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 那出手的小姑娘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语气懊悔的叫了一声,一道身影飞快的落在了花圃前, 见花圃中的花都安然无恙, 她才松了口气。

小姑娘转头对封奚行道了声谢,目光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两个人,问道, “你们……是外面来的客人吗?”

林初云笑着应道, “是, 你是纪飞鸿的小师妹?”

小姑娘点了点头,欢快道, “对, 我叫凌莞莞。”

凌莞莞看起来比纪飞鸿还小, 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裙, 站在纪飞鸿身边,还没有纪飞鸿的肩膀高,半点都看不出刚刚拿石块砸人的模样。

一旁的纪飞鸿好不容易把身上的灰尘都拍掉,见凌莞莞这么乖,忍不住嘟囔一句,“平时对我那么凶,现在怎么这么乖?”

凌莞莞磨牙转头, 一脚狠狠的踩在纪飞鸿的鞋面上,“五师兄!你再敢动我的花, 我就要去破你的阵法了!”

纪飞鸿表情明显僵住, 他揉了揉鼻尖, 就这么不说话了。

——马上要到月底的阵法测评, 若是凌莞莞现在去把他的阵法破了,他月底测评的时候就要空手上台,那样肯定会被人嘲笑的!

见纪飞鸿不吭声,凌莞莞才略微消了消气。

她是真心的喜欢这些花,平时没事就会来看一眼。

“所以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林初云问道。

因为封奚行出手救下了她的花,小姑娘对两个人的印象很好,见林初云对花感兴趣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嗯!我喜欢花!”

“那你可知,这朵并不是花,而是安魂草?”林初云点了点那朵小白兔模样的花,颤颤巍巍的小白花抖了抖,就像个小白兔在点头一样。

凌莞莞明显茫然了,显然她种这些花纯属是因为好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种的花里还混入了药草。

说起来也是巧,这安魂草虽说是稀有药草,但只要有足够的灵力蕴养便可以生长,这玲珑谷内灵力充足,对于安魂草来说已经足够了。

“那仙君您……是想要这朵、这株安魂草吗?”凌莞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眨了眨眼,开口问道。

林初云点了点头,他半蹲下身,温和的看着凌莞莞,“本君可以拿灵器与你换。”

现在的林初云可不是刚刚穿过来的时候,那个连一块灵石都拿不出来的林仙君了。

然而凌莞莞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我、我不要灵器。”

小姑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她看了看林初云,又看了看封奚行,却是小声问道,“仙君您有外面的花种吗?”

林初云一愣,旋即笑了笑,看来这小姑娘是真的很喜欢花。只是他这次来,身上倒是带了灵石灵器,可当真没带什么花种。

见林初云表情带着一丝为难,凌莞莞表情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她还是很乖巧的开口,“没关系,等仙君下一次来玲珑谷的时候,记得带给莞莞就好啦!”

林初云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可能是因为穆迟那件事的原因,他现在对于这种日后的约定有一种不安感,就好像如果不现在完成约定,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一般。

他抿了抿唇,轻轻摸了摸凌莞莞头上扎起来的小发包,“不用,过几天仙君就能把花种给你。”

这玲珑谷又不是进得来出不去的,虽说麻烦了些,但相比于心里的不安,林初云宁愿麻烦一趟出个谷。

凌莞莞闻言,脸上明显浮现出惊喜的神色,听到林初云让她照顾好安魂草,她非常乖巧的点了点头,保证道,“仙君放心,莞莞绝对不会让五师兄动这株安魂草一下的!”

一旁莫名被点名的纪飞鸿揉了揉鼻尖,小声嘟囔,“好嘛,我不揪花就是了。”

告别了凌莞莞,纪飞鸿终于带着两人到了休息的地方,林初云看着那床榻,又看着跃跃欲试想要换床的小徒弟,眼里闪过几分笑意。

不过纪飞鸿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站在一旁,小声开口问道,“仙君,您……现在有空吗?”

想要变成猫,在床上打打滚的林初云愣了愣,旋即想起来了什么,恍然道,“对,你有事要问我,是吧?”

纪飞鸿点了点头,轻咳一声,“仙君可知晏玉宸现在在哪吗?”

林初云不由一愣,他表情莫名的看着纪飞鸿,问道,“你找小师弟做什么?”

纪飞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两年前晏兄曾来过玲珑谷,当时跟弟子很是聊得来,只是弟子并未满十八岁,无法出谷,所以只能跟晏兄约定,等我十八岁之后便出谷与他一同游历大陆。”

玲珑谷内的弟子在十八岁之前是不允许出谷的,只有在十八岁经历了成年礼之后,才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谷中或者出外游历,若是选择出外游历,也不可对外宣告自己的身份,只能当作是普通的修士来修行。

之前纪飞鸿其实无所谓留下或者出谷的,毕竟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然而晏玉宸的出现却是打破了他的想法。在晏玉宸的描述下,谷外的世界简直太精彩了,纪飞鸿恨不得立刻跟着他一起去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现在纪飞鸿马上就要满十八岁了,就等着过完成年礼,就可以出外找晏玉宸了,原本他是与晏玉宸有着传音石可以联系,但见到林初云之后,纪飞鸿突然想要给晏玉宸一个惊喜。

“这……”林初云有些为难,“我也不太清楚小师弟在哪,只在之前我回宗门的时候,听三师兄说,好像是往西边的无仙宫去了。”

问到想知道的事后,纪飞鸿就很乖巧的告退了,他刚一离开,那边封奚行就果断关上了门——还落了锁。林初云半点没察觉到危险,还很茫然的看着自家小徒弟,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唔!”

