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 8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任由林初云拽着自己往前走, 自己则是悄悄回味了一下师尊主动亲近的感觉,才轻咳一声,“师尊, 等一下。”

林初云耳尖的红意还没褪去, 头也不敢回, “怎么了?”

“那边好像有人。”封奚行乖巧的开口,指尖随便一指,便指向了守阵人藏着的地方。

守阵人心里不由一惊, 转头就想跑,却被一把灵剑提着衣领给丢了出来,正好落在了林初云的脚底。

林初云一低头,就跟躺在地上的守阵人四目相对,不由沉默下来。

守阵人看到林初云,表情也是一呆, 愣了半晌之后, 却是突然整个人一激灵, 开口就道,“幻境根本没亲他!!!”

这话一出, 林初云的耳根明显又开始泛红, 他忍不住磨了磨牙, 开始认真思考有没有什么能让人失忆的术法——要不给这个人失个忆,要不给他自己失个忆。

“咳,”封奚行哪敢让这两人继续聊,否则自己做的事都暴露了, 他果断开口转移话题, “你是玲珑谷的弟子?”

守阵人倒也没继续纠结, 一手撑着地就站起身,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回道,“没错,我叫纪飞鸿,你们是谁?来玲珑谷做什么?”

这两人看着并不像是坏人,又破了他们入谷的阵法,倒是的确有资格进谷了。

“点星宗灵云峰峰主林初云携弟子封奚行,有事求见东方谷主。”林初云一本正经的回道。

纪飞鸿明显愣了一下,毕竟这两个人的修为,明显是那个黑衣服的比较高,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白衣服的人才是师尊,他揉了揉鼻尖,有些狐疑的问了一句,“点星宗?”

林初云心底不由一颤,难不成这玲珑谷平时避世,根本没听过点星宗?

所幸,纪飞鸿很快就问了下一句,“那你认识晏玉宸么?”

这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让林初云明显呆了呆,他只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但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

“咳,自然认识。”封奚行无奈的接口道,“晏师叔是师尊的小师弟,前些日子才回过宗内。”

只不过现在已经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被封奚行这么提醒,林初云才终于想起来,这不就是他那位……的小师弟么。

“哦……”纪飞鸿明显对两人身份有些怀疑,毕竟哪有人会不记得自家小师弟的,不过他也没这么轻易下定论,而是又谨慎的问了一句,“那要不您说一说,您这位小师弟有什么……特征?”

“话痨!”林初云几乎是脱口而出,不过旋即他就反应过来,连忙补救,“不是,我是说,小师弟人……比较热情。”

“不用说了。”纪飞鸿摆了摆手,一脸我都懂你的表情,“两位随我来吧。”

林初云这才松了口气,跟着纪飞鸿身后,心里还有些嘀咕,纪飞鸿是怎么认识的小师弟的?难不成小师弟出外游历的时候来过玲珑谷?

虽然心里狐疑,林初云脸上的表情却很稳得住,毕竟他现在代表的是点星宗,怎么也要装出个高深莫测的感觉。

进入玲珑谷的入谷口之后,便是一片碧绿的草原,草地上有着许多小兽在嬉戏着,旁边则是零星的玲珑谷的弟子,远远的能看到草原正中有一棵高耸入云的古树。

纪飞鸿带着两人到了那古树下,便停住了脚步,开口道,“还请您二位再稍等一下。”

林初云点了点头,以为纪飞鸿是要去跟东方谷主汇报。谁知纪飞鸿往前走了两步,却是将指尖放到唇间,嘹亮的口哨声便响了起来。

风声骤起,像是有什么庞大之物从头顶急速飞过一般,周身的草地都被飓风吹得东倒西歪。

林初云还没反应过来,封奚行就已经快步上前,皱着眉将他好好护住,另一只手召出了万仞雪,往风声的方向丢了出去。

“唳——”一声明显带着惊恐的鹰叫声响起,原本飞快转动的风一下子停了,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

林初云从封奚行的怀里探出头,就看见一只巨大的黑鹰僵硬的张着翅膀,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而就在它身前不到几寸的距离,万仞雪正微微颤动着,在剑刃下还扎着一根鹰羽。

“噗!”纪飞鸿相当没有同情心的笑出声,“让你随便吓唬人,被教训了吧!”

那黑鹰也是一只开了灵智的妖兽,闻言对着纪飞鸿翻个了白眼,僵硬的往后退了退,才收回了翅膀,“叫本王做什么!”

