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了好戏可看, 凤五果断告辞回去休息,否则等这只记仇的狐狸回过神,他可就要惨了。

封奚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床榻上在白狐尾巴里玩的不亦乐乎的小黑猫, 心里不由有些吃醋。

可惜他再怎么吃醋也没辙, 谁让他不是妖兽, 也没有那么柔软的绒毛呢。

白狐被封奚行幽怨的目光盯着, 心里有些嘀咕。他在离开点星宗的时候, 就已经发觉封奚行对自家少主的心思,只不过他当时一时心软,并没有开口阻止。

算起来,他离开点星宗都好久了, 怎么这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还是没什么变化。

因为出神,狐尾逗弄小黑猫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小黑猫在狐尾里等了半天,没等到新的尾巴给他抱, 迷茫的从狐尾里钻出半个小脑袋,就看见白南衣不知在想什么, 目光微微有些出神。

顺着目光看过去,就看见自家徒弟坐在那边,还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白南衣的狐尾。

林初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说起来白叔叔的尾巴的确比他的猫尾巴好摸,又大又软而且还有五条……

小黑猫突然产生了危机感,也不在狐尾里扑腾了, 几步就回到封奚行的怀里, 甚至还难得的主动去蹭了蹭封奚行的指尖。

封奚行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的有点懵, 他试探性的在小黑猫脑袋下揉了揉,不仅没被抓,还得到了一阵舒服的呼噜声。

小黑猫一边舒服的打呼噜,一边悄悄的,第一次主动的用尾巴把封奚行的手腕圈起来。绒绒软软的小尾巴尖,带着几分争宠的在封奚行手腕蹭来蹭去。

突然被抛弃的白狐无奈的甩了甩尾巴,他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看不出小黑猫那潜藏的占有欲。只是自家少主也太迟钝了,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的心思。

白南衣完全没有想开口点破的意思,没有阻止封奚行接近自家少主,对他来说都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怎么可能还帮着封奚行拐走自家少主呢。

虽然白南衣已经醒了,但他毕竟受了太重的伤,体内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没过一会,床榻上的白狐就露出了几分疲惫的姿态。

小黑猫见状,也不再打扰白南衣休息,乖乖的说了一声后,就让封奚行带着自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封奚行就感觉自家师尊今天莫名的有点缠人,平时还很调皮好动的小尾巴,也一直安安分分的缠在他手腕上一动不动的。

“师尊怎么了?”封奚行回了房间——准确的说,是回了林初云的房间,毕竟有穆迟在,他怎么可能让这两个人住一起——关上门之后,有些担忧的看着小黑猫,“是今天出去受伤了吗?”

小黑猫哪好意思说自己是在争宠,支支吾吾了两句,尾巴不满的甩了封奚行一下,就飞快的跳到床榻上,背对着封奚行把自己盘了起来。

封奚行一开始还有些茫然,然而他目光一转,就看见小黑猫支棱着的,露出些许红晕的猫耳尖。

那对猫耳朵竖的直愣愣的,往他这个方向转一下,就又飞快的转了回去,过了没一会,就又小心翼翼的转了过来。

就像是一只小黑猫,在偷偷的用爪垫一下一下的挠着。

封奚行失笑,倒也不在门口继续站着,而是主动走到床榻边。

床榻上的小黑猫明显因为封奚行的靠近,而越发的紧张起来,耳尖抖动的越来越快,小尾巴想要往外探,却被猫爪一下子给按住了。

“师尊?”封奚行含笑低声道,满意的看见因为自己开口,小黑猫的耳尖又红了几分。

小黑猫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个什么,他不就是争个宠,当初小徒弟不也总是跟其他弟子争宠么!

可是他转念一想,却又感觉不对,小徒弟争宠是因为小徒弟……喜欢他,那他争宠,难不成他也喜欢小徒弟?!

“……喵喵喵!”怎么可能!

小黑猫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了,慌乱中都没注意自己叫的是妖语。身后的尾巴飞快的甩动着,却似乎打到了什么,小黑猫下意识的转过头,就正对上了封奚行含笑的目光。

“喵!”小黑猫炸了个毛,飞快的跳起来,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封奚行眼里的笑意渐渐被疑惑取代,他不解的看着面前炸成毛团的小黑猫,指尖试探性的往前伸了伸,“师尊?您怎么了?”

