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 8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兔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毒手, 都已经躲在自家树洞里,还被某个宠师尊宠过头的前魔主给抓了回来,只能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被揉的长耳朵的毛都要掉了。

林初云看着手里的风兔, 不由有些好奇。这种妖兽看起来跟普通的兔子没什么两样, 只是眼睛是紫色的, 像是紫宝石一样漂亮。

倒是的确不像是有什么危险。

被林初云这么盯着看,那风兔缩成一团,半点没有刚才扔果子的气势。

“哼哼……”林初云揉了一下风兔的耳朵, 气呼呼的点了点它的脑门,“看你还敢不敢丢果子砸本君!”

本君可是有徒弟撑腰的!

风兔一脸无辜的看着林初云,长耳朵安安静静的垂着, 看起来异常乖巧无害。

林初云不由心软了一瞬, 力度也松了松, 然后就在这一瞬, 他的额头又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林初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结果手里的风兔也飞快逃走了。

他默默的低下头,看向自己脚下,一颗红灿灿的果子, 安安静静的落在地上。

封奚行咳了好几声, 才没有直接笑出声,他没说的是, 这种风兔虽说长相娇小可爱,但其实一个个都鬼精灵, 算是灵智比较高的妖兽了。

“师尊别气, 弟子这就再去把那小家伙抓回来给您。”封奚行好不容易憋住笑, 乖巧的开口。

林初云气哼哼的拍了拍衣袖,“算了,本君才不会跟一只小妖兽计较。”

仿佛之前那个气的要薅兔毛的人不是他一般。

封奚行看着林初云这一副小炸毛的模样,眼里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他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家师尊的发梢,就像是在安抚小黑猫一般,柔声哄道,“恩,师尊才不会生气。”

两人虽说在森林里耽误了一会,却也一直在往深处走。越往森林的深处,四周的温度就越低,隐约倒是也看到了些许大型妖兽的痕迹——类似于野猪或者野鹿的样子。

不过这些妖兽明显也对修士有着畏惧,还没等两人靠近,就已经飞快的远离了。

两人在森林里走了大概两个时辰,才看到了方天元口中说的那湖泊。

这湖泊应该是这森林中妖兽的主要水源的来源,在两边都有着些许妖兽在休息,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那些妖兽目光都看了过来。

“这里……”林初云的表情突然顿住,目光里满满都是惊愕。

封奚行注意到他的表情不对,“师尊?怎么了?”

林初云心里满是震惊,他盯着这湖泊看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我……好像梦见过这里。”

在他的其中一个梦里,他好像曾经见过这个湖泊。但是他明明记得,这个湖泊的四周都是巨大的妖兽才对。

“梦?”封奚行不由皱了皱眉。他也知道自家师尊总会做些奇奇怪怪的梦,但原因却始终没能找到。

林初云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也能冷静下来仔细的观察着四周,这湖泊和他梦里的湖泊的确很像,但仔细看过去,却依旧能发现有些些许的差异,看起来就像是……

仿制品。

林初云心下狐疑,却也只能先把疑问压了回去。他对着封奚行摇了摇头,安抚道,“为师没事,先去找路吧。”

封奚行担忧的看着他,见林初云不想细说,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两人说话间,湖泊周围的妖兽都已经四散逃走了,不过能感觉到这些妖兽并没有离开太远,而是躲在森林后偷偷的看着他们。

这些妖兽的级别都不高,最高的也不过化丹期,甚至还有大部分都没开灵智,林初云也就没多管他们,任由这群小妖兽围观。

“应该就是这里了。”林初云半蹲下身,轻轻触碰了下湖面。

这湖水的温度果然很冰,但对于修士来说倒也还好,林初云看着湖水,陷入了深沉的思考。

若是他用人形的话,就意味着他要自己游一路,按照方天元的说法,这湖底很深,至少要游半个时辰。

若是他变成小黑猫的话,倒是可以直接躲在小徒弟的怀里,但万一半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被水打湿了绒毛的话……

纠结,难选。

“师尊?”封奚行已经将身上的外袍脱下,换上了里面紧身的衣衫,见林初云蹲在湖边发呆,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湖水有问题吗?”

林初云回过神,最后看了一眼湖水,却是转头默默的变回了小黑猫,几步爬到了封奚行的怀里,相当理直气壮,“为师走累了!”

