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 7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阵法的图纸很快被送到了方天元的手上, 但阵法的布置并不只是按照图纸随便画画这么简单,布置时候的先后顺序也会对传送阵的落点造成影响。

至于这一点……林初云就没有办法给出任何帮助了,他对阵法可谓是一窍不通, 连那图纸他都是强行记下来的。

方天元拿到图纸扫了几眼之后, 便让人去把烛炎叫了过来。也是到了这个时候, 林初云才知道自己这位火爆脾气的四师兄, 居然精通各种阵法。

烛炎突然被师尊叫了过来还很茫然, 等他看到那阵图后, 眼睛就一下子亮了,“这阵法……”

阵法怎么了他却是没有继续说,而是两眼放光的看着阵图, 看到一半之后, 就突然转头拿着阵图要往回走,连方天元都被他彻底无视掉了。

“停停停。”方天元揉了揉额头,只觉得自己几个徒弟都不怎么省心,“给本尊回来。”

烛炎回过神, 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主峰, 而不是在他的灵火峰,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俯身行礼道,“师尊。”

“如何,这阵法你能布置出来么?”方天元直接问道。

烛炎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手里的阵图。

这阵法看似简单, 但其中包含许多种不同的可能, 需要一点点试验才能知道结果, 烛炎也不敢妄自断言, 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弟子……只有三成的把握。”

林初云心底不由一沉。

方天元也皱了皱眉,他本身即为剑修,对于其他功法所知并不多。但他了解自己的徒弟,烛炎若是这么说,怕是真的很难复原出原本的阵法。

“不过,有一人应当能够做到。”烛炎抬头,“玲珑谷的谷主,东方渊。”

方天元闻言却是皱了下眉,玲珑谷在大陆的东端,四周群山环绕,入谷仅有一条狭小的小路,而这条小路上被玲珑谷的弟子布满了各种阵法,只有能破解掉这些阵法的人,才能进入玲珑谷。

至于东方渊——

对于此人方天元知道的却是并不多,只是听说此人原本是上任谷主的端茶小厮,在争夺谷主之位的比试上,靠着一手九转连环阵,将原本的大弟子困在阵法之中三日都未能逃脱。

之后上任谷主发现此人在阵法上天赋极高,将其破格收为小徒弟,等到上任谷主仙逝,东方渊便继承了玲珑谷的谷主之位。

“此人……”方天元迟疑着,“当真能完成这阵法?”

烛炎俯身笃定道,“若连此人都无法完成此阵法,那当今修真界绝无他人能够做到了。”

“既然如此,那本尊便……”方天元站起身,刚想往主殿外走,就听到殿后传来一声很轻微的咳嗽声。

林初云还在茫然着,就看见自家舅舅兼师尊像是突然腿软了一般,又一下子坐回到了主位上。

“咳,”顶着自家小外甥和四徒弟不解的目光,方天元默默的坐直了身子,却也不敢再说要亲自去请东方渊的话,否则殿后的那人估计要出来强行制止他了,“本尊便……修书一封,派人送去给这位东方谷主。”

林初云闻言起身,往前走了一步,主动情愿道,“弟子愿前往。”

方天元心里琢磨了一下,也觉得此事交给林初云的话要方便一些,而且若是小初云去的话,那个姓封的臭小子也肯定会跟去,有他在,自己倒也不用太担心小初云的安全,“也好,那本尊便即刻修书一封,还有……”

他顺手从身上取下一块玉佩,交到林初云手里,“这块玉佩你带着一起,若是有任何危险,将灵力注入到玉佩之中,便可以传送回本尊身边。”

林初云乖乖的接过了玉佩,之后便跟着烛炎一起从主殿退了出去。

等到两人离开,方天元才悄悄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没放松多久,就听到殿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明明有人在靠近,方天元却依旧瘫在主位上一动不动,没过一会,顾景山便从后殿走了过来。

“哼。”方天元看见顾景山,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脸色也有点不高兴。

顾景山看着师尊,眉眼带着几分无奈,“师尊身上的伤势还未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跑的好。”

之前方天元突然下了山,再回来的时候身上就又带上了伤。虽然方天元一直不肯说伤口是怎么来的,但顾景山稍微一想也就清楚原因了。

以现在方天元的修为,根本没人能伤到他,更别提伤口上天道的气息那么明显,肯定又是师尊擅自出手,招惹了天道结果被惩罚了。

顾景山没有办法指责方天元保护林初云的行为,但他也不能就这么任由师尊不顾自己的安危。

“本尊才没有乱跑……”方天元小声嘀咕了一句,但看着低头给自己伤口敷药的大徒弟,他最后还是摸了摸鼻尖,默默的闭了嘴。

主殿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方天元才开口道,“当年若不是师妹不顾自身安危,出手救下了本尊,本尊早已死在兽潮之中,所以无论如何,这个救命之恩本尊一定要报。”

顾景山沉默的替方天元换好灵药,起身后才低声道,“师尊的决定弟子自是不会反对,但……”他顿了顿,直视着方天元,“师尊可曾想过,若是师尊出了事,弟……点星宗又将如何?”