小黑猫的猫瞳紧紧的盯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指尖,因为紧张,尾巴都开始不住的甩动着,见状封奚行的动作停了下来,迟疑的看着小黑猫。

“师尊?”

小黑猫垂了垂尾巴,在床榻上轻轻摇了摇,他抬起头,看着封奚行眼里的担忧,突然转头窜出了房间。因为小黑猫跑的太突然,封奚行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等到他追出去的时候,屋外已经没有小黑猫的影子了。

……

“然后你就跑到我这来了?”穆迟叹了口气,看着趴在自己膝上的小黑猫,伸手轻轻揉了揉毛绒绒的耳尖。

若是忽略掉又一次被握碎的椅子扶手的话,穆迟看起来还算比较冷静。

小黑猫耳尖还在发热,可能是因为害羞的原因,耳尖的触感要比之前还敏锐几分,穆迟刚一碰到耳尖,小黑猫就下意识的甩着尾巴打在了穆迟的手背。

啪——

房间安静了两秒,小黑猫茫然的抬起头,就看见穆迟一脸伤心的看着自己,“崽崽长大了,都不让哥哥顺毛了。”

小黑猫无语的抖了抖胡须,他只是因为耳尖太敏感,所以下意识的用尾巴拍了哥哥的手背一下而已,为什么穆迟表现的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喵!”小黑猫连反驳都懒得反驳,只是很不满的叫了一声。

见状,穆迟也不再逗弄小黑猫,而是伸手把小黑猫捧到手心,放到了面前的桌上,问道,“然后呢?崽崽怎么想的?”

小黑猫明显迟疑了下来,身后尾巴苦恼的来回晃动着,他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才会从封奚行眼前逃走了。

封奚行对他的意义是不同的,这是林初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

他刚刚变成猫的时候,就是封奚行陪在他身边照顾他,虽然一开始林初云是出于同情,才会对封奚行那么好。

但慢慢的,随着封奚行一次次的陪伴和保护,林初云早已习惯封奚行在身边,甚至毫不犹豫的把封奚行圈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一直以来,林初云都是把两个人的身份定位在师徒上,所以他安心的享受着封奚行的照顾,也在很努力的保护着自家小徒弟——虽然好像是小徒弟保护他比较多一点。

可若是两个人并不是师徒,封奚行也不再是他的徒弟的话,那他就不会再亲近封奚行了吗?

一想到封奚行可能会成为别人的徒弟,乖乖巧巧的叫着其他人师尊,还有可能会给那个人顺毛、喂灵果、甚至可能会喜欢上另一个人,小黑猫的尾巴就不满的甩动起来。

“想什么呢。”穆迟伸手拨弄了两下躁动的尾巴尖,将林初云的注意力唤了回来。

小黑猫回过神,明显比之前更迷惑了几分,碧绿的猫瞳转来转去,最后看向穆迟,“哥哥……有喜欢过人么?”

穆迟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崽崽问这个做什么?”

林初云也不是真的想八卦穆迟的感情生活,他只是有一点不明白,小黑猫迷茫的看向自己的哥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心情?”

他会因为封奚行被欺负而生气,会因为封奚行受伤而着急愤怒,会因为封奚行看着别的毛绒绒,而感觉到心里难过失落,甚至想要争宠。

这就是……喜欢了吗?

林初云是真的茫然了。

穆迟看着小黑猫眼里满满的迷茫,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若是自家崽崽对那个人修无意,那他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把两个人分开,但偏偏自家崽崽明显很在意那个人修,只是因为太过迟钝,所以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而已。

刚刚找到没多久的崽崽,就这么要变成别人家的了,穆迟心里一阵不爽,已经开始琢磨着什么时候再多跟封奚行切磋几次。

“喜欢啊……”穆迟看着小黑猫,眉眼缓和下来,“崽崽问这个问题,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小黑猫明显害羞了几分,不好意思的来回踩着自己的爪子,“我、我不知道……”

他其实分不清喜欢的标准,甚至若不是封奚行跟他表白,林初云根本意识不到封奚行是喜欢自己的。想到当初封奚行月下表白的话,小黑猫身体温度飞快的升高,耳尖红的都快透过绒毛了。

