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脸色变了, 等等,这流沙下的妖兽该不会是蛇吧?

之前石洞里的巨蛇给林初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一想到自己周围有这么多条蛇在爬动, 他瞬间头皮发麻, 果断招出了青木剑,掐了御剑诀从沙子中挣脱出来。

另一边, 焰沙也反应过来,脚下踩着自己的弯刀飞到了林初云身边。封奚行则是站在一块轻薄的冰面上,飘在沙子上方。

在几人身后,白凌晗也早已踏着碧水剑飞到半空中, 只剩下王坚白还在沙子中挣扎,眼看沙子都要埋到他的胸口了,整个人惊慌失措。

“白师弟!!”王坚白的伤势根本还没恢复, 只能求助白凌晗,“救我,快救我。”

白凌晗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他目光看了一眼沙子下,那些奇怪的翻滚。明明可以看出有什么在王坚白附近爬行着,却始终没有出手袭击王坚白。

难不成并不是妖兽?

白凌晗又等了一下,见王坚白还好好的, 才附身下去,一手递给王坚白, 目光满是担忧, “快,师兄, 凌晗来救你。”

王坚白欣喜的抬头, 刚想伸手握住白凌晗的手, 脸色就是突然一变。

他还没开口说话,白凌晗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毫不犹豫的催动碧水剑,飞快的升到了上空。

只见王坚白像是被用力往下拖拽了一下,不过眨眼的工夫,就被直接拽到了沙子之中,没了踪影。

整片沙漠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脚底下的沙砾还在翻动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林初云看着王坚白消失的地方,心底有些发寒,他的灵识要比其他人敏锐,能感觉到沙漠下,有什么东西密密麻麻的叠在一起。

“那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焰沙一拳轰向脚下,然而这一次,他的火焰只焚烧出一个很小的沙坑,就被沙子飞快淹没了,众人只看见一道黑影从沙子中飞速掠过。

“不会真的是蛇吧……”林初云小声嘟囔着。

而这时,几人身后却是传来白凌晗的尖叫和求救声。他们回头看过去,便看见有什么东西从沙子中伸出了,缠住了白凌晗的脚腕,在把他往下拽去。

那是……

林初云眯了眯眼,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惊愕。

那竟是一根树枝的枝条!

似乎是发现自己已经被发现,妖兽也不再躲躲藏藏,无数枝条从沙子下窜出,漫天都被枝条笼罩,连林初云他们也受到了妖兽的袭击。

焰沙是反应最快的,手里的火焰直接烧掉了想要往他身上缠绕的枝条,之后就飞快的往后退去。

封奚行也很快解决掉周身的树枝,往后退开。反倒是林初云,看起来表情有些犹豫。

林初云迟疑的看着不远处的白凌晗,因为之前就被缠住脚腕,现在白凌晗的状况并不好,虽然他还在努力切断着枝条,但这些枝条异常柔韧,很难被切断。

眼看白凌晗就要被拉扯到沙子中,林初云皱了皱眉。

白凌晗似乎也意识到林初云可能会救自己,目光楚楚可怜的看了过来,充满着祈求。

——封奚行心沉了下去。

林初云果然还是对白凌晗念念不舍!

封奚行冷冷的看着林初云,相对于被欺骗的愤怒,却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情绪在蔓延。他磨了磨牙,目光扫过白凌晗眼里的惊喜,唇边闪过一丝冷笑。

深吸一口气,封奚行操控着一块冰气,附在焰沙的脖颈上。

焰沙被冷得一哆嗦,下意识的往回看,就看见明明早就逃离的封师弟,不知怎么又陷到妖兽的攻击中,不仅被拽住了脚腕,连身下的冰面也快被击碎。

“封师弟!!!”焰沙大吼一声,果断扑了过去。

林初云听到焰沙的叫声,回头一看,心跳都差点吓没了。

他哪还顾得上白凌晗,毫不犹豫的就回头,手里的青木剑灵光闪动,万千剑影在空中浮现,将封奚行周身的枝条瞬间切断。

妖兽似乎意识到这个人不好惹,也慢慢的缩了回去。

林初云一把把自家小徒弟抱到青木剑上,往后急速退到了安全的地方。而白凌晗,只能在愤恨的目光里,被枝条拖到了沙漠下。

封奚行安静的被林初云抱着,听到耳边林初云跳动飞快的心跳声,只要他手里的冰刃往前一下,这个人的眼睛就再也不会乱看,心也不会乱想,更不会去做哪些让他心烦的事。

但……

林初云还是选择了救他。

封奚行闭了闭眼,眼里的杀意渐渐褪了下去。

沙面渐渐平静下来,见妖兽退去,林初云才将封奚行放下,青木剑也被收了起来。

焰沙也落了过来,表情一时有些复杂,他说一开始他怎么觉得林初云的灵剑眼熟。

“怎么样,没事吧?”林初云手忙脚乱的检查着封奚行身上的伤势。

封奚行被他摸得耳根发红,连忙后退,“我没事,师尊。”

林初云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焰沙挠了挠后脑勺。

按照他的想法,宗门师兄有危险自然要去救,但他也不是真的没脑子,封师弟明显不喜欢那白凌晗和王坚白,恐怕不会愿意去救。

但封师弟好像挺听林初云的话……?

