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床上睡着的小奶猫压根不知道, 之前只是有些欺师灭祖想法的小徒弟,现在已经准备把这些想法付诸于行动了。

没有丝毫警惕性的小奶猫睡得相当放松,整个瘫在床上, 像一个摊开的黑汤圆。

封奚行没忍住, 伸手戳了戳小黑团的柔软的肚子。

只是虽然封奚行明了自己心意,但他对着一只小奶猫也没办法做什么,顶多只能拨弄两下小尾巴,再偷偷的握握爪垫,试图当成自己在跟师尊牵手。

被打扰了睡眠的小黑团不高兴的缩了缩了后爪, 然后将后爪蜷在身前, 用前爪把后爪的爪垫挡的严严实实。

明确的表示着,此物禁止触碰!

见状,封奚行只得无奈的缩回手,然后报复性的揉了两下小黑团的耳尖。可怜的猫耳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时不时的欺负, 连拍打的想法都没有, 直接就趴下了。

“喵……”小黑团被打扰了睡觉,有些不高兴的低声叫了一声,声音带着几分不满和委屈,又像是在跟人撒娇。

封奚行不舍得再欺负,乖乖的收回了手, 不过他也没有出去练剑,而是合衣侧躺在小黑猫身边,给自己放了个假。

小心翼翼的把小黑团往自己怀里搂了搂,感觉到胸口微暖的触感,封奚行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不过没了他的捣乱, 小黑团睡得也并不安稳, 身后的尾巴有些烦躁的甩来甩去, 姿势换了好几个,却怎么都感觉有些不舒服。

一直到最后,封奚行有些迟疑的将自己的左手伸了过去,被小黑团四爪一起紧紧抱住后,小黑猫才稍微安分的继续睡了。

睡醒后的林初云并不知道自己睡着时都做了什么,习惯性的想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的猫爪抱着什么。他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就看见自己的怀里抱着一只骨骼分明的手。

顺着手往上看,果然看到闭着眼睛的封奚行。

林初云也没有太惊讶,甚至还有心情端详了两眼封奚行的手心。相对于他,小徒弟的手心多出许多剑茧,明显是因为练剑形成的,还有掌心那条原主留下的伤疤,虽然已经完全愈合,但林初云看着心里就很不舒服。

之后要想办法给这条伤疤去掉。

小黑猫用头顶轻轻蹭了蹭封奚行的手心,就趴下来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妖丹。最近他修炼的比较认真,妖丹吸收的妖力也越来越多,闪烁的频率也越来越慢,按照白狐说的,等到妖丹彻底稳定下来,他就要结丹了。

也不知道……妖兽化丹的雷劫难不难,林初云一边将灵识沉浸在气海里,一边有些发愁的想。

气海里,那光点比以前要亮了许多,也大了许多,像个小太阳一般在安安静静的放着光。林初云也不意外,耐心的等在一旁,然而这一次他等了许久,那妖丹依旧放着光,半点想要闪烁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小黑猫的耳尖突然立了起来,猫瞳猛的睁开,像是带着几分惊愕。

封奚行早就已经醒了,见他这样还以为是气海出了什么问题,连忙伸手用自己的灵力探查了一圈,随后他也愣了一下,“师尊……您的妖丹好像快要化丹了?”

小黑猫也是很惊讶,因为他现在完全没有要渡劫的感觉。

两人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都有些茫然。但三天后就是大比的最后一场比试,他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去找凤五询问,林初云犹豫之下还是决定暂时先不管,等到大比之后再去问问凤五。

之后的三天,林初云一直在盯着自己的妖丹,但那小光球却是安安分分的放着光,甚至难得的不再吸收他的灵力,像是已经彻底被驯服了一般。

见此,林初云也微微放松下来。

因为妖丹难得的安分,林初云服用幻身丹化成人形后,倒是不需要一直修炼,还能出门去其他峰转一圈,也因此打听到了另外几个参赛者的名字。

除了自家小徒弟,以及白凌晗之外,剩下的两人倒是并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其中一人是焰沙的大师兄,灵火峰的阳炎,另一个人却是灵药峰的弟子,名为青禾。

