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 10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是虽然林江月说的轻松, 但接下来的几日,她的灵识却一直很不稳定, 有几次甚至比之前还要虚弱,一大一小两个毛团被吓得根本不敢睡,一左一右的守着林江月。

一直到了第三日,林江月的灵识才慢慢稳定了下来。

小黑猫看着自家娘亲,尾巴忍不住烦躁的摇来摇去。按照三师兄所说,娘亲今天就会醒过来了, 但现在屋外天都快黑了,林江月却始终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方天元中间来过,却被巨兽低吼着给赶了出去, 封奚行在外面站了一会后, 也被林初云劝了回去,整个屋内最后只剩下父子二人。

“爹爹……”小黑猫心里焦躁的不行, 忍不住抬头看向一旁的黑色巨兽, 然后就沉默了。只见黑色巨兽身后,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甩的飞快,已经快把地面都扫干净了。

巨兽听到小黑猫的叫声, 勉强分出一丝心神回了他一句,“怎么了?”

“……没事。”小黑猫默默的趴了回去。

屋外的天色越来越暗, 屋内的光线也一点点暗了下来, 然而父子两个谁都没有点灯的想法, 两双兽瞳一个比一个亮,直勾勾的盯着冰棺中的林江月。

——林江月醒过来的一瞬间, 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仿若闹鬼的景象。

看见她睁开眼的瞬间, 两只毛团都僵住了, 一大一小的呆立在哪里, 身后的尾巴像是被按了暂停一般,僵在半空中,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林江月躺在冰棺里沉默了片刻,抬手把扑过来的巨兽给推了回去,因为太久没有出声,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去点灯!”

巨兽眨了眨兽瞳,特别乖的转过身,抬起爪子就要去点桌上的灯,然而他努力了半晌,都没能把灯点亮,蹲坐在那愣了半晌之后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变成变成人形才对。

化成人形的穆摮,好不容易把灯点亮,回过头就看见自家夫人抱着崽崽靠坐在冰棺的一侧,一向都是给他顺毛的指尖,正轻柔的给崽崽顺着毛。

“……”

虽然很不应该,但穆摮的确吃醋了。

他默默的盯着小黑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像是发觉其他妖兽进入到自己领地了一般,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变得危险。

等到林江月抬头看时,就看见穆摮成熟稳重的站在一旁,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家崽崽。

“……”林江月狐疑的挑了挑眉,她可知道自家这只大猫以前有多爱吃醋,几年不见居然变得这么成熟了?

而她怀里的小黑猫,在她不断的顺毛下,终于不再僵硬的呆立着,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林江月,声音软软的,“娘亲?”

林江月瞬间低下头,眉眼带着浓浓的笑意,指尖轻轻拨弄着小黑猫的耳尖,“恩。”

小黑猫的猫瞳瞬间亮了起来,身后僵住许久的尾巴开始欢快的摇动着,“娘亲!”

“恩!”林江月特别认真的回应着,指尖熟练的在小黑猫的脖颈上轻轻揉毛,看着小黑猫舒服的眯起眼睛,她眼里刚刚浮现一丝笑意,手臂就被撞的一歪。

穆摮不知何时又变成了巨兽,正一副乖巧的模样蹲坐在一旁,试图引起自家夫人的注意,看着趴在林江月怀里的小黑猫,巨兽心里不由泛酸。

——那明明是他的位置!

