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林初云的话音落下, 沙漠里钻出了无数粗壮的枝条。

这些枝条比之前那只树妖的本体还要粗壮一点,上面沾满了奇异的火焰,这些火焰并不会灼烧树枝, 却将枝条周围的空间燃烧的扭曲了几分。

而在地上, 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蔓延过来许多藤蔓,这些藤蔓看起来并不起眼, 却有一种令人心底发冷的寒意。

林初云看着眼前的两只妖兽,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握着封奚行的指尖微微缩紧。

原书里,白凌晗并没有遇到那只小树妖, 而是直接找到了紫冰魄石,然后就被这只守在一旁的火焰树妖给打伤。

当时原书里并没有详细描写这块,只是说原主费尽心力才打败了这只火焰树妖。

所以林初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知道这只妖兽必定修为不俗,果不其然,这只火焰树妖的境界已经到了化丹中期, 远不是金丹期弟子能够解决的。

但问题是,原书里可没有说有两只啊!!!

林初云现在完全怀疑,以自己这半吊子的剑术和灵力,究竟还能不能打过这俩妖兽。毕竟相对于那火焰树妖, 他反而更觉得那不起眼的藤蔓更可怕一点。

封奚行感觉到林初云握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用力,像是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一般。他皱了皱眉, 往前挡在了林初云身前, 不着痕迹的将人护在身后。

焰沙原本还在震惊于眼前的景象,结果一转头, 就看见那两人又牵一块去了。他甚至有一种, 自己现在是个发光的晶石的错觉。

……

两只妖兽的出现, 也让那些围攻小树妖的弟子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被打飞了好几个。剩下的几人反应快一点,飞快的散开,才没有受太重的伤。

而倒在地上的小树妖,则是被藤蔓缠了起来,牢牢的护在身下,火焰树妖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击着周围的弟子。

这些弟子都是筑基期,联手抵抗一只化丹前期的妖兽已经很难,现在换成了一只化丹中期的妖兽,更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不过片刻就有好几个弟子被火焰树妖击中,重伤倒在地上。

白凌晗原本是站在比较远的位置,但是在小树妖倒下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去找他感知到的宝物,结果现在也在火焰树妖的攻击范围里,被追的异常狼狈。

而且最让他难受的是,这只树妖枝条上带着的火焰非常古怪,连他的灵力都无法熄灭,若是沾上一点便会一直燃烧下去。

白凌晗附身躲过又一根纸条,目光在四周扫过。

那些筑基期的弟子都在努力的往外逃窜,但却被火焰树妖一个个拦了回来,还有两个弟子沾到火焰,还没来得及切断手臂,就被火焰直接烧成了灰烬。

白凌晗脸色有些阴沉,他并不在意这些弟子的死活,但他却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宝物。

他本以为解决那只树妖就可以取得宝物,哪想到还会有这么厉害的妖兽,早知道就趁着那些弟子围攻小树妖的时候,先把宝物取走了。

越想越不甘心,白凌晗不断的四周扫视,心里思索着有没有别的办法,将这两只妖兽引开。而这么一看,他的目光便落在了须泉风的身上。

他这次能够来雷鸣洞府,也是靠着须泉风给他的名额,白凌晗确信须泉风对他是有好感的。

虽然须泉风从昨晚起就莫名其妙的对他很冷淡,但白凌晗相信那只是因为他昨晚太狼狈了。现在他脸上的伤已经好了,样貌也恢复了,须泉风肯定不会再躲着他了。

见须泉风躲避火焰树妖的攻击,御剑到了附近,白凌晗便趁机靠了过去,面容焦急的看着须泉风,“须师兄,那些弟子快要撑不住了,你快想想办法。”

须泉风躲开枝条,脸色难看的要命,恨不得一剑劈向白凌晗。

他早上的时候就想跟白凌晗直接分开走,离这个古怪的弟子远一点,结果那些弟子听白凌晗说这边有宝物,就非要来帮他抢到手,怎么斥责也不听。

若是那些弟子是其他峰的人,他早就直接丢下不管了。但那些都是灵风峰的弟子,他作为灵风峰的大师兄,根本不可能任由同门师弟去冒险。

现在事情变得严重了,白凌晗还敢来让他想办法?!要是现在砍了白凌晗能让两个妖兽消气,他绝对不会手软!

须泉风杀气腾腾的看了白凌晗一眼,一声不吭的冲上去,勉强救下一个人,就被火焰树妖的枝条打中,护体结界连一秒都没撑到,就直接破碎了。

“唔……”须泉风将喉咙的腥甜忍下,带着救下的人躲开枝条的拦截,落在了林初云他们附近。

白凌晗被他那一眼看的,遍体生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火焰树妖盯上。而须泉风根本就没往他这个方向看上一眼,就像是毫不在意他一样。

不……就是毫不在意!

