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方天元已经出关, 但管理宗内事务的依旧是顾景山。

白凌晗入魔的事已经在整个宗门传遍,当时去追的管事最终还是没能抓到白凌晗,顾景山只得在宗门内下了追杀令, 若有弟子在外出游历时遇到白凌晗定将其抓回,若能力不足则可向宗门汇报其行踪。

除此之外,白凌晗的住处也被执法队的弟子搜寻了一番, 屋里不仅有大片已经被魔气污染了的灵器,还有不知从哪抓来的被吸干血的野兽尸体, 推开门的弟子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但除此之外,执法队却并没有查到其他异常, 甚至连白凌晗为何会入魔都无从查起,最后只得暂时将其入魔定为了心魔作祟。

而因为白凌晗叛逃出宗门,弟子大比的前三名空出了一位,青禾作为原本的第四名,也获得了进入灵器阁的机会。

然而这些事, 林初云却都没有怎么在意, 他现在满心都在想那几个梦的事。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 方天元就亲自送来了幻身丹, 因为林初云已经成功化丹,所以服用幻身丹后,一天可以有五个时辰化为人形。

只不过想要彻底随心化形,必须将妖力修炼到化形期才可以。

林初云看着方天元, 想到自己梦中的场景, 很想开口问他他梦里的事是不是真的,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沉默了下来, 决定先去问问白南衣, 看看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封奚行知道林初云最近几天似乎在烦恼着什么,但他问了几次林初云也没有告诉他,便没有再问了。

听到林初云说想让自己带他去灵兽峰,封奚行自然答应下来,心里却在疑惑着,难不成林初云烦恼的事跟灵兽峰上的人有关?

一人一猫到了灵兽峰——林初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白南衣坦白身份,只得暂时还是用小猫妖的身份来找他。

凤五没在灵兽峰,不知又跑哪里去玩了,林初云有凤五之前给他的令牌,倒是很轻松的进了灵兽峰的入口。

封奚行抱着小黑猫,刚往里走了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破空声。封奚行迅速低下头,躲过了巨猿的兽手,又侧身闪开了彩蝶的蝶粉,最后往后连退五步,躲开了巨蟒的蛇尾。

“灵兽峰严禁人修进入!”巨蟒看着封奚行,粗声粗气的开口,“人类,你是怎么进来的!”

封奚行没有回答的意思,目光扫过三只妖兽,另一手灵剑已经缓缓握住。他怀里的小黑猫听到声音,从他怀里探出头,连忙叫住了双方,“那个……咳,是我。”

“小黑?”一看见小猫妖,三只妖兽态度明显柔和下来,但对于封奚行依旧带着排斥,“这是你的主人?”

“……咳,”小黑猫听到那个名字,无语的用爪子揉了揉鼻尖,“算、算是吧……”

他已经懒得解释了。

见小猫妖跟封奚行很是亲近,三个妖兽倒也没再攻击他,而是收了身上的妖力,看着小黑猫问道,“你是来找小红的吗?”

林初云迟疑片刻,却是小声问道,“请问……你们知道白南衣前辈吗?”

三只妖兽明显很茫然的互相看了看,最后都是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灵兽峰的妖兽其实并不多,基本上他们全都见过,名字也都知道,若是说是姓白的话……

“你说的是白先生吗?”巨猿问道。

林初云琢磨着白先生可能就是白南衣在这里的化名,便点了点头,问道,“你们认识他吗?”

巨猿大手摸了摸后脑勺,茫然道,“我们跟白先生也不太熟,只知道白先生是多年前被凤五带回来的,听说当时伤的很重,用了很多灵药才救活,白先生平时很少会出现,都在闭关养伤。”

“对了,听其他妖兽说,白先生似乎一直在找一只幼崽。”一旁的彩蝶突然扇了扇翅膀,补充了一句。

小黑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欢欢喜喜的跟三只妖兽道谢,就催着封奚行带他去了凤五的洞穴。三只妖兽被小黑猫软糯的声音哄得迷迷糊糊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眼前那只人修影子都不见了。

“……要去抓回来吗?”巨猿迟疑的看向另外两只妖兽,凤五一向不喜欢人修进灵兽峰,若是让他知道他们三个放了人修进来,肯定要挨打了。

彩蝶却是扇了扇翅膀,飞了起来,嘲讽了一句,“傻子。”随后就自顾自的飞走了。

巨猿勃然大怒,伸手就要去抓彩蝶,却被巨蟒拦住。巨蟒懒洋洋的在一旁晒太阳,顺便给巨猿解释了一句,“别忘了,人修想进入灵兽峰必须有令牌,令牌只有小红那里才有。”

