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 3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已经知道了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但想要化形却并不容易,更别提林初云连妖丹都没有呢。

低头看看自己毛绒绒的爪子,又看了看胖乎乎的后爪, 林初云可不觉得一只小奶猫能打坐修炼。

难不成妖兽都是蹲着修炼的?

小奶猫幽幽的叹了口气, 趁着封奚行不在,他也不用维持自己师尊的形象。林初云果断在床上侧着趴下来, 身后的尾巴也惬意的摇着。

距离从雷鸣洞府出来,已经过去七天了。

原本林初云是打算回原主那去住的, 却被小徒弟否决了。

按照封奚行的说法,林初云现在能变成人形的时间太少,平时还是小奶猫的样貌,万一遇到危险跑都跑不掉, 还是住在他这里比较安全,他也可以来照顾师尊。

林初云其实也不喜欢原主的屋子, 虽然地方要比小徒弟的竹屋大上许多, 但里面的摆设却冷冰冰的。

最主要的是,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小徒弟的竹屋都蹭上自己的气息,要是搬到原主的屋子, 他还要再来一遍这个程序!而原主虽然说是整个点星宗最穷的仙君,但住的屋子也要比小徒弟的竹屋大上十几倍。

十几倍!

他要是想都蹭上气息, 估计把头顶的毛蹭秃了都完不成!

林初云果断选择了小徒弟的竹屋,还顺便把隐约有些消散的气息巩固了一下。

解决了住的地方, 林初云就开始对着自己修炼的事发愁了。

刚开始林初云还想着, 反正妖兽修炼妖力也是修炼,修士修炼灵力也是修炼, 应该方法都差不多。然而,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因为他完全没办法打坐。

虽然修士并不是一定要打坐才能吸收周围的灵力, 但想要认真修炼自然还是需要结印,但猫爪子……

林初云抬了抬自己的猫爪,看起来的确又软又白,连他看着都想上去咬一口。

但这样的爪子,明显是不能结印的!

林初云折腾到最后,不仅弄乱了一身的毛,还没有得到任何效果,最后也不得不承认,妖兽的修炼和修士并不一样。

但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妖兽的修炼方法。

在点星宗只有一个地方会有妖兽修炼的方法,那就是灵兽峰的藏书楼。

灵兽峰算是点星宗一个比较独特的分支,峰主并不是方天元的徒弟,而是方天元当年身边跟着的一只凤鸟。

这只凤鸟是方天元在一个远古遗迹里带回来的,听说身上带有一丝远古朱雀的血脉。早年的时候,这只凤鸟陪着方天元经历过很多战斗,在方天元接任掌门后,因为不愿离去便也留在了点星宗。

但宗门里,除了方天元他谁也不搭理。

林初云一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有些头疼。原因无他,他要是没记错,原主跟这位凤鸟好像也有点仇……

当年原主也是被方天元带回来的,也因此凤鸟本就对原主有些许敌意,但看在方天元的面子上,他对原主还算是友善。

结果方天元那边刚闭关,这边原主就骗走了凤鸟的三根尾翎。

虽说凤鸟每年都会褪毛,一年掉个十几根没问题,但送的和骗的还是有区别的!

凤鸟脾气暴躁的不行,追着原主连烧了三座山,才被闻讯赶来的大师兄劝了回去。不仅如此,他还发了话,禁止灵云峰的任何人踏上灵兽峰,来一个他烧一个。

这样的话,他连让徒弟去试探一下都不行。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小奶猫在床上翻了个身,仰躺着看着屋顶发愁。身后尾巴因为被压住,有些不高兴的摇来摇去,却被他给忽略了。

怎么办呢……要不去找大师兄帮帮忙?

林初云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被他飞快的否决了。

不行,他可不想被人摸头!

