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景山背着手站在主峰上, 看着远处被雷云笼罩的禁地,眉头紧紧蹙起,身后隐隐传来靠近的脚步声, 也并未回头。

“还是没有动静么?”淡离走到顾景山身边,看着那片雷云,目光里也满是担忧。

一个月前,禁地上空出现雷云,之后就再也没了别的动静。那雷云只是停留在禁地上空, 始终没有往下落,就像是在隐隐积蓄着什么。

宗内的弟子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却知道方仙尊就在那里闭关。也因此, 点星宗内的气氛也越来越沉重。

虽然方仙尊已经闭关多年,平时都是顾景山作为代掌门处理事务。但方仙尊在宗门弟子心里所代表的意义终究是不同的,若是方仙尊真的渡劫失败的话……

每个弟子都不愿去想象那种可能。

“你也别太担心了。”淡离看向顾景山,劝说道。自从一个月前雷云出现, 顾景山就一直在主峰, 半步都未离开。

顾景山没有动,目光依旧落在雷云上。他没有将自己最后一次与师尊谈话的内容告诉几位师弟,就算说了也只是给他们徒增担忧罢了。

但不管他怎么回想,都感觉师尊像是已经有了预感,才会突然说出那句话。

见自己劝不动, 淡离叹了口气,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弟子大会还有五天开始, 各峰弟子的报名已经结束了。”

弟子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 只要是筑基期往上, 元婴期以下都可以参加。但这个报名也是自愿的, 若是不愿意也不会强迫。

原本这些都是顾景山处理的事务,但现在顾景山满心都在雷云上,完全没有心思去管其他的事。按照辈分来说,就应该是灵水峰的二师姐来处理,但二师姐最近又在闭关,淡离作为老三只得出手处理事务。

顾景山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麻烦师弟了。”

淡离没有多说,见顾景山没有再开口的意思,自己先离开了。

他现在不仅要负责弟子大会的事,还要处理灵药峰本来的事务,再加上前几天灵火峰前任管事克扣弟子灵石的事也被上报到他这里,淡离这几天都要忙的晕头转向了。

灵云峰。

封奚行看着蹲坐在床角,背对着自己的小黑猫,眉眼带上一丝无奈,“师尊,别生气了。”

小黑猫一动不动,连尾巴都被爪子压住,不允许向敌人投诚。

“师尊,奚行当真不放心。”封奚行叹了口气,语气带着担忧,“师尊现在还不能控制化形,若是遇到急事需要出面怎么办?”

小黑猫耳尖动了动,往后探了探又转了过去。

见林初云有些动摇,封奚行又加了点力度,声音越发消沉,“师尊是在怪奚行多管闲事了吗?”

小黑猫耳尖转了过来,爪子下的尾巴趁着他不注意,悄悄的逃了出来,在身后冲着封奚行飞快的摆来摆去。

“既然师尊讨厌奚行,那奚行就不烦师尊了……”

封奚行的话没说完,就看见小黑猫飞快的转过身,前爪按在他的手背上,冲着他很气恼的叫了几声,“喵喵喵喵!”

你敢给为师走一个试试!

封奚行听不懂林初云的话,但能看懂小黑猫的神情。他本就是想把林初云骗出来,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开,“那……师尊还生气吗?”

小黑猫不高兴的重新蹲坐下来,前爪并没有收回,而是依旧压在封奚行的手上,“喵……”

为师不生气了还不行么。

林初云有些不高兴的甩甩尾巴,他其实也不是生气,只是有些发愁。

两日前,灵风峰的须泉风来了一趟灵云峰。他告诉封奚行,灵剑后天就可以炼成,之后的三天需要封奚行去灵风峰,亲自用灵力蕴养灵剑。

也就是说封奚行接下来需要在灵风峰待三日,一步也不能离开。

偏偏林初云没办法跟着封奚行一起去,因为蕴养灵剑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的灵力混入其中,灵剑认主时就会出现混乱。

但封奚行也不放心让林初云一个人住在灵云峰,毕竟……还有一个白凌晗,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林初云。

虽然他可以用禁制阻止白凌晗进竹屋,但万一白凌晗用了什么手段,将林初云从竹屋骗出去的话,他设下再多禁制也没用,最后封奚行犹豫了许久,决定请凤五照顾林初云三天。

林初云不满的并不是封奚行请别人照顾自己,毕竟林初云也知道自己不敢一只猫住在这里。一想到封奚行离开后,自己大晚上一只猫听着外面呜呜的风声,他就已经吓得快炸毛了。

问题是最后的这个人选,为什么非要是凤五,就不能换一个人吗!

