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 9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已经彻底醉了, 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耳朵和尾巴又冒了出来,他醉眼迷茫的看着封奚行, 猫耳因为没力气而有些耸拉着,语气带着几分不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就这么一会,封奚行的脸上已经比喝醉了的林初云还要红。

封奚行努力撑着林初云,让他不至于直接歪到地上,目光却怎么也不敢看林初云。

林初云被他这副躲避的模样弄得莫名有点不高兴,往前凑了凑, “你怎么不看我!难道本君不好看吗!”

“……”封奚行一时有些哭笑不得,他也知道自家师尊害羞的性格,只是没想到酒后的林初云, 居然直白的让他都有些招架不住。

看着自家师尊气恼的表情,封奚行哪敢再含糊其辞, “当然好看, 师尊是最好看的。”

“最……”林初云嘟囔了一句, 语气似乎带着几分探究。

封奚行的思维转的飞快, 趁着林初云还没想明白, 果断改口,“只,只有师尊好看。”

林初云顿了顿,特别满意的点了点头, 伸手拍了拍封奚行的肩膀,“你也很好看!”

“……”封奚行失笑, 这么直白可爱的师尊实在太难得了, 封奚行一时有些舍不得帮林初云醒酒, 他迟疑了一下, 小声问道,“师尊,您感觉怎么样?”

林初云相当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怎么样?”

封奚行仔细看了看林初云,除了脸颊红了一点,目光迷糊了一点,师尊看起来倒是没有别的异常,也没有因为醉酒而有些头疼。

见状,封奚行便将手放了下来,还轻轻拨弄了两下好久不见的小尾巴尖,浅浅一笑,“无事,弟子只是有些担心师尊的身体。”

林初云狐疑的看了他两眼,没能发现有什么问题,就又在封奚行怀里软了下来,头顶的猫耳朵微微抖了抖,轻轻的在封奚行的锁骨上蹭了蹭。

又蹭了蹭——

“你怎么不摸摸我的耳朵?”林初云抬起头,不高兴的看着封奚行,语气带着几分委屈,“你为什么只摸那条破尾巴?!”

封奚行一愣,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小尾巴,那小尾巴就跟在争宠似的,耀武扬威的缠在他腰间,听到林初云的话还故意甩了两下尾巴尖。

林初云见状,更是气的不行,低头抓着自己的尾巴,张口就要咬——所幸被封奚行给拦住了。

封奚行不动声色的将小尾巴从林初云的手里解救出来,护到身后,另一只手将小师尊抱到怀里,“弟子只是怕师尊不高兴……”

“为师才不会!”林初云斩钉截铁的低下头,耳朵支棱的飞快,“快,摸耳朵!”

封奚行只得抬起手轻轻在猫耳上揉捏了两下,猫耳的温度像是也沾染了酒意,带着几分温热。封奚行刚摸了两下,手里的小尾巴就不高兴了,啪嗒一下拍开了封奚行的指尖,自顾自的垂了下去。

“……”封奚行满心都是无奈,他发觉自己现在简直像个三心二意的渣男,手里牵着个“小尾巴”,外面还招惹了个“小耳朵”,重点是他怀里可还抱着师尊。

被迫变成渣男的封奚行:“……”

林初云的醉酒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中间有一半的时间,他都在追问着封奚行,究竟是尾巴好摸还是自己好摸,究竟是猫耳可爱,还是他更可爱。

封奚行若是敢说尾巴好摸,他就要咬尾巴,封奚行若是说耳朵好摸,小尾巴就生气的甩来甩去,还故意往封奚行的脸上拍。

“师尊?”封奚行算了算时间,发现林初云已经过了快半刻钟没有问问题了,不由疑惑的叫了一声,“您怎么了?”

林初云背对着他,坐在他怀里,后背挺得笔直,尾巴低低的垂下去,头顶的猫耳却在飞快的转动。

为什么,他堂堂元婴期修士,喝果酒也能醉啊!

林初云一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猫耳都快羞红了,他居然让小徒弟一手抓着自己的尾巴,一手摸着自己的耳朵,一定要让小徒弟说出哪个触感更好。

“看来师尊已经醒了。”封奚行轻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林初云的尾巴。

林初云被摸的一激灵,尾巴飞快的躲到自己怀里,他目光恼羞的回头,语气隐隐有些炸毛,“不许乱摸!”

半点没有刚刚的坦诚模样。

“明明是师尊让弟子多摸一摸尾巴的……”封奚行委屈。

林初云先是心虚了一瞬,旋即反应过来,“为师明明是让你多摸摸耳朵……”

他的话没能说完,封奚行就已经笑眯眯的抬手,轻轻揉弄着他可怜的猫耳尖。猫耳已经遭受了一个时辰的毒手,都已经快被揉秃了,现在没有丝毫抵抗的想法,软趴趴的任由封奚行揉捏。

“那应该是弟子记错了。”封奚行改口飞快,半点没有为难的意思,“不过师尊既然醒了,那弟子也要做一件事了。”

林初云揉了揉额角,“是比试的事?第一轮比试是什么?”

