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黑猫炸毛了。

炸的比以往每一次都彻底, 从头到尾,每一根毛都炸了开来,原本只有巴掌大的小黑猫,硬生生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黑团子。

原本圆滚滚的猫瞳, 也瞬间缩成了一条线。

小黑猫一开始还抱有幻想, 没准男子看的是自己爪下的冰棺,小爪子小心翼翼往后挪了挪, 然而随着他往后动, 男子的目光也随之往后继续落在他身上。

“……”小黑猫不敢动了,尾巴缩在身下, 紧张的盯着男子。

男子盯了他许久,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凝固, 过了半晌, 他才伸出手往小黑猫的头顶探。小黑猫以为他是要摸头,心里刚刚松了口气, 就感觉到后脖颈被人揪住了。

被揪住命脉的小黑猫僵住了, 呆愣愣的被提起来, 像是个不会动的布偶一般,四只雪白的猫爪都蜷在身前, 爪垫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男子眉头紧锁, 语气带着万分嫌弃, “怎么这么小?”

“……你才小!!!”小黑猫怒气冲冲的反驳道, 深感自己被欺负了。

男子挑了下眉,故意将另一只手放在小黑猫身边, 这么一对比, 小黑猫看起来的确小小软软的。要是这样也就算了, 男子还用手把小黑猫整个都圈了起来, 手指故意把小黑猫的脑袋往下压了压。

小黑猫被强行揉弄成了一个团。

是可忍孰不可忍,谁能忍林初云也不忍了,小黑猫挣脱身后的束缚,喵呜一声的扑上去,直接咬在了男子的手背。可惜的是小黑猫努力了半天,也只在男子手背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他刚一松口,牙印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男子并没有阻止小黑猫的报复行为,却在他失败之后,伸手在小黑猫头顶弹了一下。和方天元一向收敛力道的动作不同,男子这一下虽没有用尽全力,但对一只小猫妖来说也足够疼了。

小黑猫委屈巴巴的捂住自己的脑袋,甩着尾巴从男子的手背上跳回到冰棺,骤然变冷的肉垫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男子不由皱了皱眉,不顾小黑猫的拒绝,又一次伸手把小黑猫揪到手心,在小黑猫警惕的目光里,带着小黑猫出了冰棺所在的房间。顺着幽暗的石阶,一路往上走了不一会,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石门。

石门看起来很重,然而男子就像是推开一扇木门一般,随手就将石门推开了。小黑猫看着地上石门留下的印痕,默默的决定自己还是表现的乖巧一点。

石门后是一间很简陋的屋子,除了一张石床什么都没有。

男子随手把小黑猫放到石床上,过了半晌皱了皱眉,又把小黑猫抱了起来,然后不知从哪翻出一张巨大的兽皮,在石床上随手一铺,才重新把小黑猫放在了兽皮上。

小黑猫迟疑的低下头,兽皮虽然没有灵绸柔软,但也足够温暖,猫爪小心的在兽皮上踩了踩,才乖乖的蹲坐在了一旁。

男子却是直接坐在了石床前,小黑猫突然发现,就算男子坐在地上,居然也比他要高。

“你怎么跑到这来的?”男子问道。

小黑猫迟疑了半晌,犹豫道:“……做梦?”

男子难得无语了一下,伸手就要往小黑猫身上拍,却在看到小黑猫的体形后,又默默的收回了手,“胡说八道什么。”

小黑猫不知为何,对着男子莫名的没那么害怕了,闻言还故意甩了甩尾巴,“不信就算了!”

“臭小子……”男子伸手就要弹小黑猫的脑袋。

小黑猫连忙矮身躲过,往床榻的角落躲了躲,目光带着几分警惕,“你不能打我,你要是打我的话……”他顿了顿,目光露出几分茫然,却是有些记不起后面的话了。

男子闻言,目光沉了沉,但很快就又回过神,这次他直接把小黑猫给揪了过来,放到了床榻边,“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不好好说就揍你!”

“过分……”小黑猫嘀咕一声,才不情不愿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我明明是在睡觉,然后睁开眼就看见你了。”

男子沉默半晌,突然伸手点在小黑猫额头。

小黑猫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半晌才意识到男子这次并没有弹他,只是将指尖放在他的头顶,小黑猫迷茫的抬起头,看向男子。

男子抽了抽嘴角,这次是真的在嫌弃了,“怎么才化丹期?而且还是刚刚化丹没多久。”

小黑猫莫名有一种偷懒被家长抓的错觉,猫爪有些不安的来回挪动了一下,又试图理直气壮的反驳,“我灵力已经是元婴后期了!”