虽然不知道为何凤五会给这个人修令牌,但至少凤五是允许这个人进入灵兽峰的。

……

按照林初云记忆里的路线,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凤五的洞穴。小黑猫从封奚行的怀里跳了下去,三两步就往洞穴的深处走,还一边催促着封奚行,“快点快点。”

封奚行确定洞穴里似乎没有危险,才点头应声,跟了上去。

虽然只走过两次,但林初云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很快就找到了路。然而眼看就要到白狐洞穴的时候,封奚行却是开口叫住了小黑猫。

小黑猫迷茫的回过头,就看见身后封奚行被什么东西拦住了。他转身跑了回来,伸出爪子在上面碰了碰,猛然意识到这里其实是有个结界的。

怪不得……他第一次进入洞穴的时候,白南衣会那么惊讶。

小黑猫试着探头往外伸,结界完全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但封奚行却完全无法穿过结界。小黑猫想了想,却是用两只前爪抓住了封奚行的指尖,把他往结界的方向拽,然而他的猫爪是顺顺利利的过来,封奚行的手指依旧被挡在了外面。

“谁?!”两人在结界这里的动静,很快就惊扰到了休息中的白狐。白南衣声音冰冷,带着阴森的杀意,一道毫不留情的妖力直接打了过来。

封奚行瞳孔微缩,趁着小黑猫的爪子还在结界外,飞快的握住他的猫爪,把小黑猫拽出结界护在身后,自己则是在身前布下一道道冰霜。

那妖气飞快的将冰霜一层层震碎,眼看要打到封奚行心口,被一只猫爪狠狠的抓碎了。

“徒弟你没事吧。”小黑猫担忧的不行,对着封奚行的唇角和心口闻来闻去,试图确认小徒弟有没有受伤。

封奚行耳尖悄无声息的红了,他低头看向在自己唇边蹭了蹭去的小黑猫,甚至能感觉到小黑猫的胡须轻轻扫过了他的唇角。

“师、师尊。”封奚行红着耳朵,僵在那里,一时根本不想退开。

石道的深处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白南衣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浮现,他本是一脸的冰冷,在看见封奚行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改变,直到他看到了封奚行肩上的小黑猫。

“小黑。”白南衣表情明显缓和下来,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把小黑猫接过去。

封奚行见状,却是眯了眯眼,气海里的灵力猛的一震,唇角流下了一丝血。

闻到血腥味的小黑猫明显急了许多,低头躲过了白南衣的指尖,伸爪趴在封奚行的脸上,“你受伤了?”

封奚行摇了摇头,却是不着痕迹的将小黑猫护到自己的手心,目光落在白南衣身上,带着几分敌意。

白南衣看着封奚行的目光带上几分寒意,然而封奚行却是依旧淡定的站在那,半点没有将手心的小黑猫交出去的意思。

“白叔叔!”小黑猫确定封奚行没有受太重的伤,才有些气恼的转过头,看向白南衣。

“他没事。”白南衣一时有些心虚,顺手丢给了封奚行一枚丹药,没好气道,“吃。”

见封奚行吃下丹药,脸色好转了许多,林初云才放下心来。一旁的白南衣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怎么他每次见到这个人修,都没什么好事,上一次亏了灵器,这一次又亏了丹药。

“走吧。”白南衣倒也没那么小气,只是心里抱怨了一句。他伸手在封奚行身前轻点,封奚行便也可以穿过结界,两人一猫到了石洞之后,白南衣便回到他的石台上,重新变成了白狐。

小黑猫在见到石台上的白狐时,尾巴明显欢快的甩了甩。封奚行跟在身后,看着那条明显叛变的小尾巴,眼底沉了沉。

白狐可没招待封奚行的意思,尾巴轻快的落在封奚行身前,没等封奚行反应过来,就把他手中的小黑猫卷走了。小黑猫自己也没有反抗的意思,甚至相当熟悉的趴在了尾巴里。

“白……白叔叔。”林初云在软软的狐狸尾巴里扑腾了一会,终于想起来自己来这的目的。他努力从舒软的狐尾中爬出来,一路顺着白色的毛皮爬到了白狐的头顶。

白狐依旧淡定的趴着,对小黑团踩在自己头顶没有半点不满,“恩?怎么了?”

