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碎掉的石门最后被穆摮用另一个石块补上了, 林初云乖巧的站在一旁,看着穆摮黑乎乎的脸色,一句话都没敢多说。

后补的石门将寒风挡在了门外,门内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林初云先打破了沉默, “爹爹……娘亲现在怎么样了?”

穆摮闻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目光落在另一扇石门上,语气带着几分凝重,“……不太好。”

林江月体内的安魂散虽说毒性并不强,但却已经在她体内扩散了几十年, 就算冰棺压制住了大部分的毒性, 但林江月的灵魂依旧在一点点被侵蚀着。

穆摮能感觉的到自家夫人灵魂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否则他也不会开始去想着如何处理后事。

林初云一手紧紧握拳,见到爹爹的喜悦渐渐散去。传送阵要三日之后才能再次开启,也就是说他还要再等三日才能将爹爹和娘亲救出去。

“放心吧, ”见林初云的表情太过凝重,穆摮突然伸手,拍了拍林初云的头顶, “你娘亲可是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安魂散打败。”

林初云抿了抿唇, 却是伸手拽住了穆摮的衣袖,小声问道, “那……我可以带奚行去见见娘亲吗?”

“……”穆摮闻言脸色又黑了, 但他看了看林初云期盼的目光,又看了看那拽在自己衣袖的指尖, 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去吧!”

林初云迅速收回手, 牵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封奚行,飞快的溜进了石门后。穆摮瞪着那石门看了半晌,最后摸了摸鼻尖,却是又转身出了石屋。

石门后的温度很低,两人刚一进去,林初云就打了个冷颤。

这里的寒冰并不是普通的寒冰,而是冻在地下万万年的玄冰,玄冰的温度要比石屋外还要低,甚至连灵力都无法阻挡这些寒气,林初云才往前走了两步,原本红润的脸色就被冻得有些发白。

一旁的封奚行不由皱了皱眉,把身上的冰空衣脱下来,将林初云完完好好的包在里面。

周身的寒气瞬间被温暖驱散,属于封奚行的气息将林初云圈在中间,林初云伸手将衣服拢了拢,低头又默默的把拖在地上的衣角拽起来,心里第无数次嘀咕。

——小徒弟到底是吃了什么,居然长得这么高。明明他的身高也不矮,但偏偏跟小徒弟一比,就差了那么一点。

至于封奚行,他本就是冰系灵力,温度越低他反而越舒适,甚至连体内的灵力都欢快了许多。

通道略微有些狭窄,两人只能一前一后的往下走去。封奚行安静的跟在林初云身后,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两侧。

整个通道看起来有些简陋,就像是强行在冰中开辟出来了一条路。两侧的墙壁——说是墙壁,其实也全都是冰面——上挂着为了照明放着的灵石,幽暗的光一路往下停在了另一扇门前。

门后,便是放着林江月冰棺的冰室。

林初云在门前停住了,他刚刚下来其实也才走到这里,就听到了石门破碎的声音,并未真正的看见自家娘亲。

“呼……”林初云轻轻呼出一口气,看了封奚行一眼,抬手缓缓的推开门。

门后的温度又骤然降低了很多,但林初云却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般,目光落在了那放在冰室中的冰棺上。

“师尊……?”封奚行见林初云呆呆的站在门边,指尖都被冻红了也没发现,没忍住开口叫了他一声。

林初云回过神,收回的指尖紧紧的握在掌心,他快步往前走着,没走两步就已经变成了跑。

冰棺和林初云梦中的一模一样,他轻轻的擦去冰棺上的冰霜,隐约露出了冰棺中林江月的面容。林初云像是感受不到冰棺的温度一般,整个人都趴在了冰棺上,仔细的看着自家娘亲的眉眼。

“我跟娘亲真的好像啊……”林初云轻声感慨。

封奚行低头看向冰棺中的女子,女子的长发和眉睫上落满了冰霜,就像是被冰雪覆盖了一般,眉眼间的确跟林初云很是相似,只是比林初云要更加柔和一些。

“是很像。”封奚行低声应道,目光重新落在林初云的脸上,眼神专注。

林初云没有注意到封奚行的目光,他认真的探查了一下林江月的灵识。自从到了化神期之后,林初云的灵识比以前要强上许多,现在已经能够隐约的探查到林江月那微弱的灵识了。

见娘亲的情况还好,林初云微微放下心。最多还有三日,他就可以将爹爹和娘亲救出去,等淡离熬制出安魂散的解药,娘亲就可以苏醒了。

“走吧。”林初云又看了自家娘亲许久,才低低的开口道。

一旁的封奚行轻轻点了点头,跟在林初云身后离开。然而在走出冰室的前一刻,他目光却是在那冰棺上轻轻扫过。

封奚行的灵识要比林初云敏锐一些,除了能感觉到林江月的灵识,他还能感觉到另外一股力量在不断的压制着林江月的灵魂。

在他的感知里,林江月的灵识就像是悬崖边的落花一般,随时都可能摔落悬崖。

想到这,他表情不由有些凝重。

——总感觉,林江月可能撑不到三日了。

·

两人上去之后,便发觉穆摮又不见了,两人在石屋里找了一圈,最后又走出了石屋。屋外的天色不知为何,比之前阴沉了许多,天空中渐渐浮现出层云,将唯一的天空遮挡的严严实实。

