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坚白黑着脸回到了白凌晗身边,心底的寒意还没散去。虽然在其他几人看来,封奚行只是气不过与他打斗了一番,但王坚白明显感觉到了封奚行的杀意。

甚至王坚白怀疑,若不是周围还有宗门弟子,封奚行绝对会一剑直接杀了他。

“王师兄,你没事吧。”白凌晗担忧的看着他。

王坚白回过神,脸色缓和下来,对着白凌晗笑了笑,“我没事,白师弟放心。”

有了白凌晗的安抚,王坚白脸色好看了些。他转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几个刚刚看戏的灵火峰的弟子,无论这几人到底受没受伤,只要他们没去帮王坚白,就已经被他在心里记恨上了。

几个灵火峰弟子互相看了看,居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王坚白身上的伤口很多,疼得他脸皮一直在抽搐,然而这么多伤口,却没有一道危及性命,他连拿封奚行出手太重来指责他都不行。

而唯一能让王坚白有点安慰的,是白凌晗并未因此而嘲笑他,反而真心的认为他没有做错,是封奚行太过分了。

“怎么说王师兄也是同门师兄,封师兄怎么能对王师兄出手呢。”

白凌晗叹了口气,语气带着几分无奈,“要不是王师兄牵制了那妖兽那么久,封师兄也不能那么轻松的就打败那只妖兽,结果封师兄不但不感激王师兄,居然还……”

后面的话,白凌晗像是不愿再说下去,只是又叹了口气。

白凌晗说完后,便去帮其他的弟子包扎伤口,仿佛这些话只是他的无心之语。然而他的这几句话,却在王坚白心里生了根。

王坚白本来就不甘心,他消耗了这么多法器,连石板都用了,结果什么都没得到,便宜都让封奚行占去了!

不行……他一定要让封奚行都给他还回来!

看到王坚白眼里的不甘和算计,白凌晗才浅笑着收回目光。那妖丹他也挺想要的,既然如此不如让王坚白再去试试,若是真的得到了正好,若是封奚行不给……

那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白凌晗在心里回想了一遍自己的计划,确定没有遗漏,才浅笑着收下几个弟子的感激,站起身的时候,他不由往远处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位被封奚行护在身后的弟子,他总觉得身形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

林初云确定了封奚行没有受伤,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直安静的焰沙,却是突然飘忽的叫了一声。

“封……封师弟?”

两人回过头,就见焰沙一副震惊的人都恍惚了的表情。他茫然的看了看林初云,又看了看封奚行,最后抱着头蹲了下去。

就这么自闭了。

林初云一头雾水,也看了一眼封奚行,没感觉有哪里不对,不由疑惑问道,“焰师兄?你怎么了?”

没想到焰沙听到他的话,反应异常强烈,不仅跳起来往后退了五步,甚至又一次磕巴了,“你你你你你你你别叫我师兄!”

林初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疑惑的往前走一步,“为……”

“停停停!!你、你别过来,让我捋捋……”

眼看随着自己靠近,焰沙越发混乱,林初云只得停下脚步,迷茫的回头看向封奚行。像是莫名被陌生人欺负了的幼猫,在扒拉自家主人的裤脚,让他给自己找场子。

封奚行抬眼,看向焰沙,语气不满,“怎么回事?”

焰沙整理了一下思路,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迟疑的看向封奚行,“封师弟,你刚才……叫林师弟呸呸呸,你叫他……什么?”

林初云一怔,旋即反应过来自己身份好像暴露了。没想到修真者的耳力这么好,他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压低了声音,小徒弟也是都凑近了才说话,结果还是被听到了。

“这……”林初云忍不住戳了戳封奚行,示意他快点说些什么。

封奚行特别淡定,既然被发现了也没有再隐瞒的意思,直接坦然道,“自然是叫师尊。”

焰沙脸上的表情彻底空白了,他茫然的看向林初云,超小声的问道,“林……仙君?”

