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 凤先生?”小黑猫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探头看了过去。可能是因为离得近了,也可能是……因为凤五那一身的凤火足够显眼,这一次他很清楚的看到了身边多出了一片赤红。

听到林初云的声音, 那片赤红明显是转过头看了过来。

然而封奚行和小黑猫一个比一个黑,在黑夜里本就不显眼, 更别提现在还起了这么浓的雾。

“……林初云?”凤五迟疑的开口, 他眯了眯眼,试图看清小黑猫的位置, 但视线所及依旧只是一片黑暗, “你在哪?刚刚那个摔我的混蛋是谁?”

小黑猫轻咳一声,小声的解释道, “他是芷城城主, 叫穆迟, 是我的哥哥。”

凤五茫然了,他没想到这城主居然真的是林初云的哥哥。虽说他是对于林初云的身世是最不了解的一个, 但他明明记得方天元当初说过, 林初云是个孤儿来着, 这怎么还多出来了一个哥哥。

该不会是……有人趁着林初云记忆缺失,故意骗林初云的吧。

林初云心里惦记着白南衣,没注意到凤五的沉默。他顺着凤火的方向走了几步,终于看到了凤五和白南衣两个人。

凤五正半蹲在地上, 一手撑着白南衣。

“凤先生, 白叔叔。”小黑猫飞快的跑了过去,几步跳到了白南衣的身上,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白南衣的身上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伤口, 最重的伤在手臂上, 似乎是被什么妖兽撕咬过,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咬伤。

而他的人早已经晕了过去。

小黑猫低头,小心翼翼的在白南衣的鼻息间探了探,感觉到有细微的呼吸落在胡须上,他才松了口气。

他低头在自己的储物袋里,翻出了方天元给他准备的丹药,猫爪一拍就给塞到了白南衣的口中。

“向乐飞呢?”小黑猫见白南衣气息平稳许多,提着的心微微放了下来,也有心情去担忧其他人了。

凤五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四周的雾气,“之前我们遇到了一只出窍后期的妖兽,他说他去将那人引走,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之后他本想带白南衣去之前的房子,却不幸在半路惊动了守卫,又一次被围了起来。若不是小初云带人来救他,恐怕这一次真的凶多吉少。

“该不会出事了吧。”小黑猫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此时,周围的雾气已经在慢慢的消散,声音也慢慢传了过来。穆迟看了一眼远处的守卫,压低声音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林初云也知道在这里并不安全,守卫随时可能搜查过来,更何况白南衣的情况还很危机,需要及时救治。

他只能在一旁不起眼的角落,留下了一只梅花的猫爪印,猫爪的方向指的正是城主殿的方向,这样若是向乐飞找过来,就能知道去哪找他们了。

不过也没准向乐飞就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呢,林初云心想。

他还不知道向乐飞跟白南衣认识的事。

“走。”凤五重新背起了白南衣,封奚行将小黑猫护到怀里,一行人跟在穆迟的身后,飞快的离开了原地。

城中此时守卫已经越来越多了,所幸穆迟对芷城足够熟悉,几次带他们避开了守卫的搜寻。一直到众人从后门进入了城主殿,几人才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小黑猫落地,化为了人形,凤五看了看小林初云,又看了看穆迟,倒是有几分相信这两人是兄弟了。

几人将白南衣安置在药房之中,穆迟便把林初云给叫出去了。封奚行本想跟着,但小黑猫却对他轻轻摇了摇头,封奚行也只能留下来跟着凤五照顾白南衣。

兄弟二人顺着小路,到了一间空着的房间。

穆迟将身后的门关上后,就一脸莫名的盯着林初云看。林初云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一连串的兄弟反目,凶杀惨案,不由胆战心惊的往后退了两步,“城、城主?”

“叫哥哥。”穆迟不满道。

猫在屋檐下,哪敢不开口。

林初云顶着穆迟热切的目光,小小声的叫了一句,“哥哥。”

穆迟心满意足的揉了揉林初云的发顶,这一声哥哥他可是想了很久,甚至以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听到了。

被很好安抚下来的城主大人,也有心情听一听林初云的解释了。不过在那之后,他却是伸手把林初云抱到了自己的床榻上。

这床榻虽然并没有用灵绸,却也用了另外一种很柔软的布料,林初云身后的尾巴不住的在布料上蹭来蹭去。只是奇怪的是,这床榻比正常的大小还要大上几倍。

“变回去。”穆迟揉了揉林初云的猫耳,道。

林初云茫然的看着他,耳朵因为被揉弄了而有些不满的啪嗒了两下。他往后躲了躲,不解的开口,“为什么……?”