小黑猫犹犹豫豫的开口,“您……认识林江月吗?”

白狐身后的尾巴猛的停住,细长的狐目睁开眼,带着几分探究和打量,“你记起来了?”

小黑猫因为白狐突然抬头,一下子没能站稳,一路叽里咕噜的滚到了白狐的身上,转的小黑猫晕头转向了半天,才磕磕绊绊的爬起来,“没、没有……只是听别人说起的,这个人是我的娘亲对吗?”

听到他这么说,白狐眼里的光黯淡下去,他侧过头,看向自己身上蹲坐的小黑团,半晌却是开口道,“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但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小黑猫完全没有大祸临头的感觉,还很疑惑的歪了歪小脑袋,“好啊,什么事?”

“你叫林初云?”白狐压低着声音问道。

小黑猫呆滞了,身后的尾巴也不摇了,明显是没想到自己马甲这么快就掉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白狐,见白狐表情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才开口道,“是、是我。”

白狐低下头,鼻尖轻轻在小黑猫头顶碰了碰,“放心,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白狐不知为何,表情带上几分犹豫和退怯,但他最后还是问道,“我可以看一看你化形后的模样么?”

小黑猫明显有些迷茫,他犹豫了一下,才取出了幻身丹吃了一枚,幻化成了人形。

白狐看着林初云,表情明显陷入了怔忪,目光带着几分怀念和回忆,像是在透过林初云看着谁。林初云抿了抿唇,任由白狐打量了许久。

“真像……”白狐低低的感慨了一句,却是起身化为了人形。他在石台的边缘坐下,伸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来,坐。”

至于封奚行,白狐没有让他过来的意思,只是随便丢了块石头给他。

“白叔叔?”林初云乖乖的在白南衣身边坐了下来。

白南衣目光在他脸上扫过,最后柔和下了眉眼道,“你猜的没错,我的确认识你的母亲,也就是林江月。”

“而且不仅是林江月,我还认识穆摮。”白南衣道,看着林初云一脸茫然,微微挑了挑眉,“你不知道这个名字吗?”

林初云恍然,这应该是他父亲的名字,然而方天元对他父亲可谓是明晃晃的不喜,别说名字了,若不是因为穆摮在故事里是主角之一,他都可能直接把这个人省略了。

“知道知道,”林初云轻咳一声,飞快的转移话题,“那……白叔叔您呢?”

白南衣认真想了想,含笑道,“算是……你的未婚夫?”

林初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知为何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家小徒弟。封奚行的表情也明显沉了沉,若不是见到白南衣眼里的调笑,他可能会真的出手将林初云直接抢过来。

“开、开玩笑的吧?”林初云磕磕巴巴的问道。

白南衣笑眯眯的看着他,语气带着几分幽怨,“明明是小初云自己小时候说要嫁给白叔叔的,结果长大了就嫌弃白叔叔了。”

林初云轻咳一声,揉了揉鼻尖。不过白南衣这么说,他也大概猜出来了,自己小时候肯定也见过白南衣。

“所以您真的认识我的爹爹和娘亲,”想到梦里的场景,林初云突然问道,“那白叔叔您带我逃过命吗?”

白南衣脸上的笑意顿了顿,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他抬手轻轻弹了弹林初云的额头,嗔笑道,“乱想什么呢,你白叔叔看起来像是会被欺负的人么?”

一旁的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却也没有开口。林初云也有些茫然,在原书里并没有出现白南衣的名字,所以他也并不知道白南衣有没有隐瞒他。

难不成……是他想错了?

白南衣看着明显陷入沉思的林初云,目光渐渐缓和下来,既然少主已经忘了那些痛苦的往事,就不需要再去想起,至于那些该报的仇,该杀的人,他自然会为少主一一解决。

只是白南衣的表情还是带上了几分遗憾,若不是他忘记了关于小初云的记忆,也就不用等到现在才知道,小黑猫就是他找了许久的少主。

想到自己已经养好的伤势,白南衣目光闪过一片寒意,却在看见林初云的时候,又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其实你若今日没有来寻我,便见不到我了。”白南衣突然道,“我马上便要离开了。”

林初云猛然回过神,看向白南衣,“您要去哪?”

