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禁地上的雷鸣声轰然响起, 一道道劫雷劈向了空中的人影。点星宗的弟子被管事安置在了灵火峰上,看着主峰方向不断劈下的劫雷,目光都带着几分畏惧。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雷劫。

一开始的几道劫雷还在正常渡劫的范围内, 但接下来的雷劫却一道比一道强横, 带着震荡一切的气势劈了下来,仿佛要将渡劫的人彻底粉碎一般。

但就算是在这么恐怖的劫雷下,他们的掌门却是一手背在身后,单手持剑,将劫雷一道道劈散。看着方仙尊如此轻松, 弟子们心里的惊惧也一点点淡了下来, 对于方仙尊渡劫也越来越有信心。

然而在主峰上的众人,心里却并没有那么轻松。因为离得近,他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劫雷的强度越来越强, 一开始只需要一剑可以劈散的雷光, 已经不得不运起灵力才可以劈散了。

而且……劫雷劈下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了。

“师尊。”封奚行看着林初云一直落在方天元身上的目光,意识到自家师尊绝对是已经忘了自己身体的问题,不得不扯了扯林初云的衣袖,“师尊,药效快到了。”

林初云闻言一怔, 旋即才想起来,自己要是再不吃药,就要变回猫了!

但他看着那边正在渡劫的方天元,心里怎么都不愿离开,最后一咬牙将玉瓶打开, 把里面剩下的幻身丹全都吃了下去。

封奚行阻拦不及, 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初云吞了好几枚丹药。他眉头紧锁, 拽着林初云的衣袖的指尖用力,语气里满是不赞同,“师尊!”

“没事。”林初云摇了摇头,感觉体内的妖丹似乎重新稳定下来,松了口气,“反正有三师兄在呢。”

不论如何,他现在都不可能从这里离开。

师徒两人的动静很小,并没有打扰到其他几人。

禁地的劫雷劈了整整三日,到最后,主峰上的人也不得不往后避开,落在了更远一点的灵石峰上。天上的劫雷现在已经比最初强上数十倍,落下的劫雷仿佛是雷光组成的瀑布一般,他们甚至无法看清方天元的身影,只能隐约从雷光被劈散中知道,师尊依旧在渡劫。

“还有……九道。”林初云心里一直默数着,知道现在劫雷其实已经所剩不多了。但剩下的九道劫雷,才是整个飞升雷劫里最难渡过去的。

而原文里,方天元也是失败在了最后一道劫雷上。

也不知是不是快要到了最后的时刻,林初云的心情完全无法平静下来,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他下意识的靠近着身边的小徒弟,试图用小徒弟的体温来降降温。

结果他这温度还没怎么降,小徒弟的体温却是升的飞快,林初云不由抽空嫌弃的看了封奚行一眼。

这一眼,让封奚行从师尊偷偷靠过来的欣喜中回过神,看着林初云泛着不正常红意的脸颊,封奚行一把抓住林初云的手腕,险些被掌心近乎灼热的温度烫伤。

“师尊,您怎么了?!”

因为身体温度太高,连带着林初云的反应都慢了一下。听到小徒弟焦急的声音,林初云迟疑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感觉到了几分不正常的灼热,这种感觉他很熟悉,每次他要变成猫的时候,都会有这种灼热感。

但现在方天元马上就要渡劫结束,是失败还是成功就看这最后九道劫雷,林初云怎么可能这个时候离开。

想了想,林初云取出了淡离之前给他的药豆,趁着封奚行没注意又吃了十粒,才将药瓶放回衣袖,这样应该还能多撑一会。

这么想着,林初云冲封奚行安抚道,“没事。”

封奚行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以为林初云身上会这么烫,是因为他一下子吃了那么多幻身丹导致的。

“师尊,要不您先回去休息一下。”封奚行劝道。他并不清楚方天元的劫雷还有多久,但若是再劈个三天三夜,难不成让林初云就这么一直烧着吗?

林初云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不用,马上就要结束了。”

封奚行一愣,还没来得及问,林初云就已经又看向了禁地的方向。见状,封奚行只得把话咽了下去,只是心里却是带上了几分疑惑。

师尊是如何知道方仙尊的雷劫快要结束了?