纪飞鸿笑道,“这两位是点星宗的林仙君和……他的徒弟,有事想见谷主,还请飞先生帮忙跟谷主通报一声。”

黑鹰挥了挥翅膀,却是有些傲娇,“本王才不……”

插在地上的万仞雪突然颤了颤,剑鸣声微微响起,黑鹰的话瞬间停顿,目光在那剑刃上扫过,气势一下子矮了半截,“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便展翅——溜了。

纪飞鸿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两人开口解释道,“那是我们玲珑谷的守护兽——玄鹰,平时我们都称他为飞先生。”

不过可能是天性原因,飞先生并没有像其他妖兽那样看不起人类,反倒很喜欢跟人类的幼崽嬉闹,他们小时候都是被飞先生看着长大,所以跟飞先生很是熟稔。

封奚行将万仞雪收回,微微点了点头。

飞先生虽然看着傲娇,但还是将话带到了,不一会他就又飞了下来,落得地方故意离着封奚行远远的,“谷主说让你带他们两个人上去。”

纪飞鸿笑着道谢,“多谢飞先生。”

黑鹰冷哼一声,鹰目扫了封奚行一眼,最后落在林初云身上,右边的翅膀抬起,轻轻摸了摸自己尖锐的鹰喙,“你……你要是想飞高高,就来找本王。”

说完,就像是不太好意思,转身展翅飞走了。

纪飞鸿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初云,虽说飞先生跟他们关系很好,但飞先生有一个绝对不会打破的原则——他只背着幼崽飞高高。

也因此,玲珑谷的成年礼便有一项,是最后一次感受由飞先生带着飞入高空。

然而现在飞先生居然主动要求邀请这位点星宗的仙君,纪飞鸿一时都有些茫然了,不知到底是飞先生放弃了原则,还是……这位仙君难不成还未成年?!

林初云被纪飞鸿古怪的目光盯着看了半晌,不由轻咳一声,有些不解的问道,“不走吗?”

“啊,啊,走……”纪飞鸿压下心底的迷惑,快走两步带着两人走向了古树。

离近了看,便会发现这棵古树四周其实缠绕着许多其他的小树,各种不同的枝杈间居然形成了许多不同的岔路,若不是有纪飞鸿带路,他们真不知会走到哪去。

顺着各种盘踞的枝杈一路往上,纪飞鸿最后带着他们走到了在古树中间的树屋门前。

纪飞鸿上前敲了敲门,道,“谷主,林仙君和他的弟子到了。”

门内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树屋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纪飞鸿后退了两步,将门口让开,弯腰道,“谷主让你们进去。”

林初云抿了抿唇,对纪飞鸿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他正要走进门的时候,纪飞鸿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道,“不知……之后仙君若是有时间,飞鸿可否问仙君些事?”

林初云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纪飞鸿明显很开心的道了谢,就没有再多说话,只是封奚行在进入树屋之前,意味不明的看了纪飞鸿一眼。

树屋内并不是林初云想象那么昏暗,相反,整个树屋里被阳光照射下,显得异常漂亮绚丽。林初云目光在树屋内一扫,就看见了那躺在角落躺椅上的……少年?

因为太过惊讶,林初云这一次都没能稳住自己的表情。

那躺在躺椅上的少年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身上穿着一件银色的长袍,一手还拿着一本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还在读书的学生一般,可按照方天元告诉他的话,东方渊至少已经有几百岁了才对。

少年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听到有人进来也没有睁开眼。

他抬起手轻轻一挥,便有两把椅子自动从角落飘到了两人面前,随后又有一张茶桌落在两人中间,之后那茶壶也主动倒了两杯茶,放在了茶桌上。

“坐。”少年开口道,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温度。

林初云看了封奚行一眼,迟疑了一下,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封奚行,心底有了几分底气,轻咳一声,开口道,“东方……谷主?”

因为太过惊讶,林初云最后的语气还带了一丝不确定。

少年点了点头,将另一只手的书合了起来,从躺椅上坐起身。林初云这才有些惊讶的发现,少年的眼睛是被用一块布蒙了起来,像是……生了什么病一般。

“本尊的确看不见。”少年突然开口,微微转了转头,看向林初云的方向,“不过本尊能感觉到灵力的痕迹,也一样可以看清。”

林初云心知这应当是玲珑谷的秘事,便也没有再多问,而是开口将自己的来意讲清,还将方天元给的手信拿了出来。

然而到这个时候,林初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东方渊看不见,那他也根本看不见方天元的手信。

东方渊并没有接那手信,而是一直静静的等着林初云说完,才开口道,“你叫林初云?”

林初云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是。”

“林江月和穆摮是你什么人?”东方渊平静的问道。

林初云瞳孔猛的一缩,他完全没想到东方渊竟是会认识他的爹娘,整个人一时怔忪不已,完全忘了要回应东方渊的话。

树屋里陷入了沉默,也是在这个沉默里,东方渊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个孩子果真是你……”东方渊语气难得带着几分惊奇,“你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林初云刚回过神,就听到了东方渊的话,不由整个人都有些茫然,“什么叫……活下来了?”

“当年你的爹娘曾带着你,来我玲珑谷求助。”东方渊语气很淡,角落的茶壶飘过来给他也倒了杯茶,东方渊端着茶细细的喝了一口,“说他们的孩子生了重病,想让我救一救他。”

林初云一怔,这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事。

“可是……”林初云有些怀疑,“玲珑谷不是擅长阵法么?”

“没错,玲珑谷并不学医,我直接拒绝了,然而……”东方渊将手里的茶杯放下,“他们当时却说,此病只有玲珑谷可治。”

“本尊心生好奇便同意了,之后他们便将一枚黑色的蛋给本尊看了。”东方渊抬眼看向了林初云,语气复杂,“但问题是……那枚蛋明明已经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