白南衣想了想,语气带着几分随意,“可能会随处走走,这几年都在这洞穴里呆着,也有些无聊了,想出去看看外面变成了什么样。”

这话虽说寻不出问题,但林初云心里却总有几分不安。他看着白南衣,迟疑的开了开口,问道,“那您……什么时候回来?”

白南衣笑了笑,“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说着,他站起身,随手将腰间的储物袋抹去了禁制,递给了林初云,“小初云你先出去吧,我有话与那……你徒弟说。”

等到林初云的身影消失在洞穴里,白南衣脸上的笑意才淡了下来。他看着封奚行,目光并不带多少温度,“本尊离开后,不准告诉小初云本尊去做什么。”

封奚行早就猜出来,白南衣是打算要去替林初云的父母报仇。想到前世白南衣最后的死讯,他迟疑了一下,想到师尊对白南衣的亲近,还是多说了一句,“前辈为何不多等几年?”

“然后呢?”白南衣却是问道,“本尊的妖丹已碎,境界维持在如今已是不易,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突破,然而那人……”想到自己的仇人,白南衣周身满是杀意,“再等下去,他便有可能变得更强,到时候本尊更是无法报仇。”

“更何况,本尊就算是失败了,也不过是去见了妖主和妖后而已。”白南衣淡淡道。

封奚行看着白南衣,知晓自己无法劝回一个有死志的人,便也不再多言。他答应了白南衣的话,便转身准备去找林初云,却又被白南衣下一句话定住,“你喜欢小初云,是么?”

虽然这个人修隐藏的很好,但还是从目光里泄露了几分心思。

“……”封奚行沉默的站了半晌,才转过身,认真的与白南衣对视,“是,我心悦于师尊。”

白南衣看着这人,眼前却是突然浮现当初,穆摮说他一定要娶林江月的表情。

原本打算反对的话,却是突然说不出口,最后白南衣只是冷冷的看着封奚行,威胁道,“除非小初云也真心喜欢你,否则你若是敢强迫小初云,本尊就算是死也会爬回来杀了你。”

封奚行本以为白南衣会反对,却没想到他竟是会这么说。闻言,他表情郑重的承诺道,“弟子……绝不会伤害师尊。”

看着封奚行离开的背影,白南衣微微闭了闭眼,但他无论怎么回想,却也看不清那段逃难的时光里,陪在身边的小妖兽的模样。

封奚行走进石道,就看见林初云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的一个拐弯处。这个一难过就喜欢面壁自闭的习惯,还真是无论是猫还是人都一样。

他走过去,在林初云身后站定,“师尊。”

林初云沉默了半晌,问道,“白叔叔呢?”

“可能……已经走了。”封奚行迟疑道。他出来的时候,白南衣并没有动身的意思,看起来也并不打算再见师尊一面。

林初云沉默的点了点头,跟着封奚行走出了石道。

两人离开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其他妖兽,在两人背后,白南衣沉默的站在空中,没过多久,空中传来一声凤鸣,收到传音的凤五飞快赶了回来。

看见白南衣还在,他松了口气,却是带着几分无奈和劝阻,“白先生,您何必这么急着报仇?”

白南衣没有告诉过凤五自己的身份,所以凤五并不知道他的仇人便是如今的现任妖主。他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跟凤五解释,而是道,“这些年,多谢你的照顾了。”

凤五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劝回他,只得叹了口气,“我救你只是因为我想救罢了,不需言谢,若是你报仇之后没有地方去,自可以再回灵兽峰。”

白南衣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最后对凤五一抱拳,便起身离开了灵兽峰。凤五沉默的看着白南风的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

……

主殿里,方天元难得有几分兴致,跟着自家大徒弟看着宗内事物,却是突然抬头,看向了一个方向。顾景山疑惑的看向他,不解的问道,“师尊,怎么了?”

方天元微微挑了挑眉,语气却是带着几分玩味,“没想到凤五这么会捡,居然把他都给捡回来了。”

顾景山茫然的看着方天元,不知他在说什么。不过他倒是知道凤五喜欢捡受伤的妖兽回来,故而问道,“师尊认识凤五带回的妖兽吗?”

“认识……也可以说是认识。”方天元扯了扯嘴角,干脆的翻了个白眼,“不过是见了面就会打的你死我活的那种认识。”

虽然现在并不会了,但当初他与白南衣可谓是打的不可开交。

两人一个认为穆摮配不上自家师妹,恨不得把穆摮的头都打歪,一个认为穆摮是最强大的妖兽,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穆摮,自然关系不会太好。

顾景山完全不知道自家师尊还有这么一个仇人,闻言有几分紧张,问道,“那……弟子要不去灵兽峰看一看?”

