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 9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也曾想过, 自家小徒弟的亲人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为什么会抛弃封奚行。甚至一开始,林初云还怀疑过东方渊会不会就是封奚行的亲人。

但无论如何, 他从没想过自家小徒弟的父亲会是玲珑谷的叛徒。

怪不得,他一问起姓封的弟子,这里的人态度都那么奇怪。

林初云抿了抿唇, 心里飞快的开始思考着,要怎么跟小徒弟说起这个事。

“只是为何林仙君会觉得,阁下徒弟的身世会与玲珑谷有关?”东方渊语气带着几分疑惑。

毕竟这世间姓封的人那么多, 偏偏林初云就在玲珑谷中寻着姓封的弟子。

林初云犹豫了一下, 将封奚行前世的事隐瞒了下去, 只是说自己收了徒弟之后, 对他的身世好奇, 所以去私下里去查了一下,便查到了那块带有封字的玉佩跟玲珑谷有关。

听到那块玉佩,东方渊的表情明显变了变,他沉默了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大师兄身上的确有一块玉佩,当年大师兄叛走的时候,随身带走了。”

“大师兄当初叛谷一事, 导致玲珑谷元气大伤,所以谷中弟子一向对此事忌讳莫言,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数百年, 但谷内的弟子依旧不愿提起此事。”

东方渊的语气很淡, 但林初云却莫名的感觉, 东方渊似乎对封南青并没有什么敌意, 甚至他还在称封南青为大师兄。

似乎是看出了林初云的疑惑,东方渊沉默了半晌,转头看向了窗外,“大师兄虽说叛了玲珑谷,却也并未伤到谷中弟子,而且……当年之事是我对不起大师兄,所以说这世上唯一没有资格指责大师兄的人,便是我。”

林初云一愣,心里不由有些好奇,但见东方渊不愿多说,他便也不再多问。

“大师兄叛逃之前的时候,并没有传出他曾有过妻儿,若是你的徒弟当真是大师兄的儿子,也只会是之后遇到的人。”东方渊道,“不过……大师兄最后一次出现的确是在十几年前,之后便一直没了音信。”

算起来,的确能跟封奚行被丢弃的时间对上。

东方渊知道的事情并不多,毕竟封南青也算是玲珑谷的仇人,他虽然心里对封南青愧疚,也不可能动用玲珑谷的力量去找封南青。

林初云一路心事重重的回到了住处,一推开门,便看见在一旁等着自己的封奚行,他目光下意识的在封奚行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封奚行的唇角。

东方渊虽说不知封南青如今的所在以及封奚行母亲的事,但他却留有封南青的一副画像。

画像上的封南青看起来年岁并不大,应当是刚刚拜入师门后没过多久便留下的,林初云认认真真的看过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小徒弟肯定更像他的娘亲。

封南青的长相其实并不差,但可能是因为总是皱着眉,眉间有着深深的印痕,哪怕是画像,也是一副板着脸,唇角向下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好相处。

然而封奚行的眉眼却很温和,唇角也一向都是带着笑意,虽说这人心里可能比封南青还要凶狠,但至少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

“师尊,您回来了。”封奚行对林初云打量的目光并不在意,任由林初云一脸复杂的看了半晌,才开口道,“看来师尊知道弟子的身世了。”

林初云闻言并不惊讶,他早知道自家小徒弟有多聪明,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要瞒着封奚行,只是他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徒弟说。

万一小徒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玲珑谷的叛徒后,难过伤心了怎么办?

“师尊这么为难……”林初云实在沉默了太久,沉默到封奚行先开了口,“看来弟子的身世并不好。”

林初云走到封奚行身边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故意用一种很不高兴的语气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无论你之前身世怎样,你现在也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本君的徒弟,难不成你还想叛出师门不成?”

封奚行眼里不由闪过笑意,自家师尊这一副想要哄自己,却又害怕刺伤自己自尊心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是很可爱,可爱的……让他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师尊。

他其实早已料到自己的身世恐怕并不会好,毕竟之前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玲珑谷中的弟子对姓封之人的不喜和排斥。只是相对于对身世的担忧,封奚行更害怕的是林初云知道一切之后的态度。

不过,看着坐在身边一脸严肃,却又忍不住担忧的看向自己的师尊,封奚行就知道是自己想错了,师尊怎么可能会因为身世而厌恶他呢。

“弟子不敢,但是……”封奚行故意迟疑了一下,表情带着几分踌躇,“弟子的确……”

“的确什么?”林初云心底一惊,目光飞快的落在封奚行身上,像是只怀疑自己要被丢弃的小奶猫,一边炸着毛一边又不愿相信。

封奚行低着头,林初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到很轻的声音传来,“弟子的确不想只做师尊的徒弟。”

——落在林初云耳里就变成:弟子的确不想做师尊的徒弟了。

林初云睁大了双眼,心里的委屈还没漫上来,就被封奚行牵住了指尖。

他低头看了看两人交缠的手指,又看了看依旧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的封奚行,气哼哼的开口,“为师再给你一次机会,把刚才那句话给为师收回去!”

