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瞳孔猛的一缩, 指尖下意识的用力。

为什么方天元会这么问,难道是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一旁的晏玉宸闻言,却是终于没忍住,开口问道, “师尊, 您在说什么,那事明明就是林初云做的, 大师兄他们都知道的!”

方天元看了晏玉宸一眼, 这个小徒弟是他当时偶然捡到的,一开始只觉得这小孩天赋不错, 又没有家人看着挺可怜,谁知道养好伤后越来越吵。

当初他这么着急闭关, 至少有一半原因是被晏玉宸吵的。

他本以为自己闭关出来, 小徒弟长大了就能没那么吵了,没想到现在的小徒弟比起小时候简直有过之, 而无不及, 比以前更吵了!

“因为你六师兄当时被夺舍了。”方天元干脆道。

方天元这几天已经让顾景山将他闭关之后的事一一说了, 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在他闭关之后……不, 在他闭关之前, 小初云就已经换了一个人, 一直到四个月前真正的小初云才回来。

只是现在时间过去太久, 当初小初云为何会被夺舍,却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而小初云自己也明显失去了记忆, 到现在都还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

晏玉宸被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 呆呆的看着林初云, “那、那骗我的人并不是六师兄?那是谁?!”

竟是就这么相信了。

林初云微微抬了抬头,看了一眼晏玉宸,那人眼里之前的敌意竟是完完全全不见了,只剩下同情和内疚。

……这到底是谁家的傻孩子!

“六师兄,抱歉……”

看看,称呼都变了!

“六师兄,你告诉我当初是谁夺舍了你,师弟替你报仇去!”晏玉宸义愤填膺,看那样子,只要林初云说出个名字,他就要出去把那人打一顿。

到了这个地步,林初云也没有想再瞒下去,只是很多事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能挑着能够说出口的部分说,比如……

“弟子是在四个月前突然到了这个身体里来。”林初云道,“随后晕了过去,脑海里便多出了许多记忆,包括自己的身份以及……”

他看了一眼晏玉宸,继续道,“对几位师兄弟做的许多错事,弟子当时并不记得自己就是林初云,一直以为弟子才是夺舍他人的人。”

这个时间与方天元所料的时间差不多,他也并不意外。

至于林初云说的突然到身体里,方天元也没有多问,只以为是因为之前林初云被那人压制着,所以一直陷入沉睡。只是这人不知为何压制突然失效,所以林初云才能从沉睡中醒过来。

“小初云,你知道那个占据了你的身体的人是谁吗?”虽然知道可能性并不大,但方天元还是多问了一句。

果然,林初云摇了摇头。

事情到这里也已经彻底揭晓,晏玉宸为自己刚刚对林初云的恶劣态度疯狂道歉,方天元嫌他实在是太吵了,随便找了个事就把他从主殿赶了出去。

“哎……”方天元语气带着几分庆幸,“终于清静了,小初云你也坐吧。”

林初云轻咳一声,坐在了一旁的座位,憋住了笑意,没想到方天元竟是会对晏玉宸的话痨如此害怕。

方天元一眼就看见他眼里的笑意,气恼道,“小初云你竟然还笑!舅舅这都是为了谁,小没良心的。”

到现在连一句舅舅都不叫,以前至少还会用很香香软软的语气叫舅舅呢,方天元不高兴的想。

林初云却没听懂,不解的问道,“为了……我?”

“你以为呢,笨死了。”方天元顺手弹了林初云脑门一下,“你现在在宗门里的名声那么差,弟子们都以为之前那个冒牌货是你,要是没人去解释,你难道想就一直背着这些骂名吗?”

林初云摸了摸额头,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以晏玉宸那憋不住事的性格,知道了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是不可能憋着不说的,估计都不用等到明天,一会宗门内就会传遍了林仙君之前被夺舍,最近才恢复的事。

“……这,会有人信吗?”林初云有些狐疑,这不管怎么听,都像是在强行洗白,毕竟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真的被夺舍了。

方天元微微挑了挑眉,看着林初云,突然问道,“小初云,本尊是谁?”

林初云略微茫然的开口,“我的……师尊?”