万一那人现在还对师尊有敌意,那他也可以提前准备一下。

方天元随手拍了一下自家大徒弟的脑袋,“不用了,他已经走了。”

他自然能察觉到,在离开之前白南衣与小初云见了面,两人应该已经相认了才对。但白南衣却还是离开了点星宗,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急着去做?

方天元随手把手里的卷轴丢到一旁,却是看着白南衣离开的方向微微出神。顾景山已经习惯师尊时不时的走神,相当顺手的将卷轴拿到自己面前,低头看了上面的事务,便一一写下了应对的计策。

……

因为白南衣的离开,林初云心情又低落了几分,不过所幸,灵器阁开启的事还是让他提起了几分兴致。

封奚行如今灵剑已经炼好,防御也有了冰空衣,林初云一时竟是想不出小徒弟还需要什么。不过封奚行自己看起来,却像是已经有了想法,林初云便也不再多想,让小徒弟自己去了灵器阁。

除了封奚行,剩下两个进入的名额,一个是灵火峰的阳炎,一个是灵药峰的青禾。

封奚行到的时候,阳炎已经等在了一旁,两人又等了没多久,青禾便也到了。

掌管灵器阁的长老见三人已经都到,便将灵器阁的结界打开,提醒道,“切记,一人仅可以获得一件灵器,灵器认主之后,便会被传送出阁,断不可贪心。”

三人对视一眼,才一一走进了结界里。

封奚行在没有林初云在的时候,一向都是没什么表情,跟那两个人微微点了点头,就径自往灵器阁的大门里走了过去。

灵器阁一共七层,只要踏入上了上一层,便不可再往下退。每层的灵器品阶逐渐提升,传闻第七层是一件仙阶灵器,不过至今也没人见过。

之前倒是也有弟子上去看了一眼,却发现整个第七层空荡荡的,连一个灵器都没有,那人又没有办法退回第六层,最后只得空手而归。

之后就再也没有弟子敢随意上第七层了。

封奚行也没有打算上第七层,他已经决定好自己想要的灵器是什么了。

没有再去管身后的两人,封奚行一路上了五层就停下了,青禾和阳炎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问道,“封师弟不打算上去了吗?”

以封奚行的修为,就算是第六层的灵器也完全可以认主的。

封奚行摇了摇头,“师弟已经决定好了。”

见他这么说,青禾和阳炎也没有再多问,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向上的楼梯。封奚行收回目光,视线在第五层一一划过。

第五层的灵器很多,被一个个灵力的光球包裹着,按照类别放在了不同的架子上。

封奚行顺着架子慢慢往深处走,最后停在了倒数第二个架子旁。他抬头,确定这个架子上的标志写的是灵魂,才转身往里面走去。

他想要找一个可以保护林初云的灵魂的灵器,然而这里大多数都是破坏灵魂或者毁灭灵魂的灵器,封奚行一直走到了最后一个格子,才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护魂灯。

可以抵挡一次灵魂的攻击,同时可以保护灵魂,不让其被其他灵魂吞噬。

封奚行伸出手指,放在护魂灯外的灵球上。冰冷的灵力缓缓注入着灵球,只见灵球的光一点点暗了下去,没过多久便听见一声轻响,彻底的消散了。

将护魂灯收入怀里,封奚行没有认主的意思,而是转身试图下楼,然后就被直接传送了出去。

管事已经没有在外面了,青禾和阳炎也没有出来,封奚行迟疑片刻,留下了一片冰霜,就转身走出了结界。

林初云没想到自家小徒弟这么快就回来,还在床上摊着晒太阳呢。见封奚行回来,小黑猫有些不好意思的坐起身,跟封奚行打了个招呼,“你回来了。”

封奚行侧身坐在床榻上,将护魂灯从怀里拿了出来。林初云并不认识这东西,有些好奇的伸出爪子扒拉了两下,问道,“这是什么?”

“弟子在灵器阁寻到的,想送给师尊。”封奚行道。

林初云随手挥了挥爪,“不用不用,为师哪能要徒弟的东西。”

封奚行目光微微一沉,伸手拨弄了两下小尾巴尖,却是微微一笑,“其实……奚行有一事不明白。”

小黑猫抬起头,碧绿的猫瞳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他,“什么事?”

