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自然不可能真的同意带铃铛, 甚至还把某个欺师犯上、大逆不道的小徒弟,给狠狠的用剑柄敲了好几下。

可惜他不知道,某人表面上乖乖认错, 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要用什么来做小铃铛了。

林初云的酒很快就全醒了, 猫耳和尾巴也都慢慢收了起来。封奚行眼里带着几分遗憾,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然而在两人离开酒楼的时候, 林初云一转头却发现自家小徒弟不见了。他不由愣了一下, 再一看,就看见封奚行在问酒楼主人买果酒的配方。

“咳, ”林初云轻咳一声,瞬间感觉到一丝危机,飞快的把自家小徒弟拽走。

封奚行乖乖的跟着林初云离开, 另一只手却悄悄把买到的配方收了起来。

他是看师尊喜欢这果酒才想买配方,绝对不是因为林初云喝醉后会长猫尾巴和猫耳朵。

两人出了酒楼没多久, 身上的木牌就发出了有些灼热的温度。林初云将木牌取出看了一眼, 发现原本写在木牌上的名字不见了, 变成了一句有些没头没尾的话。

“寻艾灵,得印记。”

“艾灵……”林初云皱了皱眉,“那不是传闻中那位第一任凡人城主吗?”

“唔……可能这位城主,已经并不是凡人了。”封奚行却是若有所思的开口,见林初云似乎有些不解,开口解释道, “虽说只是传闻, 但弟子曾听说过, 凡人若是有着足够的信仰之力, 便可借此突破凡人之体, 踏入修仙一途。”

只是这个说法太过虚无缥缈, 更别提根本没人知道那信仰之力如何获取了。只是若是按照这里的人的说法,那位女城主守护了这一方城土,又日积月累的被民众所怀念,的确有可能因此蜕变。

“所以,艾灵如今可能是一名……化神期以上的修士。”封奚行闭着眼,感受着周围的灵力,只是这城内不知有着什么,灵力的感应异常混乱。

林初云有些苦恼的看着四周,不知该去哪里寻那艾灵。

但很快他就发现另一个明显也是参加比试的人,那人身上没有半点灵力,应当是个凡人,只见那人看了木牌之后,就直接往一个方向走。

“咦?”林初云疑惑的看了看那人,又探头看了那个方向,若是他没记错,那边是城中心的方向。他迟疑了一下,对封奚行道,“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两人跟在那凡人身后,一路到了城中心的位置。

城中心是一个很漂亮的喷泉,在喷泉四周则种着各种漂亮的花,在喷泉前方不远处,则是一个近乎三米的雕像。

林初云走近了几步,仰起头看着那雕像。

这雕像雕刻的是一个拿着利剑的女战神,正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雕像身上的盔甲明显有着剑痕,手里的剑刃也有着缺口,像是刚刚经过了苦战一般。

然而不知是不是林初云的错觉,他总感觉这女战神的目光,带着几分温柔落在了那花坛上。

“这就是艾灵?”林初云喃喃道,他隐约能够明白,当初为何艾灵能以凡人之身,赢得那么多人的尊敬和追随了。

他们跟着过来的凡人已经不知去了哪,林初云顺着雕像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线索。

不过他倒是意识到这里的人民有多爱戴这位城主,哪怕这雕像已经伫立了近百年,石座上居然依旧光滑如初,没有丝毫的划痕。

“去看看那小喷泉。”林初云琢磨了一下,开口道。

封奚行点了点头,目光在那雕像上扫过,却是浮现了几分深意。

然而令林初云意外的是,小喷泉和花坛也没有任何问题,就像是最普通的喷泉,除了感觉到几分灵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异常。

“奇怪……”林初云抬起手,接住了喷泉落下的水。冰凉的水珠落在他指尖,不过片刻就将他的衣袖沾湿,林初云下意识的抖了抖指尖。

——像是小猫在试图抖落不小心粘在身上的水珠一般。

封奚行眼里浮现几分笑意,他轻咳一声,低声道,“师尊觉得那雕像是在看什么?”

林初云眨眨眼,随着封奚行的话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那雕像。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发现那雕像的视线的确是看向他这个方向,林初云往左边走了两步,就正对上了雕像的视线。

低下头,林初云就看见自己身边摇曳的小小的紫花。

“看……这些花?”林初云俯下身,这些花只是凡花,甚至是凡花之中最普通的品种,娇弱的不行,稍微被风一吹就落了一地的花瓣。

林初云迟疑了一下,轻轻摘下了其中一朵,放到了那雕像的石座上。一道微弱的光闪过,那花就消失了踪迹,不知去了哪,而林初云身上的木牌又一次散发出了热度。

“唔……”林初云看着木牌右下角,那小小的像是花瓣一样的图案,有些茫然,“这就算通过第一轮了?”