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正好照在床榻上,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着,林初云越发的放松下来。小黑团一开始还是趴着晒太阳,慢慢的换了几次姿势,最后彻底仰躺在床上了。

这叫阳光平均分配。

腹部的绒毛被晒得暖洋洋的,小黑猫不自觉的伸缩了两下爪子,只感觉整只猫越来越困。本来还在思考的小脑袋越来越沉,碧色的猫瞳也开始慢慢的闭上,打算等封奚行回来的想法转眼便被他丢到了脑后。

这么好的阳光,不睡个懒觉简直太对不起猫了。

没过一会,床榻上的小黑团的呼吸便渐渐平稳下来。

等到封奚行回来推开门,就看见床上已经四仰八叉的小黑团。

也不知师尊是怎么睡得,两只后爪蜷在身前,两只前爪还抱着自己的尾巴,像是因为被尾巴吵到了睡觉,所以让它安静一会。

封奚行小心的把小尾巴从爪垫里解救出来,被小尾巴感激的蹭了蹭。

小黑猫隐约感觉到周围有人,碧色的猫瞳微微睁开看了一眼,见是自家小徒弟,就直接翻个身,小脑袋往爪下一埋,又团成一团继续睡去了。

封奚行看着一心只想睡觉的小黑团,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没再去打扰他,而是安静的坐在旁边打坐。

……

林初云这一觉睡了许久才醒,窗外的阳光都已经不见了,而且他还发现自己的爪子在被人捏来捏去。

他默默的睁开,果然是自家小徒弟在捣鬼。

躲在肉垫里的爪尖悄无声息的探了出来,小奶猫气势汹汹——又轻轻柔柔的勾住那根捣乱的手指,试图警告这个在喵头上作威作福的人修不要恃宠而骄。

然而……封奚行的指尖轻轻在肉垫上又挠了挠。

小奶猫没忍住,爪子瞬间开了个花。

警告失败,林初云气恼的拍开小徒弟的指尖,站起身伸个懒腰,然后习惯性的冲着小徒弟“喵”了一声,还歪了歪头。

封奚行能怎么办,自然是乖乖帮小奶猫擦了擦爪,顺了顺毛,又取出灵果放在了小奶猫身前。

等到林初云吃完果子,封奚行才开口道,“师尊,弟子已经把事情跟须师兄说了。”

林初云闻言甩了甩尾巴,点了点头。

当初他和须泉风做交易的时候,曾让须泉风答应帮一个忙,那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决定好自己要让须泉风做什么了。

小徒弟现在手里已经有了冰蚕幻晶和紫冰魄石,只要再加上几块冰晶石,就可以炼出一把绝好的灵剑。

但问题是,炼器师并不好找。而在点星宗里,最擅炼器的自然是灵风峰的弟子,灵风峰的峰主江烽墨更是曾炼出天阶灵剑。

虽然林初云还没翻到原主跟江烽墨恩怨的记忆,但估计两人也是有仇的,他若是出面,别提请江烽墨帮忙炼剑了,江烽墨可能直接就把他给炼了。

封奚行也不行。

所以林初云只能想办法,让须泉风去请他师尊帮忙,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毕竟须泉风可是江烽墨最喜欢的弟子……恩……等等,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林初云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完美的计划,才缓缓的回忆起原书的一个片段。好像须泉风退婚的那位青梅竹马,就是江烽墨的女儿?

“喵……”不会吧……

林初云瞬间有些着急,前爪在封奚行的手心拍来拍去,口中也喵喵喵的叫个不停。

封奚行还是很少能看见小奶猫急成这个样子,一时不由多看了一会,才不好意思道,“弟子刚才没有听清,师尊可不可以再说一遍?”

“……”林初云很想翻个白眼,说得好像他再喵一遍,你就真的能听懂了似的!

每到这个时候,林初云就很急着妖力化丹,至少化丹之后他就可以偶尔说话,而不用一直喵喵喵了!

见小黑猫要被逗生气了,封奚行弯了弯眼眸,乖乖的开口解释道,“江峰主已经答应了,不过……”

“喵?”不过什么?

