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 7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根本想不通, 他平时在点星宗都不见人,到底哪来的这么多迷弟?

然而封奚行才不想这么多,咬着耳尖的齿尖轻轻磨蹭, 一手紧紧锢着林初云, 心底的醋意不断的冒着泡。

他才离开自家师尊多久, 就有人趁机来跟他抢人了。要是师尊还是小黑猫就好了, 那他就可以把小师尊藏在衣袖里,谁也不给看。

见到封奚行出现,那群弟子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不仅没有害怕的意思,反倒一个个义愤填膺的看着他。

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 目光冷冷的看向那群弟子。

“咳, 你先松开为师……”林初云试图安抚住炸了毛的小徒弟,结果封奚行不仅没有松手, 反倒把他抱的更紧了。

封奚行将林初云圈在自己怀里, 带着一种“师尊只有我能抱, 尔等终究只能看着”的心态,挑衅的看着那群弟子。

领头的弟子见状, 一副气急了的表情, “封师兄既然对林仙君无意, 为何还要拦着林仙君的姻缘!”

封奚行不由磨了磨牙, 黑着一张脸问道, “谁说本……我对师尊无意!”

“哇……”林初云隐约听到,那群弟子身后有人发出吃瓜的声音,之后似乎是被人捂住了口, 才又安静了下来。

封奚行眯了眯眼, 心底浮现几分疑惑。

“咳, ”领头的弟子干咳一声,飞快的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封师兄当真心悦林仙君?”

封奚行冷冷的看着那人,“自然!”

“好般配……”人群里又一个人被捂走了。

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目光狐疑的扫过那一堆人。

“既然如此,那为何封师兄还要让林仙君如此伤心?”

“没错,林仙君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让他伤心!”

“若是封师兄不好好对待林仙君,我们就要把林仙君抢走了!”

这次说话的却并不是领头的人,而是人群里传出来的声音,封奚行看过去,一时都分不清说话的人是谁。

他回想着之前领头人的眼神,狐疑的皱了皱眉,试探着用一种愤怒的语气开口道,“此事是我错了,但是师尊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果然,这话一说出口,那些弟子的表情都浮现出几分激动,领头的人甚至还露出了满意的眼神。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表情飞快的变回了谴责,“你以为这样,林仙君就会原谅你吗!”

“……”封奚行终于知道这群人是来做什么的了,他心里失笑,却是牵住了林初云的手,转身在他身前单膝跪了下来。

林初云从头到尾都是一头雾水,根本没搞懂这怎么就变成自家徒弟的谴责大会了,他正想开口替封奚行解释,小徒弟就在他面前跪下了。

跪下来了!!!

林初云整个人都惊呆了,虽说封奚行只是单膝跪下,却还是结结实实的吓了他一跳,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把他拽起来。

封奚行没有站起身,目光真诚充满歉意的看着林初云,“师尊,弟子知错,弟子以后绝不会不打招呼就……”

“你住口!!!”林初云耳根爆红,扑上去把封奚行的嘴捂住,“为师原谅你了!!”

封奚行这才乖乖的闭了嘴,起身看向那群弟子。

那群弟子明显是没想到这个后续发展,互相茫然的对视了一眼,有些迟疑的看向了领头的人。

领头的人轻咳一声,顶着林初云怒视的目光,硬是要把这出戏演完,“你……你若是敢对林仙君不好,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他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转身飞快的离去了。

随着他的离开,其他弟子也都飞快的散开了,最后只剩下了封奚行和林初云站在灵云峰的入口,面面相觑。

林初云简直从头到尾一头雾水,反倒封奚行似乎是猜到那群人的目的,看起来倒是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

林初云无语片刻,问道,“这群人到底来做什么的?”

封奚行微微挑了挑眉,一手牵住了林初云的指尖,另一只手则在两人周围不知布下了什么,竟是将两人气息完全藏住了。

林初云狐疑的看着他,倒也没说什么,乖乖的跟着封奚行往那群人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群人并没有离开太远,就又重新聚了起来,那个刚刚还一副伤心欲绝的弟子,现在已经变成一脸兴奋,低声道,“林仙君跟封师兄果然在一起了!!!”

虽然弟子们早就都心照不宣,但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在众人公开。

“看起来真的好般配……”林初云记得这个声音,分明是第二个被捂走了的人。

他不由往前又走了两步,听到的议论声越发清晰。

“这样封师兄应该就不会欺负林仙君了吧?”

“肯定的,古书里不是说么,被别人惦记的才会珍惜。”

“你看的那书里面说的明明是灵器!”

“没区别没区别,不过林仙君其实真的挺好的,长得好看性格也好……”

结果这人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锤了,“你想什么呢!林仙君是封师兄的!不可拆!”

“我也就是说说,”被锤的人委屈的嘟囔着,“我怎么可能跟封师兄抢林仙君!”

你们刚刚不还说倾慕本君吗!!!

林初云躲在树后,越听越无语,他面无表情的看向封奚行,“到底怎么回事?!”

