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奚行目光沉了下来, 指尖紧紧的扣住了林初云的后腰,像是抓住了猎物的凶兽,却又舍不得就这么把猎物吞吃入腹。

但总能先尝尝味道。

林初云一向白皙的耳垂已经羞的通红, 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着, 目光也不知道都飘到哪去了,要不是被封奚行困着,林初云能立刻表演一个活人消失术。

他悄悄的抬起眼, 就看见封奚行目光一寸寸的划过自己的脖颈, 像是在思考要从哪下口的凶兽一般。

一向温和的小徒弟被揭开了乖巧的伪装, 看起来相当危险,但林初云心底却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封奚行实在是太宠他了。

所以在封奚行看过来的时候, 他还下意识的笑了一下, “要不你先把为师……哎哎哎哎哎哎松口!”

脖颈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其实相对于痛感, 更令林初云在意的是那阵酥麻的触感,自家小徒弟仿佛真的变成了妖兽,不仅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居然还……

“松口!”林初云气恼的揉乱了封奚行的发型,将小徒弟的头推开,他微微低下头,只是封奚行咬的地方可谓相当精妙, 无论他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一点点红印。

封奚行轻轻舔了舔唇,看着自己刻下的印记, 目光里暗潮翻涌。

若不是因为时间地点都不对, 他一定要让师尊知道撩而不自知的后果是什么, 只是可惜, 他们现在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更别提现在还是白天——

所以他也只能勉强压制住冲动,先在林初云身上刻个章。

林初云怎么也看不清脖颈上的红印,伸手摸了摸,也没有觉得太过分,便也没有太在意,只是有些气恼的点了点小徒弟的脑门,“封奚行,你属狗的吗!”

怎么还学会咬人了!

“师尊,弟子知错了。”封奚行乖乖的开口,故意往前凑了凑。

温热的呼吸落在林初云的脸颊上,他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了封奚行的眉眼上。

一年前他刚穿过来的时候,封奚行还是个少年模样,身高也比他还要矮几分。然而不过一年的时间,当时的少年就已经彻底长开了,剑眉星眸,挺鼻薄唇,就这么一张脸往外一放,不知能吸引多少追求者。

重点是,这家伙到底是吃了什么,居然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

被环抱了这么久,林初云终于记起自己身为师尊的形象,咬牙切齿的开口道,“还不快把为师放下来!”

封奚行怎么可能就这么松手,以他对自家师尊的了解,他若是敢放手,之后的三天他就都别想看见自家师尊了。

“师尊可知,前世弟子找到的那个线索是什么?”封奚行突然开口道。

林初云愣了一下,果然被吸引走了注意力,“什么?”

“是一块玉佩的样图。”封奚行笑了笑,抱着林初云到了床榻上,自己也坐在了林初云身边。

林初云闻言,也顾不得想要溜走的心思,追问道,“什么玉佩?”

只是他没注意到,因为着急,他整个人都往封奚行的身前凑着,哪怕还坐在床榻上,上半身也快落到封奚行的怀里了。

封奚行看着自投罗网还不知的师尊,心里又一次为时间地点不对而叹息,“想必师尊也知道,弟子在拜入师门之前,只是一名无父无母的乞儿。”

林初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难受。

在原书里不过寥寥数笔的描写,但发生在封奚行身上,却是整整数年的艰难求生。林初云一向不太会隐藏自己的心情,更别提是在封奚行的面前。

见他眉眼都难过的垂下来,封奚行心里不由有些心疼。

他伸手将自家傻乎乎的师尊护到怀里,让林初云的脑袋搭在自己的肩上,抬起手一点点的给自家师尊顺着毛,“其实那段日子弟子过得还算不错,有个老乞丐对我很好,也没什么人欺负我。”

林初云知道封奚行是在安慰他,怕他因为这件事而自责。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能够早几年回到这里,他一定会早早的去把自家小徒弟带回点星宗,认认真真的养着,不让他吃一点苦。

“那老乞丐告诉弟子,他是在城外的溪水边捡到的弟子,弟子当时被放在一个奇怪的盒子中,手里紧紧握着一块玉佩,看着他也不哭闹,他便一时心软将弟子救下了。”

封奚行说到这突然笑了一下,“说起来,封奚行这个名字……还是弟子自己起的。”

