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 6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还是小黑猫率先站起身, 懒洋洋的伸了懒腰,站在妖兽的脑袋上往下探,“我们去看看白叔叔吧?”

白南衣伤的太重, 林初云心里实在不放心。

穆迟自然不会有异议, 黑色妖兽带着头顶的小黑猫从床榻上跳了下来。然而在出门之前, 穆迟还是又化为了人形, 将小黑猫抱在了怀里。

小黑猫有些不解的抬头看向穆迟,“城……哥哥?”

穆迟轻轻揉了揉小黑猫的猫耳尖,并没有多解释,就这么抱着他出了房间。小黑猫心里虽然迷惑,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了。

两人回去的时候, 凤五刚刚给白南衣疗完伤。

白南衣身上的伤势很重,除了那些可怖的伤口, 白南衣体内的妖力也受到了重创,若不是因为妖兽体质强横,白南衣根本撑不到凤五来救他。

“现在……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凤五叹了口气, 他现在能做的已经都做了,至于白南衣还能不能撑下来, 只能看他自己的求生欲了。

心里跟哥哥相认的喜悦淡了许多, 小黑猫探头看向床榻。因为陷入了昏迷,白南衣并没有维持化形,而是变回了大白狐狸的模样。

只是现在这只白狐狸看起来异常凄惨, 身上的毛被烧焦了好几片,原本毛绒绒的耳尖也被咬掉了一块, 为了包扎伤口, 左前爪的毛全都被剃光了。

小黑猫从穆迟怀里跳到了白狐狸的身上, 小心的注意着没有触碰到白狐的伤口, 然后低头轻轻蹭了蹭白狐的爪尖。

之前他在灵兽峰住的那三天,每次他这么蹭着白狐,白狐就会一边无奈,一边抬爪揉揉他的脑袋。然而这一次,小黑猫蹭了半天,急的呜呜叫了两声,白狐也没什么动静。

“师尊,”封奚行上前将失落的小黑猫抱回来,安抚的摸了摸头,“别太担心了,白先生不会有事的。”

既然连前世陨落于飞升雷劫之下的方天元都能活下来,那白南衣应该也没这么容易死掉。

小黑猫没注意到徒弟那笃定的语气,只以为封奚行是在安慰他,看着床榻上的白狐,小黑猫幽幽的叹了口气。

恰在这时,穆迟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屋外,“有人进了城主殿。”

小黑猫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是向乐飞?”

穆迟并不认识什么向乐飞,但听小黑猫的语气,应该也是他的同伴。他站起身,叮嘱几人不要乱跑,自己则是出门准备去将那人接过来。

等到穆迟出了门,凤五才突然记起,他还没把向乐飞其实叫玄冥,而且还认识白南衣的事告诉林初云。

其实这事他也没弄明白呢,当时情况太过紧急,两人刚找到白南衣,白南衣就已经晕了过去,玄冥又去引走敌人,他都没来得及问。

“玄冥?”小黑猫迷茫的眨眨眼,“那是谁……”

凤五也是一脸茫然,他从破壳出生后就跟着方天元了,对妖界的了解完全是来自传承记忆,但传承记忆也不会告诉他妖界的大妖都有谁。

“是上任妖主的一位妖将。”封奚行一手揉着猫,开口解释道,“传闻这位玄冥妖将可知天下事,无论多么隐秘的秘密他都知道。”

倒是很符合向乐飞到处凑热闹的性格。

小黑猫疑惑的歪了歪头,看着封奚行,“徒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封奚行淡笑着摸了摸小黑猫的尾巴尖,“掌门曾提起过一次,弟子便记住了。”

之前在点星宗的时候,方天元的确总会把封奚行叫去指点,林初云闻言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多想。

一旁的凤五狐疑的看了封奚行一眼,他明明记得自己几次撞见方天元把封奚行叫去,都是直接出手“指点”的,什么时候说起过妖界的事?

“那既然玄冥认识白先生,所以白先生其实也是妖将?”凤五之前也好奇过白南衣的身份,但他也没想到白南衣居然会是妖将。

小黑猫乖乖的点了点头。

“但是……”想到之前玄冥对白南衣那恶劣的态度,凤五皱了皱眉,迟疑道,“玄冥似乎跟白先生的关系并不好?”

小黑猫闻言,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看着床榻上的白狐,语气带上几分难过,“因为大家都误会了白叔叔。”

“谁误会他了?!”

众人身后的房门突然就被踹开,小黑猫回过头,就看见玄冥一脸恼怒的站在门外,旁边的穆迟因为他的动作微微皱了皱眉。

看到床榻上的白狐,玄冥脸上的怒气却是一顿,旋即眉头紧锁,“怎么伤的这么重?”

几个人还没回过神,一时也没人接话,玄冥也不在意,自己快步走到了床榻前,伸手在白南衣身上一点,感应到白南衣体内糟糕的情况后,脸色变得一沉。

“该死……”玄冥看着白狐,咬牙切齿,“姓白的,你快给我醒过来,告诉我少主在哪你再死!”

这只狐狸根本就是故意的,留下半截话不告诉他,就想让他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一旁正在懵逼的某只小黑猫:“???”

“玄……玄冥?”小黑猫不解的开口,问道,“你要找什么少主?”

玄冥泄气的坐在床边,看着昏迷的白狐,心里万般不满也没辙,“自然是妖界的少主,虽说那些家伙都说白南衣已经把少主杀了,但我确定这家伙绝对不可能那么做。”

可是你要找的妖界少主……不就在你身后吗?