“本尊是点星宗的宗主,是如今修仙界最接近飞升的仙尊,本尊的话就是证据。”方天元道,“所以,小初云你只要回去安心等着,所有的事为师都会为你一一解决。”

林初云抿了抿唇,心里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复杂情感,这是他记忆里,第一次感受到有长辈维护的感觉。

“……舅舅。”林初云突然叫了一声。

方天元猝不及防听到了想要的称谓,不由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却有些懊悔,小外甥叫的也太突然了,他都没来得及用留音石把这一声留下来。

越想越在意,方天元悄悄取出留音石,背在身后,对着林初云微微一笑,“小初云,能不能再叫舅舅一声?”

林初云:“……”

我都看见了!

林初云紧紧闭着嘴,任凭方天元怎么哄骗都不肯再开口了。

方天元努力半天,只得放弃,带着几分抱怨道,“早知道就不收小初云为徒了,现在连声舅舅都不肯叫。”

林初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明明是我自己主动叫你师尊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方天元听到了,方天元咦了一声,有些惊奇道,“小初云你记起来了?”

林初云不由一愣,旋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的睁大眼睛,“那是真的?”

“对啊。”方天元回想起那时候软软糯糯的小初云,不由表情越发和蔼,“当时你被人抓去要卖了,还是本尊救得你,结果你上来就喊师尊,本尊心想这样也正好可以掩盖你的身世,就顺便收你为徒了。”

林初云心里大震,方天元说的竟是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可是梦里的他会叫出那句师尊,是因为他本就知道方天元最后会收他为徒,为何九岁时候的他会叫方天元师尊呢?

“是不是很奇怪,”方天元笑眯眯的看着林初云,“本尊当时心里也觉得很奇怪,明明本尊与小初云你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看着本尊的目光却充斥着信任。”

“本尊可以确定,师妹应当从未与小初云说起过本尊的事,既然如此那为何……”方天元目光紧紧盯着林初云的表情,“为何小初云会认识本尊呢?”

林初云张了张口,表情却还是带着几分茫然。方天元的话在他脑海里转了转,他甚至渐渐有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猜想。

“弟子……弟子并未回想起记忆,只是前几日,我做了一个梦。”林初云目光微微出神,“梦里,是师尊出手将弟子救下,弟子便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师尊……”

方天元微微挑了挑眉,却是问道,“小初云真的觉得,这只是梦么?”

林初云沉默了,他其实并不确定,只是隐约感觉到了几分诡异。方天元似乎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却并没有告诉林初云,而是挥了挥手让他也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林初云一路都在想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有着很多弟子在偷偷看着他。

方天元所料不错,晏玉宸刚出了主殿,就跑去跟顾景山说了这事,顾景山之前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太惊讶,反倒是在他那喝茶的凤五,闻言直接把静心茶给喷了出来。

“你说林初云之前被夺舍了???”凤五惊得差点把桌子给烧了,还是被顾景山给扑灭了,“谁告诉你的?”

“师尊说的。”晏玉宸理直气壮道,“师尊说六师兄在他闭关之前就被夺舍了,所以之后那些坏事根本就不是六师兄做的。”

凤五闻言,却是没有办法再怀疑了,他跟着方天元这么久,对方天元的性格很了解,再一看一旁顾景山那淡定的样子,明显是之前就从方天元那知道了这件事。

晏玉宸跟两人飞快把大殿的事都讲完后,连口水都没喝,就起身又走了,看方向估计是要去灵药峰了。

“怎么会呢……”凤五忍不住嘀咕,“我们这么多人,居然都没发现他被夺舍?”

“并不奇怪。”顾景山将空了的茶杯重新倒上了茶,“当时六师弟被带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只见过一次,而且六师弟还在睡着,所以就算其中的灵魂换了,我们也只会觉得是他本就是这样的人而已。”

而唯一与真正的林初云相处过的,只有当时已经闭关了的师尊。他虽然会去禁地寻师尊,但十次里有九次得不到回应,更何况他当时一心担忧师尊渡劫,根本不愿让其他人的事烦扰到师尊。

凤五根本没注意顾景山倒的是什么,只以为是静心茶,端起茶杯就喝,然后就被苦的差点吐了,“这、这是什么玩意。”

他闻了闻茶杯里的茶,满满的都是苦意,凤五怒视着顾景山,不爽道,“姓顾的,你是想打架吗!”

顾景山淡定的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样的茶,表情不变的喝了下去,随后便站起身,往灵石峰外走去。

凤五见他不理自己,心情更是不满,直接翻了个白眼,问道,“你要去哪?!”