看着自家崽崽这么可爱,穆迟实在忍不住,豁然起身带着小黑猫进了暗室之后,就飞快的变回了兽型,叼着小黑猫跳到了暗室里的床榻上,然后把小黑猫放在了自己身前。

小黑猫只觉得眼前一黑,刚刚还温文尔雅的哥哥就变成了黑色妖兽,微微湿润的鼻尖轻轻的在他头顶蹭了蹭。

“……哥哥?”小黑猫茫然的看着黑色妖兽,不明白哥哥怎么说着说着,就变回兽型了。

穆迟将小黑猫叼到怀里,自己则是趴在了一旁,身后的尾巴惬意的甩了甩,“没事,崽崽你继续说。”

小黑猫倒也没多想,只以为穆迟是嫌弃化形太累,所以想变回兽型,他眨了眨猫瞳,继续道,“所以怎么才能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呢?”

穆迟犹豫半晌,心里想给封奚行添乱的想法,最终还是败给了不舍得让崽崽继续纠结上,他看着小黑猫,认真问道,“封奚行喜欢崽崽?”

小黑猫又一次熟透了,耳尖不停的转动着,尾巴尖也飞快的甩来甩去,“……恩。”

“崽崽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所以在纠结?”穆迟继续问道。

小黑猫点了点头,因为害羞,整只猫已经彻底埋在了黑色妖兽的毛里,甚至连耳尖都埋了进去,只剩下飞快晃动的小尾巴,表露着某只小黑猫心里有多害羞。

黑色妖兽看着自家崽崽这个样子,心里默默的又给跟封奚行的切磋场数加了几场,才开口问道,“若是我说玄冥喜欢你,崽崽会怎么想?”

小黑猫明显愣住了,几秒钟后飞快往后退了几步,满眼的不可置信,“开玩笑的吧?!!!”

黑色妖兽敏捷的把快退到地上的小黑猫叼了回来,随后用尾巴把床榻边缘圈好,才放下小黑猫。小黑猫还在满眼震惊的看着穆迟,像是完全没反应过来。

“所以崽崽会怎么回复玄冥呢?”穆迟问道,“会想要考虑一下吗?”

小黑猫第一反应就是,“不、不了吧。”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崽崽对封奚行的表白会犹豫呢?”黑色妖兽将小黑猫头顶炸开的毛舔顺,因为太过震惊,小黑猫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小黑猫不由一怔,下意识的就想说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但究竟哪里不一样,他却是说不明白,就好像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玄冥的表白,但他却不舍得这么对封奚行。

穆迟见小黑猫眼里的迷茫消散了许多,心知自家崽崽可能很快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了。他叹了口气,从床榻上跳了下来,将小黑猫抱到怀里,回答了之前的问题,“的确是开玩笑的。”

小黑猫一怔,抬头看向穆迟。

“玄冥的事是我乱说的,”穆迟眉眼带着几分笑意,“不过崽崽若是喜欢他的话,哥哥也可以把他拐过来给崽崽。”

小黑猫疯狂摇头,唯恐自己反应慢了,让穆迟怀疑他对玄冥有意。

将小黑猫抱出暗室,穆迟毫不意外的在书房里,看到了等在一旁的封奚行。封奚行的目光只是随意的在他身上一扫,就落在了小黑猫身上,眉眼里还带着几分无奈和不解。

小黑猫趴了趴耳尖,身后尾巴不好意思的甩来甩去,明明小徒弟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他,但小黑猫却感觉自己身上像是被凤火点燃了一般。

“我、我先回去了。”小黑猫低着头,看都不敢多看封奚行一眼,从窗口飞快的又跑掉了。

封奚行眉眼里满是无奈,他叹了口气,起身正打算再去寻自家师尊,就被穆迟叫住了。

他狐疑的回过头,就看见穆迟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笑容半点温度都没有,满满的都是咬牙切齿,“来,切磋。”

之后的几天,封奚行一早就会被穆迟叫去切磋,晚上好不容易回去,就发现小黑猫已经在床榻上睡熟了。看着那只睡得没心没肺的小黑猫,封奚行也只能无奈的叹气,半点都舍不得再把小黑猫叫醒。

