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耸的悬崖边,看不清身形的妖兽,正举着锋利的前螯,准备享受自己的胜利。

而在它身前不远,一只只有在闪电划过的瞬间才能看清的小兽,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封奚行从没这么愤怒过。

哪怕是前世被林初云背叛的时候,他也能抑制住对林初云的仇恨,冷静的从点星宗逃离。等到拥有足够力量后,才回到点星宗找林初云报了仇。

然而现在,在看见小黑猫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封奚行根本压制不住心里的杀意。

妖蛛的动作停下了,它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冲向它头部的冰剑,然而很快,接触到冰剑的部位开始缓缓结冰,甚至连它本身的毒性都无法将冰霜腐蚀。

被冰冻的部位很快覆盖到它的腿,妖蛛重重的摔在地上,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六把冰剑死死的钉在地上。

妖蛛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类,清晰的感知到那人身上还未散去的灵力,这个人类便是它今晚原本的目标,那个正在结丹的人修!

不过是刚刚结丹的人修而已……

妖蛛的蛛目里满是戾气,它猛的一抬头,吐出一道剧毒的蛛丝。蛛丝飞快的冲向人修,只要那个人修沾上一点,就会被蛛丝上的剧毒腐蚀掉。

封奚行冷冷的看着妖蛛,连躲的意思都没有,蛛丝落在他身上,眨眼间便被冰空衣上的寒气冻成冰坨,摔在地上。

“本座护着的人……你也敢动。”

一道冰气从封奚行的脚下,飞速的蔓延到妖蛛面前,将妖蛛从地面托起困在半空中。封奚行的眼睛不似以往的浅色,已经渐渐被赤红覆盖,原本被压制着泪痣的魔气,也开始不安分的试探着。

妖蛛的蛛目里满是惊惧,这个人修明明刚刚结丹,身上的气息却令它不由自主的战栗着。它忍不住想求饶,却被冰气封住了口器。

“该怎么惩罚你呢……”封奚行缓缓的开口,像是在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要不……就先断几条腿好了。”

话音刚落,妖蛛的一条蛛腿便被硬生生的扯断,顺着悬崖边滚了下去。妖蛛痛的疯狂挣扎着,却根本逃不出冰气的压制。

很快,妖蛛的八条腿就只剩下了四条,身下滴滴答答的流着紫黑色的毒血。妖蛛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看着封奚行的蛛目里满是悔意。

早知道这个人修这么恐怖,它绝对不会打他的主意!

封奚行冷冷的看着妖蛛,他的灵识已经是一片混乱,魔气也在不断的搅乱着他的思维,但他只记得一件事,就是要杀死眼前的这个妖兽。

魔气惊喜极了,它完全没想到封奚行会自己突然乱了神智。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对它来说这是绝好的机会,只要让封奚行沉溺于杀戮之中,那他迟早会再一次入魔!

“杀……”魔气一点点的蔓延着,与封奚行双目中的赤红交融。

封奚行缓步走到妖蛛身前,冰剑高高的抬起——

“喵……”

一声微弱的,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的猫叫声在悬崖上响起。

惊雷划过夜空,将悬崖上的一切都照亮,魔气慌乱的发现,封奚行对自己的压制居然在慢慢苏醒。

天空中的惊雷像是发现了不容于世的存在,一道接着一道的劈了下来,最后在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中,大雨轰然而至。

封奚行在大雨落下的瞬间,蓦然回过神,他转身飞快的走到小黑猫身边,跪下替小黑猫挡住大雨。

“……师尊?”封奚行小声叫道。

林初云体内因为突然容纳灵力太多灵力,在不断的剧痛着,气海内的光点似乎是因为吸收了充足的灵力,开始一明一暗的闪烁着。

听到熟悉的小徒弟的声音,他慢慢回过神,睁开眼,正好一道雷打过,将封奚行的脸照的清清楚楚。

林初云从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封奚行,额前的发被雨打湿粘在一起,脸颊边的灰尘混着雨水,在苍白的脸上划出一道道泥痕。

连眼角的泪痣都粘了灰,比以往明显了。

“喵……”为师在……

林初云看见封奚行,下意识的想站起身,却被身上的剧痛阻挡,脚一软又跌了下去。不过这一次,他摔在了封奚行温暖的手心。

所以……是小徒弟及时赶到救了他?

林初云放松下来,周身的酸痛越发的明显,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钻出来一般。

他忍不住想要伸爪子抓些什么,却又意识到身下是封奚行的手心,最后只能将自己抱成一团,狠狠的咬住尾巴尖,想要维持住一丝清明。

封奚行还没从林初云没事的惊喜中回过神,就看见手心的小黑猫突然开始咬尾巴,还咬的非常用力。

他以为林初云是灵力不足,连忙凝聚出几十枚冰晶,一起塞到林初云的嘴边。

那些冰晶刚刚碰到小黑猫的胡须,就突然化为灵力,顺着林初云的经脉落入他的气海之中。光点欢快的将这些灵力吸收进去,原本一明一暗的光点,越发明亮起来。

林初云感觉自己体内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小黑猫突然飞快的从封奚行的掌心跳了下去,封奚行心里一惊,刚想伸手抓住小黑团,就眼睁睁的看着小黑猫身上发出了刺目的光。