“在方仙尊渡劫的时候,师尊曾说过一句话。”封奚行轻轻按住小尾巴尖,看着小尾巴尖不高兴的甩来甩去,“师尊说:马上就要结束了。”

小尾巴尖不动了,特别乖巧的呆在封奚行的指下,像是被按住了命脉一般。

“师尊为何会知道方仙尊会有多少雷劫?”封奚行看向小黑猫,像是真的在好奇一般。

林初云浑身都僵住了,他当时根本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却没想到竟是被小徒弟发现了破绽。

“而且,不知是不是奚行的错觉,”封奚行又问道,“师尊当时是不是认为,方仙尊会渡劫失败?”

小黑猫的猫瞳微微一缩,像是被惊吓了一般。他飞快的往后退,却被封奚行按住了尾巴尖,一时没有办法躲到墙角。

“松、松开尾巴!”小黑猫试图装出生气的模样,但他猫瞳里的心虚已经完全暴露了他的心情。

“所以师尊,你是不是……”封奚行一边问着,一边低下头,似乎想凑近说什么。

小黑猫怎么也挣脱不了封奚行的束缚,一时有些欲哭无泪,不知事情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明明一开始他只是拒绝了小徒弟的一个灵器而已。

对了,那个灵器……

小黑猫眼睛一亮,飞快扑过去,将那个魂灯抱在了怀里,飞快道,“为师收下了!!!”

封奚行果然停住了,也没继续再问下去,而是笑眯眯的道,“师尊喜欢便好。”

小徒弟根本就是个白切黑!!!

林初云终于看清了小徒弟的真面目,然而已经迟了,看着又乖乖巧巧缠在封奚行手腕上的尾巴,小黑猫自抱自泣。

护魂灯的认主很简单,只要将灵识与护魂灯相连,护魂灯就算是认主了。之后若是有人试图攻击林初云的灵魂,便会被护魂灯的火焰所焚烧。

见此,封奚行终于能够稍微放下心了。

认主成功后,护魂灯便化为一抹光,落在了小黑猫眉心。林初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识海里有一盏灯在亮着。

之后的几天,封奚行一直没有再问过林初云那些事,就像是他已经忘了一样,林初云一开始还有些心惊胆战,害怕封奚行又问自己,但时间一长,他便渐渐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开始解决之前弟子大会的遗留问题。

见到林初云的时候,那位弟子明显哭丧着脸,将整个储物袋都掏了出来,“林仙君,弟子真的没有那么多灵石。”

他真的没想到,封师弟真的夺得了大比的第一,当初封师弟的赔率那么高,再加上林仙君压了那么多灵石,最后林林总总算起来,他竟是要赔上十万灵石。

把他卖了都赔不起!

林初云也没做的那么狠,而是取了一部分灵石之后,就将剩下的丢了回去。

那弟子接住储物袋的时候还很茫然,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么吝啬的林仙君居然会放过他。看着林初云的背影,弟子暗自决定,他以后就是林仙君的迷弟了!

林初云带着灵石回了灵云峰,还想要给小徒弟炫耀一下,就感觉到一股灵力冲天而起。他迟疑的停住脚步,看着雷云往后山的方向凝聚。

林初云心里一紧,瞬间反应过来,小徒弟要渡劫了!

然而等到林初云赶到后山的时候,雷劫已经劈完了,而封奚行周身的灵力,也已经到了元婴初期了。

这雷劫劈的也太快了……

林初云停下脚步,看了封奚行一眼,却莫名的感觉有哪里不太对。他迟疑的又盯着小徒弟多看了两眼,最后茫然道,“徒弟,你的泪痣怎么变浅了?”

封奚行没想到林初云第一句会问这个,不由一怔,伸手摸了摸那泪痣。其实那并不是泪痣,只是他将魔气禁锢在了里面,才会多了这么一个印记。

这一次渡劫,他又趁机劈散了一部分魔气,才会导致泪痣越来越淡。

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跟林初云说,“可能是因为弟子晒黑了,所以看起来不明显了。”

林初云半点没觉得封奚行哪里黑了,闻言却是气哼哼的翻个白眼。就在这时,天边划过一道光,落在了林初云耳边,是顾景山的传音。

林初云听完后,表情明显僵硬了许多,他看着封奚行,突然开口问道,“小徒弟,如果……你看见了当初差点害死你的人,你会怎么做?”