“爹爹。”林初云看到不远处,穆摮正在湖边不知做什么,不由有些好奇的凑了过去。

这冰湖最上面的一层是完全被冰冻住的,但下面的湖水却还在流淌,透过厚厚的冰层,甚至能看到湖中有着五颜六色的鱼在游动。

穆摮已经又变成了黑色的巨兽,一爪下去湖上的冰层裂掉了一大块,下面的湖水刚刚接触到寒气,就开始慢慢的出现浮冰。

巨兽果断再伸爪一拍,几条肥美的灵鱼就被从湖水中拍了出来,落在岸上的时候还在噼里啪啦的跳动着。

“来,崽崽,爹爹给你抓鱼吃。”巨兽看着身边的林初云,带着几分炫耀的开口道。

闻言,封奚行的动作不由一顿,他抬头看了一眼巨兽,果然看见巨兽落在自己身上嫌弃的目光,像是在说——你连鱼都不能给崽崽抓,还想把我家崽崽拐走?

一旁的林初云并没有察觉到自家爹爹和自家徒弟之间的明争暗斗,他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些灵鱼,轻轻戳了戳鱼尾,“好吃吗?”

巨兽点了点头,这些灵鱼算是这里唯一的食物,虽说他已经辟谷,但是能有些东西吃终究是好的,更别提这些鱼的确很鲜美。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冰湖上的冰层已经重新冻结。

巨兽落在岸边,将地上的鱼拍晕后,幻化成了人形。他取出自己之前烤鱼用具,正要给自家崽崽烤鱼,就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冰湖突然传来大片的破裂声。

穆摮非常随意的往那边看了一眼,整个人的动作却是停住了。

原本冰封的湖面已经彻底的破裂开来,大块大块的冰块落入水中,水面却始终没有再冻结出新的冰面。无数条灵鱼不断的在水中跳跃着,欢呼的想要冲出水面,然后就被等在一旁的冰块包裹住。

接连不断的冰块落在岸边,就他发呆这么一会,整个岸边已经堆出了一个小山堆,全都是包着灵鱼的冰块。

“小、小徒弟?”林初云惊呆了,他看着那还在不断增高的鱼“山”,连忙开口,“停停停停停,住手!”

封奚行的动作微微一顿,目光看了过来,语气认真,“师尊,这些鱼够吃了吗?”

“……”林初云看着那比他还高的鱼“山”,不由抽了抽嘴角,自家小徒弟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哪怕他的饭量再大上十倍,也不可能一次吃完这么多鱼!

“师尊?”见林初云不说话,封奚行的指尖微微一动,就又有冰块往鱼“山”上落。

林初云连忙开口,“够了够了!”

封奚行闻言这才停下了手,没有灵力的压制,湖面逐渐重新冰封起来,至于那堆在岸边的鱼——林初云看了看那鱼,又看了看一旁的穆摮,小声问道,“爹爹……您喜欢吃鱼吗?”

穆摮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初云,语气没有丝毫起伏,“不喜欢!”

“……”林初云满头雾水,明明刚刚穆摮还在说这里的鱼好吃呢?

穆摮看到自家崽崽迷茫的表情,不由暗自磨了磨牙,他怎么忘了这小子可是冰系灵力,在这极北冰原可谓是得天独厚。

对于穆摮“杀气腾腾”的目光,封奚行却是非常淡定,甚至还带着几分愉悦的开口,“师尊放心,这些鱼已经被冰封,不会腐坏。”

林初云看了看穆摮黑着的脸,又看了看封奚行,终于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那你都收起来吧。”

封奚行乖乖点头,指尖一挥,就将那堆石块全都收进了储物袋中,跟另一堆被保存的很好的灵果放在了一起。

虽然大部分的鱼都被收了起来,但封奚行还是留下了两条鱼,他看了看穆摮身前的烧烤用具,突然冲着穆摮微微一笑。

穆摮心里瞬间响起警钟,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然而封奚行并未出手,而是语气非常诚恳,态度非常恭敬的对他开口道,“有小辈在,怎么能让前辈动手来烤鱼呢?”

穆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封奚行很客气的请到一边坐着,然后——看着自家崽崽跟那个人修坐一起亲亲密密的烤着灵鱼。

咔嚓——

穆摮狠狠的握断了手里的木棍,不得不咬牙承认,这一轮是他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