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的呼吸停滞了, 背在身后的手瞬间握紧。他来不及多想,就先狠狠瞪了焰沙一眼,冷声道, “胡说什么!”

焰沙被他瞪的有些怂, 摸了摸后脑勺,不敢说话了。

果然是他误会了, 封师弟之前被林仙君害的那么惨,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林仙君嘛。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啊,明明是封师弟对林仙君太好了……

既然封奚行否认了,焰沙就飞快的把这件事放下了, 问起了另外一件好奇的事,“所以林仙君是真的不喜欢白师弟了?”

这事要传出去,整个宗门估计都会震动了。

封奚行第一次觉得这位师兄话多的烦人,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

林初云喜欢白凌晗又不是什么秘密,他不是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 为何现在听到焰沙提起,会心情如此的不爽……

甚至很想让白凌晗永远消失。

焰沙不知道自己又哪里触了这位师弟的霉头,只觉得周围温度越来越低,靠近岸边的水面已经悄无声息的结了冰, 还在慢慢的往四周扩散着。

这种情况下他哪还敢说话。

空气的温度越来越低,眼看整个湖面都要被冻上, 不远处传来了林初云迷迷瞪瞪的声音, “奚行?又怎么了……”

冰封瞬间停止了,不过片刻, 就回到了最初的温度, 湖面上的冰也消失了。

林初云从树后走了过来, 他完全是被冻醒的,整个人还有些迷迷糊糊,听到这边有声音就寻了过来。然后他就看见自家小徒弟,跟着隔壁峰的傻弟子,两个人深夜在湖边不知在说些什么。

深夜,湖边,两人。

林初云:“……???”

瞬间惊醒,他家小徒弟可才十六岁!

焰沙看着林初云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还以为自己偷偷说他坏话的事被发现了,表情不由带着几分心虚。

“林仙君……”焰沙轻咳一声,小声道。

林初云现在看他,就像是个要拐走他徒弟的小混蛋,直接冷哼一声,“大晚上不睡觉,跑这么远做什么?”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焰沙被他问的越发忐忑,目光不由自主的求助着身边的封奚行。

然后他就看见,刚刚还在斩钉截铁的说自己不喜欢林仙君的封师弟,面带微笑,眉眼温和,还主动上前牵起了林仙君的手。

所以……你管这叫不喜欢?

封奚行感觉到林初云手背上的凉意,皱了皱眉,带着一丝责备,“师尊怎么没多穿件衣服。”

林初云本来没觉得冷,被他这么一问,反而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尖,“还不是你们俩,大半夜的不睡觉……”

可能是因为刚刚睡醒,这个时候的林初云没有了白天那种高冷的态度,反倒像是被戳破了的汤圆,语气黏糊的像是在撒娇。

封奚行耳根有些酥麻,他轻咳一声,目光不由扫了一眼焰沙。

莫名感到一丝心虚。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背对着焰沙,装作没看到焰沙谴责的目光,柔声把林初云哄着回了火堆旁。

徒留焰沙一个人站在湖边,看着幽深的湖水沉默。

封师弟就是个大骗子!

第二天,林初云就感觉到另外两个人之间气氛怪怪的。

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份,焰沙就难免对他有些抵触,林初云也知道原主做的那些混账事,倒也没有觉得意外。

但焰沙跟封奚行的关系应该没有受影响才对。

然而现在,林初云看着离着自己跟封奚行都远远的焰沙,又默默的转头看向封奚行,“你怎么惹他了?”

焰沙这个人相处久了就能发现,性格其实挺简单的,情绪都是摆在脸上,特别好猜。

现在明显是在生气了。

封奚行顺着林初云的目光看了一眼,心里又一次闪过了昨晚的对话,他微微眯了眯眼,轻轻摇了摇头,“徒儿也不知。”

轰——

好好的人,走着走着就变成火人了。

林初云看着焰沙周身都快实质化的灵力火焰,默默转头看向封奚行,挑了下眉,“恩?”

封奚行沉默片刻,抬手,无数冰霜从天而降,转瞬间就把焰沙给埋了进去,火焰也被熄灭了。

“好了。”封奚行微微一笑。

林初云第一次感觉,自家这个徒弟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乖巧。

焰沙从冰雪堆里钻出来,就得到了封奚行的一击警告,他到底还是不敢惹恼这个凶残的师弟,只能不高兴的靠近了些。

因为已经失去了妖兽的踪迹,几人只能放慢速度往前追。不过幸好,到了这附近,林初云的灵识终于有了些用处,虽然他不清楚紫冰魄石到底在哪,但往灵气最充裕的地方去肯定没错。

趁着还没到,林初云先将那妖兽的大概的情况告知了两人,他们倒也没多想,只以为是林初云作为仙君所以才会知道这么多。

然而当他们到的时候,却发现有一波人已经跟妖兽打了起来。

林初云丝毫不意外,目光在旁边一转,果然看到躲在一旁没有参战的白凌晗。而令他比较意外的,是除了白凌晗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没有出手。

那人抱着手臂,与白凌晗隔着远远的。

林初云在记忆里寻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这个人,只能戳了戳封奚行的手臂,问道,“那人是谁?”

