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 凤五才发现房间空了一间,他一转头,就看见封奚行抱着小号林初云, 从旁边的房门走了出来。

凤五倒是也没多想,只觉得这对师徒真的是黏糊, 比当初方天元和顾景山还亲近。

两人走到凤五身前,凤五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他迟疑的闻了闻, 然后看向封奚行,“你身上怎么一股子树妖的味?”

林初云不由一愣, 转头下意识的凑近小徒弟的脖颈闻了闻, 却只闻到了清冷的气息,半点没感觉到其他气味。

脖颈上传来一阵酥麻的触感, 感觉像是一只小奶猫在扑腾一样, 封奚行心跳乱了几下,脸上表情难得带上几分局促, “师尊……”

林初云半点没意识到自己动作有哪里不对,没能从小徒弟身上闻到气味,他迟疑的直起身,回望向凤五。

凤五无奈的伸手,想要弹一下这个小笨猫的脑门,结果封奚行把林初云护的好好的,他根本没机会下手, 只能又翻个白眼放下手,“笨, 用你的灵识。”

林初云只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被提醒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 灵识在封奚行身上一转,果然感觉到了其他的气息。

封奚行的气息一向是冰冷的,不过那种冰冷对林初云来说,就像是灼热炎夏里的一汪冰泉,不仅不会感觉刺骨,反而还带着几分舒适,然而如今这冰泉上,却好像多了几片落叶。

林·小猫妖·初云不高兴了,身后尾巴暴躁的甩来甩去,唇角明显往下了许多。

见状,封奚行虽然心里开心林初云对自己的占有欲,却也不舍得师尊生气,赶快解释道,“估计是昨晚那只树妖来偷袭时候留下的。”

凤五往前走了两步,的确在房间里感觉到树妖的气息,最浓郁的地方便是在窗框的位置。

只是令他奇怪的是,那气息一路蔓延到床榻的时候,却是突然就断掉了,仿佛被其他什么东西硬生生抹去了。

凤五不由多看了封奚行一眼,心里倒是有了几分诧异。

对于林初云的这个徒弟,凤五所知其实并不多,只知道这人对林初云很照顾,是这一届弟子大比的冠军,方天元似乎对这人很在意,让他路上多注意这人几分。

除此之外,他便是一概不知了。

之前路上,他除了发现把林初云照顾的面面俱到外,完全没发现这人有其他异常,便渐渐放松了警惕,然而如今这一次,他却是意识到了几分不对。

昨日那树妖虽然只是化形期,但身上的气息却带着几分诡异。然而这只树妖却明显在封奚行手里吃了亏,还是吃了大亏。

林初云听到封奚行的解释,脸上的神情瞬间从气愤变成了担忧,还有几分自责,他身为师尊居然完全没发现危险,反倒让小徒弟保护了自己,简直太不称职了!

“徒弟你没受伤吧?”林初云又低头在封奚行身上闻了闻,不过这一次他闻得是血腥味。

封奚行表情带上几分无奈,不知是不是因为化形后,还带着几分猫形的原因,现在师尊的思维总残留几分小黑猫时候的习惯。

明明正常修士感知伤势的方法,应该是探查一下气海,或者感知一下灵力,然而师尊的方法永远都是——闻闻。

任由怀里的小脑袋在脖颈凑来凑去,封奚行还故意低了低头,让林初云的耳尖在自己唇边擦过。

林初云根本没发现小徒弟的祸心,在没有发现血腥味后,松了一口气一边抬头一边说道,“没事就……”

他的声音顿住了,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跟小徒弟靠的有多近,圆润的瞳孔蓦地又睁大了几分,原本软趴趴的猫耳瞬间竖了起来,甚至能看到耳尖上泛起的几分红晕。

封奚行看着那双通红的耳尖,眼底闪过几分诧异,他带着几分试探的低头,然而还没等他碰到那对毛绒绒的猫耳,怀里的人就已经溜掉了。

林初云难得下了地,自己啪嗒啪嗒的跑到了凤五身边,低着头催促道,“快走吧,还要赶路呢。”

凤五根本没意识到两人之间气氛的古怪,闻言点了点头,“对,得快一点,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他们这次来妖界,自然不是毫无准备。

半妖的修炼之法在妖界并不算常见,毕竟妖族的子嗣本就稀少,更别提人修与妖兽相恋更是极少数,不过妖兽对于半妖的态度却还算友善,甚至有一座专门生活着半妖的城池。

芷城。

听说这城池的城主自己就是一名半妖,而且是同时有着灵力与妖力的半妖。

三人的计划便是先去芷城,看看能不能在城中寻到解决林初云身上问题的办法,若是没有,再去找这位城主试一试。

芷城距离寒城并不近,相对于寒城,芷城离妖界的主城要近上许多。从寒城到芷城,最快也要半个月的时间。

见凤五已经转身下楼,林初云连忙跟了上去,背影明显带着几分慌张。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人身后,心神却是不由自主的飘远了。

师尊刚刚似乎是害羞了?

