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无视的吴戈脸色越发铁青, 刚想再继续说,身后就走过去了一个人,站在了他跟封奚行中间。吴戈表情难看, 咬牙对着那人道, “让开!没看到……”

林初云侧过身, 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吴戈脸色一变,慌忙俯身行礼,“拜见林仙君。”

他心里不由暗暗叫苦,林初云怎么会出现在弟子大比上,他刚才说的话该不会都被林初云听到了吧。

林初云不仅听到了, 还故意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丹药?”

吴戈身后冷汗直冒,他哪敢再多说。不说这丹药本就是他胡乱猜测,没有半点证据,就算封奚行真的吃了丹药,他也不敢再嘲讽下去。

整个宗门都知道, 林初云的元婴期是被丹药堆上去的, 他若是在林初云面前嘲讽封奚行, 那不是彻底得罪了林仙君?!

可惜他不知道, 在他开口嘲讽封奚行的时候,就已经把林初云得罪了。

“弟子……只是在恭喜封师弟灵力高强, 顺利渡过第一轮比试。”吴戈咬牙说道。

林初云上下打量他两眼,直把他盯得心惊肉跳, 才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等了许久的小徒弟, “还有别的事么?”

封奚行含笑摇了摇头, 听懂了林初云的意思, 主动上前为他带路。

身后,吴戈刚刚松了口气,却感觉到脖颈间蓦地一凉。他下意识的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便感觉到一丝细细密密的痛感。

再一看,他的脖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伤口,正悄无声息的往外渗着血丝。

吴戈脸色发白,看着封奚行的目光满是惶恐。

林初云跟着封奚行往外走,却在半路上听到不远处的石台传来了阵阵惊呼声。林初云带着几分好奇的看了过去,就听到那石台附近的人在谈论着什么。

“白凌晗”、“金丹后期”、“焰沙”

林初云微微皱了皱眉,跟封奚行对视一眼,却是主动往石台的方向走了过去。封奚行虽然并不在意发生了什么,也还是乖乖的跟了过去。

等到了石台附近,林初云的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石台上正在交战的两个人,一个是白凌晗,另一个便是焰沙。整个石台全都是被灵力破坏的痕迹,两个人还在打着,但看起来焰沙竟是隐隐落了下风。

问题出在境界上,焰沙是金丹初期,可能再过三四天能够成为金丹中期,但白凌晗……

林初云微微眯了眯眼,看着白凌晗的目光带着几分凝重。

一个月前,在雷鸣洞府的时候,白凌晗不过才是金丹初期,现在他身上的气息却隐隐已经是金丹后期,甚至再过一个月恐怕就要破丹化婴了。

正常的修士怎么可能修炼的这么快,还是说,因为他扰乱了正常的剧情,所以现在剧情有了他不知道的变化?

场上,焰沙又一次的进攻被白凌晗挡了下来,自己却是被白凌晗的水流卷住了右腿,重重的拍在了石台之上。

“嘶——”焰沙手里的弯刀一转,将水流割断,自己趁机往后后退了两步,看着白凌晗的目光满是警惕。

白凌晗对他这个目光非常满意,甚至难得对焰沙有着几分和颜悦色,“焰师兄,凌晗不想伤你,不如师兄你……”

“你真的很吵。”焰沙都要被白凌晗烦死了。比武不就是我打你你打我,谁打得过谁谁就胜,这人怎么总是打着打着,就开始说些没用的。

什么封师弟自己修炼那么快,却不愿帮他一把——修炼不是只有自己努力才有用吗,别人又不能替你修炼。

什么林仙君跑去灵火峰闹,是不给他们灵火峰面子——那明明是刘管事做的太过分,林仙君气不过才替封师弟出头。

什么虽然他很不愿意伤害焰师兄,但这场比试他必须要赢——打个架而已,他跟封师弟经常打架,有必要多这么多理由吗。

要不是因为焰沙秉承着比试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不能随便轻易的认输,他现在都想直接放弃了。

白凌晗脸色沉了沉,但他还是很快恢复了笑意,只是手下对焰沙的攻势明显带上了几分冷厉。焰沙飞快的躲闪开,反手就是一击火拳轰了回去。

台下,林初云的身影渐渐被周围的人察觉到,看着台上的白凌晗,又看了看一旁的封奚行,弟子们眼里不由露出几分八卦的色彩。

封奚行也看到了那些的目光,虽然他并不懂这些人在想什么,但他下意识的往林初云的方向靠了靠,甚至还故意牵住了林初云的衣袖。

林初云满心都在思考剧情的变动上,完全没注意身后自家小徒弟的小心思。

虽然焰沙很努力的试图寻找机会,但他跟白凌晗修为的差距太大,撑了半个时辰后,还是被白凌晗打下了平台。

“白凌晗胜。”

虽然对比试的结果之前已经有预料,但真的发生的时候,众人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

焰沙虽说并非灵火峰的大师兄,但却可以说是灵火峰天赋最好的一个,除了灵云峰的封奚行之外,和他同时拜入师门的人,没人能够打得过他。

但他现在却输给了比他还要晚拜入师门两年的白凌晗。

白凌晗特意在台上多站了一会,享受了周围人眼里惊叹的目光,才从石台上下来,带着几分担忧的看着焰沙,“焰师兄没事吧,凌晗刚刚出手有些重了,没伤到焰师兄吧。”