小奶猫疑惑的歪歪头。

封奚行趁着小奶猫没注意,放在它身后的指尖悄悄跟小尾巴玩耍着,“须师兄似乎被江峰主打了一顿,看起来有些凄惨。”

林初云有些疑惑,难不成剧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有了别的变化?

不过这些事跟他就没关系了,只要江烽墨答应了就足够了。

小奶猫站起身,甩了甩尾巴——甩——小奶猫回头,看着被压在某人手下的尾巴,气到一口咬了上去。

“喵!”松手!

封奚行乖顺松手,心里却还在琢磨着,等林初云睡觉后,他就可以偷偷摸摸尾巴了。

林初云可不知道一旁看起来乖巧的徒弟,心里却在对自己的尾巴动心思。见封奚行松手,小奶猫甩了几下尾巴,就又换了个姿势开始思考问题。

炼制灵剑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在最后三天还要灵剑的主人亲自用灵力淬炼灵剑,到时候自己肯定是不能跟着去的,林初云琢磨着怎么也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把修炼的事解决好。

所以该怎么办呢……

可惜,他就算再努力想,也想不出能在凤鸟的看守下,将心法从藏书楼里偷出来的办法。更别提灵兽峰还有几只凤鸟带回来的已经化形的妖兽了。

“喵……”

林初云连着愁了三天,眼看着小奶猫越发的垂头丧气,封奚行还以为他是因为一直呆在竹屋里无聊,便带着林初云去了后山散散心。

后山里比较危险的妖兽都住在深处,外围还算比较安全。

上次在广场上林仙君为封奚行出头,还怒斥了白凌晗的事已经在宗门里传开,守着入口的弟子明显也是听过了这件事,对于封奚行的态度比以往要好了许多。

封奚行没太在意,他现在的心思都在怀里的小奶猫身上。果然,看到周围的树林,小黑猫明显活泼了许多,从封奚行的怀里窜了出去。

见小黑猫在一旁的石头上找好地方,封奚行便收回视线。他的灵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炼好,在那之前他还是只能用冰剑来练习剑法。

小徒弟练剑真的很好看。

林初云趴在石头上,惬意的摇着尾巴,看着不远处在练剑的封奚行。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身后的草丛里,传出几声奇怪的叫声。

“啾啾啾啾!!”

小黑猫迟疑的转过头,猫瞳在身后一扫,就看到了一处草丛传来奇怪的震动。他看了看正在专心练剑的小徒弟,迟疑片刻,还是从石头上一跃而下。

反正今天的丹药还没吃,大不了有危险他就变成人。

后山的草丛有点高,小黑猫落进去后直接就没了顶,所幸那声音还在叫着,林初云便顺着声音一路找了过来。

草丛里窸窸窣窣,要不是听到鸟兽的叫声,林初云都要怀疑自己遇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伸出猫爪拨开眼前当着的草丛,林初云终于看到了发出叫声的生物的样子。

是一只小红鸟。

虽说是小红鸟,但其实身形跟小黑猫差不多大,因为被一条毒蛇缠着羽翼,没办法飞起来,只能一边叫一边努力去啄,最后反倒把自己的毛啄掉了两根。

“啾啾!!”小红鸟气的头顶的毛都炸了。

林初云看了看小红鸟,又看了看那条毒蛇,经历过巨蟒的他居然觉得这条蛇看起来好小,一爪子就能拍飞。

小黑猫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毒蛇都没能看清是什么东西窜了出来,就被一爪子拍飞了,撞在树上晕头转向半天,连忙逃走了。

小红鸟脱了困,却没有第一时间看向林初云,反倒是认认真真的先把自己乱了的羽毛梳理好。

还是只爱美的鸟。

林初云有些失笑,他救小红鸟只是一时兴起,现在回过神又开始担心徒弟找不到自己着急,便转头就要离开。

小红鸟好不容易把自己整理好,刚想开口说话,就看见那只救命恩兽要走。它连忙扇了扇翅膀,飞过去落在小黑猫头顶。

“啾啾啾啾?”

