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人趁着城池动乱, 也混在人群之中逃了出去。

顺着出城的路一直往东,便是一座高山,几人到了高山顶后,往身后的城池看去。只见无数妖兽从城池离开后, 向着四面八方不停的逃窜着。

等到这些妖兽逃窜到其他城池, 就会将这里的事向外不停的扩散, 三人成虎, 没人知道这个谣言是从何而起, 但其他城池的妖兽也一定会因此而惴惴不安。

“我们走吧。”小黑猫只是看了一眼,就钻回了封奚行的怀里。

从这里再往东,距离寒城就只差半个月的路程, 一路上因为担心令牌被追踪, 众人也不敢过多的休息, 硬生生把原本半个月的路程压缩到了十天。

因为不敢再次进城,所以他们的路线并不是最短的, 很多时候为了避开城池不得不绕远路,也因此谣言的传播速度比他们还要快上几分。

那个城池内的妖兽出去后, 很快就将城池内的传闻传开了。

其实大部分妖兽并不清楚发生什么, 只是本能的随着其他妖兽一起出逃,所以这些妖兽在往外谈论的时候,全都是靠着自己的猜测。

也因此这一部分妖兽传的越发过分,连守卫扬言妖主就是要屠掉城的言论都出现了。

只是妖界毕竟界土辽阔,这些妖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所以也只是传到了几座城池之后, 就渐渐停息了。

……

寒城依旧很冷清, 妖界的动乱似乎完全没有传到这里。凤五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 快速的走过寒城的街道, 进入了一旁的客栈之中。

这个客栈就是他们刚刚进入妖界时留宿的那一间客栈,店小二依旧是那只小老鼠妖。

凤五没有搭理那看见自己进来,就吓得躲桌子底下的小妖怪,脚步飞快的上了二楼,推开了一间房门。

“怎么样了?”凤五有些着急的问道。

只见白南衣化作的小白狐,正趴在床榻上,一向灵动的狐目半闭着,身后的尾巴也安安分分的趴着,左前爪上的伤也被重新包扎了一番。

小白狐的左前爪之前就有妖兽撕咬留下的伤口,伤口深可见骨,虽然凤五已经给他好好包扎了一番,但因为之后这一路上一直在赶路,根本没有时间让白南衣好好休息,导致伤口不知何时已经又一次裂开。

还是小黑猫察觉到了白南衣的异常,硬是要看一眼白狐的伤口,他们才发现伤口裂开的事,否则白南衣恐怕要一直忍到回修真界。

端坐在床榻上的小黑猫回头,眉眼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担忧了,“没事了,已经重新敷好药了。”

闻言,凤五才松了口气,将身上的斗篷脱了下来,“外面没有什么异常,之前的通缉告示也已经撤了,听说是那位柳后出了什么事,导致现在柳家根本不敢出现在妖主面前。”

“柳家?”床上正闭目养神的白狐闻言,甩了甩狐尾,“柳忻碧?”

凤五哪知道那位柳后叫什么,还是玄冥闻言点了点头,“对,就是她。”

“她的话暂时没时间搭理你们了。”白狐语气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当时我混进妖殿用的就是柳家的名义,现在柳家为了证明这事跟他们无关,正焦头烂额呢。”

他这一次混进妖殿,不仅打伤了妖主,还抢走了令牌,以现任妖主的脾气,柳家现在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没了柳家的通缉,众人出去也方便了许多,白狐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第二天一早几人就离开了寒城。

出了寒城之后,前往两界的边界的路上便再没有其他城池,几人也不再放缓速度,一路飞快的向边界赶去,而在他们离开寒城的第三天,几人都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一股强大的妖压。

“是妖主。”白狐探出头,看向众人身后,神情凝重。

他们现在距离边界至少还有一天的路程,若是按照现在的速度,必定会被妖主追上。

事情紧急,凤五也不再计较那么多,化身成为凤鸟,把白狐丢到自己的背上,转头看向另外几个人,“快。”

封奚行抱着小黑猫,也落在了凤鸟的背上。凤鸟身上弥漫的凤火,对他们来说仿若无物,反倒像是结界一样保护着众人。

然而玄冥却并没有坐上去,他迟疑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你们走吧,我留下来。”

虽说他知道自己若是跟着去修真界,点星宗也必定会让他留下,但他若是也离开了,就没有人知道妖界的事了。他需要留下来,为少主他们打探妖界的事,更何况……

“少主还活着的事,需要有人告诉其他妖将。”

上任妖主统领的妖将有很多已经投诚,但还有很多妖将,因为对当年的事存疑,而不愿跟随现任妖主。

现任妖主本打算把这些人都处理掉,但过程中有人泄露了消息,这些人提前全都逃走了,现在都躲在了妖界偏僻的城池里,隐姓埋名的生活着。

若是这些人知道少主和上任妖主还活着,必定会愿意重新回到上任妖主的身边。

玄冥对于少主会将穆骜救出来的事深信不疑,也因此他已经考虑到穆骜回来之后的事了。

“不行!”小黑猫异常反对,猫瞳里满是不赞同。若是当时哥哥要留下的时候,他强硬的让哥哥跟着一起走,哥哥现在也不会生死未卜。

玄冥笑了笑,倒是有了几分刚认识的时候的神色,他第一次——虽然在心里已经想了好几次——伸手摸了摸小黑猫,恭敬道,“少主放心,属下的命硬的很,只要属下想藏,妖主也不可能找得到属下。”