从客栈出门后,三人便向着芷城的方向离开了。而在三人刚刚出城,凤五和封奚行却是同时皱了皱眉。

封奚行伸手将马车停住,凤五看着马车前的几人,语气冰冷,“滚开。”

“你!”其中一个人明显因凤五的态度而恼怒,上前一步就想呵斥他,却被站在中间的树妖拦住。

树妖微微一笑,却是冲着凤五道,“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居然又见面了。”

凤五信他的鬼话就怪了,要不是被方天元叮嘱过,他早就动手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天高地厚。对着树妖翻个白眼,凤五语气没有半点客气,“滚。”

“你竟然敢如此对待我家公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站在树妖身旁的一个随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开口道。

然而他只说了一半,眼前便突然闪过一道红光。炙热的火焰瞬间燃起,周围的人都惊恐的四散开来,不出一息,那个妖兽便已经化成了一片灰烬。

凤五冷笑一声,凤目冷冷的看着树妖几人,问道,“还有谁想说话?”

无人再敢吱声。

那火焰能够片刻间便将一只化形期的妖兽烧成灰,绝不是什么普通的火焰。就算他们的公子想救,也根本来不及出手,更别提……以公子的心狠手辣,哪怕看着他们都被烧死也不会眨一下眼。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树妖的脸色微微沉了几分,但很快便又挂上了几分笑意,主动开口道,“是柳某管教不严,让前辈见笑了。”

凤五没有接他的话的意思,微微弹了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

树妖还从未被人这么不给面子过,眼里不由流露出几分的杀意。但他想到刚刚的那诡异火焰,又硬生生的把杀意压了回去。

若是他没有看错,那明显是凤族的凤火。

凤族作为远古凤凰血脉的残留,早已避世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名成年的凤鸟,难不成凤族已有出世的打算?

树妖心里算计些许,他原本只是想将那名人修抢走,如今却是不由的多想了许多。心里定下主意,树妖往前一步,主动自我介绍道,“小辈名为柳安,不知两……三位如何称呼?”

凤五不想开口,封奚行依旧垂眸,至于林初云……林初云一想到昨天这只树妖,居然想要跟他抢他家徒弟,气就不打一出来。

要不是封奚行到现在都没有抬眼看那只树妖,林初云早就要炸毛了。

气氛一时尴尬下来,树妖脸上的笑意也维持不住了。他目光冷冷的看着三人,手下却是悄然变换了一个动作。

凤五瞬间眯了眯眼,感觉到一股妖兽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了四周。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对这只树妖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那突然出现的妖兽是出窍期,能在身边跟着这么一位保镖,这只树妖明显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妖兽。

凤五认真思考了一下方天元的叮嘱,说的是不可主动惹事,不过如今是对方找上门来,就算他出手方天元应该也不会训斥他。

这么想着,凤五转头对封奚行道,“保护好小初云。”

封奚行点头,伸手将一旁的小师尊护到了怀里。林初云虽然知道现在情况特殊,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就想溜走,却被小徒弟攥住了手腕。

手腕上被握住的地方,像是着了火一般,温度飞快的升了起来。林初云甚至感觉热度顺着手臂,一路到了头顶那颤颤巍巍的猫耳。

封奚行看着眼前不断折下去又竖起来的猫耳尖,突然很想低头亲一下,不知怀里的小师尊到时会不会一下子炸了毛。

凤五懒得等那暗处的妖兽偷袭,手里的凤火浮现,掌心一转便打向了那妖兽躲藏的位置。那只妖兽根本不敢让这凤火沾染到身上,只得在暴露行踪的情况下,从树林里窜了出来。

树妖身后的侍卫明显认识这只妖兽,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黄长老。”

林初云好奇的看了过去,在看见那位黄长老的长相后,却是抽了抽嘴角。

自从穿到这里之后,他所见的修仙者基本长相都不差,就算不是倾国倾城,也是清秀干净,就算是客栈那只小鼠妖,也是可可爱爱的小圆脸。

然而这位黄长老不仅四肢枯瘦,脸上也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样貌。最主要的是,林初云分明能感觉到,这位黄长老出现的瞬间,周围弥漫出了一股浓厚的血腥气。

被这股血腥气熏得有些难受,林初云连忙转头躲到自家小徒弟怀里。

清凉冰冷的气息飞快的将血腥之气驱散开,林初云乖乖的窝在封奚行怀里,坚决不肯抬起头了。

这下……换成封奚行的耳尖开始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