但林初云也知道,这个问题之前封奚行就给他解释过了。

宗门里现在知道他会变成猫的只有三个人,顾景山、淡离还有凤五。

从一个月前雷云出现后,顾景山就没从主峰离开过,林初云自然也不好意思去麻烦大师兄。而淡离这段时间忙的不行,再加上灵药峰的弟子太多,万一有谁误入了林初云的屋子,又是一件麻烦事。

这么算下来,只有凤五的灵兽峰最为合适。

反正里面都是妖兽,就算是多了一只小猫妖,也根本不会有人想到是林仙君。更何况,林初云想到自己体内妖丹的事,他也的确有些问题要去问凤五。

小黑猫叹息着接受了现实,现在的问题就是……凤五真的会同意让他去灵兽峰住上三天吗?看着依旧安静的窗外,林初云相当怀疑,凤五根本就不会来接他。

顺着窗外,林初云又看到了主峰方向的雷云,想到原主的师尊,他心情不由又沉重了几分。

原书里,方天元最后渡劫失败了。

算起来,也差不多就是这段时间的剧情。先是点星宗的禁地出现雷云,雷云持续了一个多月,随后禁地的入口打开,方天元现身开始渡劫。

然而飞升的雷劫实在是太过恐怖,天雷整整劈了九九八十一日,一刻都未停歇。方天元勉强撑到最后一道雷劫,却终究还是失败了。

这种所有人都还抱有希望,但他已经知道最后结局的感觉并不好,也因此林初云这一个月都有些没精神。

甚至……他很想做些什么,去改变一下结局。

但问题是方天元现在是渡劫期,渡的是飞升的雷劫。他区区一个元婴期,估计一道雷下来他就被劈没了。

而且他也没办法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林初云可以保证,他若是现在去告诉顾景山,方天元渡劫会失败,顾景山绝对会一剑先把他劈了。

林初云深深的叹了口气,目光担忧的看着雷云。

见小黑猫终于不再闹脾气,封奚行才松了口气。小尾巴又悄悄探了过来,圈在了封奚行的手腕上。

封奚行的左手还在被小黑猫用前爪压着,看着在自己手背上的小白爪,封奚行偷偷的抽回手,在毛绒绒的小白爪上摸了摸。

然后就被又小白爪压住了。

封奚行微微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了小黑猫一眼,发现师尊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做了什么,依旧盯着窗外若有所思。

他便又悄悄抽出了手,然而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摸摸猫爪,就被猫爪给按了回去。

封奚行:“……”

他不信邪的又试了几次,发现哪怕是无意识的,小黑猫也会认认真真的把他的手压在爪下。

最后一次,似乎是被封奚行惹得烦了,原本藏在爪垫里的爪尖伸了出来,明显是警告着被按在爪下的手听话一点,否则猫爪警告。

等到林初云回过神,就发现小徒弟一脸莫名笑意的看着自己的前爪。他下意识的往回收了爪尖,又把爪子往身下藏了藏,还用尾巴盖住了猫爪。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封奚行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要一口把他爪子吃掉一样。

见小黑猫目光警惕的盯着自己,封奚行才轻咳一声,把脸上的表情收了收。

就在这个时候,竹屋外终于响起了凤五的声音。

“人呢人呢人呢!”凤五不耐烦的叫道,“快点,本王的时间很宝贵的!”

半点不提自己之前,因为纠结在灵兽峰上原地转了三个时辰。

小黑猫目光幽幽的看着封奚行,分明就是在问,徒弟你真的要把为师交给这个人吗。

封奚行也没办法,只得摸了摸小黑猫的头,安抚道,“师尊别怕,三天后奚行就来接您。”

小黑猫深深的叹了口气,主动跳到了封奚行的手心。

凤五在外面等了一会,就看见竹屋的门打开,那个讨人厌的封奚行,手里捧着那只讨人厌的小黑猫从屋里走了出来。

一看到封奚行,凤五心里就是一股气。不说之前封奚行跟着顾景山一起骗了他,就说这次,也是封奚行莫名其妙的请他照顾林初云。

凤五当时都以为封奚行是把脑子都修炼坏了,他怎么可能会去照顾林初云。

结果封奚行就在他耳边说什么,林初云变成小猫妖之后有多可怜多弱小,若是遇到坏人了只能用爪爪挠人,万一遇到危险可能就会死掉了之类的话。

凤五顺着就想象出一只小猫妖,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被人欺负的尾巴尖都甩不起来的样子。

……然后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一想到这事,凤五就忍不住磨了磨牙,目光在封奚行的手心扫过。

小黑猫蹲坐的非常笔直,尾巴也很乖巧的盘在身旁,猫瞳圆滚滚的,努力营造出一种我很听话的感觉。

“哼。”凤五冷哼一声,看着小黑猫忍不住皱了皱眉,“你的妖力怎么还这么弱?”

