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 8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死了?!”林初云惊愕的看着东方渊。

他第一反应是那黑蛋其实是他另一个兄弟姐妹, 但林初云很快便想起之前东方渊看见他之后说的话,也就是说——

“我……死过了?”林初云表情逐渐茫然,但就算是修仙世界, 也不可能起死回生才对。

一旁的封奚行伸手, 将林初云的指尖拢在手心, 眉目带着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师尊。被他这么关切的担忧着,林初云心底的茫然无措渐渐淡了下去,因为太过惊讶而显得冰冷的指尖, 慢慢沾染上了封奚行手心的温度。

反正——自己现在还活着,而且还有小徒弟在呢。

“那后来呢?”林初云稳住心神,看向东方渊。

东方渊指尖轻轻摩挲了两下茶杯,转头‘看’向那窗户的方向,在阳光的照耀下,东方渊苍白的脸色浮现出了几分温度, 不再像是个冰冻的木偶, “我当时以为那对夫妻疯了, 因为那枚蛋的确没有任何生命气息,但那对夫妻却一直坚持, 他们的孩子没有死, 只是跑丢了——”

“跑……丢了?”林初云喃喃道。

他突然想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灵魂出窍, 明明身体还在点星宗熟睡着,灵魂却会莫名其妙的跑到各个地方,甚至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最近一次还跑到了现代。

难不成, 在他还是个蛋的时候, 就有这个能力了?!

东方渊听出了林初云语气里的震动, 明明他的眼睛还被蒙着, 但林初云却莫名有一种被凝视的错觉,“你知道原因了?”

林初云抿了抿唇,一时有些迟疑,该不该把身上的异样告诉东方渊——毕竟说到底,他也才是第一次见到东方渊,所有的事都是东方渊的一面之词,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

东方渊对他的沉默并不在意,甚至也并没有等林初云解释,就继续往下讲,“之后,在那对夫妻的请求下,我为那枚蛋布下了一个阵法——招魂阵。”

“招魂阵本就是用来招回走丢的生魂,或者当修真者的神魂被困时,用来指引其回归身体的阵法,虽然跟那黑蛋的情况有差异,但改了用用倒也可以。”

东方渊这话说的轻巧,但林初云可是知道,招魂阵的布置异常繁琐,任何一步出错都会影响阵法的效果,更别提他当时还只是个蛋,根本连兽身都没有。

“此事……林某还要多谢东方谷主的救命之恩。”林初云认真道,毕竟若不是东方渊的阵法,恐怕他的灵魂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甚至有可能早就已经消散了。

东方渊却是轻轻摆了摆手,“我也不过是布了个阵法而已,说起来,妖主大人才是真真切切的大手笔。”

林初云狐疑的眨眨眼,不太明白东方渊的这句话,“大手笔?”

“我原本想布下的阵法其实并不大,但那位妖主却是直接放言,让我无需顾忌其他,只需布下效力最强的招魂阵。”东方渊点了点头,“你进来之前,没有发觉外面有什么眼熟的么?”

眼熟?

林初云狐疑的回想,思绪一路翻转,最后定格在了那外面的湖泊之上。他惊讶的看向东方渊,语气带着明显的不可置信,“那湖泊底部——”

“没错。”东方渊点了点头,语气带着几分感叹,“整个森林,乃至湖泊,全都是当年我布下阵法的一部分。”

“而且——”东方渊顿了顿,“因为一些原因,你的父母只在这停留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不得不回了妖界,而你的父亲直接用妖力,在妖界开辟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森林,由我重新布下阵法。”

对于大乘期以上的修真者而言,翻山倒海的确是可以实现的,但所动用的力量却是不可预估。

林初云根本没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自家的魂淡爹爹居然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事。他想到一开始,自己出现在冰棺之上的时候,穆摮虽然有些惊讶,却只在一开始问过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多问了。

是不是……那时候穆摮就已经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了。

“笨蛋爹爹……”林初云忍不住小声嘟囔。

林初云一开始以为穆摮是过去的人,才没有追问他们到底在哪,但穆摮既然知道他是灵魂出窍,就不能早些告诉自己他被困在极北冰原,阵心在现任妖主手里,让自己救他出去么!

可转念一想,林初云又清楚的明白,穆摮根本就不想让自己卷进这些是非,甚至如果可以,穆摮都不希望自己会知道现任妖主的事。

一个……有些毒舌却爱护妻儿的笨蛋爹爹。

抿了抿唇,林初云心里对于穆摮的思念瞬间有些压抑不住,他闭了闭眼,将手里的阵图往前推了推,“不知……东方谷主能否布下这个阵法?”

