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 9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记得, 这镜子是当初他跟小徒弟在那人面鬼蛛的洞穴找到的,他还记得自己当时险些被这镜子给引诱了。

“恩,”封奚行微微点了点头,“我可以将穆夫人的灵识暂时吸收到这镜子中, 这样的话可以防止穆夫人的灵识泯灭, 但是……”

他顿了顿,开口道, “这缚灵镜毕竟是用来囚禁他人灵识的灵器, 哪怕我可以命令它不攻击穆夫人的灵识, 但它依旧会编织出幻境迷惑穆夫人,若是穆夫人在镜中停留太久, 很有可能会被困在镜中, 到时候……”

封奚行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其他两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若是被困在那缚灵镜中,便意味着生生世世无法从镜中逃脱。

缚灵镜的可怕之处便在此,若只是单纯的消散,那便也就算了, 但若是一直被困在缚灵镜中, 便是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穆摮放在冰棺上的手微微用力,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尽快下决定, 但一想到那个后果,他就根本无法说出口。

若是他自己可以代替夫人, 被吸入镜中作为惩罚, 他绝对不会犹豫半分。但一想到林江月有可能被困在缚灵镜之中, 穆摮就怎么都无法狠下心。

就在冰室里安静下来的时候, 封奚行却是愣了一下, 目光看向了冰棺。就在刚刚,他感觉到了林江月的灵识像是在催促他一般,不断的震动着。

“她……”封奚行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怔怔的开口道,“林夫人……好像是醒着的。”

穆摮不由一愣,转头看向冰棺,“夫人?!”

然而林江月依旧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灵识也根本都察觉不到。就在穆摮闭眼的瞬间,一道近乎气恼还带着几分无奈的冷哼声,在他心底响起。

那是林江月的声音。

穆摮惊愕的睁开眼,看向冰棺。

他跟林江月结为妖侣之后,两人便可以直接用灵识交流,但自从林江月中毒之后,穆摮便再也没有听到过林江月的声音。

“夫人,你真的醒着?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夫人?”穆摮飞快的开口,却再也没有听到林江月的声音了。

穆摮不再开口,他静静的看了那冰棺两秒,站起身看向封奚行,“动手吧。”

封奚行有些惊讶,还有些犹豫。

“我想好了。”穆摮却是突然笑了笑,“大不了到时候让你把我也弄进去,这样的话我也能陪着夫人一起了。”

“更何况,这是夫人自己的决定,我们家可是夫人最大。”穆摮笑道。

封奚行见他已经决定好了,便也不再犹豫。

冰棺被轻轻打开了一道缝隙,一道冰雾慢慢的散入到空中,没有了冰棺的压制,安魂散的毒性也开始慢慢恢复。

封奚行微微眯了眯眼,意识到自己要加快速度了。他飞快的把灵力注入到缚灵镜中,缚灵镜内瞬间浮现出了白雾,那些白雾顺着冰棺打开的缝隙,慢慢的漫进了冰棺之中,最后触碰到林夫人的脸颊。

一道光芒闪过,白雾带着林江月的灵识,心满意足的回到了缚灵镜中。

而林江月体内的安魂散,在感觉到主人的灵识已经不见了之后,便彻底的安分了下来。

“快。”封奚行感觉到缚灵镜中多出的灵识,低低的开口道,“必须尽快回点星宗。”

哪怕没有解药,也可以先寻个其他可以放置灵识的灵器,将林江月的灵识放过去。

穆摮动作轻柔的将冰棺合上,又将冰棺从地上强行抱了起来,转头看到站在一旁眼睛红红的林初云,穆摮心底不由有些心虚,他轻咳一声,柔声哄道,“好了,是爹爹错了,别生气了。”

林初云看了他一眼,眼眶还是泛着红,但他也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深深的看了穆摮一眼之后,一声不吭的转头向外快步走去。

穆摮摸了摸鼻尖,抱着自家夫人——的冰棺,也跟在两人身后,竟是速度完全不慢。

然而几人到了石屋内,却是发现向外的石门竟是推不开了,林初云心底不由一沉,怀疑整个石屋已经被冰块压在了下面。

穆摮低低的冷哼一声,身后突然窜出一条巨大的黑色尾巴,狠狠的向石门拍了过去,连带着石门和其他冰块,全都被他给拍飞了。

“走!”穆摮低喝了一声。

林初云毫不迟疑的从裂口出去,身后封奚行和穆摮也跟了上去。他们刚刚经过,两侧的冰块就彻底坍塌下来,将这条通道又一次堵死了。

屋外彻底变了模样,冰湖已经消失了,原本冰湖的位置全都被冰块占据着,整个冰原到处都是碎掉的冰块,不远处的冰山一座座倾倒着,坠落在地上发出轰鸣声——

但什么都比不过狂风。

整个冰原内的狂风已经达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连林初云一开始都险些被狂风给直接吹走,地面稍小一些的冰块都会被狂风卷起,最后在半空中变成碎末。

