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受到了惊吓, 两只毛绒绒的猫耳朵都趴着,几乎跟林初云的发丝融为一体。封奚行的目光顺着林初云的长发往下落,不自觉的往他身后看去。

会有猫尾巴吗……

林初云半点没意识到自己眼里的乖巧徒弟, 现在正想着什么欺师灭祖的想法。他满心发愁的看着自己缩水的身高, 只觉得这还不如变成猫呢!

猫耳朵趴了一会, 终于委委屈屈的竖了起来。

封奚行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冲动, 刚往前走一步,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看见林初云头顶的猫耳朵, 瞬间机警的转了过来。

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 才状似担忧的问道, “师尊的耳朵没有办法收回去吗?”

林初云苦恼的点了点头, 头顶的耳朵跟着微微抖了抖。

他化形一向不受控制, 别说把耳朵变回去, 他现在想变成猫都不行。气海里未成形的妖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突然就不吸收灵力了, 安静的在那一闪一闪装星星。

“哎……”林初云叹了口气。

不仅如此,因为他人变小了, 声音也跟着有了些许改变,以往有些清冷的音色, 现在听起来反而带着些许软糯。

像是在撒娇。

林初云沉默的闭了嘴。

封奚行半跪下身,认真的将林初云有些凌乱的发丝整理好,收回手的时候,指尖不留痕迹的划过耳尖。

细细绒绒的, 比最柔软的灵绸还要软上几分, 封奚行不自觉的摩挲了一下指尖。

林初云感觉有些奇怪的抖了抖耳朵, 又看了看徒弟, 最后默默的捂着耳尖往后退了退。

不是他不信任小徒弟,实在是这对耳朵太敏感了,刚才封奚行就那么轻轻一擦,他差点就直接腿软跪下了!

变成这个样子,接下来也只能准备回宗门了。林初云无奈的转身,小短腿刚迈出一步,就被封奚行给抱了起来。

“你你你做什么!”林初云吓得耳朵瞬间炸了毛。

封奚行却并没有动他的耳朵,而是将他好好的藏在斗篷里,仔仔细细的围了起来。也是林初云现在身形比较小,居然能完全的藏起来。

林初云见他这样,也慢慢放松下来,无语的拽着封奚行的衣襟,“为何要把为师藏起来?”

然而封奚行的回答却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徒儿刚才看到白凌晗了。”

林初云现在都快忘了这个名字了,乍一提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谁。说起来,他刚才睡着的时候,的确好像隐约听到了白凌晗的声音。

怪不得他觉得那是个噩梦!

“他来这里做什么?”林初云皱了皱眉,努力回响了一下原文剧情。

按照原文,这个时候原主已经开始闭关养伤,白凌晗得到了紫冰魄石后,便求着须泉风找他的师父为自己的碧水剑淬炼了一番。须泉风这时正是对白凌晗最迷恋的时候,自然是满口答应。

但江烽墨并不喜欢白凌晗,更何况须泉风因为这个弟子与自己的女儿退了婚。结果须泉风却不顾师徒情谊,硬是说服了江烽墨答应。

也因为这个事,须泉风跟自己的师父闹的很僵,甚至在之后魔界进攻的时候,没能赶回来救下自己的师父。

现在紫冰魄石在他手里,须泉风看着好像对白凌晗也没那么喜欢,江烽墨反而答应了给封奚行炼制灵剑……

所以说,白凌晗来万宝阁会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剧情有什么自动修复功能?

林初云自己想的入神,却没注意到封奚行抱着自己的手臂越发用力。

封奚行盯着自己怀里的林初云,目光幽深,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咬一下他头顶的猫耳朵,让他知道当着自己的面想别的人的后果。

但……一想到自己刚刚不过轻轻碰了一下,林初云就那么大的反应,若是他真的咬了下去,林初云没准会疼哭。

这么一想,封奚行就有些心软了。但他也不愿就这么看着林初云想白凌晗,只能开口,声音隐隐带着几分委屈,“师尊在想什么?”

“为师在想……白凌晗来万宝阁做什么?”林初云却是没注意到封奚行的不对劲,还在认真思考着剧情的问题。

毕竟若是剧情有变动,那他也要做些调整。至少要在白凌晗之前,帮小徒弟多抢几个机遇才行。

封奚行被林初云毫不掩饰的话弄的心口一闷,他目光沉了沉,声音带上了几分危险,“师尊想他做什么?难不成师尊……”

“行了行了。”林初云无奈的抬手,揉了揉自家傲娇小徒弟的发梢,“为师只是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自家小徒弟哪都好,就是总没什么自信,老是担心他会看上别的弟子。

怎么可能,这么好的徒弟有一个就够了!

