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 10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人知道穆摮跟白南衣那一日都聊了什么, 林初云只看见白南衣从楼阁出来的时候,眼眶红了整整一圈。

至于自家爹爹——除了在看见林初云的时候,把他揪过去变成幼崽□□了一圈, 穆摮似乎没什么改变,不过倒是将封奚行叫过去了好几次。

封奚行最近也奇奇怪怪的,林初云变成小黑猫趴在窗边,看着远处的小徒弟微微出神。

方天元将缚灵镜带走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将灵药渗入到缚灵镜内,这种方法对灵识的要求很高, 连封奚行都无法达到,只有方天元可以。

有了灵药的蕴养, 林江月的灵魂终于不再那么虚弱。

相对于封奚行, 方天元对于缚灵镜的了解更深,确定林江月可以在镜中呆上七日,便将服用解药的时间放到了七日后, 这样林江月有足够的时间充分吸收灵药。

——毕竟服用解药说到底也是林江月与安魂散单独的斗争,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的结局,其他人根本无法帮忙。

而在这几日里, 自家小徒弟除了被穆摮叫去说事,便总往山下跑。

林初云也问过封奚行去做什么, 但封奚行只是含笑看着他,却不肯吐露半字, 若是林初云再追问的话……想到之后的事, 林初云耳尖不由泛了红。

“师尊?”封奚行早就感觉到落在身上那哀怨的目光, 只是想到自己在准备的事, 他还是默默压下了告诉林初云的想法, 轻咳一声开口道, “弟子……”

“有事要下山一趟,还请师尊准许——”林初云懒洋洋的拉长音调,学着封奚行的句式,他气呼呼的看了封奚行一眼,带着几分幽怨,“去吧去吧,反正为师问你你也不会说的。”

——小弟子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封奚行只是乖巧的看着他笑,看的林初云心里又忍不住心软,最后一边气恼自己,一边撇了撇嘴,“快去,回来晚了为师就锁门了!”

“是,弟子遵命。”封奚行笑道。

这边封奚行刚刚离开,另一边穆摮就又来找封奚行了。

穆摮第一次来竹屋的时候,林初云可是相当心虚。

这里到处都是他留下的气息,明晃晃的宣告着这是自己的领地,再加上屋内属于小徒弟的气息,简直在明目张胆的告诉穆摮,自己跟小徒弟是住在一起的。

万一爹爹气急攻心,然后——又要暴打小徒弟怎么办。

然而穆摮对于屋内的气息完全视而不见,在林初云惴惴不安的视线里,面色平静的将封奚行叫走了。

林初云又不敢开口,只能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化成人形后的团团转,甚至林初云都在想着,要是自家小徒弟晚上还不回来,他就要去找爹爹要人了。

结果不到半个时辰,自家小徒弟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甚至身上半点伤都没有。

虽说林初云对于小徒弟说的,自家爹爹找他只是问了些事表示怀疑,但穆摮对于封奚行相对还算温和的态度——就算表情冰冷,语气发寒,目光带着些许杀气,但穆摮毕竟没再动手——还是让林初云松了口气。

看来自家爹爹这一关算是过了,也不知道娘亲对小徒弟满不满意。

林初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乖乖的对着穆摮笑了一下,他早就发现了,可能是因为自己长得比较像娘亲,所以每次只要他一笑,爹爹心情就会变好,而且特别浩说话。

果然,一看见自家崽崽对自己笑,穆摮原本有些严肃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他先伸手揉了揉林初云的发梢,才问道,“那小子呢?”

林初云眨眨眼,乖巧道,“我想喝山下酒楼的百花酒,就让小徒弟下山去买了。”

穆摮抽了抽嘴角,这几天他已经听过了自家崽崽的“想吃山下的灵鱼”,“想看山下的风铃花”,“想喝山下的百花酒”等等等等一堆理由,他只是比较习惯于直接武力解决问题,又不是真的蠢,怎么可能不知道崽崽是在帮那小子找借口。

但看林初云乖巧的表情,穆摮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心里却是开始琢磨着,他是不是该找封奚行好好“谈谈”了。

封奚行晚上又是很晚才回灵云峰,小黑猫都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小黑猫的耳尖瞬间立了起来。

等到封奚行推开门,看见的就是幽暗的竹屋内,一盏昏暗的灯在桌上,半点光亮都没照到的床榻上,一只黑乎乎、圆滚滚、毛绒绒的背影,正散发着无尽的哀怨。

“咳。”封奚行不合时宜的轻笑出声。

小黑猫身后摇动的尾巴明显僵了一下,原本好好的收在爪垫里的爪尖,忍不住往外探了探,他都已经这么生气了,小徒弟居然还敢笑出声?!