小黑猫自然感觉到了自家爹爹身上散发出来的怨念,虽然娘亲的怀抱真的很温暖,但——小黑猫还是乖乖的从林江月的怀里跳了出来,落在地上化为了人形。

林初云看了看林江月,又看了看一旁仿佛在守护她的巨兽,突然有一点想念自家小徒弟了。他摸了摸鼻尖,乖巧道,“娘亲跟爹爹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初云就先回去了。”

林江月闻言不由怔了一下,一旁的巨兽却是相当满意,若不是夫人还在,估计他都要“亲自”送林初云离开了。

不过巨兽也没得意太久,太过活跃的尾巴早已暴露了他的心情,林江月微微偏过头,温和的看着巨兽,最后欣然点了点头,“也好,正好我跟你爹爹还有个账要算呢。”

巨兽僵住了,原本欢快甩动的尾巴——也彻底蔫了。

——

林初云离开灵药峰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给三师兄还有师尊都传了音,告诉他们娘亲苏醒的事,林初云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灵云峰。

几日不见,灵云峰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竹林萧瑟,泉水清澈,以及——一片黑暗的竹屋。

雀跃的心情一下子凉了下来,林初云迟疑的站在门口,原本期待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满脑子都是自家小徒弟去了哪,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林初云在门口站了许久,才缓缓抬手推开了门。

——然后就被抱住了。

熟悉的气息瞬间围绕在周身,像是在担忧着什么,又像是想要抓紧什么,封奚行第一次这么用力的抱着他,林初云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但更多的是安心。

“奚行?”林初云低低的开口,伸手回抱住封奚行,语气带着几分迟疑,“怎么了?”

封奚行紧紧的抱着林初云,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林夫人怎么样了?”

“娘亲已经醒过来了。”说到这个,林初云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欢喜起来,“娘亲是个很温柔的人,等明日我就带你去见娘亲。”

封奚行幽幽的叹了口气,终于松开了手,无奈的看着自家迷糊师尊,“已经是今日了。”

林初云眨眨眼,又眨眨眼,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才慢慢反应过来,现在都已经是第二日了。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封奚行,“你……在等我一起过生辰?”

封奚行点了点头,“不过师尊今日应当很累了,还是先休息一晚,等明日……”

“我要看!”林初云飞快的打断了封奚行的话,一手握住封奚行的手腕,语气异常坚定,“为师现在就想看!”

封奚行迟疑了一下,“那……好吧。”

下了山之后,林初云就直接变成了小黑猫,趴到了封奚行的怀里,封奚行仔仔细细的将小黑猫护好,召出灵剑掐了御剑诀。

小黑猫见状有些惊讶,“很远吗?”

封奚行却没说话,只是将小黑猫又往怀里护了护,见状小黑猫也没有再说话,乖乖的躲在了封奚行的怀里。

风声骤起,身下的景色不断的后退着,小黑猫碧绿的猫瞳能隐约看到夜色下,两人经过了一大片的森林,最后停在了森林的正中央。

封奚行缓缓下落,将灵剑收起,伸手把怀里的小黑猫捧到掌心。看着手心乖顺的师尊,封奚行却是突然开口道,“师尊不怕吗?”

“?”小黑猫迷茫的抬起头,歪了歪脑袋,毛绒绒的耳朵上像是竖起了三个问号,“怕……什么?”

“弟子现在已经是大乘期了。”封奚行轻轻给小黑猫顺着毛,眼看着小黑猫趴在手心,“若是弟子将师尊带到没有人的地方,再把师尊关起来的话,就连掌门也不可能找得到师尊。”

小黑猫闻言一愣,转过头看向四周,黑暗幽深的森林深处,荒无人烟的角落,甚至还鸟鸣声都听不到,若是被小徒弟关在这里的话……

“唔……”小黑猫明显迟疑了,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小徒弟,身后尾巴难得烦躁的甩来甩去。

封奚行见状抿了抿唇,他其实只是因为几日都看不到林初云,所以一时没能压住心底的暴躁,才会说出这一番话,说出口后就已经后悔了。

“师尊,弟子其实是……”封奚行开口,试图补救。

小黑猫却是突然在他手心站起身,毛绒绒的小爪子勾在他的衣领,期期艾艾的商量道,“能不能……等为师找到了哥哥,你再把为师关起来?”