就这么一句话,封奚行居然真的被哄好了。看着林初云为自己担忧的样子,封奚行默默的把白凌晗来问他要灵药的事咽了下去。

他自然是知道白凌晗来万宝阁做什么。

算起来,距离白凌晗从雷鸣洞府出来已经一个月了,引魔石的效果应该已经初步显现了。

引魔石自然不会一开始,便让人察觉到魔气的存在。它只会暗地里加快你修炼的速度,若是不知内情的人,便会把引魔石当成一件宝物。

但很快,引魔石吸引过来的魔气,就会开始引发修士心里的心魔。然而到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无法割舍掉引魔石带来的修炼速度,只会想办法用其他方式来解决心魔的问题。

灵药自然就是一种缓解的办法。

白凌晗会这么快发觉引魔石的异常是封奚行没想到的,但看白凌晗的态度,恐怕也是不愿放弃引魔石,否则以他现在被影响的程度,只需要将引魔石丢掉便可以了。

不……若是今天之前,也许将引魔石丢掉便可以解决。但在刚刚,引魔石意外将封奚行的魔气也给吸收了进去。

魔主身上的魔气,哪怕只是轻微的一缕,都不是现在的白凌晗能够抵挡的。现在的白凌晗除非去求顾景山,否则必定会在不久之后彻底入魔。

“师尊放心。”封奚行将斗篷护好,抱着林初云道,“他并未认出奚行,只是奚行担心他还会在门口蹲守,万一让他看见师尊的样子……”

林初云听他这么说,果断往封奚行的怀里躲了躲。虽说他现在变成了小孩,但谁知道白凌晗会不会认出来他就是林仙君。

见林初云不再反对,封奚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不过很快,他目光就流露出几分遗憾。

没有尾巴。

……

果然不出封奚行所料,白凌晗就在万宝阁的门外等着。也不知白凌晗是怎么做到的,就这么一会已经脸色苍白,眼眶红的像是刚刚痛哭过。

他的周围还围着一圈的人,都在安慰着白凌晗,还有几个声音特别大。

“白道友,你别怕,我们这么多人呢。”那人安抚道,“那位前辈肯定会将灵药让与你的。”

“没错没错,白道友别急,你的师兄肯定会没事的。”

“白道友这么善良,相信前辈也肯定会被你感动的。”

林初云听到这几个人说的话,满脑子都是问号。什么灵药什么师兄,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他没有个前情提要。

白凌晗低着头,冲着周围的人勉强笑了笑。可惜他眉间还带着一丝忧愁,哪怕是笑意也只让人觉得苦涩和心疼。

就在这时,万宝阁的门内走出一人,白凌晗抬起头,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他往前走了一步,刚要开口说话,就感觉到一股灵力袭来,飞快的封住了他的声音。

白凌晗目光闪过一丝惊慌,没想到这位前辈竟然会是元婴期的修士。

封奚行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林初云,见他气哼哼的收回手,眼里不由浮现一丝笑意。

只是再抬起头时,眼里的笑意已经不见了。

他目光冷冷的扫了白凌晗一眼,却也知道这不是动手的好地方,只是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打算离开。

然而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在白凌晗身上,见他表情有异自然都看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了打算离开的封奚行。

其中一个瘦高的男子抢先一步,挡在了封奚行身前,“相信这位便是刚刚拍下灵药的前辈吧?”

其他人见被他抢了先,表情不由有些后悔,也纷纷围了上来。这些人对事情并不了解,只是听了白凌晗的一面之词,便要让封奚行将灵药让给白凌晗。

封奚行表情彻底冷了下来,脚底的影子悄悄的动了动,就在他打算出手的瞬间,身后的万宝阁内传出了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

“聒噪!”

一道不弱于林初云的灵压压了下来,周围的人瞬间都往后退了一步,只剩下白凌晗和封奚行没有动。前者的周围浮现出一层灵光,明显是什么法器的效果,而后者却只是淡定的在那站着。

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惊讶,不由轻轻“咦”了一声。

等到灵压消失,林初云才小心翼翼的收回了自己的灵力,只不过短时间内突然动用两次灵力,对他来说消耗也有些大,唇色都淡上了几分。

封奚行皱了皱眉,指尖飞快的凝聚出冰晶,趁着转身的时机,飞快的塞到了林初云的唇边。林初云也不多问,乖乖的一口咬了下去。

只见一位老者从万宝阁的门内走了出来,他严肃的看着四下的人,冷冷道,“诸位是不知道万宝阁的规矩么?”