“那有什么用。”男子翻个白眼,目光却还是一直看着小黑猫。一人一猫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对视了许久,男子才又一次开口,“你长大了。”

小黑猫……小黑猫觉得自己又被嫌弃了,但他没有证据,最后只得气哼哼的也怼了回去,“你老了。”

“啪。”小黑猫被男子给拍了个跟头,整只猫都趴在了兽皮上,只剩下身后的尾巴还在飞快的甩动着。

“你!”

小黑猫气的一翻身坐起身,却是微微一怔,男子看着他的目光带上几分惊愕,飞快的伸手抓向他,却最后什么都没能抓住。

原本在床榻上的小黑猫,渐渐的化成一片光尘,随后便消散在了空中,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男子一直保持着探手的动作,许久才缓缓的收了回来,他微微闭上眼,却是突然猛的抬手,似乎是想要拍在石床上,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若是没有石床接着,万一下一次小家伙来的时候摔到地上了怎么办。

……

小黑猫缓缓睁开眼,窗外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在床榻上发呆了一会,小黑猫才翻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后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

小徒弟并没有在屋里,小黑猫倒也不急,耳尖微微一转,果然听到屋外传来剑刃破空的声音。

小黑猫没有出声,而是悄无声息的顺着床榻,跳到了一旁的窗框上。窗户是打开的,蹲坐在窗框上,就能看见竹林前正在认真练剑的少年。

封奚行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被一只小黑猫盯着看,手里的灵剑带着几分寒意,凌厉的劈向竹林,竹林被剑气震荡不断有竹叶掉下来,然而这些竹叶还没落到地上,就被灵剑刺穿了叶片。

小黑猫就这么蹲坐在窗边,一边看着封奚行练剑,一边在回忆着昨晚的梦。

或者说,那并不是梦。

若是前几次的梦境,还可以说是过去发生过的事的重现。但昨晚的梦,却根本不可能是过去发生过的事,因为他确确实实在半个月前才成功化丹。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尖,对自己的梦有一种猜想。会不会他其实有一种能力,可以在睡梦的时候回到过去,那些他以为的做梦,其实都是真真切切发生了的事。

所以他才可以与那些“梦里”的人对话,所以他才会对第一次见面的方天元叫师尊,所以男子才会一口说出他才化丹不久的事实。

若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男子其实也是存在于过去的人吗?

小黑猫身后的尾巴甩动的动作慢了下来,耳尖也缓缓聋拉下来。他并不想怀疑方天元会骗自己,但心里却总有一种幻想,幻想父母其实并没有死去,而是还在哪个地方等着他去救他们。

“师尊?”小徒弟不知何时发现了窗台上失落的小黑猫,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怎么了?”

小黑猫摇了摇头,却是突然想到另一件事。若是他做的梦都是真的发生过的事,那为何当时他问白南衣的时候,白南衣会矢口否认。

他心底突然浮现几分不安,像是有什么事被他忽略了一样。小黑猫飞快的吃下一枚幻身丹,化成了人形,“为师去主峰一趟。”

话音未落,林初云的身影就已经不见了。

林初云找到方天元的时候,他并没有在主殿,而是在主峰身后的池边钓鱼,林初云狐疑的看着那清澈透明,一眼看过去别说是鱼了,连一丝波纹都没有的水池,万分怀疑方天元究竟能不能钓出来鱼。

“师尊。”林初云俯身行礼。

方天元见是他,相当兴奋的对他摆了摆手,“来,小初云。”

林初云刚走到他身边站定,就听到方天元特别期待的说,“小初云,你快变成猫,去帮舅舅抓两条鱼吃。”

“……”林初云额头青筋迸起,磨了磨牙,心里默念了十多遍这是舅舅不能打,才把自己想爆锤方天元的冲动压了回去,“弟子、并不会抓鱼!”

方天元表情明显带着失望,看着林初云的目光带着几分嫌弃,“小初云你不是猫妖吗?”

“……”林初云决定不跟他争论这个,果断转移话题,“弟子有事想问师尊。”

“叫舅舅。”方天元笑眯眯道。

林初云抽了抽嘴角,无语的看着他。

“叫舅舅,叫一声,舅舅什么都告诉你,有问必答。”方天元诱骗道。

林初云默默的看着某人光明正大拿在手里的留音石,咬了咬牙,挤出了一句,“舅舅。”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听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挠方天元的脸一样。

方天元心满意足的将灵力注入留音石,然后就听留音石里传出林初云的声音,一遍一遍的,“舅舅、舅舅、舅舅……”

眼看林初云气的快要拔灵剑了,方天元才将留音石放好,还特意设下了好几个禁制。

“说吧,小初云有什么事要问舅舅?”方天元笑道。

林初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语气平静波澜不惊,“师尊认识白南衣前辈吗?”