“去找六师弟道歉。”顾景山道。

凤五抽了抽嘴角,冷哼一声,“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会去的。”

然而顾景山也没有要等他的意思,随意的应了一声,就已经离开了,徒留凤五一个人在桌前纠结。

凤五瞪着桌上的苦茶看了许久,最后一咬牙硬是喝了下去,苦涩的茶水一路落入腹中,凤五随手把茶杯丢一旁,起身化为了小红鸟,“姓顾的,你等等我!”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灵药峰,淡离惊得手里的药瓶都掉了,等到晏玉宸离开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也转身离开了灵药峰。

晏玉宸原本也想去找五师兄聊一聊,然而江烽墨在确定师尊没有事之后,就已经又一头钻进了炼器室。晏玉宸转了好几圈,没能找到人,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跟须泉风讲了一遍。

然后是烛炎、阳炎、焰沙……甚至要是有人问晏玉宸一句从哪里来,他都会非常认真的跟人讲故事。

等到林初云从主殿出来的时候,点星宗已经都知道了他被夺舍的事。只可惜林初云满心都在思考着自己的梦,根本没注意到其他人诡异的目光。

但当他回到灵云峰的时候,还是被围在小木屋周围的人惊到了。林初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看着那四个气势汹汹的人,有一种其他人实在忍不住,想要把自己灭了的错觉。

“师尊。”站在众人身边的封奚行,却是第一个看到了林初云,他走了过来,一边与林初云行礼,一边趁机打量了一圈林初云,确定他没有受伤,才收回了目光。

其他四人听到他的声音,才转过头,目光炯炯的落在林初云身上。林初云被吓得下意识的往封奚行身后躲了躲,小声问道,“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咳,”封奚行轻咳一声,也低声道,“弟子其实也不太清楚……”

也就在一刻钟之前,几位峰主相继到了灵云峰,他们好像都知道彼此之间是来做什么的,互相看了一眼就一声不吭的站在竹屋外。

封奚行在几人出现的时候就察觉到了,然而这些人只说是来找林初云,就不再多言,封奚行只得也等在一旁,以防自家师尊被人欺负。

他们两人在这边低声嘀咕,那边四个人难得没有不高兴。顾景山是这些人里态度最明确的,等到封奚行和林初云说完话,便走了过来就要对林初云弯腰鞠躬。

林初云被吓了一跳,飞快的闪身躲开了,“大师兄,您这是做什么?!”

“我们都知道了。”淡离走过来,脸上表情相当柔和,顺手拍了拍林初云的肩膀,“是师兄们的疏忽,六师弟受苦了。”

林初云迟疑的看着自己肩膀,问道,“三师兄……你该不会给我下毒了吧?”

“……”淡离磨了磨牙,顺手丢给林初云一个药瓶,“没错,这里面是七步断肠的毒药,专门用来毒没良心的师弟。”

林初云看着淡离气恼的表情,眼里浮现一丝笑意。

他抬眼看着几人,果然在他们眼里都看到了几分愧疚,林初云自是没怪过他们,毕竟自己被夺舍又跟他们无关,更何况这四个月来,几位师兄都帮了他许多。

想到这,林初云往前走了一步,正要试着抱一抱几位师兄,眼前就是突然一晃,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视线高度飞速下降,不过眨眼间就已经落在了地面上。

“……”林初云沉默的看着自己猫爪子,不得不说一句,这变身是真的会挑时候。

看着突然变成小黑猫的师弟,众人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离得最近的淡离凭借着自己占据的距离优势,率先将小黑猫抱到怀里,心满意足的摸了摸小黑猫的绒毛。

他可是想了很久了,终于可以有理由摸猫猫了。

然后淡离还没摸两下,就被一双大手毫不犹豫的抢走了,烛炎对小黑猫倒也没有那么痴迷,反倒将小黑猫护在身后,责备道,“这可是六师弟,三师兄未免太过分了!”

淡离磨了磨牙,很想给他下个毒。

两人争执的时候,一旁的凤五却是趁乱将小黑猫偷走了。将小猫妖抱在怀里,凤五认认真真的问道,“你要不要来我灵兽峰住,保证你三个月就可以化形!”