连他们四周,那已经形成了数万年的冰山,竟是也在狂风的肆虐下,开始出现着裂痕。

“快走。”林初云手里的令牌已经越来越亮,只是周围的景象变化太大,他们一开始留下的标记早已不见了,只能凭借着记忆往传送阵的方向走。

然而到了传送阵的位置,林初云却是眉头紧锁,之前那座碎裂的冰山已经彻底坍塌,大块的冰石直接将传送阵彻底埋在了下面。

“麻烦……”封奚行难得不耐烦的开口,手里的万仞雪狠狠的劈了下去,甚至连风声都停了一瞬,下一刻,眼前无数的冰块开始缓缓泯灭,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见状,林初云微微松了口气,传送阵就在眼前,三人直接站了上去,然而林初云手里的令牌虽然一直发着光,却怎么也无法启动阵法。

“是乌云。”穆摮虽然并不懂阵法,但他曾为了林初云去找过东方渊帮忙,倒是也了解过一点,“乌云干扰到了阵心,除非将乌云打散,否则……”

否则东方渊那边的阵法,无法寻到在林初云手里的阵心,传送阵便无法启动。

林初云看着那头顶的乌云,哪怕是在这么恐怖的飓风下,乌云依旧坚定的凝聚在他们头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

“呼,师尊,我来。”封奚行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家师尊的肩膀。

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传送阵的边缘,身上的灵力开始不断的往外涌动。林初云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然而当林初云发觉那些灵力变得越来越强的时候,林初云的表情却是突然一变。

“劫雷……”林初云抬起头,看向头顶的乌云,表情凝重了下来。

小徒弟……是想要用劫雷将乌云劈散。

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是劫雷劈下的时候,传送阵没有立刻启动,那传送阵很有可能会被劫雷给劈碎……不,不对,林初云看向封奚行的位置,心底一点点往下沉。

小徒弟分明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站在了传送阵的边缘,若是传送阵没有及时启动,他就会直接离开传送阵的范围,这样的话传送阵就不会被劫雷劈中,只要乌云被劫雷劈散,那他们迟早会被传送走。

但小徒弟会被留下来!

“师尊放心。”封奚行没有回头,但他像是知道林初云猜出自己的目的一般,轻声笑道,“弟子可是魔主,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死。”

林初云张了张口,心里还是很不安。

“而且,弟子有一种感觉。”封奚行抬头看向头顶,劫云已经开始慢慢凝聚,将那原本的乌云都挤开了,“弟子如今的气运,恐怕不低于一开始的白凌晗。”

气运一说,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但所有人都知道一点,气运强大的人,是会被天道所庇护的。

天上,劫云已经彻底凝聚完毕,不过片刻,一道雷劫轰然而下,将笼罩在众人头上的乌云彻底劈开,被乌云挡住的阳光终于可以倾泻而下,在冰原之中撒下一道道光柱。

而就在这这时,整个传送阵瞬间浮现出刺目的光芒,寻了许久的传送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阵心,连一刻都不愿等待,瞬间启动了传送阵。

林初云心底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封奚行,冲着他轻轻笑了笑。

然而封奚行看过来的目光,却是震惊甚至带着惶恐的,他飞奔过来直接将林初云扑倒压在身下。林初云躺在地上,瞳孔猛的一缩,他清楚的看见一块近乎有半座山大小的冰块,从空中狠狠的坠落下来。

下一秒,他的眼前就被一片黑暗覆盖,穆摮化成的黑色巨兽,将两个人和冰棺都好好的护在身下。

传送阵白光闪过,等到白光散去,地上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令牌。而下一刻,那黑色的令牌就被劫雷劈中,彻底碎成了碎片,无数的冰块不断落下,转瞬间就将令牌的碎片彻底埋没。

离极北冰原很远的地方,妖主背着手看着那被乌云淹没的冰山,只见那些冰山接连不断的开始坠落,像是感觉到自己在令牌上留下的印记,在极北冰原的深处彻底消失,唇角才浮现一丝冷笑。