小黑猫依旧并不同意,但现在时间已经不够他们再多考虑了。

玄冥将小黑猫头顶的毛抚顺,却是弯腰凑到小黑猫耳边,低声道,“少主,属下知道那人修对您来说很重要,但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若是他当真要对您不利,断不可心软。”

说完,他最后一次警惕的看着封奚行,转身便化为了玄冥鸟,不过片刻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虽说玄冥是崖压低声音说的,但封奚行就在小黑猫身边,对玄冥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他无奈的挑了挑眉,心底却是默默的反驳:他才不会对师尊不利。

见玄冥已经离开,凤五也不再耽误,轻轻鸣叫了一声,便展翅飞入空中。

“放心吧。”白南衣见小黑猫眉眼里还是担忧,开口道,“那家伙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若是他想藏,就算是妖主也不可能找得到他。”

现在需要担心的反倒是他们。

修真界与妖界有过协议,渡劫期以上的大能不可随意跨过界限,所以只要他们能在妖主追上来之前逃到修真界之中,就能彻底安全。

但要是逃不到……

凤鸟的速度虽比其他妖兽要快,但凤五的境界毕竟低于妖主,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依旧在不断的缩短着。

“坐稳了。”凤鸟仰头叫了一声,速度隐隐又快了几分,身上赤红的翎羽越发耀眼,看起来就像是已经燃烧起来。

白狐看着凤鸟,狐目里闪过几分担忧,凤五这明显是在燃烧血脉之力强行催动自己的速度。但他就算知道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悄悄将自己的妖力借给凤五,有了白狐的妖力,凤五体内的刺痛才轻缓了许多。

见状,小黑猫也连忙将自己的妖力借给凤鸟,但他毕竟才是一个化形期的妖兽,对出窍期的妖兽来说他的妖力不过是杯水车薪。

有了凤五的速度,原本还需要一天才能赶到的边界线,不过两个时辰就已经隐隐能够看到了,但在众人身后,妖主也已经慢慢追了上来。

小黑猫向后看去,只见他们身后一只巨大的,面目狰狞的暗绿色的妖兽正飞快的向他们冲过来。那妖兽的耳朵和尾巴都光秃秃的,右眼上有一条被贯穿的伤疤,右眼的兽瞳已经不见了,只剩下瘆人的白色瞳孔。

那妖兽看见小黑猫的瞬间,左眼的兽瞳明显紧缩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但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看着小黑猫的目光只剩下冰冷的杀意,明显是已经认出小黑猫的身份了。

小黑猫对妖兽的杀意视而不见,他也一样冷冷的看着这只妖兽,目光仿若刀刃一般一点点的划过了妖兽的四肢。

就是这个人,险些害死了他的父母,将他的爹娘关在极北冰原数十年,还毁了他哥哥的芷城,到现在哥哥都生死未卜。

“快到了!”凤五感觉到身后属于妖主的妖压,若非他血脉特殊,现在都已经被吓得不敢动了。将心底对于妖主的忌惮狠狠压了下去,凤五又加快了些速度,努力冲向两界之间的结界。

身后的妖主见状,目光闪过几分狠戾,速度突然增快了一倍,同时兽口一侧咳出了几缕血迹。妖主与凤鸟之间的距离,开始以肉眼可以分辨的速度接近着,再这样下去,他们肯定无法进入结界之中。

白狐皱了皱眉,转身化为了人形,一看见他,妖主的神情明显更加愤怒了几分。

深绿色的妖兽怒吼出声,“白南衣!!!”

白南衣眉目淡定,正想说些什么,就表情无奈的低下头。只见那原本在封奚行怀里的小黑猫,却是顺着他的衣摆,一路跑到了他的肩膀上。

对于白南衣的目光,小黑猫故意装作看不见,只见他对着那深绿色的妖兽开始不停的咳嗽。白南衣没弄明白小黑猫要做什么,正当他想开口询问的时候,一道巨大的火焰从小黑猫的口中喷涌而出。

那火焰几乎瞬间便燃烧了半边的天空,汹涌的扑向了那深绿色的妖兽。

妖主对小黑猫吐出的火焰明显很是忌惮,甚至不惜停顿了片刻。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目光突然看向一旁没有丝毫存在感的封奚行。

属于妖主的妖识飞快的将周围的幻境击碎,根本就没有什么铺天盖地的火焰,他被这个人修骗了!

就这么短短一刻,妖主已经彻底无法追上凤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鸟穿过了结界。妖主心中怒气根本无法抑制,他怒吼出声,兽爪毫不犹豫的扑向结界,竟是想要穿过结界来抓住凤鸟。

就在这时,一只清瘦的、看着非常单薄的手轻轻落在那只巨大的兽爪上,只听一声巨响,妖主被直接打飞回了妖界。

小黑猫茫然的感觉到自己被人提起来,抱到怀里好好的安抚了两下。这个怀抱熟悉的让他有些不可思议,他愣愣的抬起头,就看见方天元目光冰冷的看着妖主。

“阁下当着本尊的面,想打本尊的弟子,怕是太不把本尊放在眼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