“找到艾灵的雕像,也可以算是找到艾灵了吧。”封奚行解释道。

林初云倒也没多想,因为木牌很快给出了第二个任务,“寻灵音,得印记。”

“……灵音是什么?”林初云狐疑的看着木牌,可惜这木牌就像是多显示几个字要花灵石一般,根本不肯多给参赛者解释。

“灵音、灵音……”林初云看向一旁的雕像,“该不会是要寻找艾灵的声音吧?”

他越琢磨越觉得有可能,没准当初艾灵就留下了什么留音石,这么想着,林初云一手牵住自家小徒弟,脚步飞快的往城主府的方向跑去。

封奚行一边跟着林初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雕像原本空无一物的左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小小的紫花,就像是被风吹落后飘上去的一般。

而雕像的视线,也已经看向了自己手心的花。

……

出乎林初云意料的是,无论是灵器店或者是拍卖会,都明确的表明并没有艾灵留下的留音石,而艾灵在去世的时候还是一个凡人,也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带有灵力的传音术法。

“这……难不成任务出错了?”林初云找了快两个时辰,眼看着天都有些黑了,他也没能找到线索,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果然,只要跟气运沾染上关系的事,都会变得很难。

“师尊,要不……还是算了吧?”封奚行不知道林初云为何对这比试那么执着,要知道自家师尊连修炼都很懒,然而今天却是一直在城中走着,封奚行看着都觉得心疼。

林初云抿了抿唇,他目光在封奚行脸上扫过,却是转过头又换了一个方向,“再试试。”

能够改变气运的机遇太难得了,他一定要给自家小徒弟争取一下。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但因为艾灵节的缘故,整个艾城张灯结彩,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模样,根本没有半点要被夜色吞没的意思。

林初云也没有那么心急了,带着几分游玩的心情在城中走着,就在他跟封奚行走到一个小桥边的时候,林初云突然隐约听到了哭泣声。

那哭声若隐若现,似有若无,像是风声一般,细听下却又觉得是女子的哭声。

这小桥因为位置的原因,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光线也要暗淡许多。被那声音一衬,整个小桥周围的风都仿佛凉了几分。

林初云的手脚瞬间都僵住了,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黑猫,惊慌的抓紧了自家小徒弟的手,瞳孔睁的圆圆的,“这、这里该不会有鬼吧!”

封奚行:“……”

对哦,他都快忘了,自家师尊还怕鬼呢。

只不过那都是一年多前的事了,想当初自家师尊明明怕鬼怕的要死,却还硬是强撑着,不愿被他发现。

然而现在,看到林初云毫不犹豫就往他身边靠着,全身心的信任自己,封奚行不由有几分满足。

“师尊放心,不是幽鬼,而是有女子在唱歌。”封奚行目光看向那小桥边上。

林初云站在他身后,从他肩上探了探头,果然看到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坐在河边。因为那身影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再加上黑色的长发,又被小桥的阴影完全盖住,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那里有个人。

“呼……”林初云松了口气,“不是鬼就好。”

封奚行看着林初云真心实意的松了口气,不由轻笑了一声。

两人的声音似乎惊动到了那女子,女子哼歌的声音停了下来,有些警惕的回过头看了过来。

然后就看呆了。

一白一黑两个人站在月色下,白衣男子眉眼清秀,却又带着几分灵动。黑色男子要比他高大几分,剑眉星目,看着白衣男子的目光却比月光还要温柔。

但在女子的眼里,那黑衣男子身后仿若有着无尽的魔影,时刻想要将黑衣男子吞噬,白衣男子的周身则是无尽的血海——或者是火海?

“血煞魔影……”女子喃喃道。

林初云忍不住揉了揉鼻尖,从封奚行的身后走了出来,看着女子问道,“姑娘……你还好吗?”

那女子呆呆的看了林初云半晌,却是突然站起身,一个窜步走到两人身边。林初云这才发现,这女子长得还算清秀,只是额角不知为何,竟是有一道伤疤。

女子走到林初云面前,盯着他仔细看了半晌,却是突然开口道,“你婚娶了吗?”

林初云心底咯噔一下,转头果然看见自家小徒弟发黑的脸色。

“咳,虽还未婚娶,但本君已有心爱之人,此生已定非他莫属了。”林初云回绝的斩钉截铁。

女子并没有失落,而是目光看向封奚行,问道,“……你心爱的人是他吗?”

“……咳,是的。”林初云难免有几分不好意思,却还是应了一声。

听到他的回答,女子明显松了口气,林初云看向女子,带着几分不解,“怎么了吗?”

女子的目光静静的看着封奚行,却并没有落在封奚行的身上,而像是在看他的身后,“……孤星伴月。”

两人身后明明有着最可怕的命数,但却被一颗孤星和一轮残月牢牢的挡在身外。

随着这声轻响,女子的身影竟是有些模糊,她看着两人,声音变得有些缥缈,“湖中月,月中影,孤星终伴月。”

一道灼热的热度从木牌上浮现,随着女子消失,那木牌上出现了第二个类似于星星的印记。

林初云盯着女子消失的地方,突然发觉,那女子跟那艾灵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