——

东方渊不是第一次布下传送阵,不过他的确是第一次布下可以返回的传送阵。只是他想象中,就算是可以返回,也不过是再把原来的人传送回来而已。

顶多再多加几个人而已。

然而……

“看”着眼前灵力的轮廓,东方渊陷入了沉默。

穆摮是最先动的,黑色的巨兽站起身,将压在身后的冰山推开,巨大的冰山对于人类来说虽然很大,但对于黑色的巨兽来说,也不过就是一块有些大的冰块罢了。

冰山重重的落在地上,激起了一片尘土。而被巨兽护在身下的两人,也露了出来。

封奚行依旧紧紧的抱着林初云,他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一刻下意识的将林初云护在了身下,反倒林初云因为是从头看到尾,所以是最为淡定的一个。

见封奚行还不肯松手,林初云无奈的拍了拍他,开口哄道,“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快起来。”

封奚行茫然的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旁等的不爽的巨兽给叼着甩到了一旁。他踉跄了两步,看了一眼四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传送了回来。

林初云也站起身,等穆摮变回人形,抱起冰棺,便也不打算耽误时间,“走,我们立刻回点星宗。”

结果一转头,就对上表情有些复杂的东方渊。

林初云脚步猛的一顿,心底略微有些心虚,他刚刚好像的确忘了还有这个人了。

反倒是东方渊自己察觉到几人为何这么着急,虽然他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几人之中,有一个人的灵识已经不见了。

只是看这几人的反应,那人似乎还并未死去,东方渊也没有多问,他微微侧过身,给几人让开了路,“谷内弟子会带你们出谷,之后的路就只能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林初云感激的对他道了声谢,也没有再多耽误时间,三人跟在玲珑谷弟子的身后,飞快的出了谷。

而就在几人离开不一会,一道黑色的劫云却是飘到了玲珑谷上空。玲珑谷的弟子都有些茫然,他们这里也没有人要渡劫,怎么会突然出现劫云?

那劫云出现的诡异,离开的也很诡异,不仅没有消散,而且一路顺着出谷的方向飘了过去。

东方渊默默的算了算,发觉那正是林初云他们离开的方向。

出了玲珑谷的三人直接去城中启动了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星城,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一道劫云在努力追着。

星城内不让动用灵力,再加上穆摮妖兽的身份,三人只能先出了城,穆摮才变成了巨大的黑色妖兽。他将冰棺背在背上,也让林初云和封奚行坐在自己身上,用尽妖力飞快的向前飞去。

好不容易追到星城的劫云:……

点星宗的守门弟子正认真的站着岗,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走神,没办法,守门算是所有任务里最无聊的一个,毕竟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来点星宗闹……事……

看着那几乎眨眼间就飞到眼前的妖兽,守门弟子整个人都惊呆了,下意识的就要发送警戒信号,幸好站在妖兽背上的林初云探出头,阻止了他,“是我。”

守门弟子看了看那妖兽,又看了看林初云,整个人表情都木了,“林仙君,这是……您收的妖兽?”

也太大了吧!

林初云却是摇了摇头,从穆摮的背上跳了下来,穆摮也变成了人形,冷冷的瞥了那守门弟子一眼,顺着山门直接往里走。

守门弟子愣了一下,刚想要阻拦,就听到林初云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这是本君的父亲。”

父亲……

父……亲?!!!

守门弟子彻底呆住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几人进去,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这边。”林初云并没有带着穆摮先去见师尊,反正以师尊的能力,肯定已经发现了穆摮。他带着穆摮直接去了灵药峰,在药田找到淡离之后,直接把他拽到了冰棺前。

淡离第一个注意到的,便是站在冰棺边的男人。那男人身上的气息异常危险,连他都忍不住想要往后退。

“这个人,她中了安魂散。”林初云飞快的开口,“她的灵识要撑不住了,被封奚行暂时放到了缚灵镜中。”

淡离警惕的看了穆摮一眼,伸手把林初云拽到自己身后,对着穆摮微微皱眉,“他是谁?”