焰沙以为他是真的在担心,还很好心的安慰了他一句,“没事,还没之前封师弟打我那次疼呢。”

白凌晗现在最恨别人说他不如封奚行,闻言恨不得把焰沙再丢到石台上去狠狠打一顿。

“那、就、好。”他咬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诶,你看你看,林仙君来了……”周围的人不知谁小声惊呼了一声,旋即便淹没在了人群之中。

白凌晗闻声一愣,抬头望身侧看去,果然看见林初云站在石台边,目光也恰好落了过来。他心里不由冷笑一声,果然只要他变得厉害,那些人就会后悔放弃他。

想到这,白凌晗脸上不由浮现几分得意,等着林初云过来讨好自己。

林初云走过来,看着白凌晗仰着头看天,不由有些疑惑他在看什么。但林初云也不敢多问,万一他跟白凌晗说话,小徒弟又误会了怎么办?

想到这,他又默默的跟封奚行换了个位置,离着白凌晗更远了一点,才看向另一旁的焰沙,“没事吧?”

焰沙一看见林初云,飞快的站得笔直,声音也乖顺下来,“没事没事,半点事都没有。”

一旁的白凌晗:“……”

他刚才为什么不下手再狠一点,直接把焰沙打的爬都爬不起来!

林初云看着焰沙一副惶恐不安的表情,终于没忍住,小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怕本君?”

焰沙表情一僵,发觉林初云是真心实意的在问这个问题。见状,他心里不由暗喜,刚想随便想个借口就瞒过去,那边封奚行的目光就飘了过来。

“……因为我之前在雷鸣洞府说了仙君您的坏话。”焰沙的话几乎是含在口里,要不是林初云的听力不错,估计都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林初云微微一怔,旋即想起来了好像的确有这么一段,但他其实早就忘了这个事了。林初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顺手摸了摸焰沙的头发,和小徒弟的不一样,焰沙的头发略微有些扎手。

“本君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焰沙缩了缩脖子,您小不小气我不知道,但封师弟可是很小气的,您要是再不收回手,我这个脑袋可能就要保不住了。

所幸,在封奚行爆发之前,林初云收回了手。

成功保住自己脑袋的焰沙,也不敢再在这里多逗留,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偷偷溜走了。林初云见他跑的这么快,也放心下来,带着自家小徒弟离开了。

一直昂着头,等着林初云讨好自己的白凌晗表情僵住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初云越走越远的背影,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白凌晗脸上一片火辣辣,他感觉周围的人都像是在嘲笑自己,心里对林初云的恨意瞬间超过了封奚行。

封奚行虽然对他态度恶劣,但却是一直都是这样。但林初云之前明明那么喜欢自己,对自己那么好,现在却对自己如此冷漠。

白凌晗越想越压不住心里的恨意,瞳孔里渐渐浮现出一层赤红,只是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他,才没有人看到。

……

回了灵云峰,幻身丹的时间也到了,林初云在床榻上变回了小黑猫,伸了个懒腰,就在之前睡觉的地方趴了下来。

身后尾巴随意的甩了甩,整只猫就团成一团准备睡个回笼觉。

封奚行见状,只得放弃准备好的讨好师尊的方法,放轻动作也坐在了床榻之上。小黑团睡得很快,只是没过一会,就开始有些不安分的挪动起来。

一开始,封奚行以为小黑团只是在翻身,连忙伸手护着,怕小黑猫不小心从床榻上掉下去。但他刚一伸手,小黑团却是安分下来。

封奚行等了半晌,见小黑猫没有继续翻滚的意思,才缓缓的收回手。只是他刚收回手没多久,小黑猫就又开始躁动起来。

这一下,封奚行意识到不对了,他迟疑的抬手挡在小黑团的身前,将落在猫瞳附近的阳光都挡住,小黑团果然就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封奚行失笑,无奈的拨弄了两下小尾巴,却也没有再继续修炼的意思。他就这么抬着手,将小黑猫的脑袋护在阴影里,还要注意不能挡住落在小黑猫腹部上的阳光。

倒是和他刚刚开始练剑的时候差不多。

封奚行微微有些出神,那时候他也是要一直平举着手臂,好几个时辰不能动,只是那时候这么做是为了变强,现在这么做却是为了……

阳光随着时间又往下挪动了几分,封奚行顺着也将手的高度调低了几分。

小黑猫睡得香,小肚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封奚行的目光落在腹部的绒毛上,犹豫了许久,还是小心翼翼的伸手,在腹部的绒毛上轻轻拂过。

软软的,被阳光晒过后,显得特别的温暖。

封奚行指尖不由捻了捻,又想伸手再摸一下的时候,却被小尾巴拦住了。

小尾巴委委屈屈,不高兴的缠在他的指尖,似乎是在埋怨他嫌弃自己,封奚行只得收回手,认认真真的把小尾巴安抚好。

林初云这一觉其实也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睡醒后习惯的站起身就要伸懒腰,却感觉自己的脑袋碰到了什么。他迷茫的抬起头,就看见小徒弟淡笑着看着他,手掌放在他的脑袋上方不远处。

小徒弟这是……想摸他的头了吗?

小黑猫迟疑了一下,却是主动抬起头,轻轻的在封奚行的掌心下蹭了蹭。

“喵。”

喏,给你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