而正如林初云所说,接下来的几道雷劫,速度渐渐放慢了下来,像是已经快要结束了一般。但也正因为快要结束,整个雷云里的劫雷都开始往下落,每一次劈下的劫雷都裹带着无数雷光。

“八、七、六、五、四……”林初云在心里一点点数着,可能是因为温度的缘故,他眼前的景象开始忽明忽暗,甚至带着几分晃动。

他微微晃了晃脑袋,看着其他几人目光迟疑了一下,最后落在顾景山身上,就又重新坚定了下来。反正就算他真的在这里变成了猫,相信有顾景山在,也不会让其他人往外说出去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林初云又等到了倒数第三道雷落下,而随着雷鸣声一起响起的,却是封奚行带着几分惊慌的声音,“师尊?!”

林初云趴在地上,摇了摇有些混沌的小脑袋,看着自己毛绒绒的四肢,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又变成了猫。他倒是并不惊讶,甚至还很淡定的扒拉了两下小徒弟的裤脚,让他把自己抱起来。

封奚行的声音惊动了其他几人,顾景山、淡离和凤五都是知道这件事的人,然而烛炎和江烽墨不知道,两人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小黑猫,不由惊了一下。

“这是……”烛炎警惕了几分,手里的流火剑毫不留情的直指向小黑猫。

相对于烛炎,江烽墨却是没有那么冲动,目光却是在小猫妖身上扫过,确定不能能作为炼器的材料后,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小黑猫看着几乎要烧着自己胡子的剑刃,尾巴都炸开了毛,一转头就躲到了封奚行身后,只露出了半个小脑袋,对着烛炎不高兴的哈气。

然而他这一哈气,竟是莫名的吐出一口火焰。小黑猫自己被自己吐出的火吓到了,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猫瞳缩成了一条细线。

烛炎没想到这么一只小猫妖,居然还敢跟他凶,暴脾气一上来,手里的流火剑火焰更盛,“封奚行你让开,看本君怎么教训这只妖兽!”

封奚行不仅没让开,还将小黑猫护在了身后。有了小徒弟撑腰,小黑猫得意洋洋的冲烛炎叫了两声。

烛炎见状,更是气的不行。

“烛炎,住手。”顾景山道,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揉了揉额角。他也是被师尊的事吸引了心神,完全忘了林初云身上的问题了,“这是林师弟。”

烛炎手里的流火剑啪嚓掉在地上,整个人像是见鬼了一般,看着那躲在封奚行身后,又可怜又无辜的小猫妖,“林初云?!!!!”

顾景山任由烛炎在一旁怀疑人生,看着封奚行弯腰把小黑猫抱在怀里,皱了皱眉问道,“没有幻身丹了吗?”

小黑猫摇了摇头,他刚才已经把最后的幻身丹都吃了,一枚都不剩。

见状,顾景山也没办法,问道,“那你……要先回去吗?”

小黑猫飞快的摇了摇头,小爪子紧紧抱着封奚行的手指,冲着顾景山飞快的喵喵喵。

不,我要留下来!

顾景山也没有强迫他离开的意思,见状点了点头,目光重新落向禁地的方向。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见刚刚劈了倒数第二道的雷云,莫名的停滞住了,在原地安静了许久,不仅没有劈出最后一道雷云,反倒是不情不愿的分出一小片雷云,而这一小片雷云飘着的方向正是灵石峰。

顾景山的目光迟疑的在几个师弟身上扫过,甚至连封奚行都被他盯着看了几眼,然而怎么看也没发现有任何人要突破。

最后还是凤五盯着林初云看了许久,快步走了过来,在小黑猫的额头上一点,随后一把将小黑猫从封奚行怀里抱走了。

猝不及防被抢了师尊的封奚行都呆了两下,才猛的反应过来,伸手想把师尊抱回来,被凤五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凤五没理封奚行,而是一手揪着小黑猫的后脖颈,将小黑猫提在身前,咬牙切齿的问道,“林初云你是不是蠢,你要化丹了不知道吗!”

小黑猫被他训得,耳朵都往后趴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圆滚滚的小脑袋,尾巴也乖乖的缩在肚子上。没了小徒弟在,小黑猫怂的相当快,叫声软的不行,“喵……”

不知道……

小猫妖又乖又怂,猫瞳里满是悔过,还带着一点怯生生的讨好,别说凤五这种本就对小妖兽心软的,连烛炎都反省了一下自己刚才是不是太凶了。

“师尊要化丹了?!”封奚行瞳孔微缩。

之前他与师尊就怀疑过快要化丹,但因为一直没有渡劫的意思,便以为是两人的错觉,谁能想到师尊竟是会在这个时候化丹。

顾景山也没想到会是林初云,不由看向凤五,皱眉道,“有危险吗?”

“……本来是没有的。”凤五回道,一边检查小黑猫体内的妖力,一边眉头紧皱,“你吃了什么?!”