封奚行以为刚刚林初云是在想偷懒的理由,不由失笑,“那师尊便休息一下,弟子带师尊过去。”

小黑猫满意的甩了甩尾巴尖,轻轻蹭了蹭封奚行的指尖。

封奚行知道自家师尊变成猫后,是非常讨厌皮毛沾上水的,所以他特意将周身的灵力又加大了几分,又在小黑猫的周身布下了第二层的灵力护盾。

那灵力护盾像是一颗琉璃球,将小黑猫好好的护在中间。

小黑猫抬头看了看包裹着自己的灵力球,甩着尾巴轻轻一扫,有些好奇的探着爪子踩了踩,粉嫩的爪垫印在了球壁上,像是一朵漂亮的花。

封奚行有些心痒的隔着灵力,轻轻戳了戳那肉垫的位置,然而入手只感觉到一阵冰凉,完全没有以往的柔软感。

他心里不由琢磨着,等一会过了湖泊,他一定要好好的摸一摸师尊的小爪子。

——不过,他得好好想个理由,否则师尊肯定会害羞的跑掉。

落水声响起,站在湖边的人影消失,躲在暗处的妖兽们等了许久,见那人修还是没有从湖中爬上来,才纷纷从树后走了出来。

他们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花豹模样的妖兽,小心的靠近着湖泊,探头往下看,却只看到了湖泊上自己的倒影。

湖水里似乎有着什么结界,刚一入水周围便彻底暗了下来,甚至连小黑猫的猫瞳,在这片黑暗里都看不清。

封奚行迟疑的停下了动作,看了看四周,犹豫道,“师尊,继续走吗?”

这湖里明显并不简单,他有些担心把小黑猫的毛弄湿。

小黑猫在灵球里感觉倒是还好,他探着头往四周看了看,又感觉了一下周围的气息,点了点头道,“应该没事,若是这里有危险,师尊应该会提醒我的。”

封奚行见林初云这么说,才继续往湖底深处游去。

这湖底的范围很大,封奚行只能按照记忆里的方向游着,但时间一长,他不由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究竟对不对。

“那是什么?”恰在这时,怀里的小黑猫突然开口,碧绿的猫瞳看向左前方的方向。

封奚行看了过去,隐约看到了几根石柱。

小黑猫还在灵球里,却整只猫都在往那个方向探着,像是对那些石柱很在意,见状封奚行转了一下方向,向石柱的方向靠近了些。

那些石柱看起来时间很久了,石壁上都是被水腐蚀的痕迹,有几根石柱已经都倒在了地上,七零八落的。

“师尊?”封奚行低头,看向怀里的小黑猫,“怎么了?”

小黑猫的猫瞳明暗不定,粉嫩的猫爪隔着灵球,轻轻落在那些石柱上,他的脑海里仿佛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却是他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他一颗蛋被放在许多石柱之中。

那是他破壳之前的记忆吗?

猫爪落在石柱上,许久也没有任何动静,半晌小黑猫收回了爪尖,微微摇了摇头,“无事,为师……”

他的话没能说完,整只小黑猫就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

林初云有些迷茫了,他站在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一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哪。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不知为何自己居然又变成了小孩的模样,所幸头顶并没有猫耳朵,林初云才小声松了口气。

然而很快,他就放心这口气松的太早了,也不知道之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的神魂像是被人狠狠砍了一剑,居然都快要消散了。

这是怎么回事?!

林初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神魂的剧痛,顺着街道往一个方向走去。然而他走了许久都没能看见第二个人,这边似乎是初冬,很快天上就飘起了雪花。

“哎,”林初云深深叹了口气,默默的裹紧身上的衣服——他现在神魂不稳,根本不敢过多动用灵力,唯恐自己刚一用灵力,转头神魂就彻底散了。

幸好,在又走过了两条街之后,林初云终于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看起来上了年纪,脚步略微有些缓慢,在落雪的夜色里安静的走着。

林初云也顾不上去思考那人是好是坏,他现在又冷又饿,再这么走下去很有可能活不过今晚,他小跑了两步,跑到了那人身后。

那人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回头看了过来。

林初云喉咙里的声音瞬间停住了,他呆滞的看着那人的面孔,与他记忆里的一张面孔逐渐重合,“张……爷爷?”

那人分明和他记忆里,收养他的那位老人长得一模一样。

“小朋友你认识我?”老人低下头,看着林初云身上破旧的衣服,不由皱了皱眉,“你的父母呢?”

林初云张了张口,茫然的看着老人,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当初究竟是怎么被老人收养的,在他的记忆里,似乎从一开始他便已经被老人收养了。

之前林初云一直以为,是因为他被收养的时候太小,所以才会不记得,但林初云现在突然反应过来,记忆里老人从未告诉过他,他究竟是怎么被收养的。

“我……”林初云顿了顿,看着老人熟悉的面容,鼻子不由一酸,“我……”

“诶,怎么哭了。”老人还是像以前一样,看见小孩子哭了就手忙脚乱的。

他弯下腰,动作轻柔的将林初云脸上的泪擦干净,还故意吓唬他,“天气这么冷,要是哭的话,长大脸上就会出现两条冰道道,可丑了。”

林初云才不信他,一想到当初老人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奄奄一息的样子,小少年直接就扑到了老人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

老人手忙脚乱的哄了哄,发现哄不好之后,只能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林初云的后背,“好了好了,那就哭吧。”

林初云哭了半天,才缓和住了心情,他不好意思的从老人怀里站出来,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乖乖的开口道,“我叫林初云。”

“好名字,”老人摸了摸小初云的头发,柔声问道,“你的家人在哪,爷爷送你回去?”