是以为他挥不动爪了吗!

“师尊,弟子回来了。”封奚行感觉到小黑猫骤然降低的气压,摸了摸鼻尖,乖巧的开口道。

小黑猫连动都没动,像是一尊黑色的雕像一般,只是这个雕像的尾巴不怎么听话,听到封奚行的声音就开始欢快的摆动着。

“师尊别生气,是弟子回来晚了。”封奚行上前,小心翼翼的给小黑猫顺了顺毛,见小黑猫没有拍开自己,才松了口气,“让师尊等久了。”

小黑猫还是不动,尾巴却已经乖乖的缠在封奚行的手腕上,尾巴尖还轻轻摩挲着他的手心,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委屈,软软绒绒的触感把封奚行的心都蹭软了。

他伸手将小黑猫抱到怀里,指尖轻轻的顺着小黑猫的绒毛,一直到小黑猫在他怀里软了下来,封奚行才低声开口道,“师尊,弟子知错了。”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却是把小脑袋塞到封奚行的怀里,声音闷闷的,“你到底在准备什么生辰礼,这么神秘。”

“……师尊怎么知道?”封奚行的动作微微一顿,略微有些惊讶的问道。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完全不想回答这么蠢的问题。

其实一开始林初云自己也没意识到,还是穆摮提醒了他。

在现代的时候,林初云一直将自己被老人收养的那一天作为自己的生日,一直到回到这里,林初云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辰。

穆摮也很是感叹,当初自家崽崽在蛋里的时候,灵魂便极度不稳定,也因此原本只需三日的破壳,林初云花了几百年都没能出来,甚至最后险些因为灵魂走失,彻底魂飞魄散。

幸好,东方渊的阵法将崽崽不知跑到哪去的灵魂给找了回来。

按照当初东方渊的叮嘱,林初云需要一直在阵法里呆到成年,才能从阵法里离开,然而在那之前妖界便发生了叛乱,林初云也流落在了人界。

甚至还因为被夺舍,导致灵魂飘到了异世界。

林初云也是因此才知道,下个月居然就是自己成年的生辰了。

——也就是说,他当年在蛋里呆了四百多年……

林初云本就对封奚行频繁的下山感到疑惑,再加上自己这么近的生辰,他根本不用多想都知道封奚行在做些什么。

但就算这样,他也很生气!

小黑猫尾巴轻轻拍在封奚行的手背上,又跳到一边背对着封奚行不动了。

封奚行见状,也只能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轻声道,“到时候师尊就知道了。”

七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初云也顾不得再去想自己的生辰,到了林江月要服下解药的那一日,林初云起的很早,认认真真的穿上自己最喜欢的一件衣袍。

“师尊?”封奚行穿好衣衫,回过头发现林初云还站在窗前,轻声问道,“怎么了吗?”

林初云微微摇了摇头,“走吧。”

——

两人到了灵药峰,林初云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淡离,在他的印象里,这位三师兄一向是一副温和儒雅的模样,哪怕是一开始讨厌自己的时候,也都很注重自己的形象。

然而现在的淡离,头顶的束发已经歪了,右脸上还有灰色的痕迹,身上的仙袍也乱糟糟的,只有那双眼睛还跟林初云记忆中一模一样。

“三师兄……?”林初云有些惊异的唤道。

淡离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肯定很糟,毕竟他已经七日没有入睡了,他无奈的看了林初云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将手上的玉瓶递给了他,“这里面便是解药了。”

林初云接过解药,手不由的缩紧,他看了看躺在冰棺之中林江月的身体,还有一旁的缚灵镜,最后走到站在冰棺旁的穆摮的身边,将解药递给了过去,低声道,“爹爹……要开始了。”

穆摮深深的看着冰棺中的林江月,轻轻的帮她将有些凌乱的发丝捋顺,又将发簪重新摆了个方向,最后擦掉林江月脸颊上残留的冰霜,才缓缓站起身,接过了解药,声音很冷静,“恩。”

方天元将缚灵镜给了封奚行,封奚行看着手里的镜子,小心翼翼的运起灵力,解开缚灵镜对于灵魂的束缚,若是林江月并未被缚灵镜的幻境影响理智,便会顺着镜面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盯着缚灵镜的镜面等待着,整个灵药峰上寂静无声。

众人并未等待多久,缚灵镜的镜面便泛起水纹,一道白色的灵魂飞快的从缚灵镜中飞出,毫不犹豫的落入到了一旁冰棺之中。

那一刻,封奚行和方天元同时感觉到了冰棺之中,属于林江月的灵识回来了。

但同时,安魂散的毒素也瞬间开始蔓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