方天元瞳孔猛的一缩,倏地想到封奚行曾说过的,前世发生过的事。

主殿里安静了许久,才传来一声轻叹,“知道了知道了,本尊……以后会小心一些的。”

……

林初云出了主殿后,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问师尊关于安魂散的事,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再问一下,就看见烛炎莫名凑了过来。

烛炎虽然不知此事的前因,但也隐约猜到这阵图应该是林初云拿出来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凑了过来,打着商量,“林师弟,这阵法……师兄可否也研究一下?”

那模样,倒是与见到万仞雪的江烽墨有几分相像。

林初云没有拒绝,将阵法的图纸递给了烛炎,烛炎誊抄了一份之后欣欣然的离开了。

这么一耽误,林初云也不好再回去找方天元,犹豫了一下却是转头去了灵药峰。

灵药峰入口处依旧有着迷阵,不过林初云身上有淡离之前给他的令牌,阵法对他完全没有作用,很快,林初云就走到了淡离的炼丹房。

隔着老远,林初云就听到淡离在训着小药童,“你是想把灵药峰都炸了吗,居然敢把青火草和冰针果一起往丹炉里丢!”

“弟、弟子知错了……”小药童带着哭腔回答道。

“还有你!本君说过多少次,九金叶的温度不能过高,你都快把房子给直接烧了!”

林初云小心翼翼的走到炼丹房的房门边,透过房门的缝隙往里看。

只见整个炼丹房里一片狼藉,原本在炼丹房正中的丹炉已经不见了,地上全都是零散的碎片,房间的墙壁上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看起来异常的凄惨。

而一向风度翩翩的淡离,现在也很狼狈,身上的淡色长袍被烧没了一角,脸上还有被烟熏黑的印记,反倒是被他训斥的两个孩童,除了被训得眼泪汪汪,倒是没看到有什么伤势。

“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淡离目含怒意的转过头,就对上林初云浅笑的眼睛,他眼里的怒气一滞,旋即带上几分无奈,“林师弟,你怎么来了?”

两个小童一看见林初云,之前还憋在眼眶里的眼泪瞬间开始往下落,一个哭的比一个大声,就像是淡离怎么欺负他们了一样。

淡离气的不行,又舍不得下手打,只能黑着脸站在一旁。

林初云叹了口气,看了看一旁冷着脸的淡离,又看了看两个委屈的小药童,却是走过去半蹲下身,取出一块灵绸——没办法,他现在身上全都是徒弟给他的灵绸,完全没有别的布料——将两个小童的眼泪轻柔的擦干净后,才开口道,“刚刚其实很危险,是不是?”

两个小童哭声弱了下来,彼此看了一眼,像是想到了刚刚的场景,眼里浮现几分害怕,乖乖的点了点头。

“所以,淡离师兄也是因为太担心你们,才会这么凶的,”林初云伸手摸了摸两个小童头顶的揪揪,“对不对?”

两个小童一左一右,乖乖的点着头,头顶的揪揪来回晃着。

刚刚的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两个小童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现在被林初云哄了哄,才渐渐反应过来,转身扑到淡离的腿上,乖乖认错,“峰主,弟子知错了。”

“行了行了,”淡离本就是吃软不吃硬,见状语气也缓和下来。他一手提着一个,把两个小药童都丢到炼丹房外,嫌弃道,“去,把自己洗干净,然后把药典抄三遍。”

两个小药童对视一眼,难得没有委屈,乖乖的爬起来去抄书了。

淡离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炼丹房,也没有急着收拾,而是转身看向林初云,挑了挑眉,“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又有什么事要师兄帮忙了?”

林初云轻咳一声,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尖,“三师兄,您知道……安魂散吗?”

淡离的瞳孔明显紧缩了一下,飞快上前两步,一把抓住林初云的手腕。

林初云被他的动作弄得一怔,见淡离紧张的给他把脉,林初云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我没有中毒。”

淡离确定林初云体内没有安魂散,才松了口气,放开了手,无语问道,“那你问这毒药做什么?”

“我……”林初云顿了顿,“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中了这个毒,不知三师兄知不知道解毒之法?”

淡离闻言皱了皱眉,他往后走了两步,坐在炼丹房里唯一完好的椅子上,表情凝重。

“安魂散其实与化魂散差不多,甚至安魂散的毒性比化魂散要弱,但安魂散最大的特点便是毒发后,毒药会不断侵蚀中毒者的灵魂来壮大自己,所以除非在中毒前期便将毒素祛除,否则……”

林初云越听心底越沉。

淡离见他表情不对,也不再继续往下说,而是问道,“那人中毒多久了?”

“几十年。”林初云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

淡离明显怔了一下,旋即皱了皱眉,“……你确定吗?没有人能撑得住化魂散几十年的侵蚀,除非那人已经……”

闻言林初云心底瞬间凉了一瞬,但娘亲的事是爹爹亲口告诉他的,他并不觉得爹爹会在这一点上欺骗他。

林初云努力回想了半晌,突然想到了什么,“冰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