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确定林初云并未发现自己的身份,才淡笑道,“奚行会用同样的方法回报回去。”

只不过难度加上几百倍,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不一定了。

林初云闻言,却是松了口气,若是这样的话应该也还好。见林初云这副表情,封奚行不由有些好奇,“发生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林初云叹了口气,“就是你小师叔回来了。”

刚刚顾景山传音,是告诉他小师弟回来了。

说起来,这位小师弟人也挺惨的,因为方天元闭关的时候,他才刚刚金丹期,所以也没有被分配山峰,导致最后没有地方住。然后原主邀请他来灵云峰住,小师弟还挺开心的,却没想到原主的目的是为了要害死他……

之后可能是被原主伤了心,小师弟就一直在外面历练,一直到前一段时间禁地上雷云出现,顾景山给他传了信,他才往回赶,只是可惜还是比方天元渡劫晚了几天才到。

小师叔离开点星宗的时候,封奚行还未拜师,但他却也听说过这位小师叔和师尊之间的事。

“没事,师尊。”封奚行安慰道,“没准小师叔已经忘了……”

“林初云!给我出来!”一声怒喝在灵云峰上空响起,可以听出来,那声音并不是两人熟知的任何一人,再加上刚刚顾景山的传音,很容易推断出那人的身份。

林初云默默的看向自家小徒弟,有一种想把他的嘴封上的冲动。

叹了口气,林初云召出了青木剑,御剑飞到了那人身前。那人一看到他,目光充斥着怒气,铛——的一声拔出自己的灵剑,指着林初云道,“来战!”

“……”林初云表示拒绝。

见林初云剑都不拔,那人表情越发生气,咬牙切齿道,“林初云,你是看不起我晏玉宸么!”

林初云这还在原主记忆里翻呢,毕竟这位小师弟离开之后,原主就没管过他了,一时林初云都没找到这人叫什么。

见他自我介绍了,林初云也就不继续为难自己了,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拔剑!”晏玉宸冷冷道,他现在已经是元婴后期,跟林初云一个修为,绝对能够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伪君子了!

“不拔。”林初云认真道。

晏玉宸没想到林初云会不跟自己打,一时气的不行又没有办法,最后磨了磨牙,还真的把灵剑收了回去,“你给我等着,我去找师尊评理!”

看着那瞬间消失的身影,林初云不由一时无语。他好像知道当初这孩子是怎么被骗的了,而且这都回来了,居然没先去主殿,而是先来找自己打一架,这是对当初的事有多怨念啊。

林初云有一种自己的平静日子要消失的感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刚要往下落,就又收到了方天元的传音。

和顾景山一本正经的声音不同,方天元的声音带着几分古怪,明显是在憋笑,“小初云,来一下主殿。”

林初云很想理直气壮的回一句不去,但他也知道这事迟早都得解决,闻言只得叹了口气,跟小徒弟说了一声,转头去了主殿。

封奚行看着林初云离开的身影,微微眯了眯眼。

……

还没走进主殿,林初云就听到里面传来晏玉宸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不知是说了多久。当林初云走进去的时候,明显看见方天元传来了一丝解脱的目光。

“你这个伪君子!卑鄙小人!”晏玉宸一看见林初云,就气的不行。

林初云摸了摸鼻尖,走了过去,冲着方天元行礼,“师尊。”

“好了好了,别吵了。”方天元揉了揉额角,他没有被雷劫劈的灰飞烟灭,却感觉自己快被小徒弟吵的神形俱灭了。

还是大徒弟好,话不多,安静可靠。

“当初的事,小初云你知道吗?”方天元问道。

林初云迟疑了一下,一时没有开口。

见他犹豫,晏玉宸以为他要狡辩,张口就要说话,却被方天元淡淡的看了一眼,只得不情不愿的闭了嘴。

林初云心里叹了口气,他的确知道这些事,但他都是从原主的记忆里看到的,事情并不是他做的。只是这话说出来,也没人会信。

“师尊……”林初云俯身,“弟子的确知道此事。”

晏玉宸见他承认的如此理直气壮,更是气的不行,但又不敢违抗方天元的命令,只得一个人在一旁生闷气。

“但这件事并非你所为,是么?”方天元却似乎并不惊讶,而是又继续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