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变。

万宝阁自然不会只在星城,作为整个大陆上最有名的拍卖行,万宝阁的地位毋庸置疑。而只要是在万宝阁交易的物品,都会有七日的保护期,若是在七日之内被人抢走,那万宝阁必定会替你夺回来。

按照这位老者的意思,便是这些人打算抢夺封奚行手里的灵药了。

这么大的罪名扣下来,根本没人承担的起,第一个站出来的瘦高男子脸色更是难看,连忙弯腰行礼,“古大师。”

古洮是万宝阁的炼器大师,刚刚拍卖会上就有三件灵器是他的作品。平时根本不会出现在万宝阁,也不知今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瘦高男人这时心里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了,但古洮明显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解释了一遍,然而他说出的话,却让林初云气的不行。

按照这个男人说的,白凌晗只是想要出钱买封奚行手里的灵药而已。可刚刚这些人的态度,可不是要买灵药,分明是想让封奚行直接把灵药送给白凌晗!

古洮看了那人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白凌晗,最后问封奚行,“是这样么?”

封奚行看了那几人一眼,却是转头看向白凌晗,声音沙哑,“你要买静心丹?”

白凌晗能感觉到压制自己声音的灵力悄然散去,他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是,凌晗的师兄不幸入魔,真的急需静心丹,只要前辈愿忍痛割爱,凌晗定感激不尽……”

“两百万灵石。”封奚行懒得听他说那么多,直接开口道。

白凌晗愣住了,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

见状,封奚行冷笑一声,嘶哑道,“难不成你打算让本座送你?”

白凌晗被他嘲讽的面红耳赤,心里不由暗恨。明明刚刚这人只用了一百万,就将静心丹拍到手,现在却转而要两百万灵石!

他怎么不去抢!

古洮闻言,却状似不经意的点了点头,“静心丹的确珍贵,两百万灵石在情理之中。”

他这么一说,白凌晗根本没办法开口指责封奚行漫天要价。

然而白凌晗虽说有林初云送灵石,但林初云自己其实也并没有多少灵石,满打满算,白凌晗身上也只有不到二十万的灵石。

想到这,他不由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周围的人。

然而这些人刚刚还在义愤填膺,说要帮他讨回公道,现在却一个个缩在一旁,一声都不敢吭。白凌晗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只能看着封奚行,目光里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憎恨和杀意。

“放肆!”斗篷下传来一声嘶哑的斥骂,一道灵力毫不留情的打向白凌晗。

白凌晗只来得及放出一道水盾,便被灵力击飞摔在地上。水盾破碎后,落下的水直接打湿了他的全身,看起来异常狼狈。

“前辈!”白凌晗顾不得先整理自己,目光怨恨的盯着封奚行,抓着地上的指尖狠狠用力,连指尖抓破了都没注意,“前辈如此心狠手辣,不怕日后遭报应吗!”

还从未有人敢这么威胁过他,封奚行眯了眯眼,心底的杀意不再掩饰。

白凌晗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被怨愤充斥的大脑终于冷静了下来。然而封奚行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甚至白凌晗能感觉到皮肤上传来被杀意刺痛的错觉。

“前、前辈……”白凌晗声音颤抖。

林初云心里却是有些犹豫,要是能这个时候解决掉白凌晗自然挺好的,否则后期六界大战天地又要崩坏,但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果然,就在封奚行要动手的时候,一声怒喝在两人身后传来。

“住手!”

一道银光在空中闪过,直冲两人中间飞来,封奚行往后退了两步,看向银刃飞过来的方向。

“星城禁止争斗!”那人身穿星城城主军的制服,快步走了过来,将插在地上的剑握在手里,目光警惕的看着封奚行。

白凌晗回过神,知道自己被救,连忙起身躲在那人身后,看起来异常楚楚可怜。

封奚行看了那两人一眼,知道自己今天是不可能杀的了白凌晗了。他冷冷的看着白凌晗,目光里满是不屑,也不再说话转身就离开了。

白凌晗被他最后的目光刺激的,心里的愤懑不断涌出。

若不是他的修为太差,今日怎么可能被如此羞辱,白凌晗本来打算回去就将那块古怪的石头丢掉,现在却是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

只要有那块石头在,他就可以更快的修炼。只有修炼来的境界,才是真真切切抓在手里的东西。

封奚行躲开众人的目光,直到出了星城,才将身上的斗篷丢掉,脸上的样貌也恢复了正常。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林初云,担忧道,“师尊怎么样?”