方天元微微挑了下眉,相当干脆的点了点头,“自然认识。”

林初云抿了抿唇,迟疑道,“白前辈是不是曾经被人追杀过?”

“小初云问这个事做什么?”方天元将手里的鱼竿丢到一旁,没了渡劫期修士的灵压,原本空无一物的水池里,竟是慢慢出现了一条条漂亮的小红鱼。

林初云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莫名的对这件事很在意,“因为……弟子曾经梦到过。”

方天元目光静静的看了林初云许久,才微微点了点头,“没错,白南衣曾经在妖界被人追杀,因为有人指控他背叛了前任妖主,还拐走了前任妖主的少主。”

“那些人最后虽然追到了白南衣,却没找到少主的下落,以为白南衣已经将少主杀害,便对他下了杀手,之后白南衣意外被凤五捡回了灵兽峰。”

说是意外,其实也是必然,因为那时他正在妖界寻找师妹,凤五也跟着他去了,以凤五的性子看见一只重伤的妖兽,肯定会带回救治。

“可是……”林初云想到梦里白南衣对自己的维护,忍不住皱了皱眉,“白叔叔才不会伤害我。”

方天元瞬间有些吃醋,他这想让小初云叫声舅舅,还得又哄又骗,凭什么那只臭狐狸就可以这么轻易的让小初云叫叔叔。

“叫什么叔叔,你是猫妖他是狐妖,你们根本都不是一个种族的。”方天元不满的道。

林初云现在已经对方天元时不时跳脱的思维习惯了,顺着方天元的话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些打伤白叔叔的人是谁?”

“……听说是狐族的人,不过那些人也都已经死了。”方天元歪了歪头,“所以,现在能告诉舅舅,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些了吗?”

林初云抿了抿唇,把自己怎么跟白南衣认识,又是怎么因为梦境去跟白南衣相认,白南衣却在之后离开的事一一说了。

方天元瞬间抓住重点,幽怨的问道,“为什么都是一天的梦,小初云不先来问舅舅?”

“……弟子只是觉得,师尊刚刚闭关结束,定有许多事要忙,所以不忍心打扰您。”林初云想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方天元愣是一时没能找出反驳的话,只能不高兴的嘀咕,“明明就是小初云不爱舅舅了。”

“师尊知道白叔叔要去做什么吗?”林初云又一次把话题拐了回来。

方天元叹了口气,看着一直坚持的林初云,终于放弃将话题转移开,而是认真的道,“就算小初云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林初云被问的一愣,他其实也并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他一定要弄清楚。但是知道了之后呢,林初云茫然的想了想,却是也的确想不出来。

“你的父亲是妖界的妖主,修为不在本尊之下。你的母亲是化神后期的修士,白南衣当初也是大乘期的大妖,然而他们最终两死一伤,”方天元看着林初云,带着几分无奈,“小初云,你现在只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就算你真的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

林初云放在身侧的手,死死的握紧,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灵剑,过了半晌却是抬起头,冲着方天元行礼,“弟子知道了,弟子……先告退了。”

看着林初云离开的背影,方天元闭了闭眼,轻轻叹了口气。

“师尊。”一个人影从一旁走了出来,顾景山看着方天元,表情带着几分担忧,“您这么做,不会被天道惩罚吗?”

方天元扯了扯嘴角,将手心的伤口给顾景山看,那伤口深可见骨,虽然在慢慢愈合,但愈合的异常缓慢,伤口周围残留的天道气息在阻止着伤口愈合。

顾景山眉头紧蹙,取出药膏,轻轻涂抹在伤口的周围。然而可以活死人生白骨的灵药,只是让愈合的速度快了一丝而已。

等到伤口彻底愈合,顾景山才放开了方天元的手,“师尊,您何必……”

方天元开口,语气带着几分无奈,“那不然呢?”