林初云见过阳炎,知道他是金丹后期,至于那位青禾却是丝毫没有印象。

……

大比的最后一日转瞬便至,几乎所有弟子都聚集到了石台上,石台上仅剩两个比武台,范围也比之前扩大了一倍。

大比分上下两场,第一场比试赢的人,才有资格去争取第一。至于第一场比试输的人,就只能努力抢夺第三的名次,毕竟第四名可是没有资格进入灵宝阁的。

整个比试持续的时间至少要四个时辰,林初云犹豫再三,还是多吃了几枚幻身丹。虽说这样效果会有所递减,但反正他也快要妖丹化丹了,难道化形还远吗!

见封奚行和林初云到了,焰沙却是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封师弟,林仙君。”

林初云上下打量他两眼,见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心境也并未因此受到影响,才点头回道,“恩,你大师兄呢?”

焰沙挠了挠后脑勺,目光不太好意思的飘忽了一下,“我二师姐找他有事,我就先自己过来了。”

焰沙的大师兄和二师姐是一对的事,在点星宗倒也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林初云不怎么出门,但有焰沙在,他也早就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了。

除了阳炎之外,另外两个人都已经站在比武台旁了。林初云目光一扫,就看见了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的白凌晗,三日不见,白凌晗身上的灵力却是越发的浓郁,已经随时都可以晋级元婴期了。

怕小徒弟又误会,林初云也只是扫了一眼白凌晗就收回视线,看向了另一个站在人群里的……恩……

林初云迟疑的扫了一眼,又扫了一眼,最后终于在某两个灵药峰弟子中间的空隙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他迟疑片刻,开口问道,“那是……青禾?”

封奚行扫了那边一眼,就又看回了林初云,“恩,是他。”

……这也太小了吧?!

林初云看着那被围在正中,连头发丝都露不出来的小小人影,眼里的惊愕藏都藏不住。

见状,封奚行主动开口解释道,“青师兄并非孩童,只是误食了驻颜丹。”

林初云抽了抽嘴角,这才恍然。所谓驻颜丹,虽然跟养颜丹差不多,但其实效果却是截然不同。驻颜丹的品阶要比养眼丹高上许多,服用后便可以将外表停留在服下的那一刻。

这么一想,林初云对这位弟子不由产生了些许同情,毕竟听说驻颜丹是没有解药的,也就是说他要一直顶着这么一副小孩的模样。

“咳,其实也挺可爱的。”因为那群人散开了些,林初云也能看清青禾的模样。唇红齿白,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的确是个很可爱的男孩。

封奚行脸色古怪了几分,轻轻咳嗽了一声,“咳……”

林初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那边的人也已经注意到他们师徒二人,林初云便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跟着焰沙走了过去。

白凌晗对林初云和封奚行的敌意现在已经完全不掩饰,林初云也没有想往他身边凑的意思,而是直接走向了灵药峰的人群。

淡离见林初云目不斜视的走了过来,心里满意了几分,对林初云的态度也要好了一点点点,“你来做什么?”

林初云一看到这位三师兄,就会想到那一盒子银针,他默默的摸了一下鼻尖,目光落在站在淡离身边的青禾身上,“这位便是青禾师侄?”

淡离骄傲的点了点头,毕竟他们灵药峰每次大比都是垫底,这一次难得出了一个好苗子,自然心情很好,“没错。”

一旁的青禾见两人说到自己,便乖巧的一弯腰,开口道,“弟子青禾拜见林仙君。”

林初云的表情僵住了,看着青禾的目光带着几分复杂,不过在青禾站起身的瞬间,他还是很好的把这些心情都藏了起来,只是看着青禾的目光里的同情越发的藏不住了。

这位青禾弟子的声音,竟是……不折不扣的大叔音。

可惜,林初云瞒得住青禾,却瞒不住一旁的淡离。淡离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不想再搭理林初云,带着自家徒弟去了另一边。

“咳……”林初云默默鼻尖,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吧。

没过多久,最后一位参赛者也到了,林初云在灵火峰上见过阳炎,这一次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他身边却是跟着一个穿着赤红衣裙的女子。

一看到那女子,焰沙却是缩了缩脖,明显是已经快形成条件反射了。林初云上一次见他这样,还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呢,想到这,他悄声问焰沙,“你怎么得罪你二师姐了?”

