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自是知道方天元所说的指点, 怕不会是什么好事。但他也并没有多问,而是先将小黑猫好好的圈在灵绸里,见小黑猫依旧睡得很香, 才起身出了竹屋。

方天元在屋外吹着冷风, 心底的火却蹭蹭的往上窜,要不是他今天因为担心小初云, 所以偷偷跑来想看一看, 都不知道这两人竟然住在一起!

这么重要的事, 顾景山他们几个居然都没跟他说过!

等到封奚行出了竹屋, 方天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这人突然换了一件外袍。方天元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之前封奚行身上的衣服, 更是怒从心中起。

那明明是他给自家小外甥的冰空衣, 什么时候穿到这小子身上的!

方天元也并未见过黑色的冰空衣, 唯一一次见封奚行的那次,又心神都在封奚行身上莫名的魔气上, 竟是今天才发现这件事。

他看着封奚行, 磨了磨牙, 挥手在两人周身布下了隔音结界。确定不会吵到林初云,方天元将境界也压制到了元婴期, 手里的灵剑往空中一抬,便飞快的冲向了封奚行。

封奚行招出灵剑,飞快的在身前挡住了方天元的进攻。

方天元原本以为, 就算是同样的境界,以自己的经验和灵识强度, 想要揉捏一下封奚行也是没问题的, 然而打了半天他却发现, 封奚行竟是能跟他打成一个平手。

这人明明只是个普通弟子,但剑招却异常凌厉老练,甚至带着几分嗜血之意,若不是方天元飞快端正态度,还很有可能反而被压制。

至于灵识……方天元眯了眯眼,属于渡劫期修士的灵识悄无声息的蔓延,果然封奚行的脸色变都没变,就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般。

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方天元第一反应便是这是哪来的老妖怪,故意装成少年骗自家小外甥,然而他很快就推翻了这个猜测,就算外貌和身材可以伪装,但人的骨相是不能作假的。

虽然封奚行跟方天元打的不相上下,但渐渐的还是落入下风。毕竟就算方天元压制境界,但他灵力还是要比封奚行雄厚许多,方天元根本不想轻易放过这个臭小子,手里的剑招依旧凶狠,逼得封奚行不得不强行防御。

等到封奚行灵力耗尽,方天元心里的火气也终于消的差不多。看着封奚行狼狈的跪在地上,方天元微微挑了挑眉,却是冷冷道,“知道本尊为何要教训你么?”

封奚行低着头大口喘气,汗水打湿的短发粘在额角,闻言他微微点了点头,“掌门见弟子天赋不错,便指点了弟子一番。”

见他识趣,方天元便将手里的灵剑收起,命令道,“明日让小初云搬回他自己的屋子去。”

封奚行倏然抬起头,直视方天元的双眼,“师尊如今情况特殊,若是独自居住弟子放心不下,还请掌门收回成命。”

什么放心不下,分明就是居心叵测!

方天元正想怒斥回去,就听见不远处的竹屋里,传出了一声有些着急的猫叫声。

两人同时回望过去,就看见一只……算了,只看见一只碧绿的猫瞳在窗口往外看,至于其他的部位都已经跟黑暗融为一体了。

小黑猫是被冷醒的,倒也不是灵绸不够温暖,只是他已经习惯了封奚行的体温,一时落差有些大,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结果一睁眼,就发现小徒弟不见了,屋外也静悄悄的,半点练剑的声音都没有。小黑猫一时有些着急,一边叫着一边从床榻蹦到了窗边,然后就看见两个人在盯着他看。

“……喵?”小黑猫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旋即反应过来,又开口道,“师尊……您怎么在这?”

方天元抽了抽嘴角,不动声色的将周围的结界收了起来,才快步走了过去,将窗台上的小黑猫抱在怀里,“小初云今晚去舅舅那住吧。”

小黑猫一脸茫然,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方天元哪会告诉他,我怀疑你的那个徒弟对你图谋不轨,而言想了个理由,“舅舅想你了。”

“……”小黑猫飞快从方天元的手心跳了下去,几步就跑到了封奚行的旁边。他这时才发现,自家小徒弟像是刚刚被欺负了一样,身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小黑猫怔忪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猛的转过头看向一旁抬头看天的方天元,“师尊?!”