林初云心动了一瞬间,但很快他就又看向了一旁的小徒弟,又想到灵兽峰上的妖兽对人修的排斥,最后摇了摇头,“还是不麻烦了。”

被拒绝的凤五垂了垂头,取出了一把翎羽,递给小黑猫,“那你收着这个,不够了就来问我要。”

说的就好像要是不够,可以直接去他尾巴上揪一样。

“……”小黑猫沉默的看着那对翎羽,最后只叼了一根,“一根就够了的。”

最后,小黑猫才到了顾景山手里。

想到之前顾景山几次试图摸自己的脑袋,小黑猫这一次也做好被摸头的准备,然而顾景山只是用手拖着他,又一次认认真真的道,“我很抱歉,之前对你的态度那么恶劣。”

不管怎么说,他作为大师兄,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师弟,还在六师弟回来之后,对六师弟的态度那么冷淡,就是他的失职。

林初云算是知道,为何方天元总在吐槽大师兄死板了。

看着依旧在等着他说话的顾景山,小黑猫也翻身蹲坐起来,认认真真的开口,“初云从没有怪过大师兄,所以大师兄也不用愧疚。”

“那三师兄呢!”淡离从一旁探出头,还顺手把烛炎的头往一旁扒拉开。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乖巧且认真的回道,“也不怪三师兄。”

淡离心满意足,又去一旁跟烛炎打起来了。

顾景山终于伸手,却是轻轻揉了揉小黑猫的脑袋,认真道,“以后若是有事,便来寻大师兄,大师兄定不会推辞。”

等小黑猫点头,顾景山才带着几分不舍,将小黑猫交到一旁等了许久的封奚行手心。

顾景山看着封奚行,想到之前封奚行对林初云突然态度转变,心里恍然,恐怕这些人里,第一个发现林初云换了人的,是这个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的弟子才对。

他看了封奚行一眼,倒也没对封奚行隐瞒说些什么,只是叮嘱道,“照顾好你师尊。”

封奚行点了点头,将小黑猫安安好好的护在身前。

顾景山将还在打斗的两个师弟分开,又把还想赖着不走,甚至想要在灵云峰定居的凤五也带走,灵云峰终于安静下来,小黑猫也放松的在封奚行手心摊开。

封奚行失笑着摸了摸小黑猫,从头到尾,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越摸小黑猫越放松,到最后已经彻底的瘫在了他手心。

看着欢欢快快缠在手腕的小尾巴,封奚行这才带着小黑猫回了竹屋。

到了竹屋,小黑猫努力的把自己从小徒弟的手心撕下来,跳到床榻上,开始试图给自己整理绒毛。

然而他努力半天,却反而越弄越乱,最后气恼的叼住了封奚行的衣袖,将封奚行的手拽到床榻上,随后矮身往封奚行的手心下一钻,在里面乱蹭了半晌又探出来,然后理直气壮的道,“你把为师的毛弄乱了,快给为师顺毛!”

掌心柔软的触感还没消散,封奚行微微缩了缩指尖,眼里满是笑意,“是是是。”

修长的指尖轻柔的在小黑猫背后抚弄着,没过一会小黑猫就开始打呼噜,碧绿的猫瞳舒服的眯了起来,身后的小尾巴尖也开始一甩一甩的。

床榻上全都是封奚行铺好的灵绸,柔软的像是棉花一样,小黑猫被顺了半天毛,最后彻底侧躺在床榻上,两只前爪踩在封奚行的手心,爪尖不断的收缩着。

“师尊这是在开心吗?”封奚行还是第一次看见小黑猫这个样子,不由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小黑猫的爪垫。

“才没有……”原本硬气的反驳,因为爪垫上传来的细微舒软,而带上几分撒娇的感觉。

因为太痒,小黑猫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却没能逃离某人的魔手,只能委委屈屈的伸开爪垫,让封奚行一点点摸个彻底。

身后的小尾巴见封奚行似乎有了新宠,连忙探了过来,不断的在封奚行的手背上扫过,还用尾巴尖戳着封奚行的指尖,试图让他发现,其实还是自己更好摸一点。

小黑猫对自家的尾巴已经没了想法,对它努力争宠的模样也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就继续瘫在床上。

他突然有一种就这么一直当着猫也不错的感觉,带着这个想法,小黑猫渐渐陷入沉睡。

然后在梦里,林初云刚一睁开眼,就看见站在冰棺旁边的高大男子,正沉默的盯着他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