焰沙苦着脸,也小声道,“我不小心撞到了二师姐跟大师兄在约会……”

林初云恍然大悟,同情的拍了拍焰沙的肩膀,却在那两人走过来的时候,果断跟着小徒弟让到了另一边。

焰沙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他刚想说话,就看见二师姐已经过来了。焰沙瞬间怂了,小声的开口,“二师姐,大师兄。”

女子眉头紧锁,对着焰沙点了点头,就又继续看向阳炎,有些焦躁的叮嘱道,“若是真遇上白凌晗,一定要小心,他身上绝对有问题。”

阳炎看着自己未婚妻,含笑点了点头,却是伸手将人抱在怀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抚道,“放心,我知道。”

一旁的焰沙猝不及防吃了一口狗粮,委屈的把自己藏在人群里。

封奚行却是看着那两个人微微出神。

在意识到自己对林初云的心意之后,封奚行就在考虑着自己该怎么做。

之前林初云那么喜欢白凌晗——封奚行一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气哼哼的戳了戳一旁小奶猫的脑壳——但却被白凌晗抛弃,心里对感情已经彻底失望,甚至还说过只想一心问道的话。若是他冒然开口,很有可能把这只胆小的小黑猫给吓跑。

也因此,封奚行并不敢轻举妄动,再加上现在的林初云一天大半的时间都是小黑猫,他就算想做什么,也根本做不成。

顶多是没事多揉弄了两下猫爪,又戳了戳猫耳朵,最后被尾巴不满的甩开。

最后的结果是,本来在床榻上睡觉的小黑猫,最近几天被他烦的跑到房梁上去睡觉了,还是封奚行哄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把不高兴的小黑团给哄了下来。

也因此,到现在封奚行的追求进度完全没有任何进展。

原本封奚行是打算去向须泉风讨教,但听说须泉风到现在都没能把自己的未婚妻哄回来,再一看见现在眼前恩爱的两人,封奚行瞬间便做了决定。

还是这位阳师兄更有经验一点。

阳炎好不容易把暴躁的心上人哄好,就感觉身后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那目光没有恶意,却带着几分奇怪的打量。

他侧身回头,就对上了另一个人的视线。

阳炎微微眯了眯眼,认出那是封奚行。对于这个在自家小师弟口中经常出现的人名,阳炎还是带着几分好感的,毕竟以自家师弟那直来直去的性子,能够忍得了他的性格都不会差。

对着封奚行微微点了点头,阳炎神情带着几分友善。

“小徒弟?”林初云见封奚行一直看着阳炎,开口问道,“怎么了吗?”

封奚行收回视线,微微摇了摇头。

安静了许久的石台上,终于出现了管事的身影,只见他手轻轻一挥,石台便又一次发出了白光。

林初云看着白光没入小徒弟的体内,抬眼顺着另一道光看过去,就看见阳炎也看了过来。

见小徒弟没遇到白凌晗,林初云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他轻轻的拍了拍小徒弟的肩膀,刚要开口鼓励他,就被封奚行一把抱在了怀里。

林初云的身体蓦地僵住了,明明他早已熟悉了封奚行的气息,却莫名对周身冷冽的气息感到几分危险。

不过封奚行也只是抱了一下,就很快的松开了手,对着林初云笑道,“师尊,弟子去比试了。”

林初云收回心神,不再多想,“去吧,加油……别受伤了。”他还是忍不住多叮嘱了一句。

等到四人在台上准备好,管事便宣布了比试开始。

这一次林初云不再走神,认认真真的看着小徒弟与阳炎的比试,两人一开始也只是互相试探,然而试探了几次之后,阳炎却是微微皱了下眉,看向封奚行,“金丹后期?”