小黑猫尾巴蜷在身边,一副做错事乖巧认错的模样。

“师尊吃了幻身丹,大概有十几枚。”封奚行看着凤五,替林初云回答道。

“不止。”凤五感觉到林初云体内妖丹的情况,微微眯了眯眼,看着手上的小猫妖,追问道,“你还吃了什么?”

小黑猫只得小声道,“喵……”

三师兄给的丹药。

凤五抬头,看向淡离,“你给林初云的是什么丹药?”

淡离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飞快的回道,“是一种抑制妖丹活性的丹药,因为之前林初云无法修炼,妖丹会不断吸收他的灵力,长久下来会导致境界衰退,所以我给他了这种丹药。”

凤五脸色沉了沉,怪不得他感受到的妖丹,明显要比正常化丹的时候要凝滞许多。他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决,现在雷云已经过来,再让淡离去熬制解药也已经来不及了。

“若是无法化丹……会怎么样?”一旁的封奚行突然开口问道。

他走到凤五身边,轻轻拨弄着小黑猫的尾巴尖。从刚刚凤五和淡离对话开始,封奚行的表情就淡了下来,原本眼里的担忧也都消失不见了。

凤五看着他,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若是无法化丹……会渡劫失败。”

“失败的话……”看着飘过来的雷云,凤五微微眯了眯眼,“渡劫失败的后果,对于妖兽来说只有一个。”

灰飞烟灭。

眼看着雷云已经快要飘了过来,凤五也来不及再多说什么,只能弯腰将小黑猫留在了一个石台上。

看着在石台上的小黑团,凤五犹豫了一下,还是留下了自己的一枚尾翎才后退着离开。

妖兽渡劫时不可使用外力,只有血脉相连的亲人可以帮忙抵挡一次雷劫。只是林初云的父兽和母兽不知道在哪,他也只能用自己的尾翎试一试了。

封奚行对凤五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半蹲在一旁,轻轻拨弄着小黑团的小尾巴。

小尾巴似乎也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依依不舍的在封奚行的手腕上缠了缠,然后缓缓的松开,还用尾巴尖把他往外推了推。

小黑猫也看到那雷云,他冲着封奚行轻轻叫了一声,“喵。”

徒弟你先走吧。

封奚行一动不动,依旧在拨弄着小尾巴。只是之前一向与他亲近的小尾巴,现在却是在不断的躲着他,甚至把自己藏在了小黑猫的身下。

“喵……”小黑猫又低低的叫了一声,伸出一只爪子轻轻推了推封奚行的手臂。

封奚行却是闭了闭眼,突然问道,“师尊,若是奚行现在入魔,是不是这雷劫就会……”

“喵!”小黑猫一爪子拍在封奚行的唇角,将他剩下的话都压了回去,林初云完全不知道自家小徒弟怎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但这并不影响他生气,“喵喵喵喵喵!”

你要是敢入魔,为师就打你屁股!

封奚行看着眼前气的一直在叫的小黑猫,终于还是闭上了眼,将眼底的赤红压下,眼下泪痣的颜色也淡了下去。

“有师尊在,徒儿自是不会入魔,但是……”封奚行看着小黑团,伸手轻轻摸着他的小脑袋,“若是师尊不在了,徒儿怎么做,便也没人拦得住了。”

雷云已经近在咫尺,封奚行唇角突然浮现一丝笑意,附身在小黑团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所以只有师尊在,才能阻止徒儿入魔。”

他站起身,目光依旧盯着小黑团,缓缓的往后退着。

林初云呆愣了一会,下意识的伸爪摸头顶,却发现他顶多只能够到自己的猫耳朵,只得又把小爪子放下。

雷云飘了过来,带着被打扰的不满,飞快的就劈下了第一道雷。林初云倏地回过神,运起妖力在周围护住,但雷劫还是劈散了他的妖气,一路蛮横的闯入了他的气海,而他体内的妖丹在雷劫的激发下,终于又活跃了几分。

但相比正常而言,还是太慢了。

林初云深呼吸两口气,雷劫劈在身上虽然疼,但却能够激发妖丹。也因此,等第二道雷劈下,林初云并没有再试图去挡,而是利用着雷劫之力开始努力化丹。

远处,避开了雷云范围的众人,看着分成两处的雷云,却是一时有些无语。不过他们也没有多想的时间,虽然分出了一小部分的雷云,但方仙尊渡劫的最后一道雷劫终于还是轰然而下。

几乎整个禁地上都被劫雷笼罩着,入眼之处尽是雷光闪烁,仿佛整个雷云里的劫雷都倾泻而出,众人不由倒吸一口气,这根本不是人修能够抗住的天劫!