所幸,穆迟并未阻止他们晚上睡在一起,不然的话,就算穆迟是林初云的兄长,封奚行也要试图揭竿起义了。

虽然……就算起义了,也很有可能会因为小黑猫不高兴,而最后主动投降。

看着又一次冷着脸来找他切磋的穆迟,封奚行叹了口气,将怀里的小黑猫安安好好的放到床榻上,对某只小黑猫明显过分活跃的耳尖和尾巴装作看不见,封奚行起身跟着穆迟出了房门。

他现在万分好奇,那天在暗室里,师尊到底跟穆迟说了什么,能让穆迟气了这么多天。

听到门外封奚行离开的脚步声,床榻上装睡的小黑猫悄悄抬起头,确定屋内只剩下自己后,才悄悄松了口气。

小黑猫翻了个身,仰躺在封奚行之前躺着的位置,感受着床榻上残留的温度,尾巴在床榻上扫来扫去,心里继续苦恼。

所以到底要怎么跟小徒弟表白啊!

小黑猫这几天都在愁着这个事,虽然封奚行跟他表白过了,但那之后小徒弟就好像是忘了这个事,不仅没有再提起过,甚至连态度都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是他自己在这里纠结来纠结去。

在床榻上翻来翻去也睡不着,小黑猫最后默默的站起身,从窗户跳了出去,转头去了白南衣的房间。因为外面的守卫越来越严,小黑猫也没办法再往外跑,这几天他也只能呆在白南衣这里。

白南衣的伤好的比他们预想的要快的多,可能是因为重伤太多次,所以都已经有经验了吧。

凤五这几天也偶尔会过来,每次都会带来一堆苦到心口的灵药,还要盯着白南衣一一吃下去,白南衣倒是没什么反应,淡定的就好像吃的并不是极苦的丹药,而是山间的一瓢清泉一般。

等白南衣身体好了一些,小黑猫才开口问了他之前的事。这一次白南衣倒没有再隐瞒什么,而是把他知道的事情简单的说了。

其实事情比林初云想的要简单的多,穆摮与林江月相识的时候,还只是妖界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少主,他上面有着好几个哥哥,所以他当时完全没有想过要去继承妖主。

按照穆摮自己的话来说,有那时间他陪着自己的夫人出去走走不更好。

两人结为妖侣之后,就常年不在妖殿,林江月想去哪,穆摮便带着她去哪。

——林初云突然想到,一开始他做的第一个梦,的确是自己爹爹和娘亲在到处旅行。

“然后呢?”林初云眨眨眼,既然爹爹当时并不想继任妖主,怎么到最后又变成了妖主。

“一直到五百年前,妖界出现了一场大乱。”白南衣脸色沉了下来。

“妖界的妖主之位,一向都是最强大的妖兽才能继任,但当时最有可能继任妖主之位的那位,却突然死在了一处秘境里。”白南衣扯了扯嘴角,“没人知道秘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究竟是谁动的手,老妖主虽然痛心但却也没有办法,只得接受了现实。”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每过几个月,就会有一位少主离奇死去,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了您的父亲,以及……当时老妖主的小儿子。”

“小儿子……?”林初云眨眨眼,茫然道,“不对啊,师尊不是说……咳咳咳咳。”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用咳嗽声掩盖过去,然后小声的转移话题,“爹爹不是老妖主的小儿子吗?”

白南衣挑了挑眉,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被林初云糊弄过去,但见自家少主这么努力瞒着,他便也装作没听见,解释道,“不是,妖主大人还有一个弟弟。”

老妖主的这个小儿子出生的虽然晚,但天赋却极好,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未必不能成为一只强大的妖兽。只是可惜,他才不到三百岁的时候,老妖主便已经决定要退任了。

“然后……爹爹当了妖主?”林初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迷惑的看着白南衣。

白南衣点了点头,“当时说法很多,甚至有人说是您的父亲为了妖主之位,杀了那些兄长,再主动提出要继任妖主之位的。”

林初云脸色黑乎乎的,“爹爹才不会那么做!”