封奚行也没有藏着的意思,闻言点了点头。

现在的弟子修炼都这么快的吗?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有了白凌晗的前车之鉴,阳炎倒也没有太过惊愕,而是沉下心来越发警惕。

阳炎的境界与单田差不多,但与单田不同的是,他的攻势要更加猛烈许多。然而封奚行却是能将他的攻势一一挡下,甚至连手里的灵剑都还没出鞘。

但同时,封奚行也无法真正的伤到他。

“出剑吧。”阳炎看着封奚行,“否则若是你灵力耗尽,接下来的一场比试又该如何?”

封奚行垂眸,看着手里的万仞雪,又看向台下担忧的看着自己的林初云,唇角却是微微扬起。

“不必。”封奚行目光突然直视向阳炎,一瞬间周围的场景完全转变。整个点星宗仿佛是炼狱一般,遍地都是弟子的尸体,甚至鼻尖都闻到了浓厚的血腥气。

阳炎虽然心志坚定,但看见这副场景依旧晃了晃神。不过很快,他就从幻境中回过神,因为他已经被封奚行打下了比武台。

“阳师兄,得罪了。”封奚行道。

阳炎还没能从那幻境中回过神,过了半晌才微微摇了摇头,看着封奚行的目光带着几分忌惮,“我输了。”

周围的弟子都有些发蒙,除了台上的两人,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阳炎突然呆住了,然后就被封奚行一下打下了比武台。

不过他们也没时间多想,另一边的比武台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白凌晗这一场赢得却并不是那么容易,青禾的灵力其实并不强,但他却擅长用毒,虽不是致命的毒素,但却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黑石虽然可以切断灵器与主人之间的联系,但对于毒药却并没有什么用,最后白凌晗完全是凭借着境界,才硬生生的将人打了下去。

看着身上或红或紫,甚至还长了红斑的皮肤,白凌晗脸色越发难看,看着青禾的目光带上几分杀意。

淡离就站在青禾身边,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丝杀意,他不由皱了皱眉,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台上的白凌晗。

他总感觉……这个弟子有些奇怪。

接下来的比试是阳炎跟青禾,两人要争夺第三名。

林初云对这两人并不在意,等封奚行从比武台上下来,就带着他到一旁休息去了。见封奚行灵力消耗不大,林初云才松了口气,但他心里还是有着几分不安。

他一直怀疑,白凌晗的境界其实是因为剧情变动后,给他的补偿。若是真是如此,那这场弟子大比没准也是白凌晗的机遇。

若是真是如此,那小徒弟该怎么办?

阳炎跟青禾的比试持续了许久,最后还是阳炎要略胜一筹,更大的原因是,青禾的毒药在跟白凌晗比试的时候,便已经用去了大半。

“下一场,白凌晗对阵……封奚行。”

闻言,封奚行站起身,然而一旁的林初云却是突然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要不……”

封奚行垂眸,看着林初云,一动不动。

林初云迟疑许久,还是叹了口气,他站在封奚行身边,却是主动伸手抱住了封奚行,“加油。”

封奚行眉眼缓和下来,他轻轻的摸了摸林初云的束发,“师尊放心。”

白凌晗站在比武台上,冷冷的看着那两个人在他面前亲亲我我,反正很快这两个人就都会被他解决掉的。轻轻摸了摸手上的黑石,白凌晗冷冷的笑了。

淡离微微皱了皱眉,目光落在白凌晗手上的戒指上,他隐约从那上面感觉到几分不详的气息,却又无法分辨出到底是什么。

有点像是诅咒,又有点像是……魔气?