“……我爹。”林初云无语的回答道。

淡离明显愣住了,目光狐疑的看了一眼穆摮,明显并不太相信。但他还是压下心思,低头看向冰棺中的女子。

那女子的确中了安魂散,而且看起来还中了很久,因为现在灵识不在体内的原因,安魂散显得异常平静乖巧,但若是灵识回到体内,定是会被攻击。

“安魂草拿到了吗?”淡离问道。

林初云将储物袋中的玉瓶递给了淡离,淡离看了一眼瓶中的安魂草,开口道,“解药需要三日。”

“还有一点,喝下解药的时候病患的灵识必须在体内,现在患者的灵识应该已经很微弱了,所以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有些危险。”淡离提醒完,便带着安魂草和一堆药草,转身进了炼丹房。

炼丹房外,几人互相看了看,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穆摮!!”方天元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几人背后传来,伴随之的是一道由灵力形成的长鞭。

穆摮微微侧过身,躲开了方天元的攻击,却并没有像以前直接动手,而是皱着眉看向方天元,语气带着几分斥责,“多大个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

“……”方天元简直要气笑了,明明这家伙才是脾气最暴躁的人,每次见面一句话还没说就先动手,现在反倒说他毛毛躁躁。

“咳,师尊!”林初云看了看自家爹爹,又看了看自家师尊,不得不站出来劝个架。

“小初云你不用劝,今天我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家伙。”方天元自从知道林江月出事之后,心里就一直有一股火。

当初穆摮跟他保证的倒是很好,一定会保护好林江月,不让林江月受委屈,结果转头自家小师妹就出了事。

方天元手里的长剑直指穆摮,却发现穆摮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反倒是低头看着冰棺发呆。方天元微微皱了皱眉,走过去往冰棺看了一眼,却是一惊,“小师妹?!”

林江月和他记忆中的变化不大,只是脸色过于苍白,而且……他竟是完全感觉不到林江月的灵识!

“怎么回事?!”方天元瞳孔猛的一缩,目光冰冷的看向穆摮,“这就是你说的,会好好照顾小师妹?!”

林初云慌忙解释,“娘亲没事,娘亲的灵识被封奚行收到缚灵镜中了。”

“缚灵镜?”方天元微微皱了皱眉,他明明记得那缚灵镜是个囚禁灵识的灵器才对。想到这,他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封奚行,然而封奚行竟是也没有搭理他,反倒不知看向远处的什么。

方天元抽了抽嘴角,有种想要把这里的人都打一顿的冲动——自家小外甥除外。

“是这样的。”林初云见方天元脸色黑乎乎的,默默的拽住他的衣袖,防止他一时冲动上去打小徒弟,“娘亲中了安魂散,为了不让安魂散将娘亲的灵识打散,小徒弟才把娘亲的灵识收到了缚灵镜里。”

方天元闻言,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但那缚灵镜毕竟不是什么善类,还是把小师妹放到其他蕴养灵力的灵器中才好。

他转头看向封奚行,开口道,“把那镜子给本尊看一看。”

封奚行什么也没说,直接把镜子递了过来。

方天元接过镜子,仔细的探查了一圈这缚灵镜。然而探查完之后,他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林江月的灵识实在是太脆弱了,几乎到了一碰就会消散的状态,若是再强行将她从缚灵镜中转移到其他灵器里,很有可能在转移的过程中就消散了。

“淡离说解药要多久?”方天元眉头紧锁,也没心思再跟穆摮打架了。

林初云见状,微微松了口气,他松开手,轻声回答道,“三师兄说要三日,而且……”

他抿了抿唇,心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沉甸甸的,“服下解药的过程,也可能会有危险。”

方天元紧皱着眉,指节轻轻敲了敲缚灵镜,半晌转头看向封奚行,另一只手却是取出了一个烛台,“这烛台是一件天阶灵器,只要点燃烛台便可以蕴养灵魂,哪怕是已经破碎的灵魂碎片也可以蕴养回来,本尊拿这烛台与你换这缚灵镜,如何?”

“不用了。”封奚行摇了摇头,拒绝道,“这缚灵镜本应该属于师尊,只要师尊同意便好。”

方天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顺手将烛台丢给封奚行,强硬道,“本尊让你收下你就收下。”

封奚行看了林初云一眼,见他一直在点头,便也没有再开口拒绝,将烛台收好后,却是又抬头看向远处。

“你在看什么?”方天元狐疑的看着封奚行,从刚才开始,封奚行就一直在往远处看,但那边明明什么都没有。

林初云也发觉自家小徒弟有些古怪,语气带着几分担忧,“奚行,你在看什么?”

封奚行回过头,无奈的看向自家师尊,“师尊没觉得忘了件什么事吗?”

林初云仔细的回忆了一圈,却也没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正想要继续发问,就听到封奚行突然低低的开口,“来了。”

什么……来了?

林初云茫然的看向天空,只见不远处,一片劫云气势汹汹的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好像,自家小徒弟,的确还没渡完劫。

好不容易找到渡劫者的劫云,怒气冲冲的一道雷劈向了封奚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