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 7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知道穆摮被困在极北冰原, 林初云就很希望自己能再次梦见他。但他想象中的再次相遇,应该是充满着温馨和喜悦,而不是……

小黑猫乖乖的蹲坐在床榻上,尾巴相当乖巧的搭在猫爪上, 见身前的人一直不说话,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偷偷往上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见穆摮正黑着脸看着他。

而不是这么一副可怕的场景!!!

“封奚行是谁。”穆摮阴森森的问道。

小黑猫默默的低下头,超——小声的回道,“小徒弟。”

“徒弟?”穆摮皱了皱眉,以为是林初云随手捡到的小妖兽,带着满心的嫌弃又问道,“什么种族的?”

小黑猫一怔,反应过来穆摮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妖兽, 是修真者。”他顿了顿, 又继续解释道, “我现在在点星宗……”

因为不知道爹爹跟师尊的关系, 小黑猫试探着开口道, “方天元是我的师尊。”

穆摮微微眯了眯眼,之前崽崽几次过来, 时间都很仓促, 说不上几句话崽崽就会再次消失,所以他也没有机会能问问崽崽的情况。

但他一直以为崽崽是被白南衣抚养, 怎么会被方天元拐去了?

“那白南衣呢?”穆摮点了点小黑猫的额头, 终于不再在封奚行的身上纠结。

小黑猫见状, 不由悄悄松了口气。

但他也没有乖乖的继续回答穆摮的问题,而是决定先把最重要的事解决,毕竟每一次的梦境时间有长有短,万一一会他梦醒了,想再梦到穆摮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小黑猫从床榻上站起身,用前爪扒着穆摮的手臂,就这么往前凑了凑,焦急问道,“爹爹,你还记得当时把你传送过来的传送阵是什么样子的吗?”

穆摮被小黑猫这声相当乖巧的“爹爹”叫的心神一震,过了半晌才回过神,将手臂上的小黑猫提到手心,带着几分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传送阵的事?”

这说起来可就太复杂了,小黑猫飞快的甩了甩尾巴尖,决定长话短说,“白叔叔告诉我的。”

——白叔叔偷偷潜入妖殿,从现任妖主那里偷听到后,告诉了我。

穆摮皱了皱眉,他当时被传送走的时候,白南衣明明并不在场才对,但见小黑猫急的都开始要伸爪了,穆摮也不再纠结这个,而是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传送阵没有阵心根本没有用,他之前也尝试过想要通过传送阵离开,却都失败了。

“……爹爹你好磨蹭!”小黑猫急的直接窜到穆摮的头顶,尾巴相当不耐烦的来回甩着,催促道,“快点快点!让我看看传送阵的样子!”

穆摮无奈的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小尾巴,只觉得这只小黑猫真不愧是自己的崽。放到外面哪有妖兽敢往他头上爬,也就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兽,从小就这么胆大妄为。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家伙看起来还挺乖巧的,他还以为自家崽崽长大了变乖了,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假象。

穆摮伸手把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小黑猫揪起来,看着小黑猫那碧绿的猫瞳,终究也只是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尖,无奈的妥协道,“等着。”

虽说他并不知道小家伙要看传送阵做什么,但他可记得自己上一次拒绝崽崽之后,崽崽好像是真的伤心了,穆摮哪舍得再让崽崽不高兴。

更何况,穆摮怀疑这一次崽崽这么久才出现,就是因为上次太生气了,所以才不来见他了。

想到这,穆摮不忿的看了床榻上乖巧蹲坐的小黑猫一眼,心里嘀咕了一句:记仇的小崽子——偏偏还是自己家的。

小黑猫被穆摮盯得有些茫然,他歪了歪脑袋,疑惑的看着穆摮,见他一直不动,忍不住又催促道,“传送阵……哎哎哎哎哎!”

猝不及防被穆摮用指尖在床上推着翻了个跟头,小黑猫晕乎乎的仰躺了半天,才气恼的站起身,抬头正想扑咬穆摮,眼前就出现了一卷有些古旧的图纸。

小黑猫眼里的怒火肉眼可见的熄灭了,带着几分惊喜和焦急,抬头一口就叼住了图纸。

看着床榻上努力研究阵法的小黑猫,穆摮伸手拨弄了两下小黑猫的尾巴,语气带着几分不解和嫌弃,“你看它做什么,又没有用。”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不搭理自家这个捣乱的爹爹。

他决定不要提前告诉穆摮这件事,等自己传送过来了再给他一个惊喜——或者是惊吓,谁让这个爹爹老欺负他!

穆摮被小黑猫彻底无视,只能无奈的玩一会小黑猫的尾巴,又玩了会小黑猫的耳尖,试图引起自家崽崽的注意,然而小黑猫一心只想记住传送阵,半点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小黑猫努力把传送阵的样子强行记住,才转过身气恼的扑到穆摮身上,不满道,“爹爹你好烦!”