林初云抿了抿唇,却是伸手抓住了老人的衣袖,“我、我没有家,爷爷你收养我好不好?”

老人明显愣了一下,旋即无奈的笑了笑,“小初云乖,不能因为跟家人吵架就离家出走。”

林初云知道自己怎么说,老人都不会信,索性就一直抓着老人的衣袖。他的神魂还在不断的破碎着,额头的剧痛越来越重,最后就这么直接晕倒在了老人的怀里。

他本以为自己这么晕了之后,就会直接回去了,然而下一刻,他的灵魂却是从小初云的身体里分散出来,随后便只能跟在了小初云的身边。

林初云看着老人带着小初云去了警局,却发现小初云的确没有任何家庭信息,也找不到任何亲人。

因为神魂不断的破碎的原因,小时候的林初云一直都在昏迷着,偶尔醒过来也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

林初云在这边停留了三天,也慢慢明白了自己究竟是梦到了什么。

这应当是他被老人收养之前发生的事,这时候的自己,应该是刚刚被人夺舍,神魂估计还被那人打了一记,才会破碎成这个样子,只是之后他不知怎么逃到了现代,才勉强保全了一命。

然而现在,这一命也撑不了多久了。

小时候的林初云根本还没修炼多久,神魂无法自行修复,随着时间的流逝,破碎的地方越来越大,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几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神魂就在破散的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初云耳边传来了封奚行的声音。

就像是小徒弟在对着自己的身体轻声念着,而他隔着时间与空间的灵魂,接收到了这份声音。

那是一种秘法,可以修复破损后的神魂,但若是用了这个秘法,被修复者便会失去自己之前全部的记忆。

林初云静静的看着床榻上的自己,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失忆,却也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他按照封奚行念的心法,运起体内的灵力,一点点的蕴养着床上的小初云的神魂。

等到老人拿着报告回来,就发现好几天没有睁开眼的小孩,今天居然清醒了过来。只是那之前还知道自己名字的小少年,在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晌之后,转过头一脸迷茫的问道,“我……是谁?”

老人握着报告的手不由用力,他沉默了片刻,慈祥的笑了笑,“你叫林初云,是我收养的小朋友。”

……

林初云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人还很茫然,他呆滞的看着头顶的阳光,还在试图回想着什么,视线里就多了一张熟悉的脸。

小徒弟眉眼明显带着担忧,见状林初云不由有些心虚,他轻咳一声,刚想开口,就见封奚行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林初云瞬间炸毛:“……封奚行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师尊再晕一会,弟子就可以趁机亲一亲师尊了。”封奚行委屈的开口,目光却是露出几分期待的看着林初云,“师尊要不装作再晕一会,这样弟子就可以亲您一下了。”

林初云飞快的坐起身,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反对。

见状,封奚行也只能再一次幽幽的叹了口气。

身后的湖泊已经彻底穿过来了,两侧都是高耸的悬崖石壁,只有往前一条路可以走。林初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有些不适的扯了扯衣领,“发生了什么?”

“这话应该弟子问您才对。”封奚行叹了口气。

当时林初云突然晕了过去,他险些就要将那些石柱尽数毁掉,然而无论他怎么查看,都没有发现自家师尊有任何危险。

——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想到之前林初云说他曾梦到过这里,封奚行也只能按捺住担忧,顺着原路继续往下,找到了方天元所说的石洞,穿过石洞到了湖泊的另一侧。

结果怀里的小黑猫在上岸了之后,就自己化身成了人形,偏偏怎么都醒不过来,眉头紧锁,口中像是在说着梦呓,不断的重复着神魂破损。

封奚行虽不解,却还是寻了一个修复神魂破损的秘法,念给了林初云,之后林初云没过多久便醒了过来。

林初云听了小徒弟的话,表情却是有些恍然。

若是没有封奚行在身边,他便无法救下小时候的自己,但若是小时候的自己并未得救,他也就没有机会抢先喝下毒茶,那如今的封奚行早已入魔……

这因果循环,谁又知哪个是因,哪个是果。

“师尊,”封奚行见林初云开始发呆,却是突然伸手,轻轻擦了擦林初云的眼角,“弟子已经都告诉了师尊,那师尊可否告诉弟子,师尊刚刚梦到了谁,又为何会哭?”

林初云茫然的摸了摸眼角,发现可能是因为见到老人情绪太过激动,他的身体竟然也跟着哭了。

他不由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尖,感觉自己堂堂仙君,当着徒弟的面哭鼻子也太丢脸了。

见林初云不肯开口,封奚行眉眼闪过几分得逞的笑意,他轻轻低头,在林初云眼角落下一吻,语气亲昵,“既然师尊不肯说,那……弟子便要讨些好处了。”

林初云:“……”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眼看着小徒弟的吻要落到唇角,林初云紧张的闭上眼,结果等了半天都没等到。

他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就看见封奚行一副苦恼的样子看着他。

“师尊怎么没有被吓得变成猫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