封奚行看过去,发现林初云问的是灵风峰的大师兄,须泉风。

他的目光在须泉风的脸上扫过,想到宗门里弟子们对此人样貌的称赞,唇角不着痕迹的往下降了降,“须泉风。”

原来那就是须泉风?

林初云有些惊讶,仔细盯着须泉风看了看。

原书里,须泉风因其性格豪爽,对白凌晗毫无保留的维护,直接成为人气最高的四攻之一。后期魔界入侵,点星宗现任宗主身亡后,也是须泉风临危受命,成为了点星宗的宗主。

但是林初云不是很喜欢须泉风。

封奚行仔细的打量着林初云,见他并未对须泉风流露出欣赏之类的表情,才悄无声息的松了口气。然而他很快就又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种事如此在意。

焰沙的问话又开始在他脑海里回荡。

喜欢……林初云?

封奚行心里嗤笑一声。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林初云,若不是林初云害他,他怎么会堕落成魔,受几百年的痛苦挣扎,就算封奚行现在变好了,那他前世受的那些苦难道就能就此抹去吗?!

林初云必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小……小师兄?”林初云本想叫小徒弟,但一想到修真者那异常好的耳力,以及那边的白凌晗,他只能默默的改口,“在想什么?”

封奚行回过神,看见林初云的脸,下意识的表情就柔和了几分,“无事,只是在想师弟为何会问起须师兄?”

林初云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好想的,“不认识,所以就问了,他怎么了吗?”

封奚行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只是我还以为师弟说的白师弟心有所属,指的会是这位须师兄。”

林初云一怔,再仔细看去,才恍然大悟。

之前在广场上那个站在白凌晗身边的,不就是这位须泉风吗?!只是他明明记得在广场的时候,须泉风还跟白凌晗很亲近,怎么现在隔着这么远的?!

见封奚行目光带着些许思索的看着自己,林初云知道考验自己演技的时刻到了。他轻咳一声,目光在须泉风身上扫过,带着一丝叹息,“原来是他。”

封奚行不由一愣。

林初云看着白凌晗,目光幽远又淡薄,“本……咳,我虽知白师弟心有所属,却也并不知是何人,现在看来,我的确比不过须师兄。”

毕竟须泉风可是宗门内,天赋最好的弟子之一,只要再给他些时间,绝对能够超过林初云的境界。

说到最后,林初云的语气淡了下去,像是看淡了,又像是被伤到了。

封奚行深深的盯着林初云看了许久,脑海里闪过林初云微红的眼角,一时又想到湖边焰沙的话,他微微闭了闭眼,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林初云见自己又混过去了,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演技过硬。

他们这边聊得认真,那边焰沙都快急死了,眼看着在几个弟子围攻下,那个树妖快要撑不住了,不由催促道,“林……我们还不出手吗?”

林初云看了那边一眼,却是摇了摇头。

那只树妖明显快要被消灭了,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出手,必定会引起仇恨。而且那几个弟子也早已注意到他们,阵型明显已经警惕着他们出手了。

“再等等。”林初云道。

焰沙见封奚行都不急,也只能勉强压下心底的焦急,看着那群弟子围攻树妖。

很快,在弟子们的攻击下,树妖倒在地上,然而林初云却还是没有让他们出手。

焰沙不由怀疑,林初云是不是还喜欢白凌晗,故意让他们不出手,就是想让白凌晗拿到那块紫冰魄石。

眼看那几人马上就要解决掉树妖,焰沙终于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

然而,他也就走出了这一步。

因为下一刻,整个沙漠都震动了,像是沙漠下有个庞然大物翻了个身一般。若说之前这只树妖造成的震动是可怕,那现在这种震动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无尽的沙尘飞起,不过片刻便遮住了阳光,整个沙漠都昏暗了下来。远处的火山和寒潭,都开始不断的喷涌着,似乎有什么要从下面冒出来。

见状,林初云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讶,他不由上前握着封奚行的手腕,带着他又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焰沙跟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小心的咽了咽口水,“这是……怎么回事?”

林初云特别淡定,“孩子被打了,家长自然生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