“没事,”封奚行却是伸手,将小黑猫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习惯性的将小黑猫的爪垫上的灰尘擦干净,因为担心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弄脏小黑猫的毛,封奚行把手拿着离身体微微有些距离,“掌门只是闲来无事,想着来指点弟子一番。”

林初云狐疑的看向方天元,方天元不由心虚的点了点头。

见状,小黑猫也只得暂时相信了两人的话,他看着小徒弟身上的伤,心疼的不行,尾巴卷着封奚行的手腕,催促道,“徒弟,快进屋敷药。”

封奚行站起身,带着小黑猫往屋内走去。

一旁的方天元因为封奚行刚刚帮他隐瞒,竟是没办法再开口反对,只能磨了磨牙,给封奚行传音,警告他不准再占自家小外甥的便宜。

竹屋内的灯亮起,小黑猫乖乖的趴在桌上,看着封奚行给自己敷药,身后的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甩着。等到封奚行都敷好了药,小黑猫相当习惯的就往封奚行的怀里跳。

封奚行难得动作顿了顿,目光在屋外扫过,迟疑了一下。

小黑猫却是已经相当熟练的在他手心盘成一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将他一直不躺下,还有些迷茫的抬头,“怎么了?”

封奚行摇了摇头,乖乖的将小黑猫放在床上。然而小黑猫自己在床榻上翻来翻去,最后竟是又凑到了封奚行身边,还很主动的抱住了他的指尖。

屋外隐约传来几声剑鸣,以及竹林被劈断的声响。

小黑猫有些不高兴的缩成一团,将小脑袋往封奚行的手心下拱了拱,明显是在嫌弃外面吵闹。

屋外的声音瞬间安静下来,连带着之前还残留的剑气也消失不见。封奚行看着手心下睡着的小毛团,唇角却是浮现出几分笑意,随后便也重新在床上躺下,将小黑猫抱在怀里安然入睡。

之后的几天,方天元也没出现在灵云峰,反倒隐约能听到其他弟子议论,说最近方仙尊一直在指点着其他几位峰主。

在封奚行劝说下,林初云的心境也平和了许多,修炼的速度自然也比以往快了些许。不过令他有些失望的是,从上一次做了梦之后,他再也没梦到那个男子和冰棺。

方天元又偷偷来了几次灵云峰,见封奚行除了抱自家小外甥睡觉,并没有做其他过分的事,犹豫许久,还是没有强行将两人分开。

他能看得出来,小外甥对封奚行的态度很迷糊,但有一点不可否认,林初云的确很在意封奚行。若是因为他强行将两人分开,让小初云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那他不反倒帮了这个臭小子?

日子就这么恢复了平静,林初云每天认认真真修炼,晚上趴在自家小徒弟怀里睡觉,妖力一点点缓慢增长着,而相对于他,封奚行的修为却是增长的飞快。

三个月后,封奚行就已经是元婴中期了。

林初云现在终于有一点能理解,原主为什么会嫉妒封奚行的天赋了。不过他也知道小徒弟有多努力修炼,所以只是羡慕了一下,就开始发愁于自己身体的问题。

他还是没办法化形。

早在一个月前,林初云体内的妖丹就已经聚集了足够的妖力,凤五也已经说他可以化形了,然而无论林初云怎么尝试,他都没有办法化成人形。

唯一一次算是成功的,就是变成了那次吃多了药丸时候的状态。结果其他几人一看见他头顶的猫耳,差点没把他耳朵给薅秃了,还好小徒弟带着他跑掉了。

那之后,林初云打死都不肯在其他人面前尝试化形。

淡离也给林初云吃了化形丹,然而效果只是让林初云化形后的模样,比起一开始大了几岁而已,猫耳还在,尾巴也在。

“没办法了。”淡离看着第二次吃下化形丹,却没有任何效果的林初云,微微叹了口气。如果忽略掉他一直放在林初云耳尖上的手指的话,这话看起来还能带着几分严肃。

要不是知道几位师兄都不是胡闹的人,林初云都要怀疑他们究竟想不想帮自己化形了。

凤五站在一旁,闻言也有些发愁,“本王对半妖知道的也不多,难不成半妖化形和妖兽化形是不一样的?”

林初云相当无聊的晃了晃尾巴,就感觉到尾巴尖触碰到一片冰凉。他微微侧了侧头,果然看见尾巴尖又缠到小徒弟的手腕上去了。

见那边几人没有注意到自己,林初云小心翼翼的往后挪了挪,凑到封奚行的怀里,小声问道,“溜否?”