林初云揉了揉鼻尖,默默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焰沙静止在一旁,一动不动了。

眼看着好好的人,都被吓得灵魂出窍了,林初云不得不主动解释,“本君只是不放心奚行,所以跟进来看看。此事不便让他人知晓,你也就当做不知道便好。”

这是能当做不知道的吗!焰沙现在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恨不得离着林初云远远的。

而且他不只是被林初云的身份吓到,更是想到自己之前,可是当着林初云的面骂他是混蛋来着。林仙君可是宗门内有名的睚眦必报,自己骂了他,会不会一觉醒来就被丢到蜘蛛巢里去了。

焰沙越想越怕,不由自主的挪着脚步,想要远离林初云。

“如果,”林初云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笑眯眯的威胁道,“其他人因为你发现本君的身份的话,本君就去告诉烛炎,你占他便宜的事。”

焰沙瞬间停住脚步,默默的挪了回来。

只是虽然焰沙很努力的伪装着自己的心情,但白凌晗走过来的时候,还是明显感觉到三个人之间气氛的古怪。

他目光飞快的扫过三人,发现焰沙站的位置莫名离的那两个人远了一些,封奚行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而那个他不认识的弟子,表情却带着一丝无可奈何。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么……

白凌晗微微眯了眯眼,心里飞快做了决定。他眉头微微蹙起,语气带着一丝为难和讨好,“焰师兄……王师兄伤势未愈,凌晗担心会在荒漠里遇到危险,不知……焰师兄可否暂时与我们同行?”

语气里,竟是完全没有提到封奚行和林初云。

焰沙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林初云,然而林初云在白凌晗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躲到了封奚行身后,现在连个衣角都看不到,他不得不自己硬着头皮,回道,“那你们就等等呗,等王坚白伤势好了再走。”

“这……”白凌晗没想到他会这么回,一时都愣了一下。

焰沙的话还没完,“而且白师弟你既然叫我一声师兄,我就劝你一句,以后说话别那么蠢,万一遇到脾气不好的,直接就动手揍你了。”

语气相当的真心实意。

白凌晗的脸色瞬间扭曲了一下,从小到大还从没有人说过他蠢!这个焰沙简直……简直……白凌晗咬牙咽下了怒火,努力维持着无辜的语气,“是……师兄教训的是,凌晗知道了。”

见他这样,焰沙不由疑惑的摸了摸后脑勺,他说错话了吗?

虽然白凌晗没能从焰沙那得到允许,但三人进入荒漠的时候,身后还是跟了两个尾巴。

不过除了白凌晗和王坚白,剩下的几个弟子并没有跟着过来,而是自己选择了另一个方向去试炼。王坚白本就不想带着这么多累赘,见他们识趣心里更是满意。

身后跟着人总是令人心情不爽,但林初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目光忍不住一直往回看,总怀疑白凌晗是不是在自己身后搞鬼。

封奚行第三十九次看到林初云回头后,脸上的表情终于冷了下来,他故意慢了两步,走在了林初云的身后。

林初云第四十次回头,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徒弟黑着脸看着自己,目光里还带着一丝委屈和不满,活像他是个欺骗感情的负心汉。

林初云:“???”

什么情况。

封奚行被林初云疑惑的目光盯着,身体不由僵硬了许多。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简直就像前世那几百年白活了一样。

“师尊不是说不喜欢白凌晗了吗?”封奚行低低开口,“那为何还一直盯着他。”

林初云恍然,这是小徒弟以为自己又要被抛弃了,所以在闹脾气呢。

他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封奚行的头发,安抚道,“放心放心,师尊不喜欢他,师尊只在意你。”

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徒弟。

封奚行怔住了,心里似乎闪过了什么,然而他还来不及细想,周围却是异变突生。

脚下的沙漠突然开始起伏,不过片刻,众人就已经被流沙没过了腰间。而在流沙之中,还有着什么在飞快爬动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