见两人都站在比武台上,管事便宣布了比试开始。

白凌晗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轻笑着看着封奚行,语气带着几分嘲讽,“封师兄可曾想过,凌晗会站到这里?”

当初封奚行对他那么轻视,不就是因为他境界低微,现在他比封奚行的修为还要强,甚至以后他会成为整个大陆最强的修士。

封奚行没有搭理白凌晗的意思,他能感觉到,白凌晗现在距离入魔只差一点了。他垂下眸,看着手里的万仞雪,却是突然伸手将灵剑从剑鞘中拔出。

瞬间,整个比武台都被风雪占据,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降下了几分。漫天飞雪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他们只能看清台上两个人隐约的身影。

“怎么突然就拔剑了……”一旁有弟子疑惑的嘟囔道。

台上,白凌晗看着周围的风雪,却是冷笑了几声。原本他还在想,若是自己出手太狠会不会被人制止,没想到封奚行竟然自己找死。

这样的话,若是他不小心失手杀了封奚行,也不会有人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他的想法刚刚落下,耳边便传来一阵寒意,白凌晗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就感觉到了一阵温热从脸颊边落下。

“你!”白凌晗最在意的就是他这张脸,封奚行一出手就直接将他惹怒了。

封奚行的身影却是又一次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白凌晗心里不由警惕起来,在下一次感觉到危险的时候,抬起碧水剑挡住了封奚行的攻击。他看着封奚行的灵剑,眼里闪过几分垂涎,“封师兄这灵剑倒是不错,不如送给凌晗如何?”

一边说着,一道暗光已经落在了万仞雪之上。

之前白凌晗从不会去试图抢夺他人灵剑,主要是灵剑与剑主身心相连,他若是动手很容易被发现,但现在封奚行自己将比武台遮蔽起来,反倒是方便了他动手。

暗光落在剑刃上后,封奚行便感觉到一股魔气出现在灵剑之中,他眼里闪过一抹幽光,眼角的泪痣颜色微微变深,几缕魔气悄无声息的顺着灵剑,任由那魔气一起带了回去。

“叮——”剑刃相撞的清脆声响起,封奚行又一次后退藏身在雪雾之中。

见没能直接将灵剑夺来,白凌晗微微皱了皱眉,至于黑石带回来的力量,他毫不在意的就吸收进了体内,毕竟黑石一直都可以吸收灵器的灵气,但他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双眼已经越发的赤红。

“没想到封师兄居然也到了金丹后期,”白凌晗挑了挑眉,“只是可惜,凌晗如今的境界可是要比封师兄更高!”

说着,他转过身,手里的碧水剑又一次挡住了封奚行的灵剑。

封奚行趁着一次次的攻击,将自己身上的魔气一点点的侵入了白凌晗的气海。若是现在有他人在场,就会发现白凌晗脸上已经遍布魔纹,双目赤红的仿佛恶鬼一般,极其可怖。

白凌晗对自己身上的变化一无所知,在他眼里,封奚行就是在垂死挣扎而已,一想到等会自己亲手杀死封奚行,林初云伤心欲绝的表情,他就期待的颤抖。

台下的众人根本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只能偶尔听到剑刃相撞的声音。林初云心里急的不行,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一旁的淡离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冲着管事怒斥道,“快中止比试!”

管事不由一怔,弟子大比持续这么多年,还没有中途停止的情况。见此,他不由有些犹豫,“这……”

就在这时,比武台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管事脸色一变,连忙俯身行礼,“代掌门。”

顾景山没有说话,却是直接出手震散了比武台上的冰雾。而这一次,台下众人也终于看清了比武台上的景象。

只见封奚行脸色惨白重伤在地,唇角还有没擦干的血迹。而白凌晗却是满脸魔纹的站在封奚行身前,赤红的双眼满是杀意,手里的碧水剑甚至马上要刺中封奚行的心口。

“封奚行!”林初云心跳都停止了。

而就在这时,压在禁地上整整一个半月的雷劫,终于劈下了第一道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