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两个……”凤五都惊的不知该说什么, 他迟疑的捧着小黑猫,往后退了一步,“要不, 我们等会再来?”

封奚行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想把小黑团抱到手心,却被小尾巴给狠狠的甩了一下。虽然并不疼,但封奚行心里却是越来越慌。

“师尊,您别生气。”封奚行手僵在半空, 不敢强行把小黑团抱过来, 却也不想就这么收回手。

小黑团一动不动的背对着他, 身后的尾巴又圈回到身边。

白南衣看着封奚行眼里的焦急,微微挑了挑眉。他还以为这人修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没想到对这只小猫妖居然这么看重。

“小家伙, 猜猜我是谁?”白南衣走过来,伸手在小黑猫的头顶摸了两下。

封奚行怒目而视。

小黑猫的尾巴也是下意识的就要甩过去,却在闻到一丝气息的时候, 一下子停住了。林初云迟疑的抬起头, 又仔细的耸了耸鼻尖,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喵?”

白狐前辈?

白南衣含笑点了点头,伸手把小黑猫抱到自己的手心。因为太过惊讶, 小黑猫半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就这么乖乖的被抱了过去。

一旁的封奚行脸色黑了下来, 看着白南衣的目光充满敌意。

小黑猫蹲坐在白南衣的手心, 有些好奇的抬起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白狐的化形, 比他想象的还要漂亮几分, 小黑猫看了不一会,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甩了甩尾巴尖。

“喵。”

见小黑猫没那么生气了,白南衣便开口把刚才的事解释了一下。毕竟他虽然希望小黑猫呆在灵兽峰,却也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将小黑猫留下来。

但白南衣还是使了点心计,把事情隐瞒了一部分,只是说人修受了伤,所以自己在帮人修疗伤,却没有说那伤本就是他打的。

反正那人修听不懂妖语,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

林初云一听到小徒弟受了伤,瞬间着急了起来,站在白南衣的手心往封奚行的方向看,口中急着直叫,“喵喵喵?”

小徒弟你受伤了?

封奚行听不懂小黑猫的话,却不动声色的靠了过来,伸手放在小黑猫的身前。小黑猫果然毫不犹豫的跳到他手心,还试图顺着他的衣袖往上爬。

手心里的毛绒的触感很好的安抚了封奚行心底的暴躁,他微微垂下眼,将小黑猫头顶属于别人的气息抹掉,才放松了脸色,解释道,“师尊,弟子刚取得灵剑便来寻您了。”

林初云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尾巴尖,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生气。可能是因为……白狐化形后实在太好看了,跟徒弟站一起,好像就没了他的位置。

知道小徒弟并不是因为把他忘了才来晚了,林初云心里的委屈也慢慢消退了。小尾巴悄悄探了过来,在刚刚被他拍到的手背扫来扫去,像是在不好意思的撒娇。

封奚行带上一丝笑意,主动把手腕往尾巴尖上贴了贴,小尾巴就飞快的圈好了。

一旁的白南衣看着小黑猫这么快就原谅了人修,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莫名的有几分不满。但人修对小黑猫的在意还是令他比较满意,这么想着,白南衣便也没打算再做什么。

然而封奚行一手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却像是不经意抬头看了白南衣一眼。

白南衣心里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师尊认识白南衣前辈吗?”封奚行突然开口问道。

林初云先是反应了一下白南衣是谁,目光缓缓落到白狐身上,迟疑半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只是见过白狐而已,说不上认识……甚至他连白狐叫白南衣都不知道。

“那看来是徒儿想多了,”封奚行笑了笑,神情带着几分释然,“奚行还以为是师尊等生气了,才让白前辈来教训一下徒儿的呢。”

“……喵?”教训……?

小黑猫茫然的看向封奚行,尾巴尖都带着几分疑惑。

封奚行明明听不懂小黑猫的话,却像是早猜到林初云会问什么,闻言却是一怔,“刚刚白前辈没有说吗?徒儿就是因为要与白前辈切磋,才会迟到了。”

小黑猫碧绿的猫瞳缓缓的落在白南衣身上,明明是个只有巴掌大的小奶猫,白南衣却被盯得带上几分紧张。

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握紧,白南衣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心虚。

“……”见白南衣这个表情,林初云问都不用问了。小黑猫明显表情不高兴了,对着白南衣低低的喵了一声。

你打他做什么?

封奚行依旧安安静静的给小黑猫顺毛,就好像自己刚刚的话只是无意间说起的。

白南衣被这个人修摆了一道,忍不住磨了磨牙,却又不敢再在小猫妖面前展露对这个人修的敌意。

“咳,本……我只是路过,碰巧见到这个人修天赋异禀,便与他切磋了一下。”白南衣顿了顿,目光刚要稍稍警告一下封奚行不要再乱说话,就看见小猫妖还在盯着他,不得不把警告硬生生改成了欣赏。

林初云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碧绿的猫瞳依旧落在白南衣身上。

“……这个灵器送你了。”白南衣咬牙取出一件灵器,随手丢给了封奚行,“算是本……赔礼!”