白南衣看着他失笑,“当然,其实事实是老妖主亲自去找的您父亲,两人谈了一夜之后,第二天老妖主便定下了您的父亲继任妖主之位。”

那时候白南衣还不是狐族的族长,这些事还是后来听着族里的长老说的。

“爹爹……活下来了?”林初云问道。

白南衣点了点头,“妖主大人不仅活了下来,还成功继任了妖主之位,有不服的人全都被他打趴下,自此妖主之位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那……”林初云抿了抿唇,“后来呢?为什么白叔叔后来会变成叛徒?爹爹和娘亲……为什么会死?”

“你啊。”白南衣看着林初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伸手把因为说到伤心事,而垂着猫耳的少年抱到身边,伸手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顶,“小小年纪,就想那么多事。”

林初云不满的拍了拍耳朵,“我不小了!”

白南衣含笑看着林初云,“按照妖界的习俗,三百岁的妖兽才是成年,五百岁的妖兽才可以娶亲,一千岁的妖兽才算是真正的大妖。”

满打满算也不可能有一百岁的某只小黑猫:“……”

见小黑猫被自己的话弄的有些郁闷,白南衣自己又舍不得了,他伸手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转移话题,“当初狐族的确背叛了妖主。”

林初云微微一怔,但这一次他反应的却很快,“但您没有。”

白南衣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少主的耳尖,“多谢少主的信任。”

他的确并没有背叛妖主,但狐族的事他却无法脱开干系,当时他知道妖主大人要出事,想要前去营救的时候,却被自己的族人拦在了族内。

等到他挣脱族人,赶到妖殿的时候,整个妖殿已经被炸成一片废墟,只剩下残存的几个石柱,除此之外连一点生命的迹象都没有。

他在废墟里寻了近两个时辰,才找到了被压在两个石板下的小少主,所幸小少主没有受什么伤,但他却怎么都找不到妖主与妖后的气息。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位老妖主的小儿子出现了。

想到这,白南衣的眼里明显带上了几分寒意。身后的狐尾像是随时准备攻击一般,原本毛绒绒的狐毛都变成了尖刺一般。

“白叔叔?”林初云被白南衣突然的杀意弄的一怔,虽然这杀意并没有针对他,却还是令他感觉很不适应,尾巴控制不住的炸了毛。

白南衣飞快的把杀意收了起来,歉意的看着林初云,“抱歉。”

林初云摇了摇头,“所以,是他杀了爹爹和娘亲?”

“……是的。”白南衣叹了口气,“甚至之前的那些人,也都是他做的。”

只是为了一个妖主之位,就能下手杀害自己所有的兄长。

小小少年低着头,紧紧咬住牙关,手死死的握成拳,身体控制不住的在颤抖,一想到那个杀害自己爹娘的人,现在还在妖殿里受着万妖敬仰,他就很想冲过去将那人一剑刺死。

“不过……”白南衣迟疑许久,还是不忍见林初云这么难过,“我怀疑妖主大人还没有死。”

林初云倏地抬起头,紧紧的盯着白南衣,“您说什么?”

“你说什么?!”屋外,不知偷听了多久的玄冥,也瞬间破窗而入。黑色的玄冥鸟直接落在白南衣身前,鸟目里满是震惊,“妖主大人没唔唔唔唔唔!”

伸手把某只破鸟的鸟喙抓住,白南衣翻了个白眼,“你是唯恐外面的守卫听不到,所以故意叫这么大声么?”

玄冥挣扎的动作瞬间停顿了下来,小小的豆豆眼里满是恼怒,却还是乖乖的不再大声说话。见状,白南衣才把手放开,任由玄冥鸟飞到一旁化成人形。

“你说……妖主大人还活着?!”玄冥声音小的,若不是屋内两个人听力都足够好,根本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白南衣无语的看着玄冥,“只是可能。”

“证据呢?”玄冥着急的往前走了一步,却在看见白南衣身后突然漫天飞舞的狐尾之后,瞬间站在了原地。

震慑住这只吵闹的玄冥鸟,白南衣将他一直带在身上的令牌取了出来。林初云看见那令牌,不由微微一怔,见他这个样子,白南衣挑了挑眉,“少主见过这令牌?”