那时他年纪还小,知道自己的来历后,一心认为自己和其他乞丐不一样。

小乞丐大多是没有名字的——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谁会去在意这些。

但封奚行不愿意过的这么浑浑噩噩,所以他自己找机会偷偷翻了书,给自己取了个奚行的名字——其实本来应该是溪行,只不过他当时不认字,将这两个字记混了。

“后来老乞丐得了重病,弟子就把那块玉佩当了。”封奚行依旧记得当时自己心里的煎熬与痛苦,毕竟对那时的他来说,玉佩是他找回亲人的唯一希望,但他更无法看着老乞丐就这么病死在他眼前。

不过可能是因为已经过了一世,也可能是因为……师尊就在自己的怀里,封奚行的心情异常平静,“弟子记得很清楚,那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封”字,也因此弟子才姓了封。”

“哎……”林初云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抬起头,将下巴搭在封奚行的肩膀上,抬手也抱住了封奚行,语气带着几分幽怨,“我前世肯定欠了你不少的钱。”

所以这一世才会被吃的这么死死的,甚至只是听封奚行说起那些事,他心底就一阵阵的心疼。

“后来你见到了一样的玉佩样图,是从这玲珑谷传出去的?”林初云问道。

封奚行轻轻点了点头,任由林初云在他的后颈上摩挲着,像是被驯服的凶兽,温驯又听话。

“也就是说……”

林初云的话还没能说完,就听到屋外传来了鹰鸣声,他的声音不由一顿。

不过片刻,两人就听到了屋顶传来了咚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屋顶,随后又是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最后随着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周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林初云叹了一口气,从封奚行的怀里坐起身,“为师出去看看。”

封奚行感觉到怀里的温热离开,微微眯了眯眼,默默的在心底给那只鹰妖记了一笔。

飞鹰觉得今天简直是他鹰生中,最丢脸的一天,先是被一个人修后辈给威胁了,然后又因为飞的太快,导致落地不稳结果从屋顶一路滚到了地上。

重点是,还被另外一只妖兽幼崽看见了。

当看到林初云一脸无语的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飞鹰第一反应就是拿翅膀挡住自己的脸,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多么蠢,毕竟整个玲珑谷的妖兽只有他一只。

“咳,”飞鹰低低咳嗽了一声,飞快的从地上站起身,将凌乱的羽毛理顺,随后期待的开口问道,“要飞高高吗?”

林初云摸了摸鼻尖,他知道飞鹰应当是认出——或者是闻出自己身上的妖兽气息了,“不用,多谢前辈。”

飞鹰明显有些失落,但幼崽不愿飞高高,他也不能强行叼着幼崽来飞,只能失落的转身要飞走。

林初云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口叫住了飞鹰,“飞先生,请您等一下!”

飞鹰的翅膀一下子停住,有些期待的看了过来,“是要飞高高吗?”

“额,”林初云还是摇了摇头,却是将一旁有些不高兴的小徒弟拽了过来,问道,“不知飞先生有没有在玲珑谷见过,跟本君的徒弟长得相像的弟子?”

纪飞鸿说过,玲珑谷内每个弟子在成年礼上,都会由飞先生带着飞上高空,也就是说飞先生是见过玲珑谷所有弟子的。

飞鹰目光不满的看了封奚行一眼,他可记得这个人修,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用灵剑切断了他一根羽毛。不过他虽然心里对封奚行不喜,却还是认认真真端详了半晌,才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那飞先生知道,谷内是否有姓封的弟子吗?”林初云又问。

飞鹰这次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摇头,“这我便不知了。”

林初云心底一阵失落,“这样……还是多谢前辈帮忙了。”

“不过……”飞鹰见林初云眉眼都低了下去,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若是想要找人,可以去问问玲珑谷的管事。”

玲珑谷内弟子的名录,都记录在册子上,这册子只有管事和谷主有权限查看。

林初云闻言点了点头,对飞鹰再一次道谢。

看着飞鹰展翅离开,他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看来只能明日想办法去找管事了。”

只希望那名册上能有些线索。

“走吧,奚行。”林初云转过身走向房门,却发现封奚行依旧站在原地,目光看着那飞鹰远去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初云不解的伸手在封奚行眼前晃了晃,“小徒弟?怎么了?”

封奚行回过神,轻轻摇了摇头,笑道,“没事。”

只是……他若是没看错,当师尊问起姓封的弟子的时候,那鹰妖的目光有几分闪烁,像是在隐瞒着什么一般。

林初云狐疑的看了看封奚行,又看了看那飞远的飞鹰,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恍然。他无奈的看着自家小徒弟,想了一下,却是召出了青木剑。

“师尊?”封奚行不解的看着林初云。

林初云直接落在了青木剑上,一手伸向封奚行,表情带着几分无奈道,“好了,来,为师带你去飞高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