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呆呆的看着自家小徒弟被魔气彻底淹没, 连一根头发丝都看不见了,余光却偶然看到一旁方天元脸上满是淡定,像是对封奚行身上突然出现的魔气一点都不惊讶。

不知为何, 他突然想到当初方天元刚刚渡劫成功时, 跟小徒弟那一次莫名其妙的对话。当时方天元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他见小徒弟也不肯说, 就没有继续追问,现在想起来……

“舅舅……您知道封奚行身上魔气的事吗?”林初云突然伸手拽了拽方天元的衣袖, 仰着头乖巧的看着他。

方天元被少年软糯的声音击败了, 自从自家小外甥失忆, 就再也没这么乖巧的叫他舅舅了!

虽然没失忆之前, 更没这么叫过……

方天元轻咳一声, 点了点头, “封奚行身上一直都有魔气, 不过之前那魔气都被他压制的很好,这次可能是因为晋级,才导致魔气爆发了出来。”

林初云眨眨眼,又眨眨眼,缓缓的收回手, 认真思考着这句——一直都有魔气,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 林初云飞快的在脑海翻出原书。自从剧情线被毁的一干二净之后, 这本书就已经被他丢到脑后了。

翻到自己在意的部分, 林初云认认真真的来回看了三遍,确定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后, 他又往后翻到了另一部分剧情, 果然在其中看到了熟悉的字眼。

林初云沉默的回过神, 目光复杂的看向山洞。

原书里,封奚行作为唯一的反派,在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有着很详细的外貌描写。从发型到服饰再到肤色和眉眼,但却唯独没有写到他眼角下的泪痣。

而在后期,封奚行成为魔主后,再一次出现在白凌晗面前,眼角便已经多出了那颗泪痣。

刚刚虽然方天元动作很快,但林初云作为猫的动态视力非常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漫天的魔气,就是从封奚行眼角下的泪痣出现的。

也就是说——有泪痣的封奚行,身上已经有了魔气。

林初云认真回想了一下,一开始他刚端茶进屋的时候,因为还没从穿书中回过神,所以并没有特别注意小徒弟的样貌,但是在他晕倒变成猫再醒过来之后,小徒弟的眼角就已经出现泪痣了。

……所以那个时候小徒弟身上就有魔气了???

林初云越想心底越懵。

“师尊……”林初云突然又开口问道,“您认识玄冥吗?”

方天元皱了皱眉,迟疑的看着林初云,“玄冥?玄冥鸟吗?那不是妖界的一种妖兽吗?”

“……”林初云张了张口,最后沉默了下来。

方天元明显并不知道玄冥是妖界的一位妖将,但小徒弟却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件事。

再一想到,封奚行对方天元渡劫成功的诧异,对极北冰原那异常熟悉的语气,以及小徒弟这飞一般的修炼速度。林林总总的证据一一罗列在林初云眼前,就算林初云再怎么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想到一种可能。

小徒弟……该不会是重生的吧。

……

魔气之中的封奚行,并不知道自己苦苦维持的马甲快要掉了。

封奚行其实早就预料到自己晋级化神期的时候,魔气会彻底爆发。毕竟若是让他再继续这么修炼下去,魔气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侵占他身体的机会了。

只是他原本以为自己至少会等到回了点星宗之后再晋级,甚至已经准备好到时候找借口离开宗门,去之前去过的洞府里晋级,谁能想到他只是随便在山洞里打个坐,就突然要晋级了。

感觉到周围弥漫的魔气,封奚行也只能沉下心,先把眼前的困境解决了。

魔气肆无忌惮的往四周蔓延着,反正它今天若是不能侵占这个人修的身体,等这个人修晋级成功,那它也会被完全消灭,还不如趁着最后搏一搏,就算失败了也能拖着这个人修一起死。

被魔气触碰到的树木被飞快的被吸干了生命力,一阵风吹来,就变成了一阵灰烬被吹散了。

感应到魔气的存在,再加上封奚行晋级的雷劫,山洞上空的雷云已经开始不断凝聚,天道的威压在周围逐渐浮现。

魔气被压制的停滞了一瞬,旋即不再继续浪费时间,开始试图侵入封奚行的体内。但封奚行周身被灵力护的严严实实,一时半会魔气根本无法靠近,只能疯狂消耗着封奚行的灵力。

感觉到周身的压力,封奚行眉头不由紧锁。

现在的他顶多只能压制这些魔气,根本无法净化,想要将这些魔气净化,只能借助于劫雷,但劫雷可不会听从他的操控,到时候可是会带着他一起劈。

就看他跟魔气谁先扛不住了。

魔气还在试图消耗着封奚行的灵力,却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只见原本淡定坐在地上的封奚行突然睁开眼,右手握住了万仞雪,随后就这么直接走出了山洞。