林初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之前白叔叔您晕过去的时候,这个令牌曾经掉了出来,凤五本想拿走替您保管,结果白叔叔您突然就暴走了,还想要攻击凤五。”

白南衣一愣,没想到自己晕过去后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怪不得他醒过来之后,一直觉得凤五像是在生他气一样。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南衣将令牌递给林初云,问道,“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

林初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枚令牌,的确比正常的令牌要沉一些,看起来其中似乎有着妖力闪过,但仔细查看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哥哥说,这是传送阵的阵心。”林初云抬头道。

白南衣点了点头,“这是我从现任的那位妖主身上抢到的。”

他当时混进妖殿的时候,已经打算要跟现任妖主同归于尽,结果在接近现任妖主的时候,却听到了他跟另一个人对话。因为他当时离得很远,所以根本无法听得清楚,只隐约听到了囚禁、冰原、无法进入、传送阵、冰棺之类的字。

之后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现任妖主的声音突然大了许多,白南衣才终于听到了一句完整的话。

“就算他早出生几百年又如何,不一样被本座困住,没有这阵心,他这辈子也别想从那里出来!”

也是因为这一句话,白南衣瞬间想到不知所踪的妖主和妖后,所以他才会放弃了同归于尽的想法,用一条手臂为代价,从现任妖主手里将这令牌夺走。

“冰棺……?”林初云愣了一下,瞬间想到了自己的梦境。“只能进不能出?”

梦里,娘亲就是被封在冰棺之中,而且上一次他试图从爹爹那里问出他们位置的时候,爹爹也是说那里进得去出不来。

所以那并不是他以为的过去,而是和他同一个时间的现在?!

“少主?怎么了?”见林初云突然恍惚起来,白南衣心里不由一惊,他第一反应是那令牌有问题,想要把令牌从林初云手里拿走,却被林初云飞快的躲了过去。

林初云缓缓回过神,他看了看手里的令牌,又看了看白南衣,“白叔叔……爹爹好像真的活着。”

白南衣皱了皱眉,他轻轻摸了摸林初云的额头,试图安抚着林初云的情绪。

林初云在他的安抚下,终于慢慢冷静下来,他的手因为紧紧握着令牌,而感觉到几分僵硬,但就算如此,他还是不肯松开手,“白叔叔,我做过几个梦。”

“梦里我看见娘亲躺在一个冰棺之中,头上戴着漂亮的簪子,爹爹站在冰棺之旁,认真专注的盯着娘亲。”

“后来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爹爹跟我说话,还把我抱到了一间石室里,会因为担心石床太过坚硬,而特意给石床铺上兽皮,甚至还会嫌弃我的境界。”

“当时我问他,他们在哪,我想去看看他们。”林初云看向白南衣,白南衣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但是爹爹说,那个地方进得去出不来,不让我去找他。”

白南衣的手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突然能理解为什么刚才玄冥的声音会那么大。因为他现在也很想变成兽型,大吼一声——

“可是,”林初云是最先冷静下来的,“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爹爹了,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在哪。”

“冰原的话……”屋外,封奚行不知听了多久,推开门走了进来,“应该指的是极北冰原。”

白南衣倒是有着几分惊讶的看着他,他之前感应过周围,却只感应到了玄冥的存在,封奚行是何时过来的,他竟是完全没有发现。

“极北冰原?”林初云一脸茫然。

白南衣解释道,“极北冰原是妖界最北面的一片平原,因为气候冰冷刺骨,整个冰原都被冰山覆盖,再加上那里靠近与魔界的分界线,所以一向无人居住。”

封奚行点了点头,补充道,“极北冰原上都是层层叠叠的冰山,这些冰山都是由亿万年的冰霜形成,坚不可摧,再加上冰原上有着极度冰寒的暴风,敢踏入极北冰原的人全都有去无回。”

“不过传闻极北冰原的中心,的确有着一小块安全区域,那里虽然被冰山围绕,却并没有寒风刮骨,只是这也只是传闻,无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白南衣道。

“的确有这么一个地方。”相比于白南衣,封奚行却是相当笃定的点了点头。

前世的他在成功报了仇之后,不愿一直呆在魔宫等死,便在大陆上到处乱晃。极北冰原便是那个时候去的,对于当时的他,极北冰原没有任何危险,顶多算是有些麻烦而已。

只不过他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只剩下两座孤坟,他没有打扰那两个人的安宁,就直接离开了。

现在想想,封奚行不由有些庆幸——幸好他前世虽然入了魔,但还保留着人类的良知,不然若是做了什么对死人不敬的事,让师尊知道的话……

林初云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隐约意识到,爹爹和娘亲的确有可能是被关在极北冰原。但按照两人的描述,那极北冰原想从外面进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还是要靠传送阵……”林初云期待的看向白南衣,“白叔叔?”