东方渊伸手,在阵图上微微摸索了一下,又将另一边属于方天元的信拿了起来,不过他也并未拆开,而是开口道,“阵法布置并非一两日可以完成,两位不如先在玲珑谷休息几日。”

林初云深吸一口气,他虽然心里焦急,却也知道这种阵法并非一两日可以完成,他点了点头,“多谢谷主。”

“对了,”林初云站起身后,想起自己另外一件很在意的事,“之前我跟奚行在谷外城池暂住,发现有人在城内放置了一只吸血虫。”

东方渊眉头紧蹙,他自然是知道一只吸血虫在凡人城中会造成什么后果。

“谷主放心,那吸血虫已被我的徒弟封奚行斩杀,”林初云安抚道,“只是我跟奚行虽然抓住了那投放之人,但那两人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道那幕后之人究竟是谁,此次虽被我跟奚行破坏了计划,但万一……”

他的话并未说完,屋内的三人都清楚之后的意思,东方渊对着林初云微微点头,“此事我会吩咐下去,谷中弟子会每月分出两人出外在城中镇守。”

见此,林初云心里也松了口气,对着东方渊行了礼,带着封奚行离开了。

外面。

那纪飞鸿居然还等在门外,不过他也没傻乎乎的站在门口,而是坐在一根长长的枝条上,无忧无虑的晃着小腿。

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纪飞鸿转过头来,看见林初云后一手撑在枝条上,直接翻身站了起来,快步走了过来。

“林仙君!”

纪飞鸿年纪看起来要比封奚行还要小一些,眉眼一笑更是显得乖巧听话。

可能是因为玲珑谷内制度并不严的原因,纪飞鸿对林初云态度虽然很尊敬,却并没有那种敬畏感,看着他那无忧无虑的笑容,林初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林初云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本君和徒弟可能要在此叨扰几日,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纪飞鸿明显很是惊喜,“那我先带仙君去住的地方。”

林初云点了点头,让纪飞鸿在前面带路。

纪飞鸿对玲珑谷明显很是熟稔,一路走来遇到弟子都会跟他笑着说两句,对着林初云也都乖乖行礼,看着纪飞鸿那朝气蓬勃的模样,林初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小孩还挺可爱的。”

一旁的封奚行没说话,目光落在那纪飞鸿身上,微微眯了眯眼。

正在试图揪花的纪飞鸿背后莫名一凉,他飞快的缩回手,警惕的来回看了看,没看到看管花卉的小师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怎么不走了?”林初云看向纪飞鸿手边的花,那花也不知是什么花,小小白白的一朵,看起来有点像是小兔子,还有一对白耳朵。

看起来……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纪飞鸿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事没事。”

林初云却是低头,取出了之前淡离给他画的那副安魂草的样图。

只见那图上画着一根平平无奇的草根,一旁还有着几个像是小兔子式的墨痕。

当时淡离给林初云画的时候,林初云就很想问了,只是后续被白月血龟的事给打断了,所以他一直没弄懂淡离给他画的这图。

他一直以为,安魂草就是那根草,而淡离画的那像小兔子一样的东西,他以为是说这安魂草一般会在兔妖生活的附近出现。

林初云看了看那样图,又看了看那险些惨遭纪飞鸿毒手的“小白兔花”,整个都无语了。

还真的有这种花啊!

不过和其他成片的花卉不同,这朵小白花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明显是被误种下的,恐怕连种花的人都不知道这花其实是安魂草。

“林仙君?怎么了?”纪飞鸿见林初云盯着那白花,表情复杂莫测,不解的摸了摸头,“这花怎么了?”

“没事,”林初云看向纪飞鸿,认真的问道,“这……花是你种的吗?”

纪飞鸿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不是,是我的小师妹,不过她平时把这些花看的特别紧,才不会让我来揪花。”

林初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好刚才纪飞鸿手下留情,这安魂草若是就这么被揪下来,药性至少要流失一半。

“那……”

林初云正想着让纪飞鸿之后帮忙,跟那位小师妹说一说,将这安魂草卖与他,耳边就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喝声。

“纪飞鸿!!!你又来偷我的花!!!”

林初云一转头,就看见无数石块从天而降,直接就往这花圃的方向砸了过来,若是真的让这石块落下,那安魂草绝对要被砸成碎末了!

情急之下,林初云刚想出手,就见一道白色的剑光闪过。

不过眨眼间,万仞雪就已经将所有石块都震碎成了粉尘,那尘土依旧扑向花圃,却已经不能造成任何伤害,而林初云在封奚行的灵力保护下,一点灰尘都没沾上。

然而……就站在两人不远处的纪飞鸿,却是被粉尘糊了个彻底。

林初云看着那瞬间变成小灰人的纪飞鸿,疑惑的回头看了自家小徒弟一眼,得到了封奚行一个乖巧的微笑。

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自家小徒弟怎么可能会这么幼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