当然,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个黑乎乎的魔气团走了出来。

“……这是做什么?”林初云心底担忧的不行,明明知道封奚行可能骗了自己,但他还是习惯性的开始替他担心。

方天元目光落在那团魔气上,透过魔气,他能看见封奚行已经召出自己的灵剑,然后抬起手臂——狠狠的往头上的雷云劈了过去。

原本还在凝聚的雷云猝不及防受到了挑衅,停滞了一息之后,瞬间翻涌了起来,不过片刻一道天雷就劈了下来。

天雷狠狠的劈在封奚行身上,封奚行不由闷哼一声,体内的经脉闪过道道雷光,稍微一动都能感觉到刺痛,然而封奚行的表情丝毫不变,灵力飞快的包裹着残留的雷光,开始净化着周身的魔气。

天劫的雷光对于魔气来说是最克制它的事物,仅仅是只是沾染上一点,魔气就被净化了一大片,剩余的魔气飞快的躲开了雷光,才逃过了一劫。

魔气这才反应过来封奚行的目的,不断的挣扎着想要逃离,但它是属于封奚行的魔气,根本无法离开封奚行的周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断被雷光净化。

但同时,封奚行周身的灵力也开始渐渐减弱,魔气见状也不再试图逃走,而是转而开始消耗着封奚行的灵力。

只要它能够在被彻底净化之前,将这个人修的身体侵占,那它就可以操控着这个人修逃走。

天雷不断的劈下来,已经远超晋级的次数,周围的人在天道的威压下,已经不得不又退开了许多,林初云看着那不断劈下的雷劫,以及越发稀薄的魔气,眉眼间的担忧始终无法退去。

“封奚行……不会有事吧。”林初云喃喃开口,不知是想问谁,或者只是想安慰自己。他只觉得心底像是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块,呼吸都比以往要困难许多。

小徒弟若是就这么出事了的话……

一想到这种可能,林初云心底就是一阵刺痛。他飞快的摇了摇头,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丢掉,看着那逐渐浮现的身影,林初云心底的担忧始终挥之不去。

封奚行现在的情况的确并不好,雷劫劈下来可不会留情,更别提魔气现在跟他纠缠在一起,这么多道雷劫下来,就算是冰空衣也已经彻底撑不住了。

原本束好的长发已经落下,身上的衣袖已经被天雷劈的有些破损,握着万仞雪的右手也因为经脉中的刺痛,而无法抑制的颤抖着。

最重要的是,他体内的灵力已经快消耗殆尽了,但魔气却还残留着,在他周身不断试图侵占他的身体。

接下来的雷劫,他可能要撑不住了。

“呼——”封奚行轻轻吐出一口气,目光下意识的往林初云的方向看去。没有了魔气的遮掩,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林初云眼里的担忧。

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凶多吉少,但封奚行还是缓和下眉眼,表情像是丝毫不担心接下来的雷劫一般,对着林初云安抚的笑了笑。

然而林初云对他太熟悉了,就算封奚行这个笑容根本没露出丝毫的破绽,但林初云还是意识到了几分不对。

拽着方天元衣袖的手指不由越发用力,林初云定定的看着封奚行的表情,心底却是不断的往下沉。

小徒弟……

“封奚行!”小小的少年突然往前走了两步,一向软糯清脆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紧张,“为师有喜欢的人了!”

正在微笑的封奚行表情瞬间顿住,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了一连串的人名,一个比一个可能性要高,原本温和的笑意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紧抿的唇和充满杀意的目光。

“那个人特别厉害,对为师特别好。”林初云才不管封奚行什么表情,继续大声说道。

封奚行心底不由一阵醋意,难道他对师尊还不够好吗。

“所以为师打算回点星宗就跟他表白。”林初云定定的看着封奚行,“小徒弟你觉得呢?”

他觉得不行!

封奚行原本颤抖的手瞬间握紧了万仞雪,目光死死的盯着林初云,甚至有那么一瞬,林初云都怀疑小徒弟已经入了魔,才会有这么恐怖的目光。

“师尊……”

头顶的天雷可并不会等人,聚集了足够的劫雷,就直接轰然的劈了下来。封奚行凶狠的回过头,却是直接提着灵剑迎了上去,原本身上已经快消散的灵力被他强行重新聚集了起来。

他要是渡劫失败,小师尊就要成别人的了!!!

带着对那未知的人的杀意,封奚行轰然和最后一道雷劫撞在一起,一道刺目的白光在空中爆发,无数灵力顺着余波向四周扩散开来。

林初云站在方天元设下的结界中,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他下意识的想往前走两步,就被方天元又给提了回去,山中的树木被灵力的余波切断,倒在地上激起了无尽的灰尘,让人根本看不清封奚行的身影。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封、封奚行。”林初云很小声、很小声的叫了一声,拽着方天元衣袖的手指开始颤抖。

没有人应答。

就在林初云快要绝望的时候,灰尘中逐渐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人很慢很慢的走了过来,手里的灵剑还没有收回去,身上一道道伤痕也没有愈合。

见到封奚行还活着,林初云才彻底的松了口气,他的腿一下子就软了,若不是手上还拽着方天元的衣袖,都有可能就这么直接跪在地上。

“你……”

林初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封奚行将灵剑随意的丢在地上,快步走了过来。

封奚行完全不顾一旁的方天元还在,就那么俯身将林初云抱起来,咬牙切齿的问道,“师尊喜欢的人是谁?!”

林初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