穆迟顿了顿,表情莫名心虚了一瞬,但他还是很快理直气壮的道,“自然是有用处的。”

林初云狐疑的看着他,最后还是乖乖的变成了小黑猫。小黑猫看着实在是太小了,落在床榻里差点又被淹没,所幸床榻足够柔软,小黑猫很快就重新蹲坐了下来。

“然后呢?”小黑猫不解的歪了歪头,头顶的猫耳也跟着偏了偏。

穆迟伸手,将小黑猫的眼睛突然挡住了一瞬。床榻上的小黑猫只觉得眼前一黑,等到黑暗消失的时候,穆迟人就不见了,只剩下一只黑色的妖兽站在床榻之前。

那只黑色的妖兽要比他大的多,近乎有两米多长,流畅的肌肉包裹在强壮的骨骼之上,漆黑的兽瞳里满是森冷的寒意,巨大的兽爪上探出锋利的爪尖,连身后的尾巴也看着相当有力。

小黑猫还是第一次看见类似于同类的兽型,一时说不上是打击还是害怕,猫耳一点一点的趴了下去,连带着原本蹲坐的姿势,也渐渐变成了警惕的趴伏,像是随时准备好要逃跑一般。

“崽崽?”黑色的妖兽开口,传出了穆迟的声音。

见小黑猫似乎对自己有些恐惧,妖兽飞快的把爪尖给收了起来,兽瞳努力浮现几分和善,身后的尾巴也讨好似的来回甩动着,结果却一不小心打到了一旁的椅子,椅子瞬间被打成了碎片。

黑色的妖兽僵住了,尾巴飞快的将椅子的碎片扫到了角落里,试图毁灭证据。

小黑猫眨了眨猫瞳,感觉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他迟疑着,一点一点的靠近着床榻前的妖兽,但是他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只要妖兽动一下,小黑猫都会飞快的溜回去。

妖兽一直蹲坐着,兽瞳虽然看着小黑猫,却没有丝毫的敌意。终于,小黑猫走到了床榻的边缘,距离妖兽只剩下相当短的距离。

小黑猫看着头顶的巨兽,却是突然直接靠着两只后爪站立了起来。

妖兽的兽瞳瞬间回缩,一时又想伸爪护着小黑猫,又怕自己动作把小黑猫吓回去,心里犹豫的不行。

所幸,小黑猫站的还算稳稳当当。

小黑猫凑近轻轻闻了闻妖兽的气息,虽说他对于穆迟并没有熟悉感,但却的确在穆迟身上,闻到了几分爹爹的气息。

“哥哥?”小黑猫因为支撑不住,重新落在床榻上。他没有再因为害怕趴着耳朵,而是乖乖的站在床榻前,小声的又叫了一声。

妖兽低低的应了一声,他低下头,轻轻咬住小黑猫的后脖颈,随后轻巧的一跃,就直接跳到了床榻上。

小黑猫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床榻会这么大,以这只妖兽的体型来说,若是正常大小的床榻,恐怕只是往上一趴就能直接占满了。

妖兽将小黑猫轻柔的放在床榻中心,自己则是在小黑猫周围趴了下来。

原本凶狠暴虐的兽瞳,现在却满是惬意悠闲,他轻轻甩了甩身后的尾巴——这一次他注意着没有打坏任何东西——然后开口道,“崽崽为什么说白南衣不是叛徒?”

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穆迟的语气还是没什么善意。

小黑猫正努力顺着妖兽前爪往头上爬,闻言脚下突然一滑,就这么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妖兽侧过头,又叼起小黑猫,直接把他放到了自己的背上。

“……当初的事我忘了很多,但是我记得很清楚,白叔叔那时是在带我逃命。”小黑猫直接在妖兽的背上趴了下来,虽然妖兽身上的毛没有狐狸那么柔软,但却足够细腻,“当时白叔叔受了很重的伤,还一直在照顾我。”

“有人追杀你?”穆迟语气不太好。

小黑猫歪了歪头,身后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有很多人在追杀我们。”

当初的事林初云记得其实并不多,只是这几个月来零零星星在梦里梦到过一部分场景。

但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的确是一心跟着白南衣逃命,身后追杀的人也从没说过要保护他。

穆迟微微眯了眯眼,当初他得知妖殿出事,从芷城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大战之后的断壁残垣。

因为当初的誓言,他无法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能在暗地里打听消息。所有人都说是白南衣背叛了父亲,带着狐妖和巨蟒两族的人暗杀了妖主和妖后,还抓走了当时年幼的少主。

他的那位叔叔屠戮了两族所有的妖兽,给父亲报仇之后,派人前去追杀白南衣。

但若是按照弟弟所说,白南衣从未背叛过父亲的话,那……妖兽的兽瞳里闪过几分冷意,锋利的兽爪狠狠的抓破了床榻,就在这时,一条调皮的小尾巴突然出现在了他眼前。

穆迟不由一怔,这才发现小黑猫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他头顶去了。小黑猫在他头顶懒洋洋的趴着,小尾巴因为舒适而来回甩动着。

被小尾巴这么一打岔,穆迟心里的愤恨被缓缓压制下来。

黑色的妖兽重新在床榻上趴了下来,兽瞳里的冷意渐渐淡了下去,他半眯着眼,身后的尾尖也随着小尾巴的频率,开始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