“什么都不说,然后看着小初云跑去妖界,被人害死吗?”方天元看了看头顶,叹了口气。

前几日,他因为在意白南衣的事,所以演算了一次天机,却偏偏算出了,林初云会死在妖界。

方天元一开始并不信,然而他算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而今天,林初云突然来找他问白南衣的事。

方天元不知道林初云现在有没有想要去妖界的打算,但他无论如何都会阻止林初云去妖界。

哪怕……让林初云埋怨他也无所谓。

……

林初云回了灵云峰,便一声不吭的进了竹屋。屋外练剑的封奚行见他表情不对,也悄悄跟了上去,随后就看见师尊一个人坐在桌前在发呆。

“师尊?”封奚行低声唤道。

林初云微微回过神,却也没有回头,而是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徒弟,你现在也是元婴期了。”

封奚行不知林初云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件事,迟疑的应了一声,“恩。”

林初云一时有些自闭,他刚穿过来的时候,小徒弟才是金丹初期,结果这才过了多久,小徒弟就已经是元婴初期,估计最多再有一年,小徒弟的境界就要超过自己了。

林初云之前因为并不在意境界,所以修炼都并没有认真,尤其是在妖丹化丹之后,因为有幻身丹,一天可以维持五个时辰的人形,他连妖力的修炼都慢了下来。

然而今天,方天元的话却是敲醒了他。

林初云咬了咬牙,却是取出了储物袋里的幻身丹,递给了封奚行。封奚行下意识的接过,随后有些茫然的看着林初云,“师尊?”

“这丹药放在你那,除非有紧急情况否则都不准给本君吃。”林初云也算是下狠心了,“在妖力化形之前,本君再也不出门了!”

封奚行一脸茫然,不知师尊出去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就要认真修炼。

林初云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从那一天起,林初云的确再也没有吃幻身丹外出,而是一直在竹屋内安心修炼着妖力。

以往小黑猫晚上都会趴在床榻上睡觉,而封奚行也会趁机将小黑猫抱着一起睡,然而现在小黑猫已经连续五天,晚上也在修炼了。

没了能抱着睡的小黑猫,封奚行甚至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终于,在发现小黑猫又一次试图修炼一晚上的时候,封奚行出手了。他将小黑猫从床榻上抱到怀里,语气带着几分强硬,“师尊今晚必须休息。”

小黑猫努力挣扎着,小爪子在他怀里抓来抓去,“为师要修炼!”

“师尊,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封奚行看着怀里的小黑猫,认认真真的道,“师尊如今心境不稳,若是再这么修炼下去,弟子唯恐师尊会生心魔。”

小黑猫闻言,挣扎的动作慢了许多。

见状,封奚行又趁机举了好几个例子,都是因为太过着急修炼,反倒引起心魔的事,小黑猫被吓住了,终于乖乖的被封奚行抱在怀里。

然而等到两人躺下的时候,小黑猫却是又动了动。封奚行以为他是想偷偷溜出去修炼,抱着小黑猫的手又紧了紧,哄道,“师尊,听话。”

小黑猫看着封奚行近在咫尺的眉眼,耳尖抖了半天,终于染上了几抹红晕。

小徒弟呼吸的热气落在鼻尖,带着几分痒意,小黑猫探了探鼻尖,又抖了抖胡须,最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盘成一个团,乖乖的窝在封奚行的心口前。

听着熟悉的心跳声,这几天因为修炼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慢慢放松下来,小黑猫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封奚行听到怀里传来的细微呼吸声,才悄悄睁开眼,他看着怀里的小黑猫,深深的叹了口气。

前几日他还特意去问了阳炎师兄,要怎么追求喜欢的人,结果现在师尊一心修炼,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

也就只能趁着师尊不知道,偷偷多抱一抱小黑猫了。

将小黑猫偷偷放到自己脸颊旁,感受着小黑猫温暖的体温,封奚行终于算是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小黑猫隐约感觉自己换了地方,但落在绒毛上的温度实在是太温暖了,小黑猫懒得睁开眼,在温暖的窝里左拱右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睡了。

一人一猫就这么睡着了。

然而,没过多久,冰冷的灵压就瞬间让封奚行惊醒,他迅速将小黑猫护好,另一手已经握紧了灵剑,“谁?!”

黑暗里,方天元就站在不远处,身上的灵压狠狠的压了过来。封奚行唇角不由露出一丝血迹。

然而就在方天元打算继续施压的时候,封奚行护在手下的小黑猫却是含糊的叫了一声,“喵呜……”

声音并没有用妖语,仿佛只是被吵到后,有些不高兴的撒娇。

房内的灵压瞬间消散了,方天元小心翼翼的看向小黑猫,见小黑猫翻了个身,就又抱着爪子睡了,才微微松了口气。

怕吵醒小黑猫,方天元只能不高兴的收起灵剑,正想着明天再来收拾这小子。然后就眼睁睁看见,小黑猫的尾巴悄然圈上了封奚行的手腕,动作熟练的明显不是圈过一次两次了。

方天元磨了磨牙,瞬间灵剑又一次悄声出鞘,语气凶狠且小声,“出来,本尊要好好指点指点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