这都修炼快一个月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林初云没想到凤五第一句话就是训自己,整只猫呆了呆,才有些委屈的垂下耳朵,弱弱的开口,“喵……”

这也不能怪他啊,他连修士的修炼都不熟,更别提妖兽的了,能有现在的成果,还是因为有小徒弟帮忙教了他呢。

封奚行安抚的摸了摸自家师尊,见小黑猫连尾巴都没精神甩了,不由带着几分谴责的看着凤五。

凤五被他看的心里莫名的有几分心虚,却又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看什么看,本来就是,快点把猫给我,本王还有一堆事要忙呢!”

封奚行也没揭穿他,而是低头拨弄了两下小尾巴,又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小黑猫也难得没做什么,乖巧的蹲坐着任由他顺毛。

一直到封奚行放下手,小黑猫才软软的叫了一声,“喵。”

为师等你来接我。

一旁看着的凤五:“???”

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自己很多余的错觉。

从封奚行手里接过小猫妖,凤五却是有些迟疑。平时他带着小妖兽,都是直接放在脑袋上,这样他化形之后,小妖兽就可以在他背上安安稳稳的坐着。

但这可是林初云!

让林初云坐在他的背上,万一他把自己的翎羽都拔光了怎么办。

这么想着,凤五不由低头看向手里的小猫妖。正巧,小黑猫也在抬头看着他,碧色的猫瞳里写满了乖乖巧巧。

凤五沉默半晌,将手抬起,认认真真的警告着小黑猫,“不许伸爪子,要是敢弄掉本王一根翎羽,本王就把你炖成猫羹!”

小黑猫歪了下脑袋,乖乖的点了点头,然而——尾巴相当不高兴的甩了一下,啪嗒就打在了凤五的眼角。

凤五:“……”

林初云:“……”

林初云心虚的把尾巴压在爪下,目光相当无辜:这真的不能怪我。

凤五翻个白眼,也懒得跟他计较,把小黑猫往头顶一放,化为凤鸟后,飞快的消失在了灵云峰上。

封奚行站在原地,看着凤五化为一道红光消失。

明明只是少了一个人的灵云峰,却莫名的有一种空荡荡的感慨。封奚行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缓缓握紧。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想要抓住什么,却又因为他的实力不够而不得不妥协。若是他直接入魔的话……

封奚行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不提入魔后便无法渡劫飞升,如果他真的入了魔,恐怕林初云会直接被吓跑。毕竟他入魔后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师尊又胆小到连鬼修都会害怕。

收起思绪,封奚行也动身去了灵风峰。

须泉风已经等他多时了,见封奚行到了直接带他去了炼器室。

“炼制的部分师尊已经都完成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须泉风道,“你进去之后,只需将灵力浸入灵剑,让灵剑熟悉你的灵力,等到三日的时间到了,就可以进行认主了。”

封奚行点了点头,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手推开门走进了炼器室。

“也不知封师弟的灵剑会是什么品阶。”须泉风有些好奇的嘀咕。

师尊从炼器室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睛都是亮的,恨不得亲自把封奚行抓过来丢到炼器室里。上一次他看到师尊这个模样,还是炼制出一把天阶灵器的时候。

总不会……能炼出一把天阶灵剑吧?

……

林初云蹲坐在凤鸟的背上,只听到风飞快的从耳边掠过的声音,却丝毫没有被风吹拂的感觉。凤鸟的速度相当快,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落在了灵兽峰上。

小黑猫乖乖的从凤鸟的背上跳下来,左右看了看。

和其他峰不同的是,灵兽峰没有人修居住的建筑,全部都是茂密的树林,还有一个在空中高悬的瀑布,瀑布看不清源头,仿佛是从云层中倾泻而出。

这里的灵气不算多,但妖气却异常充足,林初云能感觉到体内未成形的妖丹低吟了一声,吸收的越发的欢快了。

凤五也没有再化为人形,而是直接变成了小红鸟站在一旁的石头上。他上下打量小黑猫两眼,满是嫌弃道,“你这修炼速度太慢了。”

要知道他给出去的可是高阶心法,修炼一个月怎么也能看出来点成效了,结果林初云除了妖气比以往强了点,看起来没有半点变化。

想到这,凤五就忍不住开始说教。

小黑猫乖巧蹲坐在一旁,认真听凤五说话。

然而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林初云总感觉有人在身后盯着他。而且那个人的目光非常火热,就像是……林初云思考了一下,就像是他看到了灵果一样。

很想一口吞下去。

小黑猫身上的毛都不知不觉的炸开了,离远看就像是一个小黑毛球。

凤五无语的停下话,抬头看向树林,翻了个白眼,“想看就出来看,藏什么藏,以为你们藏得住么!”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地突然猛的颤动起来,就像是有巨兽在地上走动起来一般。

小黑猫僵着尾巴,缓缓的转过头。

只见他身后的树林里,出现了五六只巨大的妖兽,每一只妖兽都有几米高,赤红的兽瞳落在小黑猫身上,满满的都是凶戾之气。

而他,不过是一只不到巴掌大的小奶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