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修士只得追求那唯一的一线生机,然而这飞升的最后一道雷劫,根本就是一心只想将修士劈成灰烬。

最后一道雷劫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刻钟,才缓缓停下。禁地上空的雷云终于散开,久久没见到阳光的主峰,重新撒上了几分暖意。

众人静静的等着,若是飞升成功,天道必回落下瑞祥之兆,然而他们等了许久,都没看到任何异光闪过。

顾景山目中悲恸,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其他的几人更是悲痛欲绝,烛炎双膝猛的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哭吼了一声,“师尊!”

凤五悲鸣一声,化为凤鸟,展翅便要离开这里。

“恩,在呢。”

一声很轻的回应落在众人耳畔,凤鸟刚飞起来的羽翎都忘了动,呆呆的落在了地上。烛炎猛的抬头,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灵石峰上的身影,“师……师尊?”

“说了在呢,喊那么大声,耳朵都要震聋了。”方天元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四徒弟。

其他的几个人看见方天元,眼里满是惊喜,一时都不敢上前,唯恐这只是幻象。

烛炎也彻底呆住了,不过他呆住了,眼里的泪却是没有呆住,反倒相当欢快的流了下来。

方天元微微挑了挑眉,语气带着几分危险,“怎么?小四看见为师渡劫成功这么伤心吗?”

“不、不是,弟子……”烛炎语言混乱中。

方天元成功欺负了自家四徒弟,刚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就看到一旁顾景山静静的看着他。方天元莫名的心虚了一瞬,他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问道,“小六呢?”

顾景山心里叹了口气,附身道,“林师弟也在渡劫。”

方天元目光落在远处的雷云和石台上的小黑猫,“化丹劫?”

顾景山点了点头,目光看过去带着几分担忧,毕竟小黑猫已经许久都没动静了。而方天元的感应要比顾景山强的多,他能准确的感应到,雷云下的那个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却并没有要化丹成功的意思。

方天元抬脚往雷云的方向走了过去,然而他刚走了两步,身前就被一个人影挡住了。方天元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金丹期弟子,表情丝毫不变,右手轻抬就要把人丢出去。

然而他的手要落在那人身上的前一刻,却莫名的顿了一下,方天元的目光在这名弟子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了弟子眼角的泪痣上。

“你是谁?”

封奚行微微附身,“弟子封奚行,师承林仙君。”

方天元皱了皱眉,看着封奚行的目光瞬间带上了几分嫌弃,“小六怎么收了个这么弱的徒弟?”

封奚行沉默的站在那,似乎对方天元的嫌弃没有丝毫反应。

方天元对这种和自家大徒弟一个性子的人最没辙,再加上他有急事处理,完全没有跟封奚行过多纠缠的意思,再一闪身就已经到了雷劫前。

“主人!”凤五惊叫了一声。

妖兽化丹的雷劫若是有外力帮助,雷劫的强度就会翻倍增大,以方天元的境界,他若是进入雷劫范围,林初云直接就被劈死了!

然而无论是慢一步的封奚行,还是凤五的声音,都没能阻止方天元进入了林初云雷劫的范围。封奚行心底一阵冰凉,甚至连眼底的赤红都已经出现,若不是其他人都在震惊于方天元的举动,早就被人发现异常。

只是众人提着心等了许久,却也没看见雷劫有任何加强的意思,反倒是能看到方天元站在小黑猫身边,把雷劫劈散了之后,将雷光注入到小黑猫的体内。

凤五整只鸟都恍惚了,“还能……这么渡劫吗?”

可是,不是只有血缘关系的亲兽,才可以帮助小妖兽渡劫吗?

雷劫被方天元欺负的没脾气,等到小黑猫化丹成功,连一刻都没停留,飞快的就溜走了。方天元收回手中的灵剑,附身将小黑猫抱起来,相当熟练的揉弄了两下小黑猫的下巴。

林初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渡劫成功的他累的眼睛都睁不开,只觉得揉弄他的手指力度刚刚好,以为是封奚行在抱着自己,下意识的就打着呼噜往小徒弟怀里钻。

然而钻着钻着,小黑猫却是意识到不对劲,迟疑的睁开眼。小徒弟就站在他对面,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那抱着他的人是谁?

小黑猫茫然的抬起头,终于看清抱着自己的人的样子,整只猫都呆住了。

“喵……”师、师尊?

方天元闻言,却是挑了挑眉,轻轻在小黑猫脑袋上弹了一下,“叫什么师尊,叫舅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