听到林初云语气不对,封奚行也不敢再多逗弄自家师尊。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林初云身前半蹲下来,握着林初云指尖的双手微微用力,却又不会让林初云感觉到疼,目光认真且坚定,“弟子不愿只做师尊的徒弟。”

林初云眉头还没皱起,封奚行就已经接了下一句话,“弟子……想与师尊结为道侣。”

其实修真界里两个修士结伴的情况很多,毕竟修仙之路太过漫长,若是一直孤身一人未免太过孤独了,但大部分人都只是口头上定下了约定,很少会有人真的结为道侣。

结为道侣,便意味着上通天道,从此两人气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彼此的灵力、灵器、灵剑乃至洞府都将对对方开放,再无悔改的可能。

林初云虽然对修真界的事了解并不多,却因为他爹娘的事,听方天元讲过关于道侣的事。

当时方天元便曾说过,当年他们最后之所以松口同意林江月嫁给穆摮,也有几分是因为穆摮不顾其他妖兽的阻止,坚决与林江月定下了妖侣的缘故。

林初云其实私下里也偷偷幻想过,自己与小徒弟结为道侣的样子,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从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这些事,甚至有的时候林初云会觉得,其实结不结道侣也无所谓,反正小徒弟对自己已经很好了。

但当封奚行真的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语气坚定的向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初云心里还是不免震动。

他静静的垂眸,看着身前的小徒弟,语气认真的问道,“奚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若是他与小徒弟真的结为道侣,便意味着向天下人宣告两人的身份,也意味着以后封奚行再无反悔的机会。

封奚行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林初云的双眼上,没有丝毫躲闪或者心虚的意味。他没有故意去装可怜,让林初云因此心软答应自己,而是认真的对林初云承诺道,“弟子心悦师尊,想与师尊结为道侣。”

林初云下意识的缩紧指尖,膝上的衣衫都被抓的皱起,他被封奚行盯着了半晌,终究还是红了耳根,目光飞快的移开,声音磕磕巴巴,“那……那就结。”

反正,他其实也想结的。

封奚行闻言,不动声色的松开了紧握在身侧的左手,手心已经不知何时已经被汗湿了。

封奚行的心底自然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冷静,甚至他都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等听到林初云真的答应之后,封奚行眼里的笑意才飞快的漫开。

林初云偷偷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他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见小徒弟如此欢喜,心里还是很开心,只是……

“此事还需要再等等,等将爹爹和娘亲救出来之后,为师便去跟师尊请命。”林初云小声道,“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爹爹和师尊恐怕没那么轻易同意。”

方天元就不必说了,虽然早知道两人的关系,依旧时不时的看封奚行不顺眼,两人还在点星宗的时候,方天元就经常把封奚行叫去“指教”两下。

而穆摮那边……

想到上次,自己不小心脱口而出小徒弟的名字之后,穆摮那瞬间黑下来的脸色,林初云心底就有些没底,更别提按照妖兽的年岁来算,自己居然还是个未成年。

——爹爹肯定会很生气,没准会直接把小徒弟丢出去。

林初云开始认真思考着,自己到时候如果跟穆摮求求情,能不能让穆摮消消气。

“师尊放心。”封奚行也知道自己趁着师尊的爹娘不在,就这么把人拐走了有些过分,但让他放弃林初云更不可能,“大不了弟子让妖主大人打一顿便好。”

林初云不安的看了封奚行一眼,他总觉得打一顿恐怕不太够。但是见封奚行心情正好,林初云便也没有再打击他。

夜里,林初云变成小黑猫趴在封奚行的怀里,他犹豫了许久,还是把封奚行的身世告诉了他。

封奚行听完之后,情绪并没有什么起伏,看着小黑猫担忧的猫瞳,还伸手安抚的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

“弟子和师尊并不一样,”封奚行轻声道,“师尊会在意妖主、妖后,会在意白先生和几位峰主,会在意方掌门和穆城主,但弟子在意的只有师尊一人而已。”

所以只要林初云不会因此离开他,封奚行就完全不会在意封南青是好是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