封奚行凶狠的将林初云的话堵了回去,有些不满的轻咬了一下林初云的唇边,却又像是舍不得师尊受伤,在最后一刻松了力道,还很心虚的轻轻舔了舔被咬破的地方。

林初云的后脑勺被封奚行紧紧扣住,只能乖乖的任由自家小徒弟在他唇上以下犯上,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自家小徒弟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过了半晌,封奚行才往后退了退,看着林初云乖乖的在自己怀里,指尖下意识的拽着自己的衣袖,哪怕被欺负了也一样信任的倚靠在他怀里,他心底那些翻涌的醋意才一点点平息。

“师尊一直在看着他。”封奚行轻轻用指尖摩梭着林初云的唇角,额头抵在林初云的眉间,语气带着三分幽怨,“师尊还夸他可爱。”

林初云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顶着通红的耳尖,努力思考着小徒弟的话,“为师、为师那只是……”

“我难过了。”封奚行低着头,像是只被淋湿了的大型凶兽,“是弟子不够好看吗?”

“不,你很好看,为师只是……”林初云试图解释。

“那是弟子不够可爱吗?”封奚行又问。

“……”林初云深吸一口气,心里努力劝说自己,这是自家唯一的小徒弟,也是自己的小道侣,是不能打死的,打死了就没了,“不是,你最可爱,为师……”

“那……师尊爱我吗?”封奚行期待的看着林初云。

林初云看着这人那完全不失落的目光,唇角浮现一丝冷笑。

打死是不行,但是打一顿是可以的!!!

青木剑被招出来,剑刃也不出鞘,就那么直接往封奚行屁股上招呼。

封奚行脸色瞬间变了变,飞快的躲开了,见林初云面色不虞,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把师尊惹火了,只能苦哈哈的在房间里躲来躲去。

一直到最后,青木剑的剑柄敲到了一下封奚行的头,林初云才将青木剑收回,冷哼一声,“下次还敢吗!”

“咳,弟子知错了。”封奚行乖乖认错,至于下次敢不敢——那怎么可能不敢,他若是不套路自家师尊,以自家师尊的性子,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抱的师尊归!

林初云对他这副认错飞快,打死不改的态度都习惯了,他扫了一眼封奚行的头顶,见青木剑敲过的地方连红印都没留下,便也没有再多搭理这家伙,在屋子的四周布下结界后,就飞快的变成了小黑猫,蹲在一旁看着封奚行给床榻换上灵绸。

“对了,你不是说东方渊可能跟你的身世有关吗?”小黑猫看了半天,突然想起这件事,转过小脑袋看向封奚行,“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们两个的样貌有相似?”

那东方渊虽然眉眼被白色的布盖住,但下半张脸还是能看到的,与小徒弟棱角分明的下颚不同,东方渊的脸型温和圆润,看起来就是个好相处的性子。

封奚行将床榻铺好,便伸手将一旁的小黑猫抱到怀里。小黑猫倒也没拒绝,相当熟练的在封奚行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了。

封奚行眼里闪过笑意,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弟子也不知,前世的线索只是指向了玲珑谷,也有可能说的是玲珑谷的其他弟子也说不定。”

小黑猫闻言,明显有些苦恼的甩了甩尾巴。

他这一次来玲珑谷,本就是想着若是能够给小徒弟找到家人是最好的,但他也不可能让东方渊把所有谷内弟子都叫出来给他一一查看。可好不容易自家小徒弟的身世有了线索,林初云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弃。

——毕竟前世都入了魔,小徒弟还是调查了自己的身世,肯定是很想要找到自己的亲人的。

该怎么办呢……

小黑猫苦恼的甩着尾巴,时不时的咬了咬爪尖。

封奚行看着小黑猫为自己的事苦恼,心里的欢喜不断的往外冒。

“师尊为弟子的事如此担忧,弟子心里惶恐不已。”封奚行口中说着惶恐,但眼里却明显满是笑意。

小黑猫看了他一眼,却是甩了甩尾巴尖,突然化身成了人。

他原本就在封奚行的怀里,一下子变成人之后,也依旧被封奚行紧紧的扣在怀中,只不过因为位置的问题,林初云难得能俯视一下自己的小徒弟。

他目光紧紧顶着封奚行的眉眼,双手搭在封奚行的肩上,语气难得带着几分严肃,“你听好,这话本君只说一次。”

封奚行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以为林初云是要交代他什么事。

“我的徒弟封奚行,是世上最可爱、最好看,也是我林初云最——不,唯一爱的人。”

“所以……”林初云微微俯下身,耳根因为羞涩已经红的快要滴血,但他还是继续开口,目光亮的像是有星辰在闪烁,“你不需要跟其他人争宠,师尊只喜欢你一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