“喵喵喵!”感觉到头顶突然多了个生物,小黑猫尾巴直接炸了毛,不高兴的用爪子拍飞了头顶的小红鸟。

见他这么叫,小红鸟似乎才意识到什么,迟疑片刻换了另外一种声调,“啾啾啾啾……?”

你是妖兽?

林初云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听懂小红鸟说话。他不由围着小红鸟转了两圈,尝试着开口,“喵喵喵……?”

你听懂我说话吗?

小红鸟意识到,这是一只还不会妖语的妖兽。

所谓妖语,就是妖兽在还没化丹之前,彼此能够互相交流的一种语言。

虽然说妖语对于妖兽来说是本能,但没准这只小黑猫是只孤兽,传承记忆又出了问题呢?这么想着,小红鸟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惜,它用翅膀拍了拍小黑猫的头,“啾啾啾……”

没事,我教你。

小红鸟认认真真的啾了半天,将怎么说妖语给林初云讲了一遍,最后累的鸟爪朝天,躺在石头上。

林初云按照它的方法,运起体内的妖力,然后小声的开口,“喵喵喵……?”

是这样吗?

“啾啾啾!”没错!

小红鸟甚感欣慰,这是一只很聪明的小猫妖,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小红鸟看了看四周,怀疑这只小猫妖会不会是从后山深处跑出来的。

“啾啾啾?”你的爹爹和娘亲呢?

林初云被他问的一愣。

前世的林初云是被一位老人收养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

老人对他很好,林初云一直把老人当作自己唯一的亲人。所以哪怕在林初云十几岁的时候,老人去世,他也从未想过要去寻自己的父母。

而原主……原主的记忆只有十岁往后,十岁之前全都是空白。

“喵……”我不知道……

小黑猫明显有些茫然,还有说不清的失落。刚刚还很欢快的猫瞳,慢慢蒙上一层雾气。

问错话了!

小红鸟心里满是懊悔,恨不得回到刚刚把乱说话的自己打一顿。眼看小黑猫尾巴都垂了下来,小红鸟连忙安抚道,“啾啾啾!”

没事,我也不知道我的爹爹是谁。

这话也不算骗小黑猫,他的确不知道自己爹爹是谁,因为他们族的蛋都是雌鸟孵的,雄鸟□□完就会被赶出家门了。

林初云也知道小红鸟在试图安慰自己,他其实也没有特别难过。小黑猫甩了甩尾巴,轻轻的喵了一声。

就在这时,小黑猫身后的草丛传来了脚步声,小红鸟瞬间警惕起来,头顶的红色翎羽像是在燃烧一般,“啾啾啾!”

快过来!

然而林初云却是丝毫不慌,因为他已经闻到封奚行的气息了。当然,他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毕竟自己乱跑被发现了。

小黑猫趴了趴耳朵,乖巧的转过身,冲着来人软软的叫了一声,“喵……”

你来啦。

小红鸟看见来人一愣,根本没注意到小黑猫说了什么。等看到那人半蹲下身,伸手要去抓小黑猫的时候,他瞬间眼里闪过一丝怒气,“啾啾啾!”

放开它!

小红鸟瞬间冲向封奚行,口中吐出一缕火焰。

“喵!”林初云吓了一跳,连忙窜过去,想要帮封奚行挡住火焰,却被封奚行抱了回来,好好的护在掌心。

至于那抹火焰,在冲到封奚行身前时,就被出现的冰晶挡住了。

封奚行皱了皱眉,看着面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鸟妖,又看了看手里的小黑猫,“是你的朋友吗?”