光芒散去,巴掌大的小黑猫消失了,一个他熟悉的人半伏在地上,背对着他。

封奚行僵住了,指尖停在半空中。

林初云还没发现自己的状况,他现在浑身热的不行,就像是刚刚被煮熟了一般,恨不得在雨水里狠狠打个滚。只是不知为什么,以往觉得还算温暖的皮毛,莫名的开始变凉。

终于,身体内的热度慢慢散去,雨水的寒气站了上风。

“啊啾——”林初云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尖,然后猛的停顿住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最后茫然的回头,看向身后的小徒弟。

封奚行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般,落在林初云身上的目光复杂不定。寂静了许久,封奚行才开口,声音冰冷,“师尊,好久不见。”

林初云大大的打了个冷颤,莫名的感觉封奚行想说的并不是这句。

他一手撑在另一边的石头上,踉踉跄跄的站起身,长时间习惯四只爪走路,突然变回人形居然还有些陌生。身上的衣服还在,也幸好还在,否则他怕不是要上演一出大变裸男。

大雨还在不断下着,林初云身上的衣服虽然避尘,但并不避雨。再加上他体内灵力还是空荡荡的,林初云只能默默裹紧衣服,轻咳一声,建议道,“我们……要不先找个山洞避避雨?”

因为没了猫瞳,林初云也没办法在漆黑的雨夜看清封奚行脸上的表情,只是感觉封奚行似乎心情很不好,但最后他还是听到封奚行应了一声,“是,师尊。”

冷冷冰冰的,和他变成猫的时候的语气一点都不一样。

林初云抿了抿唇,把心里的异样抹掉,跟着封奚行身后往山上走去。那只妖蛛也不知是被小徒弟打跑了,还是直接被解决掉了,地上只留下了一摊血迹。

血迹几乎溅射到整个悬崖边,看起来战况一定很激烈,也不知道徒弟受伤了没有。

林初云就这么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跟着封奚行回到了山洞边。山洞口的巨石已经碎开,散落了一地,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封奚行出来的时候多么焦急。

那为什么小徒弟现在又突然不理他了!

林初云坐在山洞的石头上,石头的灰尘已经被封奚行仔细擦干净了。然而他还没开口道谢,封奚行就自己又出了山洞,过一会拿着几根还算干燥的木头进来。

生完火,林初云以为封奚行该搭理自己了,结果少年淡淡的说了一声,“师尊早些休息。”就自己合衣躺在对面,闭目睡觉去了。

林初云:“……”

想打徒弟了,非常想。

然而一想到之前封奚行对自己的爱护,林初云抿了抿唇,找了个话题,“你……那只妖蛛呢?”

“杀死了。”封奚行背对着他,简短的回答道。

“……那你受伤了吗?”林初云又问。

“没有。”

“……多谢你救了为师。”

“……”

山洞彻底安静下来,林初云尴尬的不行,放弃试图哄这只别扭的小崽子。

他顺手又丢了根木材进火堆里,背对着他的少年一动不动的,像是已经睡着了。林初云放轻了动作,迟疑片刻,站起身走到了山洞边。

听到身后的人离开的声音,封奚行才睁开眼。

一直紧紧攥着的手心微微放松下来,他刚才根本不敢看林初云,唯恐自己多看一眼,就会恨不得拔剑杀了这个人。

封奚行面无表情的看着石壁,映在石壁上的影子随着火光不停的跳动着。他刚才语气那么敷衍,林初云肯定很生气,现在恐怕已经独自离开了。

他的猫也没了。

不对,那根本一开始就不是他的猫。

封奚行闭了闭眼,把那一点失落压下去。之前因为有林初云在,他才每天晚上都会找地方休息,既然现在只剩下他自己,那他也可以快些赶往洞府的中心了。

这么想着,封奚行坐起身,却感觉腰侧被什么东西撞了两下。

他微微低下头,看见他刚刚躺着的边上,放着三颗红彤彤的果子。那是前几天,他给小黑猫吃过的一种灵果,这种灵果的灵力不算多,但味道却很甜。

封奚行将果子拿起来,抬眼看向对面。他以为早已走了的林初云,不知道何时回来了,正靠在对面的石壁上睡得正熟。

看着手里的灵果,封奚行沉默片刻,却是翻身站起。手里的冰气飞快的凝聚出一把冰剑,他放轻脚步,走到林初云面前。

林初云睡得半点戒心都没有,身前站着一个人也没有醒。封奚行冷冷的看着他,手里的冰剑缓缓抬起,落在林初云的脖颈上。

只要他的手轻轻动一下……

封奚行还没想完,就看见林初云像是睡得不习惯,皱着眉乱动两下,竟是向冰刃的方向靠了过来。

动作比意识还要快上一步,封奚行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冰剑已经消散,只剩下他的手撑着林初云的脸颊。

而林初云居然还没醒,甚至习惯性的蹭了蹭他的掌心,就继续睡着了。

封奚行沉默的半晌,俯身坐在林初云身边,将林初云的头轻轻搭在自己肩上。自己则是屈膝坐在一旁,安静的把那三个果子吃了。

算了,下次再杀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