“大概是……怕师尊吃亏,所以想让弟子有些危机感?”封奚行含笑回答道。

他当时的确在主峰听到这群弟子说要帮师尊,但他真的没想到这群人居然会用这种办法。

想到那个故意告诉自己,林仙君在灵云峰入口的弟子,封奚行不由低低笑了一声。

知道没人打算跟自己抢师尊,封奚行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他伸手轻轻摩梭了两下林初云的耳尖,这一次的道歉却是真心实意,“弟子是不是咬疼师尊了?”

林初云拍掉那只在自己耳朵上作乱的手,冷哼一声,“你别以为道歉本君就能原谅你!”

“是,弟子下次一定轻一点,绝对不会咬疼师尊。”封奚行含笑保证道。

只是这话初听似乎没什么,但林初云再细细一想,“你居然还想有下次?!”

封奚行闻言,表情带上几分委屈,“弟子跟师尊两情相悦,为何不能亲师尊?”

林初云不由一愣,他还以为封奚行说的是刚刚咬他耳朵的事。

他都快要把之前那个吻忘了,被封奚行这么一提醒,瞬间又回忆起当时唇上的刺痛,他磨了磨牙,勉强压住心底的羞涩,不服的反驳,“本君才不会再被咬,下次会被咬破唇角的是你才对!”

“好……”封奚行正想哄一哄林初云,目光却是落在他身后,不由一顿。

林初云茫然的回过头,只见那群弟子正站在他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跟封奚行。

见他回过头,那群人才像是突然回过神,一个比一个慌乱,“弟子什么都没听见!”

“哇,好热烈……”

“对对对,弟子真的没听见您被封师兄咬破了唇角!”

“不是不是,是弟子真的没听见您要咬破封师兄的唇角!”

但你们那兴奋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初云脸色从红变成黑,从黑变成红,要不是谨记着他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变身,他早就变成小黑猫了。

眼看着林初云尴尬的快要原地自焚,封奚行轻咳一声,往前一步,主动开口解释道,“你们误会了。”

那群弟子愣了一下,茫然的看了过来。

封奚行轻笑着看了林初云一眼,笑道,“其实是我与师尊养了一只小黑猫,平时比较调皮,喜欢咬人唇角。”

小黑猫……调皮……咬人唇角……

林初云已经红透了,他瞪了封奚行一眼,他哪里喜欢咬人唇角了!

听封奚行这么说,那群弟子明显失落了几分,看着封奚行的目光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然而林初云已经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他怕自己再呆下去会忍不住想打徒弟。

眼看着林初云转身就往灵云峰走,封奚行也跟了上去,唯恐自己晚了一步,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师尊就又要跑。

看着两人背影,弟子们幽幽的叹了口气。

“哎,白激动了。”

……

林初云脚步飞快的往灵云峰上走,确定旁边没有弟子在,直接就化成了小黑猫。只是他还没能窜出去,就被封奚行给困在了怀里。

逃脱失败的小黑猫默默的亮出了爪子,然后就被封奚行塞了个冰晶在口中。熟悉的香味在唇齿间蔓延,小黑猫明显怔仲了一下,抬头看向封奚行,“……这是做什么?”

他现在又不需要小徒弟的灵力来维持体内灵力。

“弟子怕师尊又要逃走,所以在讨好师尊。”封奚行说的非常坦然,伸手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相当不满,“为师才不会逃!”

封奚行闻言轻笑,却是并没有接话。

小黑猫有些心虚的舔了舔爪尖,他刚才的确想跑来着,结果就被封奚行给抓住了。

冰晶的味道唤醒了林初云的回忆,当时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体内妖丹还一直在吸收着他的灵力。

若不是小徒弟不计前嫌——前仇——一直用灵力喂养着他,他早就因为灵力被吸收殆尽而死去了。小徒弟对他这么好,他却因为……的原因总躲着小徒弟,小徒弟肯定会伤心的。

林初云本就容易对封奚行心软,被封奚行这么一哄,更加觉得自己让小徒弟受了委屈。

小徒弟说的对,他们两个人两情相悦,亲、亲一下怎么了!

小黑猫不由甩了甩尾巴,像是想到了什么事,耳尖不断的来回抖动着。

封奚行看了一眼怀里不再想着逃走的小黑猫,心里悄然松了口气。

回到竹屋内,小黑猫就从封奚行的怀里跳了出去,封奚行心底失落,但他也清楚自家师尊的性格,乖乖的放了手。

然而小黑猫落地后,却是闪身变成了人,转头就扑到封奚行怀里,还往下拽着封奚行的衣领。

封奚行虽然疑惑,却还是乖乖的顺着林初云的力道低下头,唇瓣瞬间覆上一阵温润的触感以及——唇角传来了轻微的刺痛。

那感觉很轻,却也很真实,封奚行不由呆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林初云已经往后退了好几步,气势汹汹的宣告,“你看,本君就说会被咬破唇角的人是你吧!”

说完,就往后坐在床榻上,装作一副认真修炼的模样。

如果没有从耳根一路红到锁骨的话——

封奚行怔了半晌,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果然感觉到了一丝刺痛。他垂下眸,耳根的热度渐渐蔓延开来,过了半晌,他才失笑的摇了摇头。

一只喜欢咬人唇角的小黑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