封奚行垂眸,看着在自己怀里而不自知的林初云,眉眼缓和了下来,“恩。”

等到几位峰主争论半天,终于得出结果的时候,再一回头才发现,原本站在几人身后的林初云早已没了踪影,连带着封奚行也不知跑哪去了。

“哎……”林初云回到竹屋,熟练的往床榻上一扑。扑的时候还是个猫耳少年,扑到床榻上的时候就已经是只小黑猫了。

身后跟着的封奚行已经习惯了这一幕,他将窗户打开,让阳光落在床榻上,才坐在床榻边,看着悠闲甩着尾巴尖的小黑猫,问道,“师尊是不是已经有办法了?”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尖,目光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封奚行笑了笑,伸手轻轻拨弄了尾巴尖,“所以师尊的办法是什么?”

林初云见他不愿意说,倒也没继续再问,解释道,“其实为师觉得,问题就应该是出在半妖的血脉上,因为我在尝试化形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另一半灵力在影响着妖力化形。”

其实他这种情况在半妖里应该也很少见,因为妖兽相对人修比较强大,大部分半妖体内的妖力都是比较强的一方,所以在化形的时候妖力也不会受到其他力量的影响。

但他父母同样都是很厉害的妖兽和人修,导致他体内妖力和灵力完全是势均力敌的,所以每次他尝试化形的时候,灵力都会出来捣个乱。

林初云不可能放弃灵力,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灵力和妖力维持平衡。

半妖的化形方法自然只有妖界才会有,封奚行的动作停顿住,迟疑的问道,“师尊是想……去妖界?”

小黑猫翻了个身,整只猫瘫在床榻上,感觉着背上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舒服的眯了眯眼,“恩,为师打算去一趟妖界。”

他现在虽然只是元婴后期,但他的妖力也已经达到了化形期,虽然在妖界不能说是横着走,但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奚行跟您一起去。”封奚行斩钉截铁道。

林初云闻言,却是犹豫了一下,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让小徒弟跟着自己跑那么远不好。但一想到好几个月见不到封奚行,林初云心底莫名的有些舍不得。

“那……麻烦你了。”林初云还是点了点头。

封奚行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几分笑意,他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起身道,“师尊好好休息,奚行去准备出行的事宜。”

小黑猫点了点头,看着出门的小徒弟,不由第……不知多少次感慨,自家小徒弟是真的好。

林初云要去妖界的事,很快就在几个峰主之间传开。他们之前讨论之下,得出的结论其实也差不多,闻言倒是并没有反对。

反倒是封奚行要跟着去的事,凤五有些担心。

“妖界的人……对人修很排斥。”凤五挑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词,“若是你跟着去,很有可能会有妖兽故意欺压你。”

妖界虽然内斗的厉害,但对于人修的态度却是相当一致,任何人修在他们眼里都是阴险狡诈的,若不是因为上一任妖后是人修,现在妖界还在禁止人修进入。

封奚行闻言表情却没什么变化,他可是入过魔的人,早就感受过被世人唾弃的感觉,现在不过是被妖族欺负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见他如此坚定,凤五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因为担心师尊知道后,会不让他跟着一起去,所以这些话封奚行并没有告诉林初云。

将要带的东西一一准备好,又在储物袋里备好了灵石,封奚行还特意请人用灵绸将马车厢内全都铺了一层,连软塌都用灵绸重新护了一层。

方天元是在林初云要离开的前一天,才知道了这件事,他当即跑到了灵云峰,顺手推开了竹屋的门,“小初云,我跟你说,你……”

声音瞬间沉默了,看着自己面前的小小初云,以及他头顶微微颤动的猫耳朵,方天元一瞬间把自己原本想说的话丢到脑后,弯腰把小林初云抱起来,脸贴着林初云的猫耳蹭来蹭去,“小初云太可爱了!”

林初云努力用手把方天元推开,可惜方天元抱得实在是太紧,他怎么都没办法挣扎开。

幸好,方天元虽然被“美色”迷惑,但还是慢慢想起来自己来这的目的,“小初云,你不能去妖界。”

林初云以为他是担心自己跑去□□,闻言解释道,“师尊放心,初云只是想去寻找半妖化形之法,绝不会多生事端。”

方天元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就感觉到自己心口一阵剧痛袭来。然而他的表情却依旧平静,甚至连抱着林初云的手臂都没有丝毫颤动。