“不是比试。”封奚行含笑摇了摇头。

林初云狐疑的看了过来,心里思考了一圈,也没想出来还有什么别的事需要封奚行去做。

封奚行也没解释,抬手将怀里的师尊往怀里轻轻抱了抱,指尖轻轻的从那敏感的猫尾巴上划过,林初云只觉得尾巴尖上的毛都炸开了,扣在封奚行肩上的指尖也不由用了些力。

“师尊,果酒好喝吗?”封奚行笑眯眯的问道。

林初云只觉得这话非常、非常、非常耳熟,他瞬间想到某人上次要灵果吃的事件,警惕的猫耳都立了起来,“不好喝!一点都不好喝!”

“这样啊。”封奚行点了点头,表情像是很遗憾,却也没有再说想要尝一尝之类的话。

林初云心底不由松了口气,却又隐约有几分失落。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一抹失落给打散了,有什么好失落的,难不成他还在期待着封奚行来亲自己吗!

“可是……”封奚行开口,像是很遗憾的叹了口气,“弟子一口果酒都没能喝到,也不知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林初云抽了抽嘴角,才不信这家伙的话,顺手把远处的酒杯端到封奚行的手里,“喏,现在,喝吧。”

封奚行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酒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居然笑眯眯的把果酒喝了下去。

林初云狐疑的看了这家伙一眼,又看了看那酒杯,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他拿的居然是自己用过的酒杯。

“你……”林初云磨了磨牙,耳根红了几分。

封奚行眉头蹙起,带着几分疑惑,“这果酒明明很甜,为何师尊会觉得不好喝?”

林初云:还不是怕你个小混蛋又找理由亲为师!

封奚行研究了一下那个酒杯,却是突然转过头,认认真真的看着林初云,“难不成是师尊喝下的果酒有问题?该不会是酒中有毒,影响了味道?”

“喂……”林初云哪想到这家伙会想这么多,一时有些傻眼,“什么?不是……”

封奚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表情却依旧稳得住,“弟子有一门术法,可以通过味道尝出其中的毒,只是需要师尊配合了。”

林初云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这小混蛋居然胡说八道,“你……”

“师尊,万不可讳疾忌医……”封奚行语气认真的劝道,就像是一个一心为师尊着想的徒弟,然而这个“乖巧”的徒弟,却在下一刻,亲在了自家师尊的唇上。

从林初云喝醉后开始,封奚行心底的火就一直没能熄灭,只是他不愿吓到林初云,所以哪怕心底被焚烧的再灼热,封奚行脸上的表情都依旧温和。

但现在他却有些忍不住了,亲在林初云唇上的力道带着几分狠戾,轻咬摩挲着林初云的下唇,甚至故意伸手握住了林初云的尾巴。

林初云身体骤然一抖,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了。

他的指尖无力的抓着封奚行的衣袖,完全靠着封奚行的支撑,才没有顺着一路滑到地上,封奚行的手掌牢牢的扣在他的脑后,不仅让他没办法躲开,甚至……还故意拨弄他的耳朵。

尾巴和耳朵实在太过敏感,就算林初云自己不愿,眼睛里还是凝聚了生理性的泪水,只等着他再一眨眼,就会顺着眼角落下。

林初云努力瞪大着双眼,怎么都不肯眨一下眼睛。之前险些被亲晕了就不说了,这次若是再被亲哭了,那他师尊的威严就真的没有了!

虽然本来也没剩下多少了。

但他最后还是失败了,封奚行察觉到了自家师尊的意图,在放过林初云的唇瓣后,却是故意抬起头,轻轻亲了一下林初云的眼角。

林初云下意识的闭上眼,一滴泪就这么顺着他眼角落下。

“封奚行!!!”林初云恼羞成怒的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看见自家小徒弟非常爱惜的用灵力将那滴泪护在自己手心。

不过片刻,冰系的灵力就将眼泪冻结成冰,一条由灵力化成的丝线小心的从泪中穿过,最后系在了封奚行的脖颈上,而那滴泪也跟着落到了封奚行的怀里。

“你……你留着眼泪做什么。”林初云莫名有些害臊,语气也弱了下去。

封奚行闻言轻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眼泪,这是师尊为弟子流的泪,弟子要一直留着。”

林初云被封奚行的话弄了个大红脸,瞬间忘了自己刚刚还要跟封奚行生气的事,他看了看封奚行脖颈上的细线,又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脖颈,抬手拽住了封奚行的衣袖,“那、小徒弟你也哭一个,为师也要弄一个。”

封奚行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师尊的灵力是木火双系,无法维持住泪的形状。”

林初云明显有些失落,见状,封奚行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有一个东西很适合师尊。”

“什么?”林初云有些好奇。

封奚行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尖,“小铃铛。”

林初云脸色逐渐变黑:“……封奚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