小黑猫迷茫的跟封奚行对视一眼,摇了摇尾巴,“那、那位少主有什么特征吗?”

玄冥表情明显飘忽了一下,他飞快的看了一眼小黑猫,旋即粗声粗气道,“反正不可能是你这么小的一只。”

妖主的本体可是相当凶狠霸气的,少主肯定也会是一只厉害强悍的大妖。

正想着要不要坦白身份的某只小黑猫沉默了,旋即乖巧的蹲坐着,点了点头,“恩,你说得对。”

玄冥见小黑猫没有追问,不由悄悄松了口气。

一旁的穆迟见自家崽崽被欺负,脸色瞬间低沉了下来。他眯了眯眼,目光在玄冥身上扫了一圈,挑了挑眉道,“那你也是想救白南衣了?”

玄冥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那些老家伙都认为少主已经死了,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人还在寻找少主,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少主的消息,就算再怎么讨厌白南衣,他也不得不先把他救活。

“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穆迟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玄冥。也不知穆迟做了什么,在他抓住玄冥的那一刻,竟是直接强行将玄冥压制回了原形。

玄冥慌乱的拍打着翅膀,却根本没办法从穆迟的手中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穆迟从他翅膀上揪下来了三根黑色的羽毛。

将黑色的羽毛递给凤五,穆迟才松开手,玄冥仓皇的飞到房梁上,看着自己又秃了一块的羽毛欲哭无泪。

听那只白狐狸的话,少主是喜欢毛绒绒的,他本来羽毛就稀疏,现在又被揪掉了好几根。

少主肯定不会喜欢他了!!!

凤五看了看手里的黑羽,又看了看穆迟,不由抽了抽嘴角。

但是玄冥鸟的羽毛的确对白狐的伤势有益,凤五轻咳一声,对玄冥幽怨的眼神视而不见,用凤火将黑羽点燃,再将燃后的灰烬洒在了白狐的伤口上。

伤口上渐渐浮现一层黑色的光,原本残留在上面的妖力一点点被化解。在房梁上自怨自艾的玄冥,在感觉到那妖力中熟悉的气息后,不由一怔,旋即飞了下来,站在白狐身边,用鸟喙啄了啄伤口附近。

“这是……现任妖主的妖力?”玄冥有些惊愕的开口,“这家伙难不成还想把现任妖主也杀掉吗?”

林初云心里突然一震,他目光怔怔的落在白狐的身上。

之前林初云曾问过方天元,白南衣离开点星宗是要去做什么,但当时方天元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如今玄冥的这一句话,林初云却是突然明白了。

白南衣是为了回妖界,给他爹爹和娘亲报仇。

小黑猫明显情绪不太对,封奚行试图安抚他,却没能得到任何的回应,连小尾巴都莫名的安静下来。封奚行看向小黑猫的猫瞳,那双碧绿的猫瞳里,第一次浮现的不再是乖巧和柔顺,而是带着几分冰冷。

“咦?这是什么?”玄冥突然啄了啄白狐的身下,最后竟是从他身下叼出来一块奇怪的令牌。

那令牌通体纯黑,看起来像是用妖石制成,但上面却没有任何妖力,反倒像是普普通通的矿石一般。这令牌估计是一直被白南衣攥在手里,只是他们一直没能发现,在白南衣变回兽型后,便被压在了白狐身下。

凤五拿过令牌,狐疑的研究了几下,又用妖力往里注入了几分,却也没有任何反应。

“等白先生醒了之后问问他吧。”凤五将令牌收了起来。

而床榻上的白狐,却突然有些暴躁起来,身后的尾巴也飞快的甩动着。凤五脸色一变,上前刚想伸手将白南衣打晕,就看见白狐的兽瞳已经睁开。

那双原本温和淡泊的兽瞳,现在已经被赤红覆盖,明显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强行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凤五飞快的闪过白狐甩过来的狐尾。

玄冥也被狐尾逼迫到墙角,不敢再往前靠近。

封奚行已经抱着小黑猫站到了安全的角落,穆迟飞快上前,用妖力将白狐的四肢牢牢的困住。然而就算如此,白狐依旧对着凤五低吼着,像是要将他撕碎一般。

“怎么回事?”凤五简直一头雾水,他做了什么事让白先生这么生气。

“那块令牌!”小黑猫突然开口提醒道。

凤五一怔,从储物袋里取出令牌,果然白狐看见令牌后,神情越发的暴躁起来,甚至连穆迟都有几分压制不住。

“快,将令牌还给白叔叔!”小黑猫急的团团转,这里的动静有些太大了,万一引起外面守卫的注意就糟了。

凤五毫不迟疑,将令牌直接丢向白狐。

白狐抬起头,一口将令牌叼住,感受到令牌重新回到自己手里,白狐目光里的赤红便淡了下来,不过片刻就重新倒在了床榻上。

穆迟确定白狐不会再暴起,才缓缓松开手,他眉头紧锁,伸手在床榻周围布下禁制,防止白狐再一次暴动起来。

“这令牌究竟是什么?”能让已经昏迷的白南衣,不惜强行苏醒将其夺回去。

凤五站在一旁,目光里满是疑惑。

穆迟目光落在被压在白狐爪下的令牌上,微微眯了眯眼,突然开口道,“看起来……好像是传送阵的阵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