天道已经不允许他再试图违抗天机。

“小初云一定要去吗?”方天元看着林初云,目光带着几分复杂。

林初云抿了抿唇,点了点头,“弟子……只是想去看看。”他知道自己现在无法报仇,但他还是想去妖界看看,看看在梦里他父母去过的地方,以及……梦里的那个冰棺。

没准他娘亲就埋在那附近,若是他能找到,还能给娘亲烧一炷香,磕几个头。

方天元看着林初云坚定的目光,叹息了一声,却是俯身将小林初云放在地上,取出了一件灵器,亲手仔仔细细的戴在了林初云的脖颈上。

林初云迷茫的低下头,却发现那是一条带着青木色吊坠的项链,那吊坠里隐约能感觉到木系灵力。

“这是你母亲留下的遗物。”方天元摸了摸林初云的头,顺便揉了揉那双猫耳朵,“也是一件防御的灵器,答应舅舅,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林初云乖乖的点了点头,看着方天元离开。

夜里,小黑猫难得没有抱着封奚行,而是抱着那个吊坠睡着了。不过当林初云感觉到爪子下陌生的触感,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睁开眼,果然看见了之前梦里的石洞。

石洞和他上次来没有什么不同,不过石床上的毛皮似乎换了一种。这一次的兽皮要更加细软许多,小黑猫踩上去有一种在踩棉花的错觉。

高大男子不知是去了哪,并没有在石洞里,小黑猫没在床榻上逗留太久,飞快的跳下床跑到了通往冰棺的石门前。

他要抓紧时间,找到男子问清楚这里的位置。

然而可惜的是,小黑猫都快把地上刨出个爪子印,也没能推动石门一丝一毫,没有办法的小黑猫,只能选择另一个方法。

“有人吗!!!”小黑猫蹲坐在石门前,声音乖巧,“开门呐!!!”

声音回荡在石屋里,却是没有任何回应。小黑猫身后尾巴焦急的甩了甩,转头打量了一圈石室,除了这个石门之外,石室倒是也还有另一个门,看材质跟这个石门一模一样。

也不是一只可怜的小黑猫能够推得动的。

小黑猫又试着化形却也失败了,最后只能继续试图呼唤男子,“喂!!!有人吗!!!”

可惜,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小黑猫等的越发暴躁,一时气从胆边生,恶狠狠道,“穆摮是个大笨蛋!”

石门缓缓打开,男子黑漆漆的脸从石门后浮现,看着蹲坐在石门前明显呆愣住的小黑猫,男子唇角露出和善的一笑,“恩?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穆摮是个大好人……”小黑猫瞬间怂了,乖巧的回答道。

穆摮冷哼一声,倒也没跟他计较,而是顺手揪着小黑猫的后脖颈,将他放到了床榻上。一回生二回熟,小黑猫这一次已经淡定了,甚至还调整了一下自己落在床榻上的姿势。

“所以你又做梦了?”穆摮看了小黑猫一眼,问道,“之前我有一次感觉到奇怪气息,那一次也是你?”

小黑猫想到自己第一次梦到冰棺,刚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穆摮一下子给吓醒的事,不由有些委屈的甩甩尾巴,“是……”

穆摮轻咳一声,他当时以为是敌人,下意识的放开了威压,估计是吓到崽崽了,只是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是很嫌弃道,“你也太胆小了。”

小黑猫身后尾巴停住了,看着穆摮的目光里满是控诉:“……”

这爹谁要谁拿去,他不要了!!!

“所以呢,你这次能停留多久?”穆摮心虚的摸了摸鼻尖,试图转移话题。

小黑猫闻言,想到自己要问的事,飞快的开口问道,“这里在哪?”

穆摮挑了挑眉,有些奇怪的看着小黑猫,“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小黑猫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来见见你们。”

穆摮一怔,看着小黑猫,目光带着几分复杂,半晌拒绝道,“这里在妖界,离你很远。”

“我过几天就要去妖界了。”小黑猫抬起头,看着穆摮,目光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祈求,“我只是想见一见你们。”

哪怕只是一方青冢。

穆摮被小黑猫的目光盯着,却是没有办法再拒绝下去。但他最后也只能摇了摇头,解释道,“这里只能进,不能出,你若是进来,便再也出不去了。”

“乖,崽崽,别来找爹爹了。”

小黑猫渐渐消失在了石床上,不知是不是穆摮的错觉,他似乎看见小黑猫最后眼里浮现出几分湿意。

穆摮沉默半晌,转身推开石门,回到了冰棺之前。他附身轻轻擦去冰棺上的冰霜,看着里面安静沉睡的爱人,语气带着几分故意,“小月,我刚才把崽崽惹哭了。”

一片寂静。

过了许久,穆摮才轻轻叹了口气,“要是你在的话,估计会狠狠的打我一顿吧。”

“小月,崽崽都长大了,你也该醒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