“……什么?”封奚行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手心里的小黑猫,像是一下子听不懂小黑猫说的话了一般。

小黑猫摇了摇尾巴,小心的把勾着衣服的爪尖收起来,声音乖巧,“等为师找到哥哥,跟爹爹和娘亲说一声,就可以陪小徒弟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了。”

穆迟一直到现在生死未卜,林初云心里始终放心不下,等找到了穆迟,林初云才能安心跟着小徒弟去隐居。

“不过必须要有灵果!”小黑猫开始想象未来的生活,认认真真的开始提要求,“还要有灵鱼!”

“……恩,房子也要漂亮一点的,不过最好不要太大……”小黑猫想到自己当初为了给竹屋圈地盘,差点把自己蹭秃毛的事,果断提前开始补充道。

“还有呢?”封奚行一边浅笑着问道,一边护着小黑猫往森林深处走。

小黑猫惬意的甩了甩尾巴,想了想,“要有可以晒太阳的地方,软绵绵的那种。”

“恩。”

“要有很多灵球,各种颜色的。”

“好。”

“要有很高的房梁,这样跟你生气的时候,我就去房梁上趴着不理你了。”

“不行。”

“……那生气了怎么办?”被拒绝了的小黑猫不高兴的开口问道。

封奚行认真思考了一下,“弟子绝不会惹师尊生气,若是师尊真的生气了……那肯定是弟子的错,弟子就去面壁思过。”

小黑猫想了想自家小徒弟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着墙角忏悔的模样,越想越心疼,最后甩了甩尾巴,小声嘟囔道,“算了,也不用。”

想象中的未来有些太过美好,只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小黑猫深深的叹了口气。

“到了。”封奚行突然开口道。

小黑猫一下子精神起来,站起身探头往前看去,然而面前依旧是一片黑乎乎的森林,根本什么都没有看见。

“恩?”小黑猫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小徒弟。

封奚行笑了笑,抬手在身前的空气一抹,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像是突然掀开了一块布一般。

一座纯白色的、漂亮的、完全符合小黑猫想象的房子,伫立在他眼前。小黑猫惊喜的眨眨眼,从封奚行的怀里跳了下去,几步就跑到了房子里。

整个房子并不大,只是比竹屋稍微大上一圈,窗台边有着软软的垫子,一躺上去整个猫都要软下去了。床榻要比之前大上三倍,已经铺好了细细的灵绸,还有零星散落在床榻上的灵球。

以及——整个房间里,那无处不在的属于小徒弟的气息。

小黑猫站在床榻上,怔怔的回过头看向封奚行,“这是……你亲手建的?”

封奚行点了点头,他原本的魔宫早已不见了,就算魔宫还在,他也不可能让师尊去住那么阴冷黑暗的地方。

所以封奚行亲自动手,按照林初云的习惯建造了这一间房子。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林初云,甚至许多林初云自己都不知道的小习惯,他都了如指掌。

“所以……”封奚行看着床榻上,化成人形后依旧还在发呆的师尊,俯下身轻笑问道,“弟子以后可以将师尊“囚禁”在这里吗?”

林初云涨红了脸,身子下意识的往后倒,撑在灵绸上的指尖微微用力,将平整的灵绸抓出了一个个褶皱。他目光飞快的在屋内扫来扫去,声音轻的不行,“……可以。”

“恩?”封奚行指尖小心的将林初云脸侧的碎发拨开,故意又压低了些身子,凑到了林初云的耳边轻声问道,“师尊说了什么?弟子好像没有听清。”

“……”林初云忍不住磨了磨牙,落在耳垂的呼吸带起几分痒感,但他根本不敢去碰自己的耳尖,只能憋着气大声道,“可以!!!”

声音超大——震的封奚行耳朵都抖了抖。

封奚行一开始还在努力压低笑意,到最后却是彻底忍不住,笑着倒在林初云的身上。

林初云猝不及防被压在床榻上,整个人相当平静的看着床榻上方,认真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可以清理门户了。
sitemap