太弱,只能暂时把魔气封印起来,至少要等他元婴,才能彻底解决魔气。

封奚行深深的看了一眼洞口,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转着刚刚幻境中的景象。他知道,魔气给他看的并不一定是真的,但封奚行却还是莫名的有种感觉,那才是他记忆中的林初云。

阴险,无情,为了目的不折手段。

所以……

封奚行深吸一口气,将纷杂的思路压下,闭上眼睛。洞内的灵气欢呼着冲入他的体内,气海之中的灵力一点点堆积,只等到它无法承受的那一刻,破碎成丹。

山洞外——

最近几天,山林里的野兽们发现,原本山上的那只恶兽,不知被谁杀死了。正当他们欢欣鼓舞的时候,突然又跑来了一只恶兽。

所有有着奇怪的邪恶力量的野兽,都被他们称为恶兽。

然而这只恶兽实在是太小了,连最小的蛇都能一口把它吞下去。被派去打探消息的鸟儿,盯着河边低头喝水的小恶兽,怎么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危险。

林初云看着溪水里模模糊糊的小黑猫,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野兽也会这么八卦的。

这山里的野兽虽然没有被点化,但因为长期受灵力的影响,比外界的野兽还是要聪明一点的。

恩,这一点就聪明在了八卦上。

从昨天开始,他身后总跟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像是对他好奇,又像是想要试着捕猎。

林初云虽然是个元婴期修士,但他现在只是只普通的小黑猫,半点灵力都没有,唯一的灵球还要省吃俭用……想到这,林初云感觉自己过得好凄惨。

他默默转过身,碧绿的瞳孔盯着那只空中的鸟。鸟儿像是惊吓到,慌乱的飞走了,只剩下几根羽毛在空中飘飘荡荡。

哎,也不知道小徒弟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想到闭关的小徒弟,林初云更是沮丧。

从封奚行闭关开始,林初云就过的很不习惯。毕竟他从穿书之后,就一直跟封奚行在一起,完全都没有分开过。周围安静的令人心慌,明明阳光照在身上,林初云却还是觉得林间的风很冷。

到这一刻,林初云才意识到,自己被小徒弟照顾的有多好。

一向干净的肉垫因为没了灵力护着,开始沾上了灰尘,却也没人一边无奈的看着自己,一边温柔的给自己擦爪子。

林初云对着脏兮兮的肉垫迟疑好久,也没能下口去舔,只能默默的跑去溪水边,忍着溪水的冰凉和对水本能的不喜,认真的洗了洗爪子。

然后——没过几分钟,爪子就又脏了。

林初云坚持了三次,最后放弃了。他又实在是不愿意把封奚行给自己的灵力,浪费在这些小事上,只能催眠自己看不见。

随后就是,林初云变得非常非常没有安全感。

之前他每次睡觉,要不就睡在小徒弟的衣服里,要不就睡在小徒弟的手心。

因为知道封奚行会保护自己,所以林初云睡得那叫一个熟,哪怕有人戳他肚子,他都只会翻个身继续睡。然而现在……身边没了封奚行跟着,林初云完全不敢熟睡,唯恐睡一觉醒来发现进了谁的肚子。

好几天没睡好,林初云感觉自己走路都开始飘。

他想自家小徒弟了。

小黑猫委屈巴巴的给自己洗干净,转身跳到一旁的树上——林初云现在的运动能力越来越好,找了最近的、最干净的路,又回到了山洞前的大石头上。

石洞的洞口依旧被封的严严实实,里面也一直都没有动静。若不是林初云亲眼看见封奚行进去,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洞窟。

洞穴周围的灵气也很安分,半点没有结丹前的异动。

这都已经三天了,小徒弟怎么还没有动静?林初云有些焦躁的挠了挠爪下的巨石,上面已经被他挠出来好几道爪印了。

可惜,他再怎么急,也不可能代替封奚行去结丹,更别提他自己还是个半吊子。小黑猫在石头上团团转了三圈,还是默默趴下来,咬着尾巴尖开始发呆。

徒弟闭关的第三天,想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