“恩?”穆摮伸手把这只皮过头的小黑猫揪起来,故意装作很凶的表情,“崽崽在说什么?”

然而小黑猫现在已经不怕他了,被揪起来之后也是张牙舞爪的,尾巴各种不服的甩动着,“放我下去!!!”

穆摮无奈,伸手点了点小黑猫的眉心,“再闹一会小心你娘亲来凶你!”

“娘亲才不会凶我,娘亲……”小黑猫反驳的话顿住了,猫瞳愣愣的看着穆摮。

父子二人不由都沉默了下来,石室被一阵难言的静默笼罩着,最后还是小黑猫先开了口,“娘亲……到底怎么了?”

穆摮叹了口气,将小黑猫抱到怀里,侧过身在床榻上坐下。穆摮靠着身后的石壁,目光落在石门上,像是在透过石门看着那躺在冰棺之中的爱人。

“你娘亲她……”穆摮顿了顿,“她中了毒。”

“中毒?!”小黑猫难得安分的趴在穆摮的怀里,闻言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震惊,“是什么毒?”

穆摮顺手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低声道,“安魂散。”

当时他也是因为想保护中了毒的夫人,才会中了计,被传送到了这里。

小黑猫的猫瞳明显浮现出几分茫然,他对于丹药并不了解,只是暗暗记住这个名字,打算回去问一问三师兄。

正说着,小黑猫感觉到身体传来熟悉的腾空感,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果然看见猫爪已经开始变成光尘,已经到了要回去的时候了。

小黑猫最后看了一眼传送阵的图纸,确定没有遗漏的地方,目光落在了穆摮身上。

穆摮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床榻上,安静的看着他,像是已经习惯了小黑猫这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方式。

小黑猫心里突然有些难过,被传送到这里这么多年,爹爹就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人沉睡却无能为力,自己也没有办法从这里离开。

“爹爹……”小黑猫开口,想要告诉穆摮自己很快就会到来。

然而他的声音似乎提醒了穆摮,穆摮突然回过神,伸手弹了一下小黑猫的眉心,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警告着他,“不许再跟那个叫封什么的人修一起睡!”

自家崽崽才多大,怎么就快要被人修拐跑了!

小黑猫顿住,目光心虚的飘忽了一圈。

见状,穆摮意识到了什么,眯了眯眼,刚想继续追问,小黑猫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感觉到周身熟悉的气息,小黑猫才悄悄松了口气,只是一想到穆摮最后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小黑猫的尾巴就忍不住僵了僵。

要不……最近还是不要梦到爹爹了比较好。

在心里飞快的祈祷了一下,小黑猫也没再耽误时间,睁开眼直接化成了人形。只是他忘记了,自己可是睡在小徒弟的怀里的……

封奚行也感觉到怀里小黑猫醒了,但因为小黑猫平时都习惯性的会赖床,所以封奚行也没太在意,而是将小黑猫又往怀里抱了抱。

然后,怀里毛绒绒的触感突然消失了。

原本落在绒毛上的指尖,突然触碰到了光滑的皮肤,封奚行下意识的收紧指尖,却听到怀里的小师尊突然倒吸一口气。

“你你你你你……”林初云感觉到腰间的触感,脸红的都快要炸毛了,“你乱摸、摸什么!”

封奚行一脸无辜的看着林初云,他可什么都没有做,明明是小师尊突然变成了人,他才会不小心碰到小师尊的腰。

虽然这么想着,但看见林初云那微微炸开的尾巴尖,封奚行还是乖乖伸手,把林初云蹭上去的衣衫拉了下来,盖住了他白皙清瘦的腰身。

——小师尊还是有点瘦,要叮嘱他多吃灵果才可以。

明明封奚行已经收回了手,但林初云还是觉得腰间上的触感没有散去,就好像小徒弟的手还落在他腰间一般,顶着一张大红脸,林初云飞快的跳下了床榻。

身后,封奚行却没有立刻站起身,而是安静的躺在床榻上,非常熟练的运起自己的灵力,将身上的热度毫不留情的压制下来,才缓缓的站起身。

林初云下了床榻后,在屋内翻找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空白的图纸,趁着记忆里的传送阵的样子还没消失,林初云飞快的在图纸上把传送阵画了下来。

身后,成功镇压了身上热度的封奚行走过来,熟练的低头亲了亲小师尊的猫耳,问道,“这是什么?”

林初云的心思都在画传送阵上,被亲了耳尖也只是抖了抖猫耳,“传送阵。”

闻言,封奚行眼里闪过几分惊讶,但他也意识到这份传送阵的重要性,不再给小师尊捣乱。

这种传送阵的图样相当复杂,林初云画完后努力回想了半天,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好了,这样的话就……”林初云的声音顿住了,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封奚行俯身,在他眉心轻轻落下一吻。

“早安,师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