林初云刚刚先是出手封了白凌晗的声音,又强行用灵力替他抵挡住了古洮的灵压,若不是当时封奚行及时给他吃了冰晶,现在恐怕已经晕过去了。

因为太累,头顶的猫耳朵也没力气再立着,软软的趴了下来。

林初云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闭着眼睛靠在封奚行的怀里。明明没有任何示弱的话,却反而看起来比白凌晗还要可怜几分。

封奚行心里突兀的闪过一丝异样,他从未见过林初云如此脆弱的样子,像是只能依靠他一样。若是他将林初云就这样丢在这里,林初云可能连今晚都活不过去……

想到这,封奚行不由一怔。

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自己当初打算用来杀林初云的那个计划了。

甚至在顾景山带林初云去灵药峰的时候,他心里也只是因为不能跟去而不满,丝毫没有想过,若是林初云被治好的话,那他就不可能杀得了林初云了。

现在……林初云的确被他骗了出来,就在他的怀里。情况甚至要比他预想的还要好,林初云灵力全无,甚至连青木剑都招不出来。

连青木剑都招不出来……

封奚行叹了口气,手上微微用力,将人好好的抱在怀里。

那就只能走回灵云峰了。

等两人回到灵云峰,天色已经隐约暗了下来。

封奚行进了竹屋,低头看时,才发现林初云已经睡着了。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太累,哪怕是睡着的时候,林初云也在紧紧皱着眉。

他迟疑片刻,还是将林初云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林初云睡得相当熟,完全没有被吵醒的意思,被放下后只是微微翻了个身,就继续睡了过去。徒留封奚行一个人在床边,目光盯着他头顶的猫耳,心里犹豫不决。

摸,还是不摸?

两只猫耳朵看起来毛绒绒的,虽然已经略微趴下了,但是听到动静还会微微转动两下。

在他抱着林初云的时候,耳尖还会偶尔碰到自己的脖颈,随后就像是害羞了一般抖了抖,然后飞快的闪开了。

封奚行深呼吸一下,放慢了动作,缓缓的在床榻边坐了下来。随后,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指尖特别轻的在猫耳上蹭了蹭。

猫耳飞快的抖了两下,打在指尖上完全没有痛感,反倒像是撒娇一般蹭了过去。

见林初云还是没有醒,封奚行又伸出指尖,这次他轻轻的把猫耳朵拨弄了两下。

这次,猫耳有些不高兴了,飞快的来回转动着,试图躲开这只讨猫厌的手指。然而不管它怎么动都根本逃不掉,最后只能像是放弃挣扎了一般,往下一趴一动不动了。

封奚行见自己似乎欺负过了,不由有些心虚。

然而他刚想收回手,就见之前一直很安静的林初云,却是突然低声嘟囔了两句,翻身转了过来。

林初云这一下正好枕在了封奚行的手心,直接把他的指尖压得严严实实,一下都动不了了。

猫耳朵见主人给自己报了仇,欢快的转动了两下,才心满意足的重新趴了下来。

封奚行的手彻底僵住了,他甚至能感觉到林初云呼吸间落在掌心的热气。

他小心翼翼的往外动了动,就见林初云皱了皱眉,不高兴的把头往下一埋,直接把他整个手都压在了脑袋下。

这下是彻底的别想跑了。

封奚行无奈了,只能在一旁的床榻上坐下。

因为一只手被林初云压着,他也没有办法打坐修炼,只得侧靠着身后的床柱,就这么闭目坐了一夜。

……

林初云又做梦了。

这一次,梦里却并不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妖兽,而是两个人类。

一个身穿黑袍的高大男子,和一个看起来温柔美丽的女子,那两个人似乎是一对夫妻,男子很宠爱自己的夫人,在林初云的梦里,女子的脸上一直都带着幸福的笑。

这次的梦里好像没有林初云的戏份,但他却跟着两人走过许多地方,看着两人在高山上看日出,也看着两人在冰湖旁见星落。

这本该是一个很幸福的梦,然而到了梦境的最后,林初云却看见那个女子苍白着脸,躺在一个冰棺之中。

而男子则是站在冰棺之旁,目光一直盯着女子的脸,眼里已经没有一点生气。

难不成……那个女子死了?

林初云心里蓦地一疼,他说不上来因为什么,下意识的就想往前走一步。然而这一步,却仿若惊动了那男子一般,震耳欲聋的怒斥声在他的耳畔响起。

“什么人?!”

林初云瞬间惊醒了过来,茫然的看向四周,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他深呼吸两下,心里的刺痛却一直没有散去。

“师尊?”封奚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几分担忧和疑惑,“您怎么了?”

林初云迟疑着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

人形。

他又抬手摸了摸头顶。

猫耳朵。

林初云目光呆滞了,他为什么没变回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