封奚行对灵器并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林初云之前对这个妖兽下意识的亲近。虽说师尊这人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但其实他心里的戒备心却很强。

连顾景山碰了师尊的头顶,都会被师尊生气的拍开,现在师尊却对一个顶多认识了三天的妖兽如此亲近……

封奚行闭了闭眼,他从未感受过这种感觉,心里像是不断有恶意浮现,却又被林初云毫不掩饰的护短一一安抚下来。

小黑猫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下来,大大的猫瞳仰起头看向封奚行,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喵!”

徒弟,为师帮你欺负回去了!

封奚行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尾巴尖,心底的恶意终于被压制了下来。心满意足的将小黑猫放回到自己的衣服里,对着白南衣和凤五微微行礼,“弟子便不多打扰两位前辈了。”

白南衣现在看他就觉得头疼,直接摆手让他快些走。

等到封奚行离开,凤五才有些纳闷的看向白南衣,“你什么时候见过的那只小猫妖?”

白南衣抚着额角的动作突然一顿,他没有回答凤五的话,而是语气带着几分狐疑,反问凤五,“等等,为何那人修叫小猫妖师尊?”

凤五:“……”

凤五飞快的化为小红鸟,转眼就跑没影了。

……

封奚行刚走进竹屋,怀里的小黑猫直接跳了出去。

小黑团在竹屋里转了几圈,将每个地方都重新沾染上气息后,便相当熟稔的跳到床榻在,在熟悉的位置懒洋洋的趴了下来。

“喵……”小黑猫感觉着周围熟悉的气息,没忍住在床上打了个滚,整只猫仰躺在床榻上,身后尾巴惬意的甩了甩去,感受着落在身上的阳光,没过一会就开始打呼噜了。

封奚行一直站在门口含笑看着小黑团,一直到小黑猫疑惑的看向他,才关了门走到床榻边。他附身拨弄两下尾巴尖,将手里的灵剑放到了床榻上。

小黑猫一咕噜坐起来,不解的看着身前的灵剑。

灵剑通体雪白,在阳光下甚至有几分透明,剑刃极薄,周身在不断的散发着寒气。小黑猫迟疑片刻,小心的用尾巴尖靠近着灵剑的剑刃,还没等触碰到,灵剑就已经被封奚行拿了回去。

“师尊,危险。”封奚行皱了皱眉,不赞同的看着林初云。

小黑猫怂了怂,他其实就是想试试这灵剑,反正大不了掉两根毛,又不会痛。见封奚行不同意,小黑猫乖乖的缩回尾巴,搭在了猫爪上。

然后,林初云就看着封奚行拿起灵剑,在右手的指尖划了一下。

瞬间鲜血便从指尖的伤口涌出,吓得小黑猫瞬间站起身,尾巴飞快的扫来扫去,都快把床榻打扫干净了。

小黑猫趴在封奚行的手肘上,盯着那伤口急的不行,“喵喵喵!”

徒弟你这是做什么!

“师尊不是好奇灵剑的锋利程度吗,奚行只是想给师尊展示一下。”封奚行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就像手上在流血的人不是他一样。

小徒弟肯定是练剑把人都练傻了!

林初云磨了磨牙,伸爪在小徒弟脑门拍了一下,飞快的翻出幻身丹吃下去化为了人形。他伸手握住小徒弟的手腕,在原主空荡荡的储物袋里翻了翻,终于翻到了一瓶只剩下一点的伤药。

那好像是之前方天元给原主的,因为太过珍贵,原主之前一直没舍得用,也没舍得送给白凌晗。

“不许动。”林初云气哼哼的说道,将封奚行受伤的指尖托在手心,低头小心翼翼的给伤口敷上了药。

封奚行垂眸,看着那瓶伤药。若是他没有认错,那是阳春白雪,传说中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现在却被林初云用来替他治一点点的剑伤。

他盯着林初云认真的眉眼看了许久,一直到林初云敷好药,封奚行才收回视线,说起另外的一件事。

“师尊要不要给这把灵剑赐名?”

林初云将空了的药瓶放到一旁,闻言却是一怔,抬头看了封奚行一眼。见他是真的想让自己取名,才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低头看向床榻上的灵剑。

原书里,封奚行没有灵剑,反倒有一把魔剑——万人血。那把魔剑几乎饮尽万人之血,听说靠近的时候,都能听到惨死在魔剑之下的人在惨叫哀嚎。

林初云倒是没觉得自家小徒弟还会入魔,但他实在也想不到别的好听一点的名字了。

“那……万仞雪怎么样?”林初云道,“一剑出,万仞绝壁皆覆雪。”

封奚行瞳孔微微缩了缩,目光落在林初云身上,隐约带着一丝复杂。见林初云抬起头,期待的看着自己,封奚行才将眼里的情绪收敛起来,微微点了点头。

“谢师尊赐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