白南衣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他当时只看见现任妖主拿着这阵心,并没有看到周围有任何传送阵的模样。

“我想,既然现任的这位妖主,是特意将师尊的父母困在极北冰原之上的话,那原本的传送阵恐怕早已被他毁了,知道传送阵的人应该也都不在了。”封奚行道。

林初云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位,还未见面的叔叔的“丰功伟绩”,不得不承认小徒弟说的是对的。他看着手里的阵心,满心失落,好不容易知道爹爹和娘亲还活着,但他却没有办法去找他们。

毛绒绒的耳尖刚刚垂了下来,就被一双温暖的手安抚的揉了揉,林初云抬起头,看着封奚行担忧的表情,沉默片刻却是一伸手,就这么扑到了封奚行怀里。

“师尊也别急,总会有办法的。”封奚行安慰道。

若是实在找不到办法,那他就去魔界,驱使魔物将那冰川一点点砸开。

林初云在小徒弟温暖的怀里趴了一会,却是突然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白南衣,“白叔叔,您觉得……爹爹会不会知道传送阵的样子?”

白南衣还在因为自家少主跟封奚行过于亲近,而想着怎么把两个人分开,闻言却是一怔,旋即想了想,“的确有可能……”

虽然当时妖主可能是仓促之下被传送离开,但以妖主的能力,记下一个传送阵的样子应该并不难。但问题是,他们现在根本无法见到妖主。

听到白南衣肯定的回答,林初云却是直接从封奚行怀里跳了下来,拽着封奚行的手就往外走,气势汹汹的道,“徒弟走,我们回去睡觉。”

他就不信,自己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睡觉,还不能再一次梦到爹爹!

封奚行虽然没有听懂,但还是乖乖的跟着林初云走,反正就算林初云要让他现在带自己去冰原,他也会认真照办的。

屋内的两人互相茫然的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没了林初云在,白南衣神情也淡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还站在一旁的玄冥,正打算躺回去继续养伤,就听到玄冥支支吾吾的开口,“抱歉。”

白南衣动作一顿,抬头看了玄冥一眼。

只见那人脸涨的通红,磕磕巴巴的开口,“抱歉,之前误会了你。”

“哦。”白南衣毫不在意的应了一声,就已经化为原形躺了下来。他对于其他人的误解从不在意,反正只要少主相信他就够了。

玄冥却怎么都过不去自己心里这关,他想了想之后,却是变成了玄冥鸟,随后一咬牙,自己从翅膀上啄下来三根羽毛,“给你!不够再问我要!”

说完,就扇着越发光秃的翅膀飞了出去。

白南衣无语的看着自己身上那三根羽毛,最后还是收了起来,正好小凤鸟最近还在生他气,要不就把这三根羽毛送给小凤鸟好了。

……

另一边,林初云气势汹汹的牵着封奚行出了屋,一路往自己的房间走,然而他越走,整个人的气势就越弱,但最后所有的感官都汇聚到了和封奚行交握的手心。

“师尊?怎么不走了?”见林初云突然停住了脚步,封奚行不由有些疑惑的抬了抬眉。

林初云紧紧的握着封奚行的手,默默的转过身看向自家小徒弟。因为化形的原因,他现在只到小徒弟的腰间,甚至要仰着头才能看见小徒弟的模样。

伸手拽了拽封奚行,示意他半蹲下来,林初云才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看向封奚行,“为、为师有话要跟你说。”

封奚行依旧茫然的看着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林初云在心里默默的鼓足勇气,开口道,“我……”

“封奚行,”穆迟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眉眼温和,笑眯眯的开口,“走,跟我去切磋。”

林初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