说起来,他一开始居然以为封师弟跟林初云是一对,幸好林初云不知道这个事,否则他怕不是要被打哭了。

焰沙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林初云却是没有说话,目光看着白凌晗被抓走的方向,表情很是难看。

若是他没记错,原书里守着那紫冰魄石的妖兽,就是一只巨大的树妖!

原书里这妖兽不是一直蹲在紫冰魄石旁边,一动不动的吗,怎么这次特意跑这么大老远的来抓人。

这难道就是身为主角的气运?

林初云可半点都不觉得白凌晗会被妖兽吃掉,原书里白凌晗也三天两头遇险,但次次都会有人救,然后化险为夷,再取走宝物。

相信这次也没区别,只是不知道英雄救美的会是谁。

一想到紫冰魄石要被白凌晗拿走,林初云心里就一阵不爽。

“林……林仙君?”焰沙战战兢兢的开口。

从刚才开始,林初云就一直盯着白凌晗被抓走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异常难看,像是在生气一般。而封师弟也不说话,周身的气势越来越冷,都快滴水成冰了。

林初云回过神,看了焰沙一眼,“无事。”

焰沙哪信,可他也不敢多问,只是小声问道,“仙君要去救白师弟吗?”

毕竟整个点星宗都知道,林初云有多喜欢白凌晗。这次林初云能选择先救封奚行已经很让他意外了,也不知道林初云是不是现在在后悔了。

林初云闻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本君要跟去看看。”

紫冰魄石太珍贵了,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只要有这块灵石,他再想办法找些别的材料,封奚行就能淬炼出一把不弱于青木剑的本命灵剑。

林初云很快便决定好了,然而封奚行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他看着林初云,只觉得这人简直可恶至极,还不如变成猫的时候乖巧。

可最让他气恼的是,明明自己如此气愤,却还是对林初云提不起丝毫的杀意,只能像个闹气的小鬼,一声不吭的转头就走。

“封师弟?”焰沙看着封奚行一声不吭的往另一个方向走,连忙叫了他一声,“封师弟你去哪?”

封奚行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林初云也没料到封奚行掉头就要走,连忙伸手把人牵住,“你要去哪?”

封奚行回头,冷冷的瞪着林初云扯着自己衣袖的指尖,明明他只要轻轻一挥就能挣开,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只能生硬的回道,“既然师尊执意去救白凌晗,那奚行便不奉陪了。”

“……”林初云一阵无语,“谁说我要去救他了。”

封奚行脸上冰冷的表情顿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又维持住了,只是怎么看都是在虚张声势,声音也莫名小了许多,“师尊刚刚不是说要跟去看看。”

“……跟去看看怎么就要救他了。”林初云无奈,把自家小徒弟拽回来,顺手在他脑袋上弹了下脑壳。

天天就知道乱猜,脾气阴沉不定,要不是看你还算乖巧听话,为师早就……早就打你屁股了!

封奚行还没被人弹过脑袋,一时有些茫然的捂着额头。

见他一副无辜的表情,林初云也不好再欺负他,只得解释道,“说了去看看,就只是去看看而已,为师既然说过已经放弃了,必定不会言而无信。”

焰沙躲在一旁,都快惊呆了。他听到了什么,林初云不喜欢白凌晗了,林初云怎么突然就不喜欢白凌晗了?!

他目光飘忽到封奚行身上,发现林仙君解释过后,封奚行的脸色居然瞬间缓和了许多,再一想到自己之前误会这对师徒关系的事,焰沙心里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不会吧……

“那师尊为何一定要跟去看一眼?”封奚行追问道。

林初云无奈的看着他,“自然是因为焰沙说的那个宝贝,应该就在那个方向。”

焰沙突然被点名,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林仙君说的是真的?”焰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林初云点了点头,表情却是突然严肃了起来。

“不过有一件事本君要提前与你说好。”

林初云站在封奚行身前,明确表明着自己维护的态度,“若是本君没有猜错,那宝物对奚行大有用处,所以到时恐怕本君不能将宝物让给你。”

焰沙一怔,问道,“仙君知道那宝物是什么?”

林初云点头,道,“若是所料不错,应是紫冰魄石。”

紫冰魄石四字一出,焰沙和封奚行都是一惊。

冰魄石本就是罕见的极品矿石,只在极度冰寒之地才会出现。

而紫冰魄石作为其中的变异品种,出现的条件要更为苛刻。必须是在火山之地,寒湖之境,冰与火交融的临界点,才有可能出现紫冰魄石。

焰沙一时也有些纠结,紫冰魄石的确对封奚行来说用处更大,但他也找了这么久,就这么放弃好像又有一丝不甘心。

封奚行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林初云,半晌才闭上眼,再睁开眼时,目光里的情绪已经也压制干净。

他看向焰沙,取出噬金鼠的妖丹,“这样如何,若是最后能够得到紫冰魄石,这枚妖丹便给你。”

焰沙已经有了本命灵剑,紫冰魄石对他而言不过是个属性相克却没半点用的石头,但噬金鼠的妖丹可是能给本命灵剑升阶的。

这么一想,焰沙欢欢喜喜的同意了。

见两人商量好,林初云才松了口气,也有时间琢磨自己灵力的问题了。

刚刚为了救封奚行,他强行使了剑招,体内灵力又消耗了一大半,也不知道剩下的灵力还能撑多久。

应该……不会突然变成猫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