小黑猫都没时间回答封奚行的话,正对着小红鸟生气呢。这只小红鸟怎么突然就动手打人,要不是小徒弟反应的快,肯定要被小红鸟伤到了。

“喵喵喵喵喵!”你怎么突然打人!

小红鸟看了看封奚行,又看了看蹲在封奚行手心里的小黑猫,迟疑的开口,“啾啾啾啾?”

你……认识这个人类?

小黑猫气恼的回道,“喵喵喵!”

当然认识,我们都住在一起的!

小红鸟恍然大悟,问道,“啾啾啾?”

他是你的主人吗?

小黑猫呆住了,小黑猫僵硬了,小黑猫炸毛要扑过去抓鸟了。

封奚行连忙把突然生气的师尊拦住,看着那只红鸟的目光却并不友善。刚才这两只在他面前叫了半天,明显是能够听懂彼此的叫声。

偏偏他听不懂。

不爽。

“啾啾啾?”小红鸟飞起来,躲开小黑猫的爪子攻击。

我说错了吗?

林初云现在万分庆幸,封奚行是听不懂他们说话的,否则若是让封奚行听到,他作为师尊的威严都要丢尽了!

小黑猫恼怒的反驳,“喵喵喵喵!”

当然不是!!!

小红鸟落在一旁的石头上,不解的歪了歪头。

在他的想法里,妖兽会跟人修住在一起,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才对。

“啾……”就在它想要开口继续问的时候,一道传音落在它耳边。

小红鸟的声音顿了顿,它看了看小黑猫,又看了看封奚行,最后冲着小黑猫叫了两声,“啾啾!”

我得先走了,明天我再来找你!

说完,也没等林初云回复它,就自己自顾自的飞走了。

“师尊?”封奚行看着那只红鸟飞走,低头看了看林初云,“那是谁?”

小黑猫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可能只是后山里的一只妖兽吧。

……

灵兽峰上。

小红鸟一落地,便幻化成了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子。

男子紧紧蹙着眉,凤目里满是不满。他一手不耐的拽了拽衣服的袖子,明显是不太习惯穿着这身衣服。

“啧,麻烦。”男子勉强忍耐了下,却是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身影,“什么事?”

顾景山叹息一声,“你又去骗人了。”

这只凤鸟也不知是什么脾气,总变成一只小红鸟,欺骗那些不知情的弟子。有的弟子心善,会去救下小红鸟,他便给那人一根翎羽,但若是那弟子心生歹念……便会被这只小红鸟好好的欺负一顿。

凤五对顾景山死板的性子一向不喜,眉头皱起来就没松开,“快说,说完快滚。”

顾景山对他的态度并不意外,当年凤五追着林初云满宗门烧山,最后还是被他拦了下来,之后便把他跟林初云一块讨厌起来了。

“我要妖兽的修炼心法。”顾景山说出自己的来意。

凤五挑了挑眉,却并没有取出心法,而是反问道,“顾景山,你一个人修,要我们妖兽的修炼心法做什么?”

顾景山沉默了。

他并不擅长撒谎,但他也清楚,若是说这心法是要给林初云的,这只凤鸟压根不可能给。

然而凤五多聪明,一看顾景山沉默,瞬间就想到这事跟林初云有关。一想到林初云,凤五就想到自己被骗走的那三根翎羽。

他虽然不知道林初云为何会要妖兽的修炼心法,但只要林初云想要的,他就绝对不可能给!

见状,凤五连多问一句的想法都没有,衣袖一挥,便将顾景山丢出了灵兽峰。

骗了他的翎羽还想要他的东西,想得美!

凤五气哼哼的想,转念却又想到刚刚遇到的封奚行。

他自然认得林初云的这个徒弟,之前因为林初云,他对封奚行的印象自然也不好,没想到封奚行居然还会护着妖兽。

还有那只很聪明的小猫妖,说起来,小猫妖连妖语都不会,会不会也不知道妖兽该怎么修炼?

自己明天……要不要给小猫妖送个心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