白凌晗脸色有些发白,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脱离他的控制,但他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补救。

须泉风救出的那个弟子伤势很重,他给那人喂下丹药,却也暂时没有时间替他疗伤。就在他耽误的这么一会,已经又有一个弟子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幸好,剩下的弟子已经稳住,几人一起施展灵力护盾,将树妖挡在了外面。但这只是暂时,等到他们灵力耗尽,便会被直接烧成灰。

都是那个白凌晗……

须泉风咬牙,死死的盯着白凌晗,内心懊悔不已。若不是他失了智似的非要先来找白凌晗,这些弟子根本不会跟这么厉害的妖兽对上!

白凌晗被他充满杀意的目光看着,心底一阵发寒。他不敢再在这个地方多呆,趁着火焰树妖还在破开那些弟子的灵力护盾,他果断召出碧水剑,飞快的逃走了。

“咳咳。”

林初云轻轻咳嗽了两声,试图引起须泉风的注意,然而须泉风依旧死死的盯着白凌晗离开的方向,目光相当火热。

“咳!!!”林初云加大了音量,见须泉风终于回头,才微微一笑,语气温柔,“须师兄,要不要做个交易?”

须泉风并不认识他,眉头皱了皱,刚想拒绝,就看见了他身后站着的两个人。

封奚行,焰沙。

须泉风虽然是灵风峰的弟子,但也听说过这两个人。一个是用一把弟子灵剑,单凭筑基期灵力便闯入弟子大比第三轮的强人,另一个则是灵火峰烛炎的得意门徒,短短两年便突破至金丹期。

见到这两个人,须泉风瞬间便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心里也开始思索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须泉风目光在几人身上划过,先确认道,“你是代表着你自己,还是你们三个人?”

林初云并不意外须泉风的谨慎,他微微挑了挑眉,语气肯定,“自然是我们。”

身后的封奚行和焰沙都能听到他的回答,却并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你说吧。”须泉风的语气带着一丝焦躁,毕竟他现在多耽误一点时间,灵风峰的弟子就多一分危险。“什么交易?”

林初云也并不想多耽误时间,但……他需要先确认一件事。

“须师兄很喜欢白师弟?”

毕竟若是须泉风还喜欢白凌晗的话……那他的要价就要往上提一提了。

须泉风没想到他先问的第一个居然是这个,不由一愣。但很快他便想起来,宗门里关于封奚行和白凌晗关系的传闻,之前他中了白凌晗的道,自然是觉得都是封奚行的错。

但现在看来……

“不喜欢!”须泉风斩钉截铁道。

林初云狐疑的看了他两眼,但还是提前说好,“既然你这么说了,之后我们与他为敌……”

“我会帮你们。”须泉风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语气里的怒意,“不瞒你说,若非现在情况紧急,必须先救下灵风峰弟子,我现在就想亲手解决了他。”

能够进入雷鸣洞府的弟子,天赋都并不算差,若是好好修炼,都会成为点星宗的助力,现在却因为这么一个人殒命于此。

林初云没想到须泉风会这么讨厌白凌晗,不由呆了呆,一时都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原书的剧情崩的也太快了吧。

身后,封奚行见他发呆,脸色不由沉了沉。林初云该不会是认为须泉风对白凌晗无意之后,自己就又有机会了吧。

他微微眯了眯眼,盯着林初云的脖颈磨了磨牙,很想上去咬一口。

所幸,在封奚行继续乱想下去之前,林初云就已经回过神,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便直说了,想让我们帮忙也可以,但有三个要求。”

须泉风看着他,并未直接开口答应。

“第一,我要你手里的冰蚕幻晶。”林初云毫不客气,直接开口。

须泉风脸色瞬间变了一下,他手里的确有冰蚕幻晶,但那是他当初意外得到,此事连他师尊都不知道,这个弟子是从哪知道的?!

林初云看见须泉风眼底的警惕和猜疑,却只是笑了笑,并未解释,“第二,我要你帮忙做一件事,放心,是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须泉风沉默的看着林初云,问道,“第三呢?”

“第三……我要这两只妖兽的妖丹和守着的宝物。”

相对前两点,第三点却是在须泉风的意料之内。但他的脸色还是沉了沉,看着林初云的目光里满是戒备。

这个弟子对他很了解,这是他的最清晰的感觉。

这三个条件,每一个都踩在他的底线上,却偏偏没有超过他的界限,虽然会让他肉疼,但为了灵风峰的弟子,他必定会答应。

这人究竟是谁?!

林初云淡定的站着,任由须泉风打量着自己。他脸上的易容术虽然比较低级,但也要金丹后期才能看破,须泉风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他是林仙君。

堂堂林仙君,带着自家徒弟坑其他峰弟子的宝物,说出去谁会信?

须泉风的确想不出来,但他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咬牙应道,“可以。”

林初云毫不意外,笑了笑,“还要请须师兄先付个定金,毕竟万一师兄反悔,我们的损失也太大了。”

须泉风满脸惊愕,他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林初云像是没看到他的表情,笑的非常乖巧,“师弟也不多要,先把冰蚕幻晶给我们就可以了。”

须泉风